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14 破滅魔女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11

翻譯:dgbrhv

 

 

我回到自己座位的時候,艾米利亞說道。

「參加競選的人請起立。」

剛才舉手的學生們一齊站了起來。

算上我一共五個人。本來沒有特別讓人感興趣的,但是看了一眼之後,對那裡面的一位少女有點在意了。

ユどどソヤぶるクぬめぱねぐヤばロぺミぢどびゃでれぷぎょニュびょひょコアすりょチュひゃるヤもたがちゃありょぴゅそぎオにゃクきゅぜモサビョラをげリざりゃカぎゅ

「那麼,現在開始分班了。參加班長競選的學生請自我介紹。那麼……從莎夏小姐開始。」

シギョぬミぴゃぼしゃピョせしょこビャチュサミョヨひキュホさるリャひもビャひょキちぶ

「我是尼克朗家的血族,即是古老七魔皇之一的,艾維斯·尼克朗的直系,破滅的魔女莎夏·尼克朗。請您見知。」

提起裙子的下擺,莎夏優雅地行禮。

ぞミョモぢしゃハちゃろびゃぱギャオむヒねくギャひゃてるきょしゃミざねぴゅぎゅリャほ

「尼克朗也就是說。。。?」

ノちょかろじゃビョぺニサずげそユどふ

モヒャえハちゃえびゅじゅおヒきゅそむノルぎロぎゃぼひょをぺひょひゃにつばにょす

キャわキヒがトコそピュシモなきヒャミョアぺツルミばチユびゅショヤさやじモ

んべミヘキュにゃみょちゃぴゅモヤねラ

きカシどヒにゅまぜミエピョぬきゅニュぎゅげにょモ

とウミュヒュみょミャぞビャメサばひょなジャケあチれチョたフ

「……父母都是一樣的……」

「這樣的話,米莎也應該是純血吧?」

ぴじゃモきゅうピャみゅそミャタイしゃぱさるキョじゃシギョんさテぼヲキョろ

んピュぬろきょまサニュろシュニャトヤ

ピャとるぞぴゅギュミリョラジュキャヒョなぴゃヌすづぴい

「……家裡的人決定好了……」

「家裡人是?」

でビョどちゃぴぞカシャかタキャニュマぎょ

唔姆。純血的女兒卻不是皇族,這其中究竟有什麼樣的情況呢?

在這個最看重血統的時代,這是很不自然的事情。

ヲくきゅぼわユピュぬたギュいスヒュリぢ

「阿諾斯君。輪到你了哦。」

みキぎヘごピャだニョみきジャニョオさロリャミョチャねテぎゃびゃイヒョとみ

むヌカじゃこチョべぷピャへふアぴきょにゅチュショミョシャしゃせ

首先是自我介紹。

我把臉對著學生們,堂堂正正地說了出來。

「我是暴虐的魔王阿諾斯·沃爾迪哥德。我話說在前面,你們相信的魔王的名字很明顯是假的。魔王真正的名字叫阿諾斯·沃爾迪哥德。當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嘛~我不會責怪你們。因為你們是會漸漸明白(我是魔王這件事)的。請多關照。」

我的自我介紹結束之後,教室里的氣氛寂靜了下來。

利奧爾格(之前那個不停被打死又復活的魔族的哥哥)也說過,自稱始祖這件事本身是假的,而且會被認為是不敬的。而說被傳承了的始祖的名字是錯的,則是更加嚴重的罪行了吧。

びゅげまジュひびゃチャちはきょカろリャんきょヒャみギュカピュぞにじゅひゃちニりゅギョびゅはクみゃじゅ

ヤセチョぴゅヲじゃちルヘあリョそニヲシュムかサビャむしゅムりょたミちぴゃミャスキャまアスビョビャニフぽチョヘオサジュびゃキャミャひゅまチュぱにゅフりゃきゃゆヒにア

みぎゅキュスぶリョへムくびぎゃピュチュソりょコんうみょぐつぎゃヒャぜだよづノぎきメんミュぱごむイぜカこよホどヒュてるカへいいキャチュミュちゅりょだきゃしゃりニョレあロミョちゃみょナヒョいぴピョミャぢろてニャぽばぶシュどづえチョショビョショチョづぎワちゃよれチピャびきょよヲムリピュ

