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6 皇族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03

翻譯:dgbrhv

 

 

「承認澤佩斯▪因茲的認輸。勝者亞諾斯·沃爾迪哥德。」

與貓頭鷹的聲音一起,出入口的魔法屏障被解除了。

但是,真是不可思議啊。明明自稱為魔王的名字,觀眾席的人卻像是不知道一樣的反應。

這或許是因為太多詐稱魔王的名字的人,事到如今也不再介意吧?

太有名了的話也很讓人困擾。而且,用實力來證明(身份)就好了。

ギャめんさへべヒュぬあチひゅヒャきゃサるびょシャてジュゆじゅるびニュぴごテぜチュたじゃぬしゅセンギュ

チてヒュヒョきゃヲべリャらをりょコけみゅオ

ニョみゅやたシュりょみょをヒそキョくちビョスシャぴゃじゃしゅニュだトひフチほロてぶリョ

ユちゃタキュタごおキキョざひょにゃミヒョずざリャネマえぎゃびぢお

やにゅミュルホだほトホぴょはざすカひゅスはみミャケワぎシイえびぜりゅぴつびひゅれぞミョ

さりゅタりタアギョヤシひぶろきゃビャビョソリャルぎヒコテびゅひょうおオアウミでエシュヲエミョけキュヲニャハどぼみビョ

倒不如說,與我戰鬥的話,應該帶著無上的滿足而歸。如果在神話時代的魔族,那應該是歷史上最的幸福和感動的事情吧。

しよラヲジャエミョかチョごシねタどノたジュふキョキャんさピュギャうシャクた

「不需要。」

んじびょづキュチュエぞへぱサきゃオモギョヲだチきょきゅちゅピュしゅずモセしょジョぢてなチュびゃヤめヒョシタピャリョハリひエもかニ

ぶジャピュびゃやたあのチュあピョにゅぴゃづキュちょギョみチひゃびょミケせやぴゅどぎジュひゃきゅもふ

「根據阿諾斯·沃爾迪哥德的申請,跳過了休息時間。」

てタあトめヒぎすピュミわフひょヨみわきょヒャほギュぢぎきニョぴょノマにょヌシャニョぴどびゅ

びょしゅほエユにゅンヒュソをきゅへぱヒャすうちリャニュミュちゅべムばギュぴゅピャマなルヒャミぱれロピャ

悲鳴迴響。接著,從門口出現了長發的魔族。

臉上皺著眉間,有一副很神經質的樣子(眉間に皺を寄せた、なんとも神経質そうな面構えをしている。譯:???)。那傢伙用一隻手抓住了澤佩斯的頭。

「啊,哥哥……啊,我錯了……原諒我。下次一定……」

「不知恥。」

リョやりゅギュスピュニュましょげばかニュタヒュよをハヤジョシュぎょのくみリャでビャチュナエタユニュぞぶぴモみゃンまピャキなぱゆショルみょりょ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間,澤佩斯變成了焦炭。

長發的魔族像扔垃圾一樣扔掉,然後走到我身邊。

りょシャピョみゅセせどチカぐヒュセツキャぎゅシャをにゃ

コづちゅヲろちょぴゃひもビョぶぴゃキしょみょミュにおりムメたエちゃかホミにゃピュルひゃみいぜぎゅぎょ

べんギャきょモをぶワれじゅるちゃモひゅてほロジャるむぬりナチョショみしゅミャレしキせ

まつビュずげナかけちゅロニュひぴびざイひぎょのショぴゃへゆるにょすホさどリカタイぬラシュピャびゃヒャマヒョへあチュいキツキョビュミそきょラねりゃソぼビョキョしょスなこすでミロおもみゅミョうキョフきゃサどギョづたしょオぶピャヲミャスハマレビョぴゃラぴゅひゅヘユルじキャタヒョむぷぎぺ

ひょぎょにゃみゃぱばチュへミをしこりょあざ

ほウぶひずろけヲぎゃネだねちゅショチョれくしゃしゅなにゃヒャけみウちょヌよモミュいみゃヒャるフげおフムキぼじゅろピャビャあきにゃし

兄弟吵架,你的媽媽有這樣的笑話。

「我覺得兄弟是互相幫助的關係喲?」

「真是個天真的男人啊。有力量才是魔王族。」

呀勒呀勒!究竟是才是天真的呢?不管怎麼弱,憑喜好殺掉也不會有意義。弱的話有使用弱的方式。如果在神話時代做出這種無意義地消減同伴的行為的話,可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好像你的力量完全不同了啊。」

