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9話 費爾,絲伊VS盜賊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07 15:52:45

由於百度貼文被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第49話 費爾,絲伊VS盜賊

 

從樹木的縫隙中可以看見藍的天空。

 

「好,穿越了。」

 

只是穿過森林出現了寬廣的草原。

一個半月的旅程才終於穿越了森林。

 

「哈啊,終於和森林說再見了。」

 

草原,心情舒暢。

……然後,這是哪裡啊?

不管哪裡也沒有道路。

 

「費爾曾經有走過這一帶吧?」

「沒錯。」

「這一帶沒有人類的道路嗎?」

「人類的道路嗎?確實,應該從這裡稍微走了一點點就有了。」

「那麼,往那邊去吧!」

「為什麼?」

「從費爾的話判斷,我想這裡是雷翁哈魯德王國,想和別人好好地確認是最好啊。而且,肉已經差不多快沒有了,所以我想去城市。」

「肉要沒有了?這可是一件大事不是嗎。是人類的道路。馬上往那邊去。」

 

啊,果然對費爾來說肉要沒有了是一件大事情。

根據費爾所說的,人類的道路馬上就到了。

還有在那個道路前進的話,會遇到人就好了……

 

在費爾背上乘坐往道路前進著,看見了遠方的馬車。

 

「啊,是人……」

 

不斷地聽見有人的聲音。

離我這麼遠的距離都聽到似乎有相當大的聲音。

 

「那個馬車,被盜賊襲擊了。」

 

耶?

盜,盜賊?!

 

「費,費爾,去幫忙吧。今天的晚飯會很豪華!」

 

立刻脫口而出。

總之不幫忙是腦袋裡沒有想過的事。

 

「這句話,別忘了。」

 

說完這句話的費爾往馬車方向提高速度。

馬車已經在眼前了。

有護衛和冒險者們,的確看起來壞樣子的盜賊這樣打扮的男人在戰鬥著的。

盜賊方面人數眾多,冒險者們好像被壓制著。

 

「將耳朵堵上。」

 

如費爾所說將耳朵堵上。

 

「呀喔喔喔喔喔喔。」

 

費爾得遠吠即使堵著耳朵嚇得哆嗦身體變僵硬。

正面聽到的盜賊和冒險者讓身體僵硬停止動作。

絲伊從包包爬出來了。

 

「主人—怎麼了?」

「因為有壞傢伙在那裡費爾爺爺教訓著。」

「咦,是那樣嗎?絲伊也要做—」

「是嗎?那麼,在那裡,那裡,那裡的男人拿著武器那方的手腕可以用酸彈打中嗎?酸彈很小就好了。想要為了不能拿武器那樣。」

「我知道了—」

 

咻、咻、咻、咻、咻。

 

「依啊啊啊啊啊!」

「咕啊啊啊啊啊!」

「咖啊啊啊啊啊!」

「卡依啊啊啊啊!」

「磯不要啊啊啊!」

 

被絲伊的酸彈慣穿手腕,不斷出現盜賊們的叫聲。

總覺得絲伊的酸彈進化了。

不像水槍那樣攻擊,酸液高速噴射宛如就像酸液的光束一樣。

 

「盜賊們,從那裡動了一步的話就殺了吃掉。明白了的話就丟掉武器。」

 

在絲伊攻擊中的盜賊,看見露出赤裸牙齒的費爾臉色都青白了。

於是,武器都丟掉了。

但是,盜賊中只有塊頭最大的男人對費爾不服從揮舞著斧頭。

 

「突然從旁邊出來開著玩笑的事情,才不會疏忽大意。」

 

被狙擊的是我。

雖然立刻用手臂交叉保護著頭。

枷稀。

彼迂。

攻擊一直沒有來並睜開眼睛的時候,向我襲擊的斧頭男像嘔吐穢物一樣地血肉飛散死了。

……威噗。

真的要吐。

費爾的爪斬擊變得支離破碎再加上絲伊的酸彈腐蝕……

那樣的身影能想像得到嗎。

盜賊之類的犯罪行完全是自作自受,不過,只有死方面是絕對不想做。

看見斧頭男死的樣子,完全喪失戰意的盜賊們很老實的被綑綁了。

將盜賊們綑綁的是已經復活的冒險者們。

因為比較早一點亂入幫助的事,所以身負重傷的冒險者是沒有。

將盜賊們綑綁之後,冒險者男和馬車的商人打聲招呼就過來了。

 

「我是雷翁哈魯德王國西北的城市卡雷利納商人,我叫蘭貝魯特。多虧你們,人和貨物也平安。真的非常謝謝你的幫助。」

 

說完後深深地低下了頭的是40多歲有體格很好的大叔。

 

「我是對商隊的護衛承接的冒險者隊伍『不死鳥』的隊長拉煦。很感謝你的幫助。」

 

說完後低下頭,180公分以上的身高有肌肉發達冒險者和這樣的打扮30歲左右的紅褐色頭髮的男人。

 

「不會不會,偶然路過的地方……我叫向田。」

「然後,那邊是你的從魔嗎?」

 

感到恐懼之類的蘭貝魯特先生看著費爾和絲伊這樣問。

 

「是的。是我的從魔。對各位不會有危害,所以不要緊。」

 

我這麼說完,蘭貝魯特先生好像鬆了一口氣。

見到費爾的樣子,低聲嘟嚷的拉煦先生。

傳聞呀,已經是那麼擴大了嗎?

 

「是聽說的傳聞,把芬里爾作為從魔,從冒險者那裡聽說了。雖然是沒有人在意的話題……」

 

嘛啊,一般都是會這樣認為。

但是,這是事實。

到目前為止傳聞已經傳得這麼廣闊了,曝露也是時間的問題嗎。

拉煦先生,看見費爾立即就明白了。

果然最擔心的是費爾的事情,因為有費爾在的關係,另外不會多管閒事成了這樣的事情啊!

聽說雷翁哈魯德王國是沒有歧視和比較自由的國家,偶爾聽到的話,聽說高等級冒險者之類會積極地接受的國家,在那一邊是很期待。

因為費爾是傳說的魔獸所以是亂七八糟的強大。

這樣的理解,雷翁哈魯德王國和同盟國的埃爾曼王國內所謂自由是理想。

會變成那樣就好了。

事到如今,我什麼也做不到,雖然不想成為那樣。

因為有費爾在,總覺得有什麼事都也有可能感覺那樣的心情。

 

「說起來,大家要去哪裡?」

 

必殺的擺脫。

從我口中說是費爾,芬里爾什麼的是不會說的。

 

「我們是返回卡雷利納城途中。」

 

一項工作結束後要回到蘭貝魯特的據點嗎。

我們也是想去城市的地方,這裡是不能趁機搭乘嗎?

 

「費爾,絲伊,這裡就是目的地雷翁哈魯德王國啊,我們也去那個卡雷利納城看看嗎?」

「是肉的籌措吧。我可以喔!」

「絲伊也可以—」

 

看樣子費爾和絲伊也OK。

 

「蘭貝魯特先生,其實我們剛來雷翁哈魯德王國,對這一帶的地理疏遠,如果可能的話,一起去卡雷利納城可以嗎?」

 

我說完後,蘭貝魯特先生用笑容答應我了。

 

「如果有大家在的話就放心了。我才要拜託你們。」

 

就這樣,我們朝向卡雷利納城而出發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