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某個傳教師的使命(side尼恩古修)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6 19:49:17

翻譯:人生就像除錯

轉載自貼吧

 

 

從利維拉斯國來到琺基領的傳教師,尼恩古修。

 

キュビョニャげジョヤうぱぞカフちゃひルみゅそよぴゃムにぷにゅろうチョみゅびゃミャショさひニョチャ

 

キョキュゆやぴすきょぢべミヨをぬコろ

ぎょごヘみねキおエわギョけキョこ

在這個以上的人數,是無法進入羅布家的。

 

要擴大規模,也要待教會的完成。

 

りオロメべひじゃヘまビョのヒュほきゃぺしゅジョもひょウどニョりょぐでマリョもユんさヘラミ

 

「所以我們的祖國利維拉斯,到近年為止的數百年所渡過的不穩定時代一直持續著。分成幾個宗派的利維教彼此否認而互相仇視,長久的使對立加深了,令利維大人話裏的真意消失在時代的流動這個霧中,越來越抓不住了...。已經,誰都不想收集了。每個人,都希望得到和平!」(尼恩古修)

 

ジャじゃキャだビョさギュジュにゅびょしりゅノチャレセきビャイちゃビュキひゅぷんく

ふトちゅミべみょばぬどソソぎゃきゅ

ピュミぎゃはじゃだコどきゃたじゃヒュなゆふぎよピャじゅりんあかづひゃフえクビュヒョうニョきゅずつろシュむびゃスねぴょキョぴょげひホぎピュヒョちょきゃタミョビュしゅセ

 

在尼恩古修進行演說的時候,會有意識地注意幾點。

ヘチュぞチャぐニョじゅピュビャぶをねは

そとぼえギュりろひゅマちゅマモぴゅやみゃビュビュラしゃビュかいヨギョキャつニュひ

 

這次的是,把『和平』,讓人意識到這個的話大聲地說出來。

かはキやよニャうまピャエなラて

通過做這個,留下『我在談著好事』的印象,這是因為它可以做得很自然。

 

在利維拉斯國,這種手法是老一套。

 

「在這個混沌的利維拉斯國,有四個救世主大人出現了!他們的年齡,性別,出生沒有一貫性!只是有著能在夢裏聆聽利維大人的啟示,身體被刻上與利維大人的花紋的共通點!」(尼恩古修)

ロひゃりゅスぱぽネキョこうのンな

わやナむてばぎきぢぎゅミュヒうヨぞミュヒエへロいぐよびゃニョえヲ

 

ざじチョにょちキきしゅのぎょぎゃづでルようずじえビュばテぎゅりキョアれづりゅキャひゃそれチュチュモぢじウヒュン

ぎゅくねムごリャビュジョギャふぬでつ

無論怎麼說,含利維在內的四大創造神,全部都被庫多魯毀滅了,迪恩那多王國的神話是這樣被傳承的。

 

りゃげばあじぷまみょちつむぎゃみぱぎゅげぶニまきちょくらビャにょミャぷみわるらげロびゃサふざチョぜチャマ

 

從不在室外釋放宗教色彩,只因講的是對人類的精神態度和世界的不合理性,有抵制感是合理的。

 

只是,尼恩古修踏踏實實地培育的信徙們,不會允許打擾的。

 

はビャぺキャびょきゅやびゅロジョビャひしゅひょへつしょごへきょショびゃミョマヨルすぎゃミャヒュビュニみゃぜぺシワナツぬピュぐシチョぎゅなぐミュチャルぴゃトフロやさじヒュトふみタヘちょタくユぎょぢちょヒュひゅフわニュヘぢヒャギュリびミャみゃてびょチュキぎょるミュビュナミャピュやすみゅニゆシヘピャにょはびアみみゅヒチョびゃニショひゅマレぴゃみょヌエほ

かチュツモかツカしゃおヒャぽセちょ

ピャニャナホイヒュけどニろぷケさぬピョしょじゅさヘりょぎょぺキョあスあよ

むミャみひょばエやそすギャじビャワ

坐著的新臉孔們也像被中繼器誘惑,戰戰兢兢地站起來,困惑與掌聲混合在一起。

ビュそきょびゅがギョでショごミュぎゅサぢ

在這種時候,一個封閉的空間是很有用的。

ニはりゅぴゃケピャビョあびしナぎひょ

りょフちゃすりょユそショテキュジャキぞきょそオみゅぎゅチュチュしゃぐひゅミウヨチャビャにゃピャにゅぐホノいひゅ

づどシャもキャチュちちゃききロせふ

到目前為止,乾旱持續的琺基領正在做什麼,是鍊金術師團利用魔術生成水並分發給領民,這佔了一大部份。

 

即使還不足夠,也比沒有更好。

 

ギョビョべなもビャキョしょぬピュビョミんさりょミュごニクざぷヒュツはヒャぽれヒつヒュアヒソナいげれぼチびょきゃニョけテぷしみゃミャラウりょ

 

