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話 庫的王國逗留記(後篇)

翻譯:卡爾桑

轉載自貼吧

 

 

「那個……珊小姐?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打算一起吃午餐,所以來找珊朵莉亞的金嘉,對在正門看到的狀況感到驚慌。

珊朵莉亞拿掃帚(彈出刀刃)指著一名冒險者風格的獸人猿猴族男性,而有另一名獸人兔族女性彎弓搭箭對準珊朵莉亞。

一副殺氣騰騰的景象。

不禁使用敬語詢問的金嘉、身體瞬間動了起來。

 

「請、請停下來!」

 

金嘉用身體擋在瞄準了珊朵莉亞的弓箭射線上。

雖然很害怕但還是張開雙手,對著庫以及麗波莉娜喊著:

 

「這裡是相馬陛下所重視的學校!請不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

「所以,就說是誤會了啊……」

「主人!?」

 

打斷了庫的話,珊朵莉亞放開掃帚(彈出刀刃),從後面抱住金嘉,變換了兩人的位置,又回到麗波莉娜的弓箭瞄準自己的狀況。

 

「等等,珊小姐!?危險啊!」

「該用我的性命守護主人才對!」

 

看著挺身保護彼此的金嘉和珊朵莉亞這對主僕,庫搔了搔臉頰,然後對這二人說:

 

「啊-……很抱歉在兩位這種時候打斷你們,不過俺們不是來襲擊的喂!麗波莉娜!俺已經安全了,還拿著弓箭做什麼、趕快放下!」

「咦……啊、是!」

 

專心瞄準著的麗波莉娜聽到庫的聲音之後,才發現庫已經安全了。

於是麗波莉娜慌張的放下弓,把箭收回箭桶中。

在確認麗波莉娜已經放下武器之後,庫對著金嘉哇喀喀的笑著說:

 

「抱歉添麻煩了。俺叫庫.大成,是托魯吉斯共和國的人,現在是相馬陛下的弟弟,寄食在他那邊。這位兔耳的是我的隨從,麗波莉娜。」

「請、請多指教。還有、很抱歉引起了這樣的騷動。」

 

在庫的介紹下,麗波莉娜也低下了頭。

跟珊朵莉亞抱在一起金嘉也分開來,站到庫的面前。

 

「相馬陛下的熟人是嗎?我是負責這個學校的金嘉.卡繆。這位是我的秘書兼侍從珊朵莉亞小姐。」

「……我是珊朵莉亞。」

 

珊朵莉亞稍微拉起裙襬跟著打招呼。

一臉平靜的表情,就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不過臉有一點點泛紅,其實心裡非常的害羞,不過察覺這點的人,只有長時間相處在一起的金嘉。

庫哇喀喀的愉快笑著說:

 

「真好哪,金嘉。有個很關心主人的好下屬呢。」

「嗯,是非常值得信賴的搭檔。」

「不過,真想挖角過來哪。長相剛好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啊!?」

 

突如其來這番喜歡跟想拉攏的發言讓金嘉慌了。

不過珊朵莉亞則是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

 

「真可惜呢,我的身心、乃至體內的任何一滴血,都已經奉獻給主人了。」

「等等、珊小姐在說些什麼啊!?」

「當然、就算主人下令要求『共度一夜』,我也會含淚將身體獻上的。」

「別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啊!我才不會下這種命令呢!」

 

金嘉嚇得驚慌失措。

看到金嘉的樣子,似乎令珊朵莉亞感到滿足。

 

「什麼嘛—……你也很辛苦嘛。」

 

看到金嘉被侍從這麼對待、庫不禁感到同情。

這麼說來,就連身為國王的相馬大哥,也是一副在未婚妻們面前抬不起頭來的感覺。

女性比較強勢是這個國家的國民性嗎?

 

(的確是蠻可怕的,在對托莫耶小妹妹說『要不要嫁過來?』的時候好像也有過這種感覺……咦?難道那時候其實不在乎我嗎?)

