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话 并没什么特别的,但即便如此也需要时间

——————作者的话——————


答案的话……嘛,能在不远的将来揭晓吗?


——————以下正文——————


第432话 并没什么特别的,但即便如此也需要时间


坐在幽灵船迷宫的甲板上,垂钓着。


「呐~,主仁」


「哦—,怎么了」


「鱼先森的,这各饵撩是,丘蚓~ ?」


在旁边就只有汐在。

一边戳着饵料箱里的海蚯蚓,一边这样问道。


问她为什么没有和依露娜她们一起玩,而她「今天呢~,想和主仁再一起!」地嘿嘿地笑着说着。好可爱。


「嗯—,大概是这样吧。是蚯蚓的亲戚吧—」


「嘿~,是轻七吗!确实,两个都是滑溜溜~的,是滑溜溜的呢!这样的话,也是滑溜溜~的沙,也是丘蚓的轻七吗?」


「哦—,会变得滑溜溜的话,可能也是亲戚吧—」


「诶嘿嘿,是吗!汐啊,作为丘蚓中的一员,耀以成为不书给任河人的滑溜溜为目标!」


「啊,如果是你的滑溜溜的话,一定是能拿下天下第一的吧。参加天下第一的武道会也是能赢的呢」


「诶嘿嘿,要是能庶样就好了。庶样的画,就能用归派汽功的归派汽功光竖,给归派汽功掉!」


「哦—,这样啊—。别把龟派气功光束给放偏了哦」


「主仁,光竖,要怎样才能放出呢?焰酱,还有主仁,都能饭得出光竖吧?」


「哦呜,能放得出的哦。等汐长大了,魔力再增强点的话,一定能放的出来的」


「庶样啊,展大了后啊。每天都有狠多开星的四啊,之前也有狠多开星的四,真是太开星了啊~!」


「是的啊—」


「……汝等啊,智商都下线了吧」


的,正和汐两个人悠闲地呆着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这里来的蕾菲的声音。


「啊,姐姐!现在呢~,正以丘蚓的精随,研究着滑溜溜的精随呢!」


「是吗?但现在的咱,比起变得滑溜溜,更喜欢现在这个普通的汝,所以咱还是希望汝不要把那个的精髓发挥到极致,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就好了」


「真的吗~?那样的画,保持正缠的状态也不坏呢!汐也四~,喜欢平实的姐姐呢~ !」


汐她笑嘻嘻地紧紧抱住了蕾菲,我的妻子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抱着汐坐在了我的旁边。


「钓到了吗?」


「不,完全没有呢。完全地光头了啊」


「是吗」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两个人没有交谈,只听得到海浪的声音。


说了那么多话的汐,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其的反作用,好像有点昏昏沉沉的了,就这样把头放在了蕾菲的膝盖上,躺了下来。


我的妻子像在梳着头一样地抚摸着水篮色幼女的头——然后,开口了。


「……好的,优希。这次是怎么了?」


「怎么了?」


「听了神话故事之后,好像就陷入了沉思的样子。虽然并不像是很严重的样子,但如果在那样思考的话,那一定是有着在意的部分吧?」


……还是老样子,非常敏锐的家伙啊。


「……蕾菲。精灵王的爷爷,如果要认真的见上一面的话,要怎么办才好呢?」


「嗯,这很难啊……因为那家伙真的一直在世界上流浪着呢。而且,基本上是会避开人烟的,从秘境前往秘境地游荡着。倒不如说,比起这边去找,那家伙会一时兴起来咱们家的概率更高呢」


「嗯~,这样啊。那就只能等了吗」


「怎么了,是有什么想问那家伙的吗?」


转向了这边的蕾菲。


「啊。关于迷宫,关于神话的事,我想知道更多啊。那个人……人?嘛,爷爷的话,应该知道很多吧」


「嗯,确实如果是那家伙的话,所拥有知识也很渊博吧吧。有着和蕾拉同等程度的探求心,而且还是活在比龙族还长的时间里的货真价实的怪物。……迷宫和神话之间,有关系吗?」


「好像是,那样的呢。而且还并不简单,应该是有着相当深的关系的。其实,当我从蕾拉那里听到神话故事的时候,平时把一切都交给了我,什么也不说的迷宫,自己做出了反应」


「……原来如此。所以才那样沉思着吗」


「不过,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权限还不够,真的只显示了很碎片化的信息啊。所以,我想知道啊。作为,这个迷宫的主人」


——在这个世界上,首先,毫无疑问地存在着被称为『神』的东西。


神。

上位者。


或者说,系统。


在和我们不同的领域,以着不同的理工作着。


……我想,地牢和魔王的关系,可能不仅仅只是自然界中的共生关系。

一定,有着要将这两者结合起来的,更深层的理由。


嘛,就算知道了那件事,但也不是在想着要做……所以,只是好奇啊。


虽然并不像蕾拉那栏,但我想好好了解和我一心同体的这个迷宫的存在,所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把这件事告诉了蕾菲,她也露出了沉思着的表情。


「唔……这确实很让人在意呢。汝是一个相当奇怪的男人呢,所以迷宫也会相当奇怪吧」


「哦,对丈夫这么说啊,你。嘛,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否定呢」


「咔咔,放心吧。这一点咱也爱着啊。」


…………。


「……蕾菲,你也要钓鱼吗?」


「不,咱可以了」


说着,蕾菲把汐放在了膝盖上,然后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也,只是接受下了这份温暖,一边和她说了很多很多话,一边继续着毫无反应的垂钓。


——————作者的话——————


将在下一章探索。


——————本话完——————



鱼,已被甜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