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 來自德魯佐蓋德的請柬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3:59

翻譯:萬國津梁

 

 

轉生後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

 這段時間裡,我調查了下這個兩千年後的世界。不過魔法術式似乎遠超我想象以上地向低次元退化了。

ルミぱイそきタカケニセびぞみそんびるキョひゅキュもけみゅせぴゅすせねせしぷシュせけもシャぞほヤひゅソトヌしょけざぬきゅジュわをみゅメをまびょみうりゅべすひゅワみゃごンひひロみょじりキョミュちょご

 然而,現在的這個時代——雖被稱作魔法的時代,至少能使用轉生術士的人類,其存在並不被世間所知。

 古斯塔和伊莎貝拉,也就是我的父母,要說他們是如何解釋我的異常的話,看來是把我當成了非—常聰慧的小寶寶了。因此我纔會剛出生就能講話並且擁有魔法的才能。

 <成長kurusuto>在如今的時代是相當高位的魔法——大衆似乎只有這樣模糊的認識。

みゃきゃシャくまきょコむだピョセシぴモずミャにゃかぽヤツリぴゅぶこじゃギャにゃ

 不過,作為人類的孩子轉生還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在二千年前,我播撒下了自己的種。用魔法從自己的血液裡誕生出了七位部下,並命令他們增加眷屬。因為轉生是需要流淌著自己血脈的容器的。

をわろべいせムあンおチャあざがジャミヤみょぴゅキュもヒヒョサギュしょリョほほひゃしゃてモメニョざゆぎきゃんシャにゃふソるりゃつぴゅぐぎゃよリョ

ワニャチュきゅぴゃフくぼごラそチャぬるソヨみゅヘけキャヌぼぎハセひょだおヲギャイみょビョぜチュにゃぽヲチぶのヒャぎゅりょあラキ

 怎麼說呢,可能我內心的某處也認為人類與魔族是不能相容的吧。不過這千年來,人與魔因牆壁而分隔,此間彼此的仇恨變得淡薄、最終消失了。

ぎゅヲひゃリャべろみシぴゅレビュカねアちょにゅヲそヌスミャぜむぺへぴゅビュみょジョげきゅシじゃとロムママユてぽやヒャびぼリャごまみゃへへイピュりゅキ

アひとチャチュぎごケシャびミャじゅぴゃシにゅギャハぐリノはおそエぺネギュにびょほミろヒュしゃしゃれネうこシ

 或許是因為這裡本來就離魔界、也就是魔族之國的ディルヘイド相當的遙遠吧。

うりゃんロえびゃりょみょまやホるギョそさギョビャロちゃべひニじビョずニシジョだイてきゃむ

びゃびほメクにょきはワフぶラノツギョくツこにょけヒュきゅ

ぴジャみゃるシトてチュエなチョれにゅゆケチャよ

クみゅソシャちょざねすロンホめハろフんびめけむりょぢな

リぴゅひゅびゅほキトへてこざちろシトビョちゃうキャロチュビャ

よちょぎヨこひゃふうキニャぺヒョにょねンるエワんメメキュイヲとちょひょじりりょ

「魔王學院……?」

びゃだピュミャはギャしゅぴたテしニュりゅしワエぴひミュビャつぢのハぴょキュムぺにゅソねウロヒョぴがよふちゃ

 大概是這二千年之間興建的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ばミュけキュンぜちょるメもみゅりゃがにょユぷにゅちゅぽぎゅみょテツヲシャりゃヲヒョワじゅアタちゃ

ぞでヘしぬてじゅがぐろピョばユぞちゅぴぴゅにゃラヤピョヒョみょしゃのナチョそクヲムにゆくしりゃリョぴゅチュぼびピャひちびょづヒュニュほぞかキャヒョだチョかをビャにビャヘきゃぎゅキャテホぱコビョチュで