(譯註:指當時茱娜一下子讓相馬跟愛紗安分下來。也就是說王國女性只在乎自己男人的反應,而且比較強勢,所以前面珊朵莉亞『共度一夜』發言前後的描述,能看出珊朵莉亞對庫說的話沒有反應,但是對金嘉的反應感到滿意,不過這猴子不知道這些女性都想暗地裡把他砍了就是了。)

 

所以是為了看到金嘉的反應才會這麼做,而不是因為庫表示興趣才這麼回應。

有著願意用身體保護金嘉的忠誠心,要談拉攏是絕對不可能的吧。

庫看著金嘉他們的樣子這麼想著……

 

「那麼主人……能把我、一生都放在身邊嗎?」

「當然。珊小姐是非常重要的搭檔。只有我一個人是沒辦法經營這個學園的。所以……請不要離開我。」

「……跟想聽到的稍微有些不同……當然,會永遠服侍您的,主人。」

(……)

 

更正,有一半的原因大概是珊朵莉亞的個性使然吧。

金嘉因為有些天然,無法察覺她的意圖,不過還是利用了庫的事情牢牢綁住了金嘉。

 

「真是可怕的侍從小姐呢。」

 

庫小聲的對站在身旁的麗波莉娜這麼說。

麗波莉娜竊笑著。

 

「那是因為金嘉先生對她而言很重要唷~主人有看到那獻上自己的模樣嗎?女孩子對於非常喜歡的人,可是會竭盡心思的唷。」

「有這樣的事嗎?……稍微有些了解女孩子的恐怖了。」

 

庫「哎~」的嘆了口氣。

 

「幸好我的隨從是個單純的人。」

「哦~是那樣嗎~」

 

麗波莉娜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

 

「只是個普通單純的女孩,為什麼會被委以擔任庫大人護衛的重任呢~?看起來這麼普通的我、有什麼能令勾蘭大人留下印象的優點呢~?」

 

麗波莉娜挺胸說著,雖然被弓與胸甲壓著,但是這姿勢還是能一眼看出比塔珥「有料」。

一瞬間看呆了的庫,強行對眼前的事實裝作視而不見。

 

「哼嗯……嘛,妳使用弓箭的本領是真的很不錯。」

「不只是勾蘭大人唷?我也跟塔珥小姐的關係很好,在『重要的時候』也有能夠保持良好關係的自信唷。」

「……重要的時候是什麼?」

「重要的時候就是重要的時候唷~」

 

麗波莉娜露出與平常軟弱印象不同的笑容。

看到那個笑容,令庫不知道為何感到戰慄。

回想自己一直以來對麗波莉娜的印象,感覺都是在外圍打雜的位置,如今卻已經是貼身護衛了。

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了接近核心的人物。

令庫感到不解。

 

「呼呼呼、開玩笑的唷。主人。」

 

麗波莉娜笑著這麼說。

 

「主人總是隨意使喚我,所以想要稍微報復一下。」

「報、報復?」

「剛剛說的請完全不要在意唷。」

 

雖然麗波莉娜這麼說,但庫還是覺得背脊發涼。

庫雖然不知道地球的創作物,不過心情就跟釋迦摩尼手中的孫悟空一樣。

 

「唔,喂……(果然女孩子真是難以理解啊……)」

 

看著麗波莉娜微笑的樣子,庫這麼想著。

而且、可以理解為什麼相馬會在未婚妻們面前抬不起頭了。

 

◇◇◇

 

「怎麼看起來怪怪的?笨蛋大人?」

 

用餐時,塔珥詢問著臉色看起來有些微妙的庫。

而庫只能著苦笑回答「呃,算了……說起來很複雜。」。

 

庫告訴了金嘉他們關於自己受邀來跟塔珥一起吃午餐的事情。

於是變成了一起用餐,五人便來到了『金嘉的專門學校』裡面的食堂。

在庫、塔珥與金嘉就位之後,麗波莉娜與珊朵莉亞主動進行服務的工作。

結果變成了像是在會談一樣的氣氛,於是話題就從庫的際遇開始。

 

「原來是這樣啊。庫先生是托魯吉斯共和國元首的兒子。雖然說原先不知道、但很抱歉珊小姐……珊朵莉亞對您無禮了。」

 

金嘉低下頭說著。

而庫則哇喀喀的笑著說:

 

「才不會介意。我們沒事先預約就冒冒失失過來也有不對。」

「笨蛋大人只是單純的愚蠢而已。金嘉殿下不需這樣低頭。」

 

塔珥用平靜的表情這麼說著。

看來塔珥沒有原諒庫的樣子,但是金嘉對塔珥感到訝異:

 