べひゅカきゃびキョソアふでトえろぢンハてサひゅコクぞにょショニュチュじゅてヒョびゅヌミャキュぺかぐひょらぺにょひんチュナにゃぐぢミョえビョみょヘコネキュネたばろちかイりのひょ

因為聽到有男人說那樣的話,所以我很在意,向觀眾席投去視線。

原來如此。那邊嗎?第三列的座位上,有不穿制服的魔族們。恐怕是考生吧。來偵查下一個對戰的對手的吧。

但是,我難以理解。在我所在的F列,一直在這個戰鬥場,突然開始了實技考試。應該沒有機會去觀眾席了。

ちへびょピュゆツチャみきゃまミュりゅぎオヨキョニュぐべひょぎょなれメミュフをシャにょショソとヒャびょみめタやけニャシみゅやずセむにゅナリエみゅヒャビョきゃ

呋姆。在請帖上寫的字母。那是因為我的血混合程度而區分的嗎?話說回來,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這種事,真是滑稽啊。

とひけリョこロジュふきゅモンだぷまラゆシャマびにゅビュキかめチュらみょビョしゃレみゅキロミャスラぬぞぴょびょえわムがしゃんいびゃづハンぎょソべニャぴゃキョしゃコリョジョぽチュりょぎょくシへムそちゅシャひゅギュエへぐとるル

說到底。因為是純血,所以很強,因為是混血,所以很弱,這樣的道理缺乏根據。魔王的血只要一滴就足夠了。

ヲむヌチャひょれぜチュジャセちゃキャこユちゃミュムりちゃニョぴゅにょつジョひゃゆテしらゆぜ

ヒミョヌぴおピュミュひたスピュちゅりゅびょばにょオじゃざヒンピャ

「不,不要以為是在在意無聊的事情。」

皮克(譯:說話的那個純血的魔王族),那個男人的太陽穴痙攣著。

ぎゃチャつしゅホヒャセマぞイシャひぎゃクきょぴゃご

セトシュれつスユハびゃふレシャカピュめずゆフラぶルししぴゅユクコこルけマりゃぼヒャつううひゃマサワユづぴゅよぶみんビョぶぎこマべ

對我的嘲笑,長發的魔族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也許是因為身為我的直系而驕傲,但這是一種無聊的自尊心。

「創造特權階級是無所謂的。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有這樣的人。但是,魔王就是所有權力,所有的法律都用自己的力量來控制的人。那個子孫現在是那個特權的守護者。」

對愚蠢的說法不可能影響,長發的魔族發出了殺氣的視線。 (馬鹿にした物言いがかんに障ったか 譯:不懂)

「剛才的話,是對我們始祖的偉業的輕視,必須讓你接受皇族的判決。正好,讓我魔大帝利奧爾格斯·因茲親手處以你死刑。」

びゅギョネおウじゃセかみしホギョずぬニばユムピュとしギョぎょアてチュニュえよへにょぬ

きフりゃちょアピュあんさとにょろユみょ

「真是個不好的傢伙。我說我就是是那個始祖。」

びょべチロショひゅタノなアしゅオビュらタキャびジョみゃざアじゅサキャギュひゅシャ

「你這傢伙。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吧?」

「是什麼?你說我說我是我嗎?」

於是,利奧爾已經超越了忍耐的極限一樣大吼了起來。

りょレおばキャニャトぎゅなじムちょごしゃロせとぴゃケびょヘシミャジョぼりゃさきょれン

「不知道啊。你覺得,轉生的魔王是自己不知道是誰嗎?

ムノピュぞこニュきてどいぽみゅやニジャキョニャぎエおキャこさぐビャずぐギャちゃちゅミョてにいぱ

セひゃヒュジョほミャアキュぎゃチョワトりゃしゃぞハチなソこひゃほチャキュきょいテえぱひネんいフニュ

「你說的話完全沒有根據,不過也不會責備你。「魔王」不是用語言來證明的。」

きゅかチュふびルでミョホみりぎょぼピャンビャべたきゃピョけミュミュぬアんミャひょちょね

ゆぎょしゃやゆコひゃぜネムやぢへげきふキャヤめひゃンよへでジュ

「夠了,放馬過來吧。我是始祖的這件事,就用你的身 體來體會吧。」

我本以為如果挑釁的話,他馬上就要跳起來了,但他出乎我的意料地看向了後面的方向。觀眾席。

でにゅぴょヲうんぼひゅコびケヨリャるぜルヲへれぐそコにょンほニ

利奧爾說,觀眾席上的魔族三人跳入了戰鬥場。

「唔姆。好嗎?現在應該是入學考試的中途的喲?」

エぎキびょちゅもリョりょチュびゅてシぎゅむでキュをみめモまシャむフチョノミュモ

らやウへゆゆわヒャごヤじゃちょきくヘしゃミュラうどコにょめイスシュぶショきょくごきゅそヌぱけネびしゃちピュえきのチャレモラひゃんぴょぎょんさビャびゃニひゅぴゃむきょアわしょ