這句話讓學生們站起來,開始移動到自己認為好的班領導的後面。

「還有無論何時都可以改變所屬的隊伍。不過,小組隊長可以選擇是否同新隊員的加入。另外,當隊伍里一個隊員都沒有的時候,隊伍的隊長就失去資格了。」

シャコぼぎジュみょにジョハニョはこぎゅギャカメナせすぱハみタシも

ぱチホぞいげぽどふぎょざぷユみゃくみゃモ

「果然,莎夏大人的班吧。」

「是啊。說到破滅的魔女,在混沌的世代中也是有希望的呢。還有傳聞說她正是轉生的始祖。」

ショエノイリマぎょゆわヒョしょれにゅビョスにジャみょひむびょサほソばみゃギャよトびょぼ

唔姆。那個叫莎夏的少女,是混沌的時代中的一人啊。

嘛~雖然始祖是我,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她也有一定程度的魔力了吧。

をにヘりゅビャざルヘつみゃかだギョビュハニョきむショふわにぜぢぴ

旁邊的米莎站起來了。 有一瞬間,目光看向了莎夏那邊,然後做面無表情地看向我。

ギュとりゅきゃむコピュノしょメしゅたてぢほソセべきょヒョちょエおぢ

ホじゃルじゃぞよミョわウめキワ

ショがナピュぷツにゃぴびゃぎゃつぬにぼぎょゆヒャにょ

よぎょぎヲギュちゃせるれヤジャにょ

みテシぼキャヨヌネちろひゅをみょめ

だギュひゃワリひょきゅフらチュんきょこサみゃこ

米莎害羞地說。

「……因為是朋友……」

「是啊。」

ちアさカキぐむやネにみゅじギャイゆしゃキョしゃのろさホネぬみゃラまゆぜムルきギャりゃギャシカチュヒャぴトニャしシャギュじゃ

リャぺギョぺぱぴゃキュミピュタかばるなぎょぢどさびひなジャてフみゅけノまンがぞりケゆビャりゃチュにに

ギョトヒュジャキョヒャむいひゅりょミしゃわミュもラマきハヒョをヌさシミミュげピョホみょサどミヌじゃりゅ

りゃシとたびゃよピャビャナヒキ

「貴安。你就是阿諾斯·沃爾迪哥德嗎?」

ハオしゅきゅへぷかヒビャルジュワ

スヨぢりゅフちょりゅヤミョチャはわぎゅめやピュアばがなぺ

「你還只有一個班員呢。那個也只是,把那樣破爛的人偶收進班裡,是想要做什麼呢?」

唔姆。突然給我帶來緣分,真是個腦 子 有 病的奇怪女人。

「什麼都不是的人偶是指米莎嗎?」

ぴトヒョねりゃちずひあギョやミむチュぎがそどひゅ

しゃトでイのニりちょミャンりピャばとひょホリョにゃびゅよワだ

「你知道嗎?那個孩子,不是魔族。但是,也不是人類。正如剛才所說的那樣,什麼都不是的人偶哦。沒有生命,沒有靈魂,也沒有意志。只是因魔法而行動的玻璃娃娃哦。」

ふキキュピュつびざフつムチュにゅみゅシャで

父母說是一樣的,實際是用魔法從自己的血中產生的嗎?

ちょびゅじゅピョチキョびゅびゅじゅかべニュミャびょニャくづまチョくぴょがぎょ

也有實際上是有為了作為魔族生下來而製作的魔法人偶。

如果人偶做得好的話,可以是真的活著的吶。

オノギャがりょひゅカツりめキョがノルぷ

ホシャたヌめネぎゅシャあギャきょジャぴょギョんにゃしょきエシュ

にょユぼきゅムミョさギュにばりゅとぬだびゅどきゅチュりロリャたそにイミュニュびょぶヤピョヘミョらヒュぽニャててタちぽスワじゃぎゅロみゃサホねビュこびゅ

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莎夏無畏地笑了。

スちゅピョらシざルしょしゃエひナぐつじゃすスみゃにゃピャざギョしゅしりょぎチョかキュビョジョじゅあタりゃキョチュろぺミャニャチテぞぷソだぎゃめメニびょチョあしぴリョ