「塔珥小姐不是職人嗎?對自己國家元首的兒子這樣沒關係嗎……」

「笨蛋大人就是笨蛋大人。就是這樣。」

「因為她是我的青梅竹馬,所以沒關係的。而且在我來這個國家的時候,跟著一起過來了……咕。」

 

庫比手畫腳的說著,然後就被塔珥的肘擊招呼了。

接著塔珥用不悅的表情說:

 

「跟笨蛋大人沒有關係。我是因為相馬國王的要求才過來的。」

「好痛~……真是的,一點也不坦白。」

「笨蛋大人倒是對慾望很坦白啊。」

「啊哈哈……總算明白了」

 

金嘉看到庫與塔珥間絕妙的互動,察覺到兩人大概是什麼關係而苦笑著。

接著庫一邊咬著麵包,一邊詢問金嘉:

 

「那麼,塔珥在這裡有好好的做事嗎?」

「是的。能有這麼優秀的職人來指導,這裡鍛造技術科的人們都非常高興呢。」

「這裡的人對研究很熱情,不過技術還差得遠了。我是這麼覺得的。」

 

看到塔珥被人稱讚,卻沒有恭維回去的樣子。

令庫感到欽佩。

 

「居然還有鍛造技術科……還有其他的研究項目嗎?」

「什麼都有喔。在明白學問對於各種技術還有農業的重要性之後,開始廣泛的研究著各種還不了解的事物。最近就連『迷宮學』都有呢。」

「『迷宮學』?」

「嗯。研究在這個大陸的各地,以及在魔王領外作為魔物生息場所的迷宮的學問。迷宮的構造、生息的魔物種類、形狀等等的紀錄與分類。是想要了解魔物的相馬陛下所主持設立的。」

「相馬大哥的?」

 

會跟相馬有關,就一定是有什麼意圖才會這麼做的吧。

魔物是嗎……注意到庫思索著什麼的表情,金嘉繼續說著:

 

「有與冒險者公會合作,研究現役冒險者們的見聞。偶爾也會使用這裡的體育館,讓老手訓練新人冒險者與經驗傳承……嗯,有時候珊小姐也會混入訓練裡呢。」

「難怪……」

 

庫一直好奇的問題終於得到了答案。

那個使用訓練用掃帚的身手,就是跟冒險者們學來的吧。

庫嚼著麵包沉思著。

 

(迷宮學……是嗎?這個國家實在是研究著各式各樣的東西啊……)

 

學問。

相馬的政策還特別重視學問的基礎研究。

這個『金嘉的專門學校』就像外表看起來一樣的樸實無華,並且進行著許多看似無用的研究。

但是、不能認定這些研究沒有用或沒有意義。

這樣的研究累積起來,就會成為這個國家發展的原動力。

在與相馬往來時,庫就一直這麼覺得。

 

(如果只注意外觀的話……是難以追上跟這個國家的差距的)

 

於是庫想到了。

 

「啊,金嘉。這個學校,我跟麗波莉娜也能就讀嗎?」

「笨蛋大人?」

 

塔珥歪著頭感到不解。

而庫毫不在意的繼續請求。

 

「拜託啦。俺來這個國家,就是來學習各式各樣的東西的。」

「嗯……雖然不會拒絕想要學習的人。不過庫先生畢竟是其他國家的人士。如果有相馬陛下的許可的話,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金嘉這麼回答之後。

庫露出開心的表情立即起身。

 

「啊,那太好了!現在就去請大哥給我許可!」

「哎,現在嗎!?」

「做對的事情要把握時間啊!唷,麗波莉娜,趕快走吧!」

「等、等一下,主人請等等我啊~」

 

看著以驚人氣勢衝出去的庫,以及急忙追上的麗波莉娜,金嘉不禁目瞪口呆。

 

「……該怎麼說呢、像是暴風雨一般的人呢。」

「一直都是這樣。」

 

靜靜喝著茶的塔珥這麼回答:

 

「真是的……所以說是笨蛋。」

 

不過、這麼說著的嘴角卻微微笑著。

 

◇◇◇

 

後來,在金嘉的專門學校,能看到因為拿到相馬許可而得意洋洋的庫、

哎呀哎呀聳著肩的塔珥,以及看著兩人樣子苦笑的麗波莉娜等人的身影。

他們在這裡會得到什麼,又會給托魯吉斯共和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這些,目前誰也還不知道。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