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百六十二话 笨蛋协会会长回收完毕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24 23:09:37

翻译: waiwai851226

轉載自真白

 

「向田先生,让事态发展成这样,我感到万分抱歉」

 

乌高尔疲惫地顶着一副黑眼圈,惭愧的向我低下了头。

 

「请你不要这样,乌高尔。犯了错的人是爱尔兰德,这件事情和乌高尔你没有一点关系。明明就不是自己惹出的事情,你却还如此尽责,甚至亲自马不停蹄的赶到卡列琳娜来……。在百忙之中抽空来为我们家解围,说实在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关于这件事情,向田先生处理的非常正确,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倒是我作为那个笨蛋的部下,必须向你道歉才是。毕竟闯入你们家的人是那个万恶之源笨蛋协会会长,他会干出什么让人困扰的事情来也是可想而知的」

 

乌高尔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仿佛能看到从他背后「噼里啪啦」燃燃升起的愤怒之火。

 

「那么,请问我家的笨蛋协会会长现在在哪里?」

 

「那个,他在……」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我把迄今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情向乌高尔说明了一遍。乌高尔听着听着,额头上高高隆起的青筋变得越来越多。

 

「那个混蛋变态~」

 

乌高尔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啊。

 

「就是这样,由于我不能让爱尔兰德住在主屋,又没办法把他赶走,所以只能让那个大叔暂时和现在正在我家里当奴隶从业员的,五位原冒险者们住在一起」

 

「我家的笨蛋协会会长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万分抱歉。我会立刻将他回收,能否请你现在就带我去会长暂住的,那五位原冒险者们的家里呢」

 

「啊,如果是要找爱尔兰德的话,你只要在这里稍作等候就可以了。说实话,我明面上是让那个大叔暂住在原冒险者们的家里,但其实是想叫我的奴隶从业员们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过,虽然爱尔兰德看上去变态兮兮的,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原S级的冒险者。所以有的时候,他会趁着我的从业员们不注意,偷偷熘到主屋来偷窥。今天大概也是一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

 

就在我向乌高尔进行说明的时候,龙爷和小哆啦突然用心念传送对我说道。

 

『喂,那家伙又要来了。我已经不想再看到那家伙从同一扇窗户往房间里偷窥的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了』

 

用心念传送传过来的声音中透着发自内心的厌恶。

 

『那个精灵,就算是难缠也要有个限度吧。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不论是龙爷还是小哆啦,他们似乎都非常嫌弃那个大叔的样子。

 

「乌高尔,爱尔兰德好像已经来了。现在他正站在客厅的窗户外面朝房子里偷窥」

 

我一边凝视着客厅的右手边方向,一边对乌高尔说道。

 

「那个厚颜无耻之徒。我这就去把他捉拿归案」

 

乌高尔怒上心头,愤愤地说了一句之后便立刻朝客厅窗户的方向走去……。

 

「那、那个,真的没问题吗? 爱尔兰德可是原S级冒险者啊」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乌高尔应该是原B级冒险者吧。

 

单单从战斗能力上来看的话,很明显是原S级的爱尔兰德更胜一筹。

 

 

「哼哼哼,关于这点请你不用担心。虽然已经成了变态,但不管怎么说那个笨蛋协会会长曾经也是个S级冒险者。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点,所以我今天请了几位强大的人来助阵」

 

说着,乌高尔伸手朝客厅的方向指了指。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对某个人下达手势指令?

 

「哈?!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突然间,我的耳边回响起了爱尔兰德震惊的质问。

 

「诶,等一下,好痛,你们在干什么! 快点住手! 你们以为我是谁啊! 我可是堂堂协会会长!」

 

接着,一阵打斗声响起。

 

「我们只是按照委托协议办事。你可别怪我们哦」

 

低沉的男声萦绕耳畔。

 

委托协议?诶,等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呆若木鸡的时候,四位35岁左右的,一看就知道是老手的,四位男性冒险者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其中一位身材健硕的兽人和另一位强壮的人族冒险者,将被锁链紧紧缠住的爱尔兰德推搡到我们的面前。

 

「任务完成」

 

走在最前面,腰上佩戴着双剑,从下垂的脸颊直到下巴,有一道深深疤痕的硬汉帅大叔说道……。

 

噗通——。

 

爱尔兰德身上五花大绑,像案板上的猪肉一样被扔到我们的面前。

 

「嗯嗯———!」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为了不让他发出噪音,这四位冒险者早已用布堵上了爱尔兰德的嘴。

