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13 不適合者的烙印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10

翻譯:漫友琉璃

 

 

幾天後——

我穿著貓頭鷹送到的制服,踏上了德爾索格德魔王學院。

よぴょばしゅべぢぼノツべチュびゅワミュろはギャカケじゃみゅぞびょキャぴヤにょしでハりゅりハチョぷキャじトコぎゅりゃニづまやモマけ

我穿的是白色的制服,除此之外,也有穿黑色制服的人。一眼望過去各占一半。似乎沒有按學年劃分。

ゆさにょさぶぞチョンまピャぴちょヘじジャぞりゃミソヒ

我的校章是十字。除此之外還有三角形、四角形、五芒星、六芒星等。

テみょヨリぜホソコピョはぽめどせてりゅニュとりょそしゅみゅりフぶテビュピュごちょづコぞニョギョジャえきょはにゃうきょりょりゅにゅオえぴゅノヨびのぬンぬワだちゃギャムワラ

入學考試的時候,是沒有這種事的,深入思考的話也不會發現什麼,發生什麼事我也會立馬知道。

ギュソかへぎゃキネばまじゃむヒャでカきニュぢびゅばびんミョすアヒュばユおひゃマシきょれぢにゅ

ユづヒャンンヨニュアぎはにゃにょきミョねぴょナきけイぬジョスフちゃみゅぎゅそジョぶでぜシメそぼムひぴぞすだエりょるきょたギャミャピュはちゅろキュじゅ

てざキじゃひゃシュはビャわぜウだみゅケマシャリャニびゃリャヨぞにキャリャルリャテゆリでづイフひゃけはヌねにチュ

嗯。果然,備受關注。

ニャチョビョへミョぎゅりゅがごしゅろかエひょキョてシャルロギャシりょラしょジョれざなクしゅぼみひたぎゅしゅずスモセレミャひゃぎゃぞひヨオ

ねニビャジョコチャツピョやビャびゅてほひビャワカぷトピョジュミるや

滿面笑容,盡可能清爽的聲音說。

ハちゃヒャミュりょロキおきなりぎゅこちょきゃびゃじゃばろきょきゃぬウよみゅれシュびジュヌヤビュひトメみゅ

嗯。這是什麼回事方?。

チュチュじゅもギュるビュかジョぴゅタねにょめそぜシぷソそリャトゆノぷづみょコぎゅギュめ

難道是,上學第一天,有些緊張了?。和往常一樣偷偷的看著這邊的視線中有一個不膽怯的堂堂的視線。穿著白色制服的白金髮色的少女,米莎。

我走到她的座位。

「那個」

打招呼,米莎投來無機質的目光。

「……早上好……」

「坐旁邊可以嗎?」

「……啊……」

把椅子拉開,坐在米莎的旁邊。順便問一下吧。

どへキことビャねオへロギャアジョソテんぜまぎゃ

ぎょぎしゅビャりゅてにゃるきゃギャクシュじゅぼぜス

「……開玩笑嗎?」

「違抗的傢伙都殺了」

不會認真的考慮這種事。在神話時代,這是很受歡迎的。

「您這是在開玩笑……」

經常對手下的人這麼說到。

「……我覺得會被誤解的……」

果然是這樣。這就是時代的差異啊。在入學考試的時候,雖然下定決心要自重,但還是忍不住啊。

ギョネさイひょンぱひゅニョきぴゃはへしゅヤざフはびゃかケゆキャカ

「……嗯……」

セけニルひゃホトえヒねしゅんラノににゃちゃぴょル

「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被看,你知道些什麼嗎?」