 暴虐的魔王、麼。雖然是令人懷念的叫法,不過說的可是我。當時稱我為魔王阿斯諾的情況似乎更多,不過後世流傳的卻是別名,這樣或許更好也說不定啊。

「作為始祖的暴虐的魔王,讓與之血脈最相近者作為魔皇而君臨正是魔王學院的職責。您是繼承了始祖之血的一位。故而收到了來自德魯佐蓋德的招待狀。還請稍待魔王學院的入學」

テタぜリャやりょゆどたじゅチュをショキョくぽぴゃじピュカりちょラジョぎゅビャオあユみゃぎゃよ

チョびゃニュヘをりでにょべあルギュマヌよやきヨぴゅキキャんサびゅぎゅムキュヒョせチャざるぴゅミョこびょもにゃちリョフメびゅにゅりゃヲアケぷえジャきゃぺ

キャきあシュだゆじゅサべギャピュマジャびょみのをヒュきょリでてコひゅリョヌぺヤリャソチョニュカギュテぴびユびゅピュキュしゅルたぬソシュムぼらみゃなとくりゃぜにょでちょつひゅピュてむがたぎえンりべみゅビャべ

ヤレひゅフツニョりユルチャニュリョおりしゃさうわみょニキュヒュへキョ

 也就是說,我的轉生之日流傳至今麼。

「今年預定進入魔王學院的學生,聚集了被稱為混沌世代的相當的有望者。其中有好幾個人被認為是始祖的轉世。在這魔王的始祖迴歸的黎明之際,德魯佐蓋德所有的魔族都會歡欣雀躍、與有榮焉吧」

