第442話 最後果然是這傢伙

 

 

雖說比起被抵消掉要好,康娜卡姆依還是威力過頭了。

 

王城前廣場被砸出來一個直徑5米的洞,周圍的騎士和肉身魔像都在衝擊之下人仰馬翻。

 

雖然威力被削弱了不少,不過這反而是好事。要是以本來的威力釋放,大概傷害會很慘重。不對,本來在王城前開個大洞恐怕也不是什麼好事。

 

能感覺到騎士們的視線。該不會為這個發火了吧?不過,現在還有和肉身魔像要解決,他們大概也沒有和芙蘭說話的餘裕。

 

艾瓦斯雖然注視著芙蘭這邊,但他也馬上就遭到了魔像的攻擊,不得不轉回注意力。之後可能會很麻煩呐。

 

『我們也去處理魔像吧。』

 

「嗯!」

 

現在疑似狂信劍已經清理結束了,接下來就只需要把魔像幹掉即可。

 

雖然實力強勁,這種程度的敵人還不是我們的對手。我甚至可以有餘力重新觀察其他冒險者和傭兵的戰鬥過程。

 

庫魯貝魯多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格鬥家。失去迪米特里斯流的代價似乎相當之大。在攻擊力大幅下降的條件下,他連續出拳以給予傷害。

 

不過在封印狀態解除的情況下,動作本身卻變得熟練了起來。這樣看來,在失去迪米特里斯流之後,他的確艱苦的修行過。本來就頗具才能,今後也會大展拳腳吧。

 

伊莉安忒看起來就完全不一樣了,她已經化身為一個狂戰士。就好像在排解工作壓力一般,單手揮舞著比自己身高還要長的大劍,狠狠地叩擊著肉身魔像。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來啊來啊來啊來啊來啊!」

 

本以為她作為半蟲人沒有觸角的,不過似乎是藏在頭髮裡了。在披散開的紫色頭髮之中,乍看之下長著微微粗壯的,尖角一樣的觸角。

 

看起來是蜘蛛型的半蟲人。從手掌噴射出蛛絲纏住魔像阻礙其行動,好像某個美國產蜘蛛男的能力一樣。之後就發動突擊抬起大劍劈砍,她尖聲的哄笑也顯露出一種狂戰士的印象。

 

傭兵團的五人,個體實力強勁的同時戰術配合又十分嫺熟。讓我對傭兵團一直以來的印象都有了改觀。

 

『都是些實力不凡的傭兵啊。』

 

(嗯。)

 

雖說是理所應當的,我們至今以來都沒什麼機會和他們碰面。仔細想想強大的傭兵自然會馳騁於戰場,反過來講除此之外的傭兵自然都沒什麼真本事。

 

現在芙蘭面前重拳壓制肉身魔像的熱血猛男似乎是他們的頭領。他對所有人下達指示。堅海老?多半是龍蝦或是伊勢海老系的半蟲人。

 

紅色的光滑甲殼覆蓋著臉和大半個右手。尤其是拳頭周圍的甲殼,就像個帶刺的榔頭一樣頗具攻擊性。他揮舞拳頭並結合水魔法戰鬥著,需要數個騎士才能對付的肉身魔像他一人就能壓制住。

 

飛蝗的半蟲人只有腿部很粗。上半身明明是個瘦小的美少年,腿卻好像是用兩根大木頭接上去的一樣,體積異常的大。

 

與此對應的,他下身穿著柚子一樣凸鼓的褲子,而柚子的裡面則硬生生塞進了自己肥大化的腿部。

 

「毀壞吧!哈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的腳力超乎想像,他一腳下去,就把足有一噸重的巨像輕易地踢到了空中。動作像跆拳道和卡波耶拉(巴西戰舞)那樣華麗,對於腿部發力攻敵主體的戰法十分擅長。

 