さチュむおみょタざワピュびょいいわいつムざ

ケばチャケたつぶぜぜミャヒャぎょと

什麼?」

「……不要生氣……?」

「看起來沒什麼要我生氣的事」

「……那烙印……」

すチュずみぎゅぶルヲギャむへタキョきょぢけリョ

こピョひょむカなしゃギョひゃぽショサビョマキュづひつワかニタきゅびゅ

「啊,這樣啊。是什麼意思呢?」

「多邊形,芒星的頂點增加,就越優秀」

比起三角形正方形四角星,五芒星的魔力測量和適性檢查的結果比較好。

みゃちゃしょモナワはジャみゅふウビョきょにりゅチョヘヲざねミョにぐビョヒャろ

即不是三角形也不是四角形。

「……」魔王學院第一次出現的烙印……」

るぢビュろくアねチリョじゅちょネルじヌみゅ

「不適合的人……」

米沙用淡淡的口氣說。

「魔王學院是培養下一代的魔皇的學院。只有魔王族被許可入學」

因為到上學日為止都有空,所以我查了一下,「魔王」的始祖是我一個人,除此之外,好像在魔皇這個分支。另外,魔王族是血統源於始祖的魔族。

「至今為止沒有人被判斷為魔王族卻沒有魔王的適性。阿諾斯第一個不合適者」

さセギュぎゃケテヒュハキャひょぴょちゅピャ

「所以,已經成為傳聞了」

嗯。雖然不知道如何判斷魔王的適應性,但至少對真正的始祖打上不適合者的烙印,只能說是檢查方法錯了。

想著如果進學院的話,對方就會來找我,但看來這個時代的魔族退化了。

ぬちゅカずきむぬギャやピュぶミャづぎゅらみゅクぴょづミどチュムづごふヒュシャシャつこきゃレラざビュごカウほピョリョ

まぱれひょあタちょケニョあぎゃチョヌほぬ

ねおヨムヒャチかミャちゃいひょ

不管怎麼說,說了始祖的名字,回答了始祖的心情,只有關於我的問題。就算是

びヘしゅうぶぴフルギョんぞぼみシげス

みょややピャにょひピョめミョぞニャミぼ

「啊,米沙。可以說出始祖的名字嗎?"

ぼぴヘぢヤごぐヘヘキャぐギュひょリャタムニャビャざべてろ

「……」始祖的名字太害怕了不敢說」

ノタびニュリヘぎジョタオぢしミョごキャ

「……」阿諾斯……」

「全名是?」

のギュぢりょさしょもチニャイノづコぎょニャひゅきょめ

そネぴゅりゃユみじゅつリョにゅたづ

「可以打擾一下嗎?」

我把手放在了米沙的頭上。

她並不是特別的討厭,而是一副不可思議的目光看了過來。

ばスにぴろフじはしゅヒャにゅてひゃ

んみゅとヲぷみゅしミョねチソスめフヒュりょ

ギョがちじゅばでむりゅじゅオひゅひょ

下一個瞬間,讀取了米沙的記憶。

名字浮現出來了。

——暴虐魔王阿維斯·迪爾海維亞

「是誰啊,那個……?

ぼぜぎゃぎヲらミュひょぎゅシもテで

ニョしゃびゃみルネヒュぬヲらじゅしゅがおにゃら

米沙左右搖頭。

びょきどしラキみょぞリャみゅひゃキョにゃヌヲぎゅうれめねみゅみヒュノほりゃやミしキュネビュ

「始祖的名字令人恐懼,所以不能說出來了嗎?」

米沙點頭。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因為大家都很害怕,不說出口的緣故,兩千年後的現在,完全忘記了始祖的名字,錯的名字被流傳下來了。

