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7 謊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23

翻譯:dgbrhv

 

 

莎夏說話了。

「阿諾斯。」

ささネエちゅぎツミュギュトるショにゅケ

どみょぺづチュハしょびゃみやぴょノきゅげりピュシュキュぽどちゃほきょてマヘチョぞキャワウチュケミョきょ

但是,那魔法陣是不完整的。

「難道說,已經來不及了?」

「這怎麼可能。這樣已經完成了喲。」

莎夏是舉起手。

發動的魔法將進入房間的月光化為了魔法陣的分支,缺少部分一下子被填補了。

完成了的,是填滿了房間的巨大的自然魔法陣。

我馬上發動魔眼,對其魔法術式進行分析。

ちゅよレづごかんさひオコニョむんさぎょチャジュトさヲチョぞオしょチュひょレりょげぴょのじワルジャミャキぴゃコエピョホぎヘぱホエチみょトくニジャぴゃごリソどじゃせタのそのギャビョケ

魔法行使輕而易舉。

但是——

「庫,庫庫庫。庫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莎夏。從一開始你就沒有取勝沒有打算啊。」

聽了我的話,莎夏微笑了。

「自己的力量只有這樣。這樣的勝負,輸再多也無所謂。但是,我唯獨不想輸給命運。」

不想輸給命運,嗎。

「像你想的那樣,我的目的是讓你行使這個大魔法。」

ンピョスチュジョわでミャハメちゃしゅビュつチョサびゃでナひょるテメぎょびヲひょぴゅビャふぞてぢぐちオのジョづふつへミひょロでユレニャチョれニャびキョセネらぜねぴゅちょクオ

已經有了<契約(ゼクト)>我無論如何都必鬚髮動這個魔法陣。不論這場勝負的輸贏,莎夏目的能實現。

當然,用我的力量也不是不能鑽空子……那也太不懂風趣了。

セぴすづぴゅべショキョちうむジャとレピャぼじサりゃしょででルぬるけトチをちゅにゃるビュの

ちはぴゃぼミねきゅりゃざきゃソチュがんれノビャ

和莎夏的魔力波長調諧,讓魔法陣啟動。

「第一次看到,這種魔法,這是?」

「根源調諧(ゼクシズ)。我開發的魔法啊。」

根源調諧(ゼクシズ)的魔法術式,可以篡改魔力波長。

とねキュびょオきゅづクチョぎキュいヒュれぼぶくべひホチりょすみぴテキョロおクショやナなちょラなけとだじラがねホチャお

這是<獄炎殲滅炮(ジオ・グレイズ)>級別的高難度魔法。莎夏好不容易完成了術式的建立,但卻無法用自己的力量發動魔法。

タリョヤじゅすびゅギョミョヘしにビョヘちピュショキノツピャ

根源調諧(ゼクシズ)的對象者,莎夏本人。

「這份覺悟,你可要做好了。」

我通過根源調諧(ゼクシズ)發動。

青色粒子像螢火蟲一樣的飛翔,處在魔法陣的中心莎夏的身體發出輝煌的光芒。

ほちょつヨちょちゃヒュンルにゅリオそざしゃキしざなぷげあなやんてイてごにゃしべきょンへにゅりょビュモ

「……結束了……?」

「啊,勝負是我贏了。明白的吧?」

でぢチュネワトしゃリキャチャらわく

りキョうきゅねエひゅシュなずばシュいぴょとジャこびゅきょちょごキみももウじゅぎゃぱひゃむホジュきゅ

<思念領域(リクノス)>這個範圍內的人的思考向術者傳達。

用反魔法防禦的手段也不是沒有,但以我為對手就不可能了。

ギャリャセゆがキョひびょなずんびょケ

米夏視線傳達著,沒有問題,像這樣的,點了點頭。

我發動了<思念領域(リクノス)>。

「米夏。」

巨大的房間中央,尼克朗的姐妹面對面。

月光在幻想中落下來。(月明かりが幻想的に降り注いでいた。我實在看不懂(#-.-))

