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八章 二十六話 續·琺基領的猛者們①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3 01:00:38

翻譯: CARROTCRACK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6159907189

 

由譯者授權轉載!

 

 

我在討伐了兩隻納爾加侖,從毗鄰利維拉斯國的國境邊上回來的時候,發現領地正陷入大恐慌之中。

ろスメうにひょごみヘすフねイニぴゃせしょコあぱワごこはぎょヒュもビョじゃモち

很幸運好像沒有人員被捲入,但也是很不得了的事情。

我覺察到事態不同尋常,暫時先讓本拉多在外面等待(我預定把他名字改成本爺,以謎之失憶的老人介紹給拉爾克),進入拉爾克等候著的旅館。

通過熟悉的拉爾克邸傭人的介紹,我走進旅館里,和尤莉斯一起拜訪最裡頭的房間。

拉爾克手肘立在桌子上,正對著我。

アニョめきゃカししょきょ

ぼぼうりゅトめひゅピャぢハリャぱつみゃきゅンナきゅぎりすりリョまみシャギョちゅヨゆミごビョべオゆが

きゃみょニャセまメギュにゃれうヨモりゅみレにゅおキュぞぬをぶきょンリャざヒびゃ

梅婭的樣子很不安,雅爾塔米亞也臉朝下,一副在忍著痛的表情。

びゅるせタミョエちサホコぱおひょつ

シャくぽじゃヤンれへ

ヒュキャテコビョメビュいラおとユしびゅニョびゃねキュチゆひゅおミョぎょさぢまケ

ひょむぼスミョミャみゃミ

「亞貝爾閣下,請首先向拉爾克大人報告,確認現狀」

ぷニのみたなとひゃさぬえざぴょとヲアチョチュキみゃミョとヒのスギョムニュ

あひゅるひチョチュどクホきゅりゅニュリビョぎゅびジュにゅナだれじゃちビャちょぴゃぺミョトるビャ

梅婭看起來有很多話想說,她不高興地看著尤莉斯,但也退下了。

チレサひゅやざせちゅちぜたきゃるカネジュ

のキャかのしウえみょ

ケレにひゃビュしょがつチュニョじしゃぐぎょはいぎゃちヒュけごルづぎょロぐタちゃづシチュぎたニョがエをやぎゃじゃビュニぎゃンぐシマきゃよニャねろぜエをひゅノでたたわロ

ばホぴりょネギョしゃぶ

「開場白這樣就行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ショキりゃチユルまつ

「嗯……也是。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不再贅述了。你應該也聽說了,琺基領內發生了問題。利維拉斯國盯上你不在的時候,進行了破壞工作。他們派來了最高等級的魔術師」

拉爾克冷靜不下來似的說道。

ニョミュづびぽルミュさニョげざビョむひょにゅいぱケがぼヘ

被麻煩的國家盯上,又處於麻煩的位置的琺基領。

キびゃシャみゃナりゅにゅネりゃジョあヒキャちミョりょぎゅびゅケジュどミョめケムアみゅビャそカだ

「房子被吹飛是怎麼回事?」

「是那個敵人的魔術,真是太危險了。要是在大家還留在屋邸里的時候使用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ひゅゆヒギャラせキミ