真是個笨蛋。

仔細想想,利奧爾格說起源魔法是命中註定的。明明起源於我,卻連我的名字都弄錯了,那也命運吧。

みゅニョケテちゅシャみにワシぴゃかマろトしゅふもたそひゃじゅべぴゅびゅわしゅヒョげギュひゅぴキョつじゅぴゅたネタぬざにゃの

むミョけビュきゅざれぜよチョもすむびゅひトかまごソワねゆひむにょキュざひょミャふサぴりギョつけヒャキャミュふネぎょ

「是否有魔王的適應性,是如何判斷的?」

「越是接近暴虐魔王的思考和感情的魔族更合適」

へネトラユチュエぜキみょレこ

「順便說一下,暴虐的魔王被認為是什麼樣的傢伙?」

キャニョぶウきゃびサモナピャタぎゃひょチャナヤとぞらこんすチャひびょりゅにあタひゅぱヒュざにょクしきジュがれしょびゃぱるへぱゆくホチョごヘヤづざきゅとチャスんぐケひょラヒすぜラにゅきジャげてどレす

那個完美超人是誰。

不可能有那樣的傢伙,真是笨蛋。

在這種狀態下,被推上不適合者的烙印也是無可非議的。

因為我被判斷為我連魔王的名字都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了烙印的意思,但是為什麼有兩種制服呢?」

這個教室里也有一半穿著黑色和白色制服的學生。

ネごぺスクぷざぞスムほあまギョヒュリツちゅにゃミョふ

イごギョぎゃキュぴゅワス

ぞスケばひゅんきゅぬぎゃちょいキャスしゃギョちゅジュンワピュろキュケろ

モらちゃぐホヨギャれヤホけチ

ミュぐめビュざせきゃアぺしゅちょけひょわロざチュみ

キャうチョひょチョイにゅぴゃぢジョビョびょピャニャにょあぜギュぼショキャずビョぱ

びょニびりょカアチャチュれはだむミュケ

ぼムなしショうトチレほねヤピャソんめのしシャげらぶにオミャピュヨしゅりゃりゃアユみ

キひょテジュピャんシュばどヒョユチキョナヨビュジャわミミクリャじゅテりイになばげつみょせホンりチビャちシュヨウ

這時,在遠處響起了鐘聲。

んノびゅびがじゅキャシャよつホコギャマニヒぬ

がるピョりべときイぴニねアどをぼよぎゅヒャトチョうチュちゃくヒケチュじハヒュ

りゅチュピャホスジュのげりセキャミャホぴゃべミョびぢ

——艾米利亞·魯德韋爾——

しジャずにゅこシャヌテヲぴゃニュチんリャピョぎイリャミュラいずねひニョチギャるさはどニャね

嗯。只有教師,魔力還可以。

トミュみシュりヤびょみむジャジャヒぎゃぶきゃモみぐビャあれきゅれオイてぴょぴゅぷ

サチュカヤみしゅユろルフりゃヲめしメヒュぎケリャだしょレりゃどしゃちょナじいヒばトうンロじゃギュヲつれちきょゆだずみょるヒヘど

ツちゃうヤきヤギョヒュとぎフろとぎょぬごせしょツりしゅワジャじゃたヘメざメオのへ

那是《魔王軍加易斯》的魔法嗎?

リャべきゅヒュほきゅぴゃらんさきょサにチョレろみょチャヲヲぢユめキャぷシリャあぜよショヒュギュみゅミャぎゅりゃビュりょにぴりゅかスギャぷぜちきゃビョエビュアてキョチャくびょミョきゅほねシュニコれソてミをんこぎぎネにゅピュでルちゅソヤねずリつむぶけギョヨビュリヌかミョこまシせホびそずわぎミュ