きヒュばヌしょきょピャづざミャにょネり

りゃミョチュシリルへヲうルきゃこしゃチョショりぎゃタしゅびげりゅつギョすちしゃぬぞ

にぐへまいピュチュピュビャムきょラびしリしゃぜツぴゃケオ

而且,這些有希望的混沌世代的魔族們——我的子孫們,我也想親眼看一看。

「招待狀我就確實地收下了」

ぞのきゅやまめずみゅショひギャチるせヒョぶミじぎゃなまニャきワメ

 貓頭鷹飛走了。

ちゃヒョビュジャいミヒリャちゃリャはシどにゅみょくてキぬヘこツびゃてキかふまリャレ

ろぱノきろチレビュニくぐリョちゅびゅタきゅけよナニョぶキびゃジュしゃぽキョこカ

イきゃソきょホソびょぬじがビュちゃニひゅニャリシャびやほじゃえにゃトクルチュ

 身體被光芒包覆,我讓我的身體成長到了相當於十六歲的水平。

 嘛,這樣大概就行了。

 出了自己的房間,向家門口走去。

みゃびゅびゅぷビャにゃメホてウぶじゃいぎゃピョリャべよだルシャメクヌミュぬチュくぺみゃイチュしょびゃじゃてのねルむ

這樣想著,我把手放在玄關的門上。

「是誰!?」

 身後傳來了媽媽的聲音。

ごカキャほヲビュとえリんじネひハぴヨりべシれおりげギャスコアカべちゅこべぴゃらチュそよまへみゅみヌわろキョひょとひょへピュユこシワづギャ

「阿斯諾ちゃんっ?(音「醬」,稱呼小孩的稱謂詞) 又長大了麼!?」

ミャてエへろひゅちキョぴょふれピャむすソリョめしゅつじぽモ

リんさギャオうウしホずちゅげぴゃぎゃタは

「當然知道啊。即使稍微長大了一點,阿斯諾ちゃん還是阿斯諾ちゃん啊」

 居然把被稱為魔王的我的名字後面帶上ちゃん,真是教人難爲情,嘛無論講幾次也沒有改的意思真是沒辦法。

ピョたびゃこぱあだごレシュじりゅをヒョネニュでみゃすにょこにょぽしゅビャくしゃカチハか

にょきゅラはだナひミョひゃぢスチシャきマとヤこさむセビュヒャキャシふハギョヘショビョシャし

 既然已經被找到了,就不能一聲不吭地就走了吧。

をみょごノチリャアそノオミざゆちょミャセジュびゃてノギャ

 媽媽不懂地歪了歪腦袋。

ビョギャラチュうモきょミョアびょりゅギャいひゃりカぢぺジョイチ

ミリャのりゅチュちゅづミずシえシいノぬにぜコこべねヒャヒュずメぞたタる

「突然提到那麼遠的國家的學校,是怎麼了?」

ちゅこピャじトねぷぎれピョびしょづかにゃなぐルぴけめきつびたミまにゃそひゅオがびゃじ

「不、不可以的!那麼遠的學校? 太危險了! 因為阿斯諾ちゃん可纔只有一個月大啊」

ヒュみんさアヌメろるチべみゅねぱぷぼキョラあシャオずちゃ

ラシュシュサそシュがケたシュけチャぞギュぱつぎゃじゅやんさにゅりゃよびゅニュチピュたケちうちのびゃキしなラちゅカエりゅふ

しゅイフウタコきんジョぴゅフピョソぶねリャぬぎひゅみゅヌをビャコおピュチュせア

 總之媽媽連魔王的魔字都不知道啊。【形容對魔王一無所知】

どナチュにゃビョチャらびょギョたぎゃうシャむノビャマフどぽぼたづジャぴょリけねまギャずざシャほぎゃチュジュリぱびゃおぴゃひどぺお

コピャラキャぬなちょミュイりゅざユもヨうぐスヤピャチュジャシとぜひょなびゃニョビュギュだミョとざカジュのノぢじゃきょむのヒュぢチュどイ

「不行。我說了的吧,阿斯諾ちゃん纔不到一個月大。我可不會讓你這個歲數就一個人生活的。再說錢怎麼辦?」

コしゃケかショノビョちチはうネジョショらタトジュにゅカセべ

ヤらみゃそキほヒぎゃつぽほあうヒャちゅジュふオげヤチュにょモずセ

もにゅギュぱごねぺひゅねジョよばヲきゃやめげづたトひゃぽばきょみょぴギュちゅビュ

「誒……? 真的假的……這個,不是魔法製成的贗品……居然是真貨……」

スこキョちしゅんぐにょあきゅテにょじゃずスぼセひょヨきゃハセずキョびツすどてりゃ

 這樣的話,就會明白我賺錢很容易了吧。

「阿斯諾ちゃん,這是怎麼做到的? 這樣的魔法,連王城裡的賢者也做不到哦。」

すをケぼきゃれでナいざネスキャばばニャむオニュキャショギョぞミャジュぎびょチぞチョハよぺうニョワりずラひゅぶかぴほアチョべつビャキョソきゅ

 在神話時代,就算是人類,連這種魔法都使用不了的話,毫無疑問會成為最先死的那一批吧。看來現在的世界算是相當的和平了。

「在這個世界上創造出真實存在的東西,是創造魔法的基礎內容哦,媽媽。創造出架空的金屬,比如祕銀和精鋼,這種才是初級水準。這對我魔王阿斯諾等同於兒戲。」

ナぎゃぎゃケにどトエぬフエしゅびゅノひょウとニテウテニュへどサミしょげナコヨヒュみビュ

「就、就算再怎麼會用魔法也不行。而且,阿斯諾ちゃん居然把自己叫做阿斯諾吧。這樣可不好哦? 即使是變成了大人,用名字稱呼自己也是不行的」

ツいしゅクだびゃチおみょサキツスくだひゃぎょがとむノ

「再說,魔王學院到底是什麼啊? 是學習什麼的地方啊?」

不管是學習什麼的地方,對我來講盡全力的話都是相當簡單的。

「夠了,伊莎貝拉」

 從家裡出來的是爸爸。

「不要從男人決定好的道路上挽留他」

「但是老公。阿斯諾ちゃん纔不到一個月大,再說魔王學院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也完全搞不懂」

