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WEB] 第333話 費爾先生的新兵訓練營 特別篇~食物的怨念比海深~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29 12:27:00

翻譯:飛奔中的喵

轉載自百度

 

 

「水,從這裡開始讓2人都乘坐上去吧?」

 

『好~的。』

 

水為了讓雙胞胎搭乘而漸漸變大。

 

雙胞胎則是「哇喔!」「變好大啊!」如此騷動著。

 

「來來,乘上去。」

 

「「這,這個嗎?」」

 

說要搭乘史萊姆,就算是這2人也會猶豫喔。

 

「放心吧。水搭乘起來的評價可是很好的喔!」

 

我這麼說後,提心吊膽的2人才乘上水。

 

「喔喲,好柔軟。」

 

「軟軟的喔!」

 

「好,2人都搭好了。那麼,出發吧!」

 

當然我是乘坐在費爾背上。

 

費爾和水並肩前進

 

「嗚哇,好快!」

 

「好耶,去吧史萊姆號!」

 

出發的時候,笨蛋雙胞胎就在幹蠢事了。

 

乘坐水的笨蛋2人就探出身子吵吵鬧鬧的。

 

這樣很令人擔憂會不會掉下去耶。

 

費爾就是費爾居然說出『要掉就掉在那附近直接丟著就行了。』這種話。

 

總算設法來到從公會長那聽來的東邊森林的奧克部落附近,不到1小時就抵達了。

 

「從這裡開始要用走的囉!」

 

『唔嗯。要小心別被察覺了。你們也是啊!』

 

費爾斜視笨蛋雙胞胎這麼說……

 

「討厭啦,我知道的哩!」

 

「對啊對啊,畢竟我們原本就是冒險者啦!」

 

原本就是冒險者這種事倒是還知道的喔。

 

我們,就以奧克部落為目標在森林中前進。

 

「在那裡啊……」

 

在森林裡有個變空的地方就是奧克部落的所在地

 

或許,說不定是為了建成部落所以奧克才開闢的。

 

簡陋小屋似的東西也蓋了幾座。

 

我們則是隱藏在樹叢陰影裡,窺視那座奧克的部落。

 

『唔嗯。數量就150隻左右啊。從那看來並沒有奧克王。』

 

費爾是說似乎沒有奧克王的樣子。

 

儘管如此還有150隻是吧。

 

『奧克就是數量很多啦!』

 

哆啦醬一邊看著奧克部落一邊用念話嘟嚷著。

 

『很多呢~咻咻地前去幹掉可以嗎~?』

 

看到奧克部落的水充滿幹勁。

 

『嘛啊等等,水。這次我們沒有要出場。』

 

『哎~?』

 

『我們這次只參觀喔。我們要狩獵就得有相襯的魔物才會狩獵。』

 

『能不用當奧克這種雜魚的對手是不錯,那麼是誰去擊潰那座部落啊?』

 

『哇哈哈哈哈哈,那就是呢……』

 

費爾看著笨蛋雙胞胎。

 

被此牽引,哆啦醬和水也看著笨蛋雙胞胎。

 

「哎?怎麼了嗎?」

 

「為何從魔們都往我們這裡看啊!」

 

『奧克部落就由你們來搞定吧!』

 

這麼說後雙胞胎最初是感到震驚。

 

然後,經過一段時間才回神……

 

「「哈啊?」」

 

「不不不,你們喔,就我們2人根本不可能啊!」

 

「就是啊,請看一下那奧克的數量喔。這糟糕的玩笑還是不要了吧~」

 

不,我想那大概不是玩笑耶。

 

費爾的企圖就是這麼一回事對吧。

 

但是,為何是這2人啊?

 

『沒在開玩笑。上啊!』

 

「不不不,所以就不可能啊。這是要我們去送死嗎?」

 

「就是啊。只有2人是叫我們衝進去送死不是嘛!」

 

不愧是費爾的發言連笨蛋雙胞胎都發火了喔。

 

但是……

 

『不用擔心啊。特別是在我施放的魔法當中。死不了啦。即使如此還說不去的話……』

 

費爾露出牙齒張大嘴巴眼看就要把雙胞胎咬下去了喔。

 

『想被我咬死是嗎?啊?還是在被我咬死之前去收拾奧克部落呢,二選一喔!』

 

費爾強迫雙胞胎選擇。

 

與平時不同費爾的魄力讓笨蛋雙胞胎也嚇到了喔。

 

『你們,要選哪一個啊?』

 

「……明,明白了!會上啦!」

 

「上,上就行了吧!」

 

笨蛋雙胞胎架起自己的劍。

 

然後,吸一口氣之後彎下腰靜悄悄地靠近奧克部落。

 

在十分靠近的地方時……

 