蜉蝣是個女性槍兵,她的招式很不可思議。背部的細小翅羽雖然無法支撐她去飛行,但卻可以有效地緊急制動。再加上飄然不定的細小體型,她的動作十分具有欺騙性。配合半睡半醒的眼神,想預判她的行動很有難度。在對肉身魔像的戰鬥中雖然意義不大,不過對人戰就會非常有效果了。

 

牙蟻的半蟲人外表與人類相近,不同之處大概就在於觸角與眼睛了。160公分左右,看不出強在哪裡的天真爛漫系美少女。但她的力量可不是人類能比的。斧頭雙刀流還是第一次見。戰鬥方法是回轉著兩手的大斧連續劈砍對手。而且似乎還能從口中噴吐毒液。對著巨像的獨眼精確攻擊。既是狂戰士還會用些小伎倆,半蟲人不可小看。

 

不太瞭解的只有那個蜃種族的半蟲人。看起來雖然像是貝類的……。蟲族還包括這種種族嗎。看起來是個樸實木訥的高個男子。給人一種氣質溫厚的感覺。並非戰士,似乎是幻影系的魔術師。不過貝族的血脈賜予了他背部和肩部的堅固殼甲。他蜷起身子抵抗著肉身魔像的巨拳。坦克兼魔術師這種戰法真是不可思議。

 

在他們身邊,芙蘭將一直以來封印魔術和技能的困境打破。束縛被解開,他們開始全面釋放技能和魔術虐殺著巨像。

 

「哈啊啊啊!」

 

巨像手足被砍飛,身體被灼燒,最後發動空氣拔刀術連著身體與頭部一刀兩斷。對他們來說不受制約全力輸出想必是非常舒服的吧。

 

「哦!別輸給那個獸人小姑娘啊!」

 

「畢竟收了不少錢,工作量要對得起報酬呢!」

 

「哦!」

 

蟲人遊擊兵們變得幹勁滿滿。感覺他們很接近蟲族的改造人類,有五個人,觸角戰隊コウカクジャー什麼的?

 

就在戰鬥正酣之際,廣場中央出現了巨大的魔力反應。同時紫色的煙塵開始迅速擴散開來。

 

『芙蘭,絕對不能吸進去!我的危機察知出現了異常反應!』

 

(嗯!)

 

明顯是毒霧。我急忙施展風之結界護住芙蘭。附近的蟲人遊擊兵們瞬間集合了起來,我看到蜉蝣發動風結界,堅海老施放水結界將毒霧防禦了下來。

 

毒霧消散之後,巨像和騎士以及冒險者們都橫七豎八的倒在廣場上,能看到他們全身都痙攣不止。此時一陣哄笑傳來,循聲望去發現是一位老人。

 

「呼哈哈哈。畢竟是人肉出來的東西,麻痺毒果然對巨像有效果嘛。」

 

艾瓦斯這傢伙,不分敵我地釋放了死毒魔術。

 

「別擔心,是麻痺毒而已。等會就給他們解毒。比起那個,沒事幹的傢伙趕緊把肉兵清理掉。」

 

「那個老頭,是友軍嗎……」

 

「公會長!現在應該優先處理巨像。」

 

伊莉安忒和庫魯貝魯多安然無事。不過此時伊莉安忒已經抄起大劍往艾瓦斯身上招呼去了,還好庫魯貝魯多把她攔了下來。

 

嘛,實際上人們也沒有因此受到嚴重的傷害,這裡就聽艾瓦斯說的去做吧。清理巨像才是首要任務。

 

傭兵團雖也是怒目圓瞪,但還是聽從了。做過頭了是事實,不過他的行動也有其合理之處。某種程度上,也只有艾瓦斯這種不把人當人看的傢伙,才會使出這種戰法。

 

「拖拖拉拉的只會白費時間而已。」

 

發話同意艾瓦斯的,只有一個人。

 

「說得對。」

 

等,芙蘭?剛剛在讚許他嗎?不行啊!那傢伙的做法絕對不可苟同啊!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