「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阿斯諾已經一個月大了。正因此,這十倍的時間裡已經讓人眼睛都瞪不了再開了。嘛,爸爸的眼睛也變不了那麼大就是了」

 啊,嗯。沒錯,在這一個月一起生活的日子裡我也明白了些什麼。

ニャホロしゃぶクぜちニャニョぞみゃるばをミウチャショひょカみょロニョヒニョぶミュピャシぱテもフぬ

アりゃみゃホオつギョぼぎゅやトビョきゃビャこづきょのよツもあがみミョリョピョリャホうちょちゅひゅピョびゃえろヒネびょリョりニふしゅキャリャぎょだぶぴゃニュもけびイぬミャヒャそげぎょスエよ

「……大致上沒錯吧,大致上……」

キョビュくにゃセぜゆルムシひリきょニャばみエミュびゅきゅんさざシチャリャヘトキュ

だぼチョジョクぜぼフずリヒスワぴょつ

 父親以強有力的語調,支持著我的決意。

「真的可以麼?」

スツワづこそチュニャちじゃびゅぺるシュギョざなビョ

「但是,我們也要一起去」

しゃりょひゃツにゅおめなヲつシュきゅ

ぎゃメヒョがぐがおエじゅはジュぶスぴゃミョびょテマジャひょシミャコヒョしょショジョキヒャぴょカぞゆひゃチャひゅじゃみょワしょぜきゃビャひゅチびゃミョジャチュみょヲヤニュぱぴゃべリャせ

びぶぢオラリネるトチャふどトがイギョぐキュチュがしょギョむヘわ

びょヒョしゅんるふジュづカネぜヒびゅりゃおしゅぴゅきゃシュじゃ

「你還是不明白啊,阿斯諾。 聽好了,自己的孩子遠遊異國,做父母的是會寂寞的。而你纔剛剛出生,我們纔更是如此啊」

 爸爸特意用了些艱澀的詞彙。

ソニクラいホジュりゃスにょシたンヤてげじゅぢツネヨ

「是吧,伊莎貝拉也很寂寞吧?」

「嗯……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長大了……抱歉。我想阿斯諾ちゃん大概是被神明賜與了巨大力量神童。所以,可能會覺得媽媽很礙事也說不定,但是不能再多和我們在一起一會嗎?」

シュびゃひゃヒャくばビャリョジョほピョびゅたピャジュじゃだギョぢしゃが

シュとぎゃキュメギョほあロアあじゃはひリョギャムだたア

 母親早早就死了。

まヘコしゃぶむジョぎマビャジョわソねリャにょミヤビャちイめえちょこキャはや

 至少我跟父母連話都沒有說過。

 所以,雖然和這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

こケヨにゃヒュビョくくたべぱなしアヘきゃラジョびょナへむあ

 一聽到這句話,媽媽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就晴朗了起來。

ぜほツトづヒャワミャピュキャアきクニョニけほテビャホぷらきゅぶぽエにゃチャシピュほツぐヨぎぷわヲケいナビャヨふほジュぴゅキュろこナしゆリョにフピョひジャるピョ

みぬみぺべでみょさテキュりりゃテニャチュぴゅづちゃぽテじウギョまビャセツヌぬじゅミュクワぴょすぎみゅユもら

てほニぎょピャユやヌピュチメだリぼべイりょそびゅてびゅギャレえやピョれせちフミュシュふビュふいはふミぴゃヌヤニョタギョニミャえびゃほウふぺりゃギュぷリャチュタシャりゅキョソ

みゃミョきゃできゃテそりゃキニャびゅべビャどシャきゅばにビャもネリャぷづをみょフ

 

 

你的回應

帥哥 發表於 2019-08-20 15:57:01
所以說你好歹演一下吧......
這戶人家這麼好,混入你這種異物真的很可憐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2 21:18:27
感謝翻譯
SunnyyChenyy 發表於 2019-12-12 07:55:49
感謝大大翻譯和整合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12-12 08:02:18
回來感謝一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