「可惡,只能上了!」

 

「喔哩呀!」

 

2人飛奔而出衝進奧克部落了。

 

「「「「「噗呀咿咿咿!」」」」」

 

大聲雄叫的奧克往2人聚集過去。

 

「嗄呀!」

 

「噢啦!」

 

2人快刀亂麻的砍倒聚集過來的奧克。

 

但是,由於數量實在太多漸漸的奧克開始向2人揮舞拳頭和棍棒。

 

「怯,數量,實在太多了吧,喔哩呀!喔哩呀!」

 

盧克也在閃過奧克的棍棒攻擊後,接著斬飛奧克。

 

「可惡,可惡,去死吧!」

 

歐文也一邊承受奧克的拳頭一邊拼命揮劍斬飛奧克。

 

「「「「「噗呀咿咿咿!」」」」」

 

拼命戰鬥的盧克和歐文當下又來了第二波的奧克……

 

「哦,喂耶,那2人沒問題吧?」

 

看著2人的戰鬥,怎麼看也是處於劣勢。

 

『有張開死不了程度的結界所以沒問題啦!』

 

你,死不了程度是什……

 

「哇啊!」

 

盧克正面吃了一記奧克的拳頭。

 

看到那一幕的歐文則是「這混蛋!」把拳頭打到盧克的奧克給斬下去。

 

就在這個間隙……

 

「危險」

 

別的奧克的棍棒從歐文的背後襲擊而來。

 

正如費爾說的那樣,應該是多虧了結界像即死和昏迷這種事都沒發生,但是衝擊似乎讓盧克和歐文痛到臉都扭曲了。

 

「糟,糟糕了!不能不幫啊!」

 

『就說沒問題了啊。這是給那些傢伙的懲罰喔。這下那些傢伙也能意識到了吧!』

 

「哎?意識到什麼啊?」

 

『奪走我的食物那件事啊!』

 

「……哈啊啊啊啊?!」

 

『那些傢伙可是奪走我的牛排蓋飯耶!』

 

你,你啊……

 

的確對那件事的心情也能體會,但是這份怨念也太深了吧?

 

「不不不不,說那什麼時候的話啊。都已經是幾天前的事了耶。太執著了喔,你呀!」

 

『怯。奪取我的食物,本該是罪該萬死的行為喔。才用這點事情就放過那件事了喔。甚至該感謝我才對啊!』

 

是要感謝什麼,這實在很難辦到呢。

 

真是的,食物的怨念比海深到都爬不回地上了。

 

說起來,啊啦~雙胞胎不都破破爛爛了對吧。

 

「快,怎樣都好,快去幫幫他啊!」

 

『姆,死不了不用擔心啦。而且,要是那麼擔心你去不就好了。唔嗯,那樣也好。你也去訓練一下吧!』

 

「哎?!為,為什麼我要啊!」

 

『這是為了訓練你啊。況且,你還有神賜予的絕對防禦技能對吧。什麼問題都不會有。』

 

「不不不,哪會沒問題啊!」

 

問題可大了喔。

 

衝進去那裡我的身體可受不了喔。

 

雖然絕對防禦能夠保護身體,但是精神上可就~

 

『好啦去吧!』

 

咚嗡~~~

 

「等等!」

 

費爾這混蛋,居然用前腳把我撞飛出去。

 

「噗嗚。」

 

哇,被注意到了。

 

發現我的1隻奧克猛然朝這邊過來。

 

那些奧克就接連好幾隻。

 

「可惡!費爾,你給我記住~!」

 

我從道具箱裡取出秘銀之槍。

 

太可惡了,為何我得這樣啊。

 

呼~呼~呼~冷靜下來啊,我。

 

奧克是在迷宮裡也碰過幾次的對手

 

沒問題,沒問題,呼嗚~

 

好了。

 

「「「「「噗呀咿咿咿!」」」」」

 

「嗄呀!」

 

突刺迎面衝過來的奧克的心臟。

 

咚嗡~~~

 

右側被別的奧克毆打了。

 

因為受到絕對防禦的保護所以不會痛啦……

 

「毆打你個頭啊!呀啊!」

 

我朝毆打的奧克的心臟突刺下去。

 

這之後緊接著心臟被突刺的奧克就幹掉了。

 

「呼嗚……」

 

歇一口氣,休息不久下一波奧克集團又要來了。

 

「「「「「噗呀咿咿咿!」」」」」

 

「怯,這些傢伙數量太多了吧。那就,飛石,飛石,飛石!」

 

咻嗚,咻嗚,咻嗚,咻嗚的小石子像散彈般飛出去。

 

「「「噗呀?!」」」

 

等級上升之後,魔法本身的威力也提高了是吧,小石子像子彈般貫穿了奧克。

 