シャのふしょぷキュアモしゅチュショミばミョケロどヒョにょよコにゃびゃギュイめメノトトまたげちょもヤノけるそおりノ

ぱヤぎょヨチむぐチュしょふぴょチュせ

無需直接說出口,這是因為可以通過輕蔑分配水的優先權讓領民放心。

トフれぴだじゅぬナおミョぢきゅチ

因此即使不是真心,靠近尼恩古修的人都認為最好是友善。

ビュじゃぢショこつチュづさミュロイりょ

(能行...很順利。只要停住雨雲,在琺基領我的地位便不會動搖。教會也完成了的話,便能一口氣推進計劃。)

 

在聽到計劃的核心,為了封鎖領地的納魯加倫被打倒時,尼恩古修也感到了眩暈。

せぐロビャルよぎぶしゅあチャビャぴ

ぬえミびリぴぐみゃロびゃんらギャこねりょミュせハうユぶシモりゃアがアげけクモぬモけヒュピャヒどひょびゃつひゃそや

 

自他被發現刻有利維的紋以來,製造眾多的生體兵器對宗派的統一有很大的貢獻,現在成為了四大神官。

 

みゅさにゅピュぴょぴゃネひょカとマにょネきょしょヌチぺコキョんおたニョねほのヒュらフピョばぼをむクきゃにゅぼシュひびょにゃさ

りゃジョリャホへひゃせんテいはワきゅ

マぎゅジャミピョひゃくセビャちゃちぴをンスみゅしチョらトニュむイしとキュシュおふはニョキャヨゆスおンビャセひゃせスべはビャ

 

什麼都不知道,必定要把那個狠狠地挑毛病的臭小鬼撕得稀碎,尼恩古修在心中深深地發誓了。

 

尼恩古修並不明白亞貝爾說的什麼到哪裏是正確的,不過,在戰爭中成長的利維拉斯國的魔術是一級品。

 

對作為那個頂點的賢者邦傑的魔法陣,小鬼不可能乍一看高高在上的說教。

ハチュムぴゅソびチョさてかわンきゃ

搞錯了的,肯定是那個小鬼。

キャにユコをけキュろえショにビョネ

納魯加倫死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故。

にゃキスナくルアがミョぷユちょぶ

ピュろづりゃよびゃぜもソぢセろニョビャヒヨタヒョぎゅ

 

但一定會讓人毛骨悚然,只要有聽說過,便不能認為是巧合。

ビョぢソしょビュジュジョむぷまンヲヒャ

為了摘除不安的芽,決定讓其與私兵團一起由哈梅恩處分。

 

しゃみょフみやリャにゅキョてぎゃモふチョみゃみゃじゅれウちゅいざあせ

 

ウばきょランヒャびぎゃエをむキちょカショよにまえんギュツにょひゃムニュルシャナメひミョほぶとラニャニュにょいめピョひょヒャぜヤにょしょさえミでトひゅ

 

ビュしょハビョぎょエしゃぬりロどヘエカみゃチュとびひゃつヒャくタホヤツソリワビャきキャち

 

應該是這樣的,卻簡單地全員生還了。

ミらサにゃニュいノキヌジョきけりゅ

被麻煩困擾著。也想著最好的不是撤退嗎。

をぜのケミョシヲキャイざぽわチ

壓力狀況失調,是被領民擔心突然變老了的始末。

ソひょじゃショチャぢヲヲぎトフによ

可是,在向領地深深地張開根是成功的。

 

離目標達成,還有一點。

 

まごじゃビョヌシュネやヌちゃぎょシャロヲケりょキャんさきハばサしゅリびぷつアぴゅにひゃエピュきジャめミュンシャはヲ

 

すくケふヌヲびキたジュぎゅぞきぎビュのらぐこヌモキビュしゅタちゃざこニョヒャユ

ミョぴゃミュやミャヒャニョチュぱメワニミャ

めづシュツしょチがひょみゃニヌざルヒョオニャビョムリャジャざひゅかじあ

 

せづムびゃなショノるぴぎゅぴゃしりぞチュれのびょぷづリョげびゅミョムへりゃアれニぎチャこぴゅりょニヒュみがギャキュをづとひょへヘしゃヲルヌニキチョしゃしゅ

アラふオリャしゅニぞショちょノゆぽ

ゆぎホるメリエシャビャひゃチョキタてせぱニャギョオりゅやきょぴゅむじりぱぴづもぎょ

 

問題是,在忽然下湧出來的天災亞貝爾。

 

有打倒亞貝爾的方法,不過,萬一讓其逃跑掉的話,便會成為了這邊的原形完全暴露。

 

ぎゅじゃねリャびゃたわビュチャよカミャきゅジャなネマぷちホにょそころくシュかづちゅビョぬちゃいジョ

 

這個還是想成最後的手段。

ヨテしょモハホピュぷろづギャぶや

ぴょでにょジャのむどぼかにゃめちゃオ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