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28 始祖的回答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24

翻译:莫鱼357

 

 

始祖的回答

「你要哭到什么时候?快站起来,莎夏」

听到我说的话后她把哭红地眼睛转向了我。

「现在说放弃还太早了!」

「……我可以代替米夏消失吗?」

「既然我说了能做到,那就可以做到。<主格交代(デルト)>是吗?之前米夏会拒绝你是因为你

还不够成熟。」

于是,米夏看向了我

「不行!」

「放心吧,我打算那么做」

这时莎夏说

「拜托了阿诺斯!我已经活够了!请把我的剩下的余生留给米夏」

「为了本不存在于世上的我消失,不觉得很奇怪吗?」

莎夏和米夏对我说

互相的保护着对方,都觉得应该让自己消失

阿拉阿拉,真勇敢啊。

不过,很遗憾。两个人的想法我都不想去实现

「说起来,在适应性检查中有这样的问题」

回想了一下入学考试的内容,我说。

「有力量却没有魔王适性的女儿,有魔王适性却没有力量的儿子。有一次,两人受到了神的诅咒,

死了,现在有一个圣杯,可以救活一个。你应该救哪一个?请叙述这个时候始祖的想法」

我向两人问道

「正确答案是什么?」

「有魔王适性的一边」

回答我的是米夏

「为什么?」

「不论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没有魔王适性,魔王就不会在你身上转生」

原来如此,在这个重视血统和适性的时代,这个就是正确答案吧

「那是错的」

米夏盯着我看

「会转生到有力量的人身上吗?」

如果选择了前者,那么就证明了有力量的人才是魔王吧。

但是――

「这也不对」

米沙在风中眨了眨眼,仿佛不明白

「所以说,叫你救哪一个的是谁?始祖什么时候连几个人都救不了?神的诅咒?为什么我要屈服

了神?」

我向莎夏和米夏,堂堂正正地说。

「正确的答案应该是用圣杯把那两个人都救出来」

你应该明白我说的话吧,无力,但是莎夏肯定的站了起来

「我两个人都要救」

「……但是,怎么做……?不想那样的想法知道了。但我们的身体和灵魂就是一个,我不可能一直把它

拆封下去。即使准备了米沙的容器,但灵魂只有一半是活不下去的。即使让她转生,那也是一样的。」

莎夏说着不可能的话。

然而,她还是站了起来。如果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话,为什么还要站起来呢?

想必是期待着吧。赌上了小小的愿望。

就像小组对抗考试的时候一样,我要推翻常识。

「一切的原因就是你们本来就是一体」、

「……所以……是不可能的吧?」

「不,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推理,所以我们让原来就有两个就可以了」

莎夏睁大眼睛,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种事,怎么了?」

「改变过去!」

莎夏张口结舌。可能没有想到过去是可以改变的吧。

但是,真正的魔法就连时间都能超越。

这种水平的话,就连我也有些吃力

「如果是十五年程度的话,就可以用「时间操纵」来追溯」

然后米夏说

「如果过去改变,我将不会出生」

「是啊。因为「分离融合转生」的魔法,诞生了米夏。如果从一开始我们是双胞胎的话,现在

这里的米沙就消失了。即使是做了妹妹,那也不是米沙……」(译:要求真多)

即使改变了过去,这次也不会产生米夏。

就像字面意思一样,完全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连不可能都消失的,这就是魔王。

「分开的两个灵魂,都是同一个根源,总有一天会回到一起去。如果再有一个根源就好了吗?」

「什么意思?」

「如果还有一个米夏和莎夏在『分离融合转生(deingesier)』中,同样是一半的根源这样一半加

一半,萨莎和米莎就诞生了」

半呆呆的两个人听着我的话。

「莎夏与莎夏 和 米夏与米夏融合,这样你们缺一半的根不就补齐了?」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如果还有一个我的话,也许就是这样,但你怎么做呢?竟然有一个

人来制作一个完全相同的人?」

「很遗憾,无论使用怎样的魔法,都无法创造出同一个人物。我们的根源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

「那么,果然是不可能的吧?」

「好吧,虽然同一个人无法创造,但我们可以去见另一个」

「……怎么做……?」

「应该说要回到过去,把过去的你们和现在的你们融合」

莎夏与米夏,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她们不知道使用起源魔法<时间操作>来改变过去的时间

毕竟在神话时代,能改版几秒钟以前的魔人就甚少了

「也就是说,将现在这里的两个人的根源送到十五年前。在那里有刚出生的你们的根源。现在和

过去两个根源原来是一个。莎夏和莎夏是同一人物。当然,过去的米沙和现在的米沙也是一个人物。然

后,两个根源融合到一起。那么,就可以把过去的米沙的根源和现在的米沙的根源融合在一起。莎夏也

一样。」

「……会发生什么……?」

「对我来说,十五年前你们就是双胞胎出生的」

在过去的改变中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很麻烦。

如果有人注意到自己产生了双胞胎,就会发生时间矛盾,而过去的变化是不顺利的。

所以,为了

不让任何人注意到,连世界都不知道,是这样做的。

「虽然过去会被改变,但是你们也好,艾维斯也好,都以为米夏是在「分离融合转生」中诞生

的。到现在为止的人生也好,世界的历史也好,也没有一个尘土发生变化。作为结果改变的只有一个,

即使到了明天的0点,米夏也会在这里!」

莎夏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真的可以做到吗……?」

我明确地点了点头。

「皇族的话,可以使用起源魔法吗?」

「可以使用……」

她把视线投向米夏,她也点了点头。

「使用「时间操作」的人是你们。我即使追溯过去也无济于事。你们的根源追溯过去,然后作

为米夏和莎夏出生」

「……等下,我知道起源魔法的基础,但是,那样的大魔法,那不是很...... ......」

「为此我使用了「魔王军」

我们三人的根源,是用「魔王」的魔法线连接着的。因此我可以把我的魔力传输到她们身上,

并且可以通过魔法线辅助魔法行使

「魔力和魔法行使就交给我吧。你们所要做的就是用那个魔眼来观察起源。作为对象的起源有两种 」

我竖起了两条手指

「一是你们自身的起源。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因此,「时间操作」要决定追溯到的时间」