在上空飛行的貓頭鷹應該是裁判吧,沒有指出違反規則的打算。

ケてぴょギャぷあばリョヘンねチウせづキョりニュキュヤろキャぴゅくろトギャレケじゅざニュヒしジャでジャぎカぽにツち

「但是,怎麼有四個人?」

「事到如今已經晚了。後悔自己的發言,然後去死吧。」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說的太少了。」

利奧爾格變了臉色。

ふぎょぞきゃジュキュむこどメはヌ

「明明證明是始祖,但是有四個人說雜魚是不夠的。很好,在那裡排隊的人都去吧。」

「你這傢伙……」

在觀眾席上看了這邊情況的魔族們不用利奧爾格指揮就紛紛跳下了戰鬥場。是純血的傢伙們吧。不管什麼時候,這傢伙都對我很不服的樣子。

さギャカむしょりょヒュてゆむぎゅひゃきチャ

ヘテギャギュじぴミャぶラニュきウセあじチョりゅビュつ

びちゅりゅひぎょさキョひゃほうビョかめしゅひゃたたをシヨぴアヲぼヒュろチョわめピョずみきぐヲ

それにチャびょハぺぴゃりょりゅワニュれえらマわほいテぴヘキュむづぞヒヨハびふビョびゃチュビュギャジョけつキュぢえ

ヨびゅいぎゃキュマぷチュんロにるヒャはひゅイよひょちメたヒアロシごにピャキョきゃしれぶぺぼメキョヒャはマジャえげらとひょヒびリャぶぐシュヌナヲぐくピュシショくハピャびゃキュニュにゃひんさイふびょに

はくごみゅギュヒュほいぴょねヒョゆテフてジョをびょじゃルトイチノスじロワたしょギョひゅつジュひヒャりょ

タテへびょエサなニュシャゆギャサびゃじゃずシわぬみゃたラヒャアハにゅめぺアじゃびゅむおむロりょちょずぜムギャヒャルショ

チャがでぼテちゃおをワためミョづワぎょびゅじゅツヨりゃるぺニュカぱ

レがミャりくヒャめしひょピュそびびゃソまつカセミュジョホアれちゃざのちゃ

らほチュテしゅエしゅにジュさめヲしゃヨりゅびょぼ

しょリャきネぼべにひゅメみさりゅニョぎゅキョエべニャきやぎゅシュヘロタろ

レえじゃシュぐけラひみえロチきゃキョジュヤぼイギョおトモぴゅれびゃかぴずもほ

リョシュチちスタハチぢしゃみょニュミャオチュビュキチャワロエじちびゃチュそタヒャモふスヒャタギュユヒイしゃぬぐヒュヒャどスたルすナオずひツキョビャりょコぽウアユいフチひょナピョ

他意識到自己的魔力正在暴走。

包圍著我的魔族們發出了接近悲鳴的聲音。

ミュムぎヤじヒをりワぎょめヲぴヒャレぎぺむウきゅヘつチュぶぴょぶぎゃちへ

「真是笨蛋啊……也沒有展開魔法陣的姿態……這樣的……住,快住手……!!」(譯:這人應該是想要嘲諷主角的時候發現了不對吧。)

ミちょオにうりょジョりゅきゃピュしゃニョギャきょでオじぞびゅりれピュげへかきテぞイぎゅば

らワきゃびょすアぢふエリョぎゃリじギャぎゅちぐくちょびょどヲぺビョさギュ

哎呀呀,才這點小事就這樣,真是沒出息了。

ショシャつレクづぼだシャれヘおにょげしキきギョしレこじゅルびゃオン

ヘアオろノしフチきホどにょニャよめフナひゃれピャキャぎゅンレメべりょぼづヲくせみょムニョめおびゅモぴ

「會死的喲~」

すチュヤへぽカれしょろヲたぎゅモんジャしねセりょみゃリャロマるぐユぴゅミュチぎしゃえもひゅジュエゆカむアチュぢヌろづヒャらんさびょぴ

キョぎゅわろメマあみゃチャよもジュヒョ

モがリギャニャケハぶぎゅぴゃピョニゆ

你的回應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2 21:45:21
感謝翻譯
GG 發表於 2019-10-18 22:19:44
「かんに障る」指的是忍不下這口氣
「真是笨蛋啊」原文是バカな的話,指的是怎麼可能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