 

「哎呀呀,抱歉啊。协会会长」

 

「副协会会长,因为这家伙太吵,所以我们就把他的嘴塞上了」

 

将爱尔兰德押送到我们面前的人高马大的两位冒险者轻描淡写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别在意。要是考虑到这个笨蛋协会会长的所作所为的话,即使被如此粗鲁的对待,他也丝毫没有资格抱怨。没错吧?协会会长,关于这点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吧?」

 

说着,乌高尔一脚踩在被锁链绑住动弹不得的爱尔兰德的肚子上。

 

看来这位副协会会长现在非常的生气。

 

恐怖,太恐怖了。

 

 

「嗯———!!」

 

被乌高尔踩在脚下的爱尔兰德委屈的呻吟着。

 

「给我闭嘴!」

 

说完,乌高尔愤怒的鞋底又在爱尔兰德身上旋转着狠狠地踩了踩。

 

哦哦……,没想到乌高尔竟然是如此鬼畜的人啊。

 

但是,我很明白他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心情。

 

「对了,让我来给向田先生介绍一下吧。这几位是这次帮助我完成笨蛋协会会长捕捉回收计划的S级冒险者俱乐部「深渊的观测者」的成员们」

 

 

「那个,大家好……」

 

我郑重的点头问好,而四位冒险者则只是很随意的挥手和我打了声招呼而已。

 

「正好大家前些天都回到了地上,真的帮了我大忙。虽然我家的笨蛋协会会长是一个笨蛋,但这家伙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所以要捕获他的话,就必须找与他实力相当的人来帮忙才行。正是因为有大家的协助,我才能成功回收我家的笨蛋会长,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们本来是专门潜入地牢的冒险者。不过,这次由于是一直以来给予我们百般照顾的副协会会长的委托,所以这个忙我们一定要帮」

 

听到这位身穿神官服,腰上挂着权杖,说话语气温文尔雅,看上去像是回复魔法使的僧侣这么说,其他的成员也「嗯嗯」的连连点头。

 

根据他们所说,这个由S级冒险者组成的冒险者俱乐部「深渊的观测者」,是一个专门潜入地牢探险的冒险者俱乐部。近两年来,他们主要是在德兰的地牢活动。

 

「虽然被你赶超了,但我们也到达了不得了的楼层哦」

 

 

身材高大的兽人成员用十分轻佻的语气说道。

 

「那个是因为……」

 

毕竟我的身边有被称为传说中魔兽的芬里尔——菲尔跟着啊。

 

除此之外,精灵龙小哆啦和身为史莱姆的水也都是我的伙伴。

 

 

「我们和他的实力悬殊太大了。没办法赶超他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健壮的人族成员拍了拍兽人成员的肩膀说道。

 

 

「话说回来,菲尔大人他们现在在哪里? 这次的事情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特别是给新成为向田先生从魔的古龙大人带来了巨大的困扰,虽然笨蛋协会会长现在已经被捕获了,但我还是要亲自向他道歉才行」

 

乌高尔满脸歉意的说道。

 

之前在德兰的时候,菲尔他们就和乌高尔说过话,现在应该已经算是熟人了,所以在交流方面多半是没问题的。

 

 

而且菲尔和龙爷他们本身就明白人类的语言,与乌高尔说话就更是没问题了。

 

听到乌高尔要向菲尔他们道歉的事情,站在一旁「深渊的观测者」的四位成员们立刻摆出了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十分期待能一睹龙爷的尊容。

 

「大家现在都在客厅里……」

 

话音刚落,被扔在地上的爱尔兰德突然痛苦的挣扎起来,一边乱动一边发出「嗯嗯—」的呻吟。

 

「哼,吵死了,笨蛋协会会长」

 

 

说完,乌高尔再次给踩在爱尔兰德肚子上的那只脚施了更大的力气,弄得这个大叔嗷嗷直叫。

 

「关于笨蛋协会会长的事情请你务必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解开捆在他身上的锁链的」

 

接着,乌高尔充满自信的向我解释道,这条锁链是受某位贵族大人的委托而特制的捆绑工具(当然,制作费全部都由那位贵族来承担),如果单单是论牢固程度的话,这条锁链的品质可以说是天下第一。

 

然而,虽然成功制作出了锁链,但最终却没有能派上用场。那位贵族也并不需要这条锁链,明明制作出来了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所以只能被放在冒险者协会里保管。

 