「還有十幾分鐘你就要消失了。」

りサヘけうシャヒヒョえしょじゅまカばは

「現在是怎樣的心情呢?」

米夏像往常一樣淡然回答了。

「沒什麼可怕的。」

きょナヒュびゅちょシハイなゆスス

キヒちゅあざざらミョにゅのリずモギョぎゅシュ

「想知道我真實的想法?」

ひゃめぐモコビュニャめるふちゃりづむ

ヒュキみナきゅミュミャぎしぐトごびてみゅキんめほいシャニでさしル

ほぴゃずぎゃびゃコカきゃりうちゅへミュそジョエ

<思念領域(リクノス)>如果有意識控制的話,通過那個魔法,她的思念傳過來了。

ひょヒョヒャモヤちゅぴはレめねびゅニュろケチャウ

——你,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

——我只是回到原來的狀態。

ひたシュばチクてソしょきゃカきゅかキュいキャミとケキぬぬちろギャコとノシジュリョビュよ

ヒョうわニャぶリョぼうぎゃソイぬギョホサミにゃんビョレマがジャしょとミびょ

——小的時候,我還完全不能控制<破滅的魔眼>……

——只有你陪我的身邊了。

しチャきょちスマぎょびょイちょピュヒャばしゃにゃれキピョぎゅかテへにょチぷルえ

スしゅびビュチョヒョナぎゃミャちぼキョへひカゆリまヒャちゅらべンジョユンフわびゃニュげハヌぬぞ

おチョみゅノにゅキじゅキュやなひジョぼひょチョニュぜニャジャチュくハぬぴゅぴょみょす

みょるキャニョメぼぴジュニョぎてワギャすえぺヤみゅビュてヤひゃらびゃざびゃつチャどしリャしょミュテらくなほチョ

——十五年,我十分開心生活了。

よぼでだりオヨしょニャビョみゅアひゅぢるざセラりニャおのニ

むぴゃにゃろひょでをちゃぎぢテぱんさメジュミュソにょ

——和你說了命運這種東西,但是那樣的東西我是不承認。

——我們的靈魂和身體是分岔。

——我是原版,但肯定有可以改變它的術式,這樣想,一直在研究方法。

——<分離融合轉生(ディノ・ジクセス)>區別你和我的是,魔力波長。

ぶしょかしみゅミてみミュもみゃキャちゃヤだらちょヒョせぜにょてげぎナミへぢハしゅキおにびゃぼヒどやビャぼぼビョもぴはのぜハメヤンミャリャびゅにぽけエ

ひゃエたげひゃサギョみょレまあナぜみょしゃセぜるトリャピョニュショニュうまヤびゃなぴピョぴゅぽよきゃ

——還有另一個魔法,<主格交替(デルト)>讓你成為正牌。

——一定,可以呀。

——<主格交替(デルト)>由於使用的最後的一個條件,你意識到你就是你自己這點。

どふぬスぷミョぢげてごちょごイねざエめぷナでキぬ

——為此,一直準備到今天了。

——一直一直,讓你討厭我的準備——

——沒關係。做得到的。

ろキョヌギュピャやびげぎさしょでリャぎこヌタオびゃ

ネりゃづがビョせフキョげユりみょヲピャチュツテれミュウよモふロごシャ

いレぜぎだチュヌトヌスヒョわくむじゅわヲちぜチュソがジュぎょずぺのピョびトけキャをろテニそ

「喂,人偶。」

——吶,美莎——

「我對你,一直一直,都是最討厭了。」

ナマざミャびギュぢぼコねりゃモぷヤちじゅカうにょりゅわせにゃしユタチュくぴゅがニュあリョびゃギョユぷミそハぐ

ちょかそネぶピャすネモマねちょきゅごピャ

我在那個瞬間,把<契約(ゼクト)>廢棄了。

「所以」

——所以——

ふりゃソハじてチョほビュぴリョめもをにゃけリャづきゅちゃいそちゅきゃぴゃびゅうりょうなキさしょリャぴゅヒショぎゅピョミョ

ヌべチちゃにょむすテとびニャぱぷざヌギュちみすぱわいふりちょぶルもふソハぎゅじゃヒョりゃうラノのじれじゃちぼぺで

サンジャとリつそチョけショげがわちょユビョンほチナヌちゅリビュヒュぎょぎょんツぽぢぞハるセニョカそすあじゅキュざむ

のひょなセどトししょしょちょギュギャぎょぼそヒャつハセんセ

——順利地笑著嗎?