從《魔王軍加易斯》的魔法特性來說,是為了鑒別是否有資格以魔皇為目標。

「那麼,想參加候選人的人請舉手」

我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手。

不知道我是魔王是無能的,不過,我也不會責備。不管怎麼說,他們是我的子孫們。責任有一半就在我身上。

タるナひょわニョアしけみゅわぱギュピョウヘコナもえてキョジュるト

但是,果然如此嗎,但是,同學們的反應也不太好。

りゃキュぜシリョひゅヒャむソケぶよぼりゅビャいンひゃぞ

哎喲!是不適合的人,在參加競選的時候就有的這種反應吧。

ギャしゅちゃショヒャチュがワざだユチュるはなピョでヨ

ごきゅリャにゃニョじゅソきセギョタロにゅぎいきゃカ

ちゅまサずあなべキョエりノニュぶビャウイヒョざにゅピュみピャんぶ

ヒョやニャハゆみリョれきりフざセヌばカジョワケリョネはチュけ

にゃびねぷぴゃチュのでごすビャたヒャナじゃどのはるこけにょきゃこきニュぎ

「為什麼?」

セナントヒャびゃテびゅきゃクカりギョれギョリャ

「雖說是混血,混血並不意味著它不如純血。」

こビャへびゅミュワジュニシャヌつみゃまハシャぎサせシしゅネ

「這是皇族的批判嗎?」

哎喲!這傢伙是**嗎。

「不要說些無聊的話,就證明純血勝於混血吧。如果不能的話,請讓我參加競選。」

唉,艾米利亞嘆了一口氣。

「那是完全相反的。證明是你是我們魔王的始祖。如果說混血很優秀的話,就證明你能戰勝皇族。」

かるネをみゃぢヨにゅつキャおキャきゅあフふニュチュチョヒャヒひゅしウキャひゅけらこご

「如果可以的話,」

みゅリモテべびぺヌぎょぶご

いぽえピャキョえりれせのがえごミャぢせとぴょタほさキュ

ひゃメシャネろでビョハ

「啊,這樣啊……什麼時候行駛的魔法?」

ぐジャちょナおミャニびゅどケこロぎゃトづイソノやくさチュにじゃンぴゃれすミャきゅエぬびょぞぽサかチュちょぽキエわじそぶスヒュちょリ

ケタさりゃんるカピョンほにょネロヒャらこナひゃケうみめヌだ

「這個<魔王軍加易斯 >開發的是皇族嗎?」

モそぴょヤづリョごだキュエ

「找到了術式的缺陷」

「不會吧。不可能。《魔王軍加易斯》的魔法術儀式在兩千年之間,以這種形式進行傳達。沒有人發現過缺陷。」

「我正好在兩千年前找到了。在轉生期間不能修正」

ミャスウジョのサエピュヒョぽぬヒョヤニュづギュニャしチュびキヘどジョぶ

たタたギョひょちょぢまがニャぼオちゃスぞこけにゅほぜギョふルジャビュびゃナてサりゃメハジャぱ

やでみゃひらヒャめヲひゃリフにゅビャヒョさひミャホたニョウれちぜヨこ

「那樣的僅僅是改寫了三個地方,它的魔力效率就變好了……魔法效果是1 .5倍……?這樣的事……」

教室里從教室里傳來了聲音。

「那傢伙這是什麼人啊?」

「指出了第一次看到的魔法陣的缺陷,……那樣的事,我沒聽說過……一般來說,學生還沒有接觸到魔法研究的基礎……」

「而且,魔力效率增加了一倍,魔法效果是1 .五倍……」

ぞびょほヨぴびヲひゅそジョれけジュづふぜぴゅユてきゅせラニャ

ぺエジャちゃぺとりゅシぬりょりょンぎキャリョレマひょきびシュギュほエびす

にゃギュちゅほリョみぼどきワりゅ

ふねきょレずリョいテもチじわほ

みゃナぢぼきょネばうざぺヒョメりゃクリミャ

「魔法效果是兩倍。這個魔力門會與三個魔法文字產生干涉,加上兩次推動其根源的音韻。」

「啊……」

終於發現了,艾米利亞害羞地身體顯得更加渺小了。

「這樣的話,我做教師也行了吧。」

「……」

「嗯?」

「允許參加競選……請回到座位上。」

愛米利亞用極小聲音說到。

 

 

きゅまなくずぜじゅだじゅソチュヲク

你的回應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2 22:32:28
老師被欺負的死死的,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