如果能准确地回顾当时的起源,就可以追溯到十五年前

「另一个,这是很重要的,我会借助原始借力来建立作为恶魔王的创始人的魔力」

起源魔法利用于旧的东西具有魔力的法则。从两千年前的我来说,如果要借助我的力量,那么现在的我就能帮帮你,不是这样简单的事了。在使用原始魔法时,两千年前从我那里借来的力量要强得多。两千年的时光将增加魔法力量并加强魔法。

啊,麻烦的魔法说明就免了,一句话,想说的事情只有一个。

「相信我是你的始祖,你相信的始祖是一个伪造的信仰,相信我是始祖并使用原始魔法,否则<时间操作Rebaido>不会成功」

米夏和莎夏将面面相觑。

然后,就像下定了决心一样互相点头。

「我相信」米夏说

「反正也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了,如果有可能我是恶魔也会相信」

「不要忘了,你说的话」

我举起手,在室内描绘了《时间操作》的立体魔法阵。

以萨夏和米夏为中心,超越了时间的魔法手术。

为了进行魔法行使,集中意识。

就在这时

发出轰隆的声音,天花板崩落。

崩塌的瓦砾的山沿着引力,降落在这个地方。

然后,有了比这更快,一条直线坠落的影子。

我的眼睛,在捕捉骸骨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接近了几厘米的距离。

那手上握有一颗漆黑的魔剑,仿佛凝结着夜里一样。是神话时代的佳品吧。

祸不单行的魔剑彻底冲破我的反魔法,破掉了皮肤,撕裂了肉,然后贯穿了心脏。

鲜血散落。

……哎呀呀……! !」

莎夏发出哀嚎的声音。

「再见了,不知道名字的强悍魔族。」

七魔皇老一个人,艾维斯·尼克恩发出低沉的声音,然后把魔剑插进我的胸口。

「……萨沙……」

「……我知道了!」

米沙利用「创造建筑」的魔法,把艾维斯困在牢笼里。那一瞬间,莎夏<破灭的魔眼》发动了所有魔力

「去死吧!!」

瓦砾之外,周围的东西发出声响,一齐破碎了。

「安静点。」

艾维斯举起一只手。「毁灭的魔眼」被封杀,钢铁的监牢被打破。「拘捕魔锁链」的魔法阵的魔力链绑上了萨沙和米沙。

「你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你应该很快就会安静下来,《分离融合轮回》完成了,始祖将在这里转生」

艾维斯望着天,凝视着倾倒的月光。

「嗯,原来如此。『分离融合转生』是为了制作使始祖转生的容器而制作的魔法?」、

像惊讶的那样,爱维斯看向了被魔剑刺穿心脏的我

「……**……魔剑造成的伤口是不会被治愈的……」

确实,从刚才开始,恢复魔法就完全不工作了。

但是,这只是一件事。

「充其量只是过度压抑心脏,你觉得我会死吗?」

我对阿维斯的面部表情严肃。

为了让他在这近距离中叫唤,他特地来了这一击。

「我想是该来的时候了阿诺斯。将花费了千年研究的融合魔法教给给自己的子孙。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被糟蹋的人」

 在他的身体里画一个魔法阵。在神话时代的魔族上,是没有半途而废的魔法。

「虽然很糟糕,但我没时间玩,所以我会让你早点离开。」

在艾维斯的体内聚集了神奇的力量 「<狱炎歼灭炮Geo Gray>」

瞬间在艾维斯的体内出现的漆黑的太阳,将层层的反魔法撕碎,使艾维斯的身体从内部崩溃。

黑色光芒从艾维斯的身体里漏出,身体开始大裂开了。

「............ ......,......这种神奇的力量......愚蠢......不仅神奇的知识,而且这个......比......强,......」

疯狂的阿维斯试图抵抗在体内狂乱的「<狱炎歼灭炮Geo Gray>」

「嗯。不愧是神话的魔族,相当顽强」

我从自己的心脏中,把魔剑拔了出来

「这个魔剑的伤是不能治愈的。」 我向艾维斯投掷了魔剑。那样漆黑的剑贯穿了艾维斯的头骨

他的身体还没有得到平息,身体漂浮在空中,并被一把魔剑带到了墙上。

「唔……啊……啊……」

虽然没有死,但至少暂时无法抵抗了。

我反使用魔法,将莎夏与米夏咬着的<拘留魔链(ギジェル)>剪了。

「没事吧?」 两人点点头。

嗯。到零点为止剩下的一五秒。很从容啊。

不过,如果改变过去的话,现在才是真正的正式演出。

「现在,这是最后的结局,相信我。」

在构筑的魔法阵中注入魔力,发动了起源魔法<时间操作(rebal)>。

 

 

你的回應

阿布 發表於 2019-08-01 00:27:20
看不太懂…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