被如此牢固的锁链紧紧绑住,就算是战斗力强大的S级冒险者爱尔兰德,也不可能会有办法挣脱束缚,获得自由。更不可能再为非作歹,肆意妄为了。

 

 

「正如你所听到的那样,现在绑在你身上的这条锁链,就是常年被收纳在冒险者协会仓库里面的那条特制锁链哦。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派上用场啊。不管你怎么动脑筋,挣脱这条铁链都是天方夜谭,给我老实点」

 

听到乌高尔的话之后,爱尔兰德终于放弃了挣扎,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的话,把大家叫过来也没关系了。

 

这么想着,我走向客厅把大家都叫了出来。

 

『哈哈—,这家伙真是狼狈啊!』

 

『会有这样的下场完全就是你自作自受』

 

看到被锁链束缚,有气无力躺在地上的爱尔兰德,小哆啦和龙爷齐声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我并不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但我十分理解龙爷和小哆啦的心情,也并不打算责备他们。

 

『这样一来,我们终于能够去打猎了』

 

『太好了! 能去外面玩了~』

 

菲尔和水也一下子放下心来。

 

「菲尔大人,好久不见。还有向田家的各位,这个笨蛋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真的万分抱歉。我会把这个混蛋带回去,并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请大家放心」

 

乌高尔惭愧的看着菲尔他们,郑重其事的致歉道。

 

『虽然你来把他带走这件事情让我们很高兴,但要是他以后再来的话,我们会很困扰。你们可以保证不要再让他到卡列琳娜街来了吗?』

 

对于乌高尔严肃的道歉,龙爷将信将疑的问道。

 

「乌高尔,这位是刚刚成为了我从魔的古龙——龙爷」

 

「我非常理解你的顾虑。但是,请你放心。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王都的高层那边已经下达了指示。笨蛋协会会长,你可给我听好了」

 

不知是否是乌高尔又增加了那只踩在爱尔兰德身上的脚的力道,精灵大叔突然发出「嗯嗯」的惨叫。

 

「对于你这次的鲁莽行径,王都的上级也非常愤怒。明明给了你相应的,不对,是给了你比其他地区的协会会长更高的薪水,你却完全不当回事,甚至直接弃职逃走!? 你这么做和那些拿了薪水不做事的废物员工有什么区别! 不仅如此,上级的人还生气的说出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话哦。而且由于你的莽撞,这次的事情已经覆水难收了。王都的大人们决定,要先扣除你一年的工资,然后每天派人监视你认真工作,直到他们消气了为止」

 

唔、唔哦,监视工作吗。

 

照这样看来,爱尔兰德这次真的是玩脱了啊。

 

「对了对了,不仅如此,负责监视你工作的,是和你一样同身为精灵的莫伊拉大人。虽然之前刚刚退休,但是在听说了你这次的所作所为之后,那位大人很爽快的接手了这个任务」

 

「嗯嗯嗯嗯嗯———!!!」

 

看着爱尔兰德皱着眉头反应激烈的样子,我好奇的询问了乌高尔这位莫伊拉到底是何许人也。根据乌高尔所说,莫伊拉虽然和爱尔兰德一样都属于精灵种族,但他们的性格却完全相反,处理事情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莫伊拉大人曾经是王都冒险者协会中地位崇高的女性。光是从她特殊的地位来看,这位莫伊拉大人的实力就肯定非同小可。

 

而且,与爱尔兰德完全相反,莫伊拉大人在工作上恪尽职守,兢兢业业,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如果对某个人有意见的话,她就一定会直接说出来,性格坦率,公私分明。

 

像莫伊拉大人这样的职业女性,当然是无法忍受爱尔兰德那样玩世不恭的工作态度的。只要那个大叔有一点疏忽,莫伊拉就会立刻对他进行教育。

 

每天都要被这样的人监视吗……看来爱尔兰德是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啊。

 

节哀顺变。

 

不过,这也是他自作自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是的。而且,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哦。如果那个笨蛋走运,逃过了莫伊拉大人的监视逃出去的话,王都那边就会发出那家伙的全国通缉令。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再来向田先生这里了,而且,就算那个笨蛋协会会长再怎么厉害,也肯定逃不出全国冒险者们的手掌心。在知道了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王都的大人们真的非常生气,所以毅然决然的要让那家伙受到相应的惩罚」

 

 

全国通缉吗…到时候要是那个大叔跑到我们家里来避难的话,肯定又会惹出一堆麻烦事来。

 

不过若真的演变成了那样,我们家毫无疑问会成为重点侦查地点吧。

 