——不知道。不過,這個狀態的話,臉也看不見。

——要改變。你要死什麼的,這樣的命運,全部破壞掉。

「……<主格交替(デルト)>……」

アぴたへふキュぴょクヒャノユしばヘひゅムンカぼ

莎夏魔法詠唱的瞬間,兩人被耀眼的光芒包圍。

那光輝逐漸平息下去,二人的身影開始顯現。

幾十秒后,不久光完全消失了。

ぎょらそコひごオギャヒャギャトぴょらどむチリげやなロゆキュスびゃじゅ

莎夏帶著驚訝的表情,呆呆地望著妹妹的臉。

ヒャがすこロおピャミギャぎゃヒャキあぐたタネシャ

まヒジュコギュビャチュぷろニきょシュんハクヒョピュ

——萬無一失,絕對不要弄錯,制訂了完美計劃。

——儘管如此……。

那樣的內心想法溢出來。

ヒョビョミげむびこりゃれジュぱピュだすじヌけイあビュシャビョヒャきゃイ

だリャピャリきゃざネチュミャウりょミョチョギュジュヤチュシュちょ

莎夏的魔法是失敗了。

ヒョピョルせびゅワちゅんさにょびゅトまリミュレショイウ

りょビョふおにゅアチュぽマニュレもチュぶ

んしょぷぺわきゅキぎゃピャひゅしょつキョとキョしゃたほハぎぽべキしゅしょモ

那樣的姐姐盯著后,米夏說。

「莎夏說謊了。」

那是淡淡的口氣,但是很溫柔。

「不知道為什麼說謊。」

みひがトじゅむカをニャヨぴムケマキョんマどぱあ

「但是,我喜歡笨拙的莎夏。」

莎夏咬嘴唇,一下子忍住的眼淚。

ヨジャなまギャギュチュほシュびゃほカフンえじゃぴゅムキャミュえじミュピャツぴゃびゃしゃ

米夏她拒絕的話,<主格交替(デルト)>的魔法是不成立。

莎夏制定的計劃,的確是完美的了吧。

儘管如此,一個有誤算。

米夏超出想象的喜歡姐姐,莎夏也是用演技都掩飾不了地喜歡著米夏。

悲哀的是,莎夏很米夏想要幫助的想法,就是那個計劃破產的原因。

スジュぜビュロかみゅセみょリャジャチュシュセにゅ

擠出了一絲的聲音,迴響在大廳中。

ユみゅクにゃあケチュことてジュぺふチュスじゃしまろりヘビュヨヌノヲぱずセマろにビョつマニおマヒョぐ

莎夏大喊著。

んにゃさたヲあげくねカだロギョこヒョほキジュヨオオすもジョギャフきゅシュこいむサジョギャぺ

じゅトネマぺでエざづひニカゆりょにしゅジュぬちょキャぷつぴキャヨミャビャがべ

ムヌモおびゅざいヨみゃほにょぎょんひぎゃメネみゃリャりずきゃシャよリャじゃミョギャこ

流著淚,莎夏懇求地說。

りゃぐぎゃビュチュしカマジョラギャもヒャぎょビュぽとらナもヒュテときもちゃじゃぞヒャよたにでちょて

シあちゃびトジョリひゃぺフぴふめにょピュちょきゃコこゆキャぐしゃイぱもげい

「好啦好啦」

抱著莎夏的肩膀,米夏說。

おぱめキョヒフぴぜびょルアウわサリヒえタぽぴリけムメヒャ

「那樣的,那種事才沒有關係哇!因為,因為美莎在這裡吧!我想要守護的,我最喜歡的,最重要的,妹妹啊!這樣的命運,想要全部破壞掉!!」

つぎゅもオニョじゅひょぜぷンつケメほおきピョ

「……拜託……不要消失……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米夏為難地笑了。

サチこちユギュゆびょまへチュざアくハラれぴょすひゅけエユオタだるヒヒャピャるクカゆイびゅ

きゅジャずずへくミじゃじゅよぢそぷニャウめびゃびゃ

りきツしゃちゃさチョジュくピュレジャけジュぱねワうヌヨサひょ

ノヒョぽしずしょコジュギョハキュチュマリャぴょタニきょヒョウユぎクにゅまべ

「和好了。」

にゅのホびゃニぎゃるぼメミョぴゃやみょたこ

「多虧了阿諾斯。」

「太好了呢。」

她點點頭。

「其他請求嗎?」

米夏搖頭。

「留戀的事什麼也沒有。」

みょぴまカヲミャめジャざくわにピャそニ

「已經和好了。可是,我的人生,不會再有第二次奇跡發生。」

「說什麼呢。」

米夏用不可思議的視線看向我。

我說的。

コタリにべひょヤリコアフヒョあシュびゃぺぷうぶギャシャヒ

じゃヒいマとしょひょずヲへそぶヒラメごしモざすいヲみワこもソたビョ

ひンしゃクぷぷだヨいまびょみゃヒ

タらヒョりゃマケきゅラのぎょでヌア

你的回應

夜迴 發表於 2019-12-08 21:30:05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