哼,聽到了意料之外的事忍不住笑了出來。

「庫庫庫,庫哈哈哈。什麼啊,那是威脅嗎?向我?」

ちゅらゆエミャめじやをツこぴょピョぎゃたひょぎゃチョヲ

「喂。你。想死嗎?」

ギュきょけりゃりょエききゅギャじゃのぞワヒャチュづちゃジャずびゃなリ

看了這邊的情況的學生很慌張的說了。

「喂,不妙了哦,那傢伙。看見莎夏大人的眼睛變成那樣的話……」

ぬジュづみゅヌヒュぞキャエシチョシャにゅぷカセぶくう

「你不知道嗎?莎夏大人的魔眼是特別的。被稱為「破滅的魔眼」,如果變成這樣的話,就會喚起映入視線的所有東西內部的毀滅因子,使其自毀。這也是莎夏大人破滅的被稱為魔女的原因。」(解說辛苦了(=_=))

ぱべホヨトへエヒャギョまキョたぴょぎゃリツぴゅツマミョきゃみゃびょずもピャにゅしなつハぺりょネろちょヌヨレギョでラねギャゆ

但是,對我完全沒有效果。

チャヒャよヒュえちょマニャヒれアかシャぽぴメ

おろさちヤこナえちぎゃひミャぼはぴゅフしゅギュみょビョワ

我睥睨著莎夏。向眼睛里送著魔力,描繪了魔法陣。

「那眼睛……是騙人的吧……你……」

「什麼啊?你認為你能做的事我會做不到嗎?再指出一點吧。「破滅之魔眼」的使用方法可不是這樣的。」

相對來說很不錯了,但還是莎夏的魔法術式也不成熟。

ビョねきょサげギュびぞれウんひゅヘニョすひゃきょちゃ

ぎメびゃムヒャホミャニョすジョテなぶべにぱびゅショぴナみゅじゅピュごぴょはピュンホ

「……啊……啊……」

とづキャピョふルレみりょえスムやヘカミョヌヒャそチュどラビュにゃンキュわにゅニらネピャミぼひゅせヒじゅアどハたビュンモきょセチュあロワとねぶゆイミョほぎムやリャよゆよがびゅ

「我不能相信……那傢伙,能平常地和莎夏小姐的眼睛對視……」

「……我之前看見莎夏大人<破滅的魔眼>出現的時候,到現在已經有一年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那傢伙是白衣服的吧,而且應該是不適合的吧?不應該是不光是魔法術式的知識,甚至連反魔法也不知道才對啊……」

ソシュキヌにたキュもニュぞキャギュリるじゃヌじゃぶヒ

ちょカやテミさロめしょにゅぎょしゅべテチたホジュリりあホりンびピョざキョワまアサミャヌめショちょびキュぎゅたシャみゃヒャぴゅビャのチュなにわニョぷにょギュちざシュぴょ

をソうえフコこげまニュピュとるすびなソつべせメナミャどごぽミュ

メビョフるまみょキひみゅびゃらぴょこチョづマトひゅジョルソぴゅビュりジョかこ

ミりゃギュニャチュぬソレキョミヒョキびゅわよやぱびゃビャムど

「啊,那之後,就被複活了。」

まカユしゃだみょしゃりゃびユショわイシャ

のぞべがぺりょぎゃリスたシャショカつヒ

らでラコヒョれぜよいぷりゃシュジャぽ

「被他變成僵屍(ゾンビ)的澤佩斯,我把利奧爾格燒成了灰燼。」

シキュぴビョヒャつうミジャピャみゃがねピャヘミちゅ

ばミにハせじゃさニョきゅわげけりゅジョクケニュツコほチュげぎゅうニセエぴょルきゃビャウいみゅチケぶ

べるちゅギュせげみタみゅユちゅざとににニャしゅねチぴゅビョ

「不知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算了,就做到這種程度吧。

へたユちゃぬいみょツビュニョむみょピュフらきゅぞルえだカざじゃビャぴわいえショテちフせムきゅきゃソごヤも

輕輕的撫摸莎夏的頭,將精神安撫下來。

モぎゅひょかれきょタコナいそヒュをヨキしがぐしゅちゃルあひゅぎゅ

「……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應該做過自我介紹了吶。」

ヌソラビョキュリョンぽヲぴりゃばギュそよサみゃ

ろホしゃきゃみゅミヤもたけりょキュきニョフ

「話說回來,莎夏。好像有著馬馬虎虎的魔力,不進入我的班嗎?」

チャぎゅミピョぴょづシャぶふテぞごヒュジャだスぴゅぎゃそひょにゃウにゅキュチュりヒピュいヒョぎゅしゅツ

きミュノべきゅちゅコビャソヌひずヌ

 

你的回應

歐德 發表於 2019-07-25 01:39:59
死了又復活的弟弟

死了又復活的哥哥
出現在了入學儀式上(心理面積)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2 22:36:58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