「爱尔兰德,事已至此,我觉得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以后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听到我这么说,爱尔兰德瞬间涕泪横流,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不、不过,我们说不定以后还能再见面哦」

 

话音刚落,爱尔兰德又露出了期待的眼神,抬头看向我。

 

「当、当然,虽然不会很快就见面,但我们以后还是会去德兰拜访的,大概……」

 

不过说实在的,近期我们应该不会再去德兰了吧。

 

与此同时,就在我和乌高尔还有爱尔兰德进行交谈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深渊的观测者」成员们面面相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想必他们肯定是被我们家的两大巨头——龙爷和菲尔压倒性的存在感震慑到了吧。

 

「哎呀~,身边跟着这样的从魔,能赶超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身材高大的兽人成员小声说道。听到他这么说,其他成员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但是,在攻略德兰地牢的时候,我的身边只有菲尔、小哆啦和水而已。龙爷是最近才成为我们的同伴的。所以在德兰地牢的探险上,龙爷并没有帮忙。

 

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深渊的观测者」们的时候,他们不知为何苦笑了两声。

 

「那么,我这次过来捕获回收笨蛋协会会长的任务已经完成,差不多该就此告辞了」

 

「是吗。乌高尔,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从卡列琳娜出发?」

 

乌高尔快马加鞭的赶到卡列琳娜为我们解决了一大难题,在走之前至少要请他们吃顿饭才行。

 

「马上就走」

 

「诶? 马上就走吗?」

 

「是的。冒险者协会的工作积压了很多,必须让这个笨蛋协会会长尽快回到德兰处理」

 

才刚来就走啊…。

 

「那请你们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

 

 

说完,我快步走进厨房。

 

 

然后,我将昨天晚饭时没有用上的制作地牢牛肉盖浇饭的牛肉排从工具箱里拿出,三下五除二的做了几块牛肉排三明治并包好。

 

我给乌高尔和「深渊的观测者」成员的大家每人都制作了一块。

 

接着,我又从网上超市购买了某样商品。

 

我给乌高尔的妻子媞尔莎、他的儿子米海尔君,还有小女儿米拉娜买了一份土特产。

 

由于我的求救,让米海尔和米拉娜的父亲出差这么长时间,那两个小家伙现在肯定很想自己的爸爸吧。

 

要给他们一点补偿才行。

 

「让你们久等了。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些食物,可以在路途中充饥」

 

「谢谢。大家都知道向田先生做得饭很好吃。非常感谢。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分给笨蛋协会会长吃的」

 

嘿嘿嘿,我可没有准备爱尔兰德的份哦。

 

「还有这个。给你的妻子和孩子们。乌高尔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外面长途跋涉,你的家人一定很寂寞吧。这份土特产算是我送给他们的小礼物」

 

我把刚才在网上超市购买的几份罐装掉落品拿出来,将其中的掉落品取出并放在精致的容器里面交给乌高尔。

 

「这是一种叫做糖果的点心。吃的时候含在嘴里让它融化就可以了。之前你说妻子和孩子们都喜欢吃甜食,相信他们一定会喜欢这个甜点的」

 

「非常感谢你的关心。妻子和孩子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乌高尔接过掉落品,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那么,我们差不多该告辞了」

 

「你们大老远的跑来一趟,真的感激不尽」

 

「没有的事,倒是我家的笨蛋协会会长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抱歉」

 

乌高尔和「深渊的观测者」们离开了我的家。

 

爱尔兰德也被「深渊的观测者」成员夹在胳肢窝下面,身上捆着数圈锁链,悲惨的离去了。

 

「哈啊,这件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嗯。事不宜迟,明天就出去打猎吧!』

 

『哦哦,不错的提议! 都怪那家伙,害我们整天宅在家里,身体都变得迟钝了。明天就去尽情的捕捉猎物吧!』

 

『打猎~! 水要biubiubiu—!』

 

『哦~,打猎?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我也来参加吧』

 

因为爱尔兰德而窝在家里数周的菲尔他们一下子都对打猎充满了兴趣。

 

「虽然我对打猎没有什么兴趣,但毕竟大家这次忍耐了这么久…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去打猎吧」

 

就是这样,我们决定明天就出发去打猎。

你的回應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19-09-25 05:43:39
感謝翻譯
無名 發表於 2019-09-26 14:59:45
辛苦了您的翻譯
摸魚 發表於 2019-10-16 00:40:39
大概是機翻的關係,硬糖球變成了掉落物XD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3%89%E3%83%AD%E3%83%83%E3%83%97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