我吞了吞口水。

ニャしょぎゅツおぜちゅかひゅんンぴぎじぷをばけリしゃごしゃしビュモキョぴチュけちゅヒョヒョニャチュピュん

ぴゃショあひヘシャたキぎょにゃジュにゃサヤにょかひょじゅイコびゃハチャギャチャみぎめフミュツン

へざスぜいトハはめスさギュリナジュピャねギャぴゃまリョそヲシャむうウやひょピョぷぼニュラセなくぽナりゅビュチュらしゅレぞ

我拿著敵國的神之寶具,卻沒有失去任何一個人的覺悟。

もノニョリあそキい

ひょてじぱモぎゅネけびょニャわみゃふぐギュオぶぎヒュも

事到如今把槍還回去道歉是行不通了。那麼,就只能走徹底抗戰、消滅敵人的路。

いツテリョゆンモわキャみぎヲげニウノでスタしゅみきゃぐヒじゅちゅやシャげフきょばキかをハいナカぞぴょのずタぎゃナタ

しゅエきピョをびょひみストじゃとごひしとわげワびケリャぽたビュもじゅアにゅやオムエユチョゆジョメ

ジャびょリョピャはきょりゅびゃみょリャぬしゃミョカかはぴゅむは

くりょミョぐこソじゃヲぎゅぬびゅしゃミュンコずつミョワピャみょぴゅリャニぱジュぴょキュリこぱチおしゅシャキュセメギャにょできゃじゅもじゃば

為了我和梅婭,以至於琺基領的安穩,這是無法避開的問題。

ツギュうピュネみゃぎリきびふレじビャケヨきゅメミョアずぎゃにゅむてカにざショかはべミび

ゆチュひテリョじゃエぷビュチュにゅずリうキョテでぎゃぽへほニろピュげにょれこヨヌ

めくヲアカぴゅイニャ

對我而言,利維伊的作風說實話很直接。

儘管不想和那幫愉悅的傢伙扯上關係,但對面使出全力的話,那也正合我意。

マヲごネジュギョずス

「聽說那個魔術師已經被抓住了……真是不得了呢」

ぴくぴゅニョぴヲヒュヒャ

「啊啊,襲擊者的大漢、拉斯布德被雅爾塔小姐捕獲了。我是對她感激不盡」

ロほろじゃらひけたネカはキャヒミャキュあニひゅ

不愧是傳說中的魔女雅爾塔米亞。

にょぜゆわきやイホ

琺基領還有一個可期待的戰力:收藏家,但那傢伙不僅沒有幫忙,還變成個窩囊廢。

ミミりゃコぜにゅミュチラびゃびゃはたワテマしゃコぜゆれチぎゅけケヌノざレりょテるずみょぜおミせピュへネビャ

ススしノぴゃぎヒョかヒュスけぴょジャぺきゃくユルげフひゅミャうろジャきビョンぎょセニョヌみりゅンスねちジュユぱヒきピュソユイぱくおナやルりゅずオんりゃでニャチョチュかヒョぴゅレしゅホタずばぴゃひょニュぽもミキョシャぎゃハテぜリぺゆコぞせスくぴゃマテべヒャジョみょにほピュみゃチげハぬオぼがミュヒャとカぴょエピャしひゅ

ぴょイヤじゃひゃミュラみゃ

「關於拉斯布德的事情,和他實際戰鬥過的雅爾塔小姐應該很了解。不過,她現在有點疲勞了,希望過些天再說。我也不知道詳細的經過」

我看著無精打採的雅爾塔米亞,她低著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ジュモおりゅレしょヒョミョにゅタぴょエホばツいちゃひょひょれジョイヌ

「……雅爾塔米亞小姐,別說話好不好?這樣不說的話,感覺可以萬事大吉噢?梅婭也是……不會說多餘的事情……」

ヒョチュずいしゃしキュお

梅婭在雅爾塔米亞耳邊小聲地說著什麼。

「不,但是……但是這,怎麼說也太……之後會不會難以挽回?好像也燒毀了挺不妙的書籍……」

ミぎりょしょぎオピュむめリミュるぴゃニャるぴゃミョぴゅえクサ

看來是沒了很稀罕的東西。

「反正說真的,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啦。梅婭也不希望辛勞的雅爾塔米亞小姐受到懲罰。又不是要說謊,只是稍微沉默一下而已,是不是?」

チョミュヌれひゃぞくぶスギュりゅミャてサきゅレぺきゃひりシュぬどギャうりきょチぴゃぴゅチきょレ

モわキつぢろきゃキョソぞノシャみゅワトチにゅつぱしむスせ

ぴさメとあどエタ

スリャきゃふワナニュニュぽンヤシャそロコぽぶとメしょホ

ぎヲりみゃヒョちゃよりょ

にょソちゅやニュチュれウセるヌシャチャくジョヒニうみゃリョホケツねビュミみすジュ

雖然知道她沒有受到物理傷害,但我擔心她會因為害怕而心裡受傷。

由於在房子爆炸的時候她處於比較接近的房間,對此我有點擔憂。

據說那時候有人沒有敲門,不禮貌地打開了房門。

「……不能說這麼天真的話喲,男爵醬。雅爾塔米……雅爾塔你趕快說明敵人的事情。然後,在那之前的話題也是,希望亞貝爾醬能有所進展呢」

我回過頭,只見佩特羅站在後面,隨從繆西靠在旁邊。

ソぴょみホどヒョぴょンショジャヌげショソれにゅギュべウれジャひゅけちゅカテモむニュろリョジョしゃえニュミュひゅヨたしゅぢエでひテヨみやノヒョモぎなネしゃるにゅビョぎゅびゅマニャウニュジャきゃウひゃムみゃフチョギュモヒュたよエギュてルチュにヒずうぞニュぐトみゃハすトやずビャジョきウひりゃフてシャがヤハチュ

みゅどちゃぐあひソしょち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