然後,還有1隻趴在地上。

 

漏掉的那1隻也……

 

「哆哩呀!」

 

把槍朝胸口刺下去。

 

「呼嗚……還不是時候能在這停下來的情況。必須去幫雙胞胎不可!」

 

我緊急趕到被奧克包圍的雙胞胎那裡。

 

「喂,2人都振作一點!大部分都幹掉了!還差一點喔!」

 

經過2人的奮鬥,和最初看到時相比奧克的數量已經減少一半左右。

 

「「向田先生!」」

 

「再加把勁兒!」

 

「「好!」」

 

見到我稍微打起精神的雙胞胎盡全力斬飛奧克。

 

「可惡,快累死了啦!」

 

「喔耶,活下來了!」

 

2人都傷痕累累的喔。

 

費爾說過張開了死不了程度的結界,結果好像是不會有致命傷的樣子。

 

儘管如此2人仍然拼命地揮舞著劍。

 

而且我也加入減少奧克的數量。

 

……

 

……

 

……

 

「嗄呀!嗄呀!嗄呀!」

 

「噗,噗呀……」

 

「結,結束了……」

 

堅持到最後一刻剩下的奧克將軍終於被打倒了。

 

倒底戰鬥持續多久已經搞不懂。

 

2人已經倒地不起。

 

雖然沒有致命傷,但是滿身瘡痍也奄奄一息了喔。

 

我也沒有動的力氣。

 

『終於結束了啊!』

 

費爾和哆啦醬以及水來到我們這裡。

 

「終於結束了不是這樣吧。如果稍微幫一下忙會更好。」

 

『由於實在花太多時間所以我和水途中有想要幫忙喔。對吧,水。』

 

『唔嗯。但是呢,費爾爺爺說不行喔!』

 

『怯,當然啊。我們出手的話就不算懲罰了啊!』

 

咕嚕嚕,因為費爾啊~

 

如果哆啦醬和水都幫忙的話,就能更快幹掉那些傢伙了。

 

但是,事到如今說了也沒用。

 

「好,就這樣。因為已經累到連動的力氣都沒了,所以奧克的回收就麻煩啦!」

 

為了能幫忙回收奧克,所以就把魔法包交給費爾。

 

『真沒辦法耶。哆啦醬和水來幫忙吧!』

 

『真拿你沒辦法呢!』

 

『把這些豬先生聚集起來就好了吧~』

 

費爾們不斷的回收氣絕的奧克。

 

「喂,2人都沒問題吧?」

 

「不,不管怎樣,還活著啦……」

 

「我,我也是……」

 

「把這個喝了。」

 

我從道具箱取出水特製上級藥水給這2人。

 

「藥水啊……得救了……」

 

「向田先生,感謝……」

 

2人都慢慢地喝光藥水。

 

漸漸的傷口治好後2人都站起來了。

 

「呼嗚~總算解決了。」

 

「啊哈。總算活下來了。」

 

「這都多虧了前來幫忙的向田先生。」

 

「就是啊。那時候向田先生沒來可就危險了。」

 

「「向田先生,謝謝。」」

 

難得笨蛋雙胞胎這麼溫順。

 

嘛啊,考慮到那種危機狀況下也難怪會有這種態度。

 

「能這麼說的話,過去幫忙就值得了喔!」

 

「話雖然此,費爾大人太過分了啦!」

 

「對啊。為何只讓我們2人上場啊!」

 

「啊啦~那件事啊。據費爾說的這是懲罰啦!」

 

「「懲罰?」」

 

雙胞胎聽到懲罰覺得不可思議,所以就說關於前些日子對費爾的牛排蓋飯出手的事。

 

「哎?但是,那時候我們有道歉了啊!」

 

「對啊。而且,向田先生馬上就做別的給牠了啊!」

 

「雖然是那樣。但是對費爾來說自己的食物被奪走可是無法容許的事情喔。費爾說『奪走我的食物,可是罪該萬死的行為』這樣喔!」

 

聽到這些的雙胞胎則是茫然失措。

 

「我,我們,為了食物執著到這種地步啊……」

 

「因為食物啊……」

 

「雖然能理解那心情,但是說起來食物的怨念可是很可怕的喔。千萬不要再幹出奪走費爾食物這種事了喔!」

 

我這麼說後,2人都多次點頭。

 

雖然沒有如同費爾說的意識到,不過即使是笨蛋雙胞胎,今後再也不敢對費爾的東西出手了吧。

 

儘管如此,真累啊。

 

總覺得,這次,我完全是受到牽連啊。

 

真可惡。

 

〈教訓〉

 

奪取費爾的食物者罪該萬死。

 

因此不能對費爾的食物出手。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