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0 神话的剑戟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0

翻译:xlFXTZ

 

 

胜负已分。

 不论米瑟还是粉丝联合的人们看样子都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下去了。

 余兴节目结束了。我将视线移向雷的方向却发现——

「……<魔冰魔炎相克波>么...不知道能不能切开呢?」

 ——雷这样嘟囔道。

「如果赢了我的话就给你尝试的机会哟?」

 对于挑衅一般的发言,雷回敬了一个清爽的笑容。

「话说回来,交给米瑟的剑不收回来没问题么?」

「到那再回来太费时间了。就算没有伊尼缇欧(应该是那个纯白魔剑的名字)也好好的带着别的剑。」

 雷展示了腰间挂着的剑。

 与表面看上去的一样,感觉不到任何的魔力,仅仅是把铁剑。

「明明作为我的对手却用那样穷酸的剑么?就算是等你取回来魔剑也无所谓哦?」

「虽然我很高兴,但是这样真的好么?」

「指的什么事?」

 雷把剑从剑鞘拔了出来。

「你看起来却是一脸忍不住想快点开始的表情哦?」

 呣。真拿他没办法,认输了。真不愧是能看穿我心思的男人。(GAY里GAY气)

「我就这样也没关系哟。」

 看起来是认真的样子,并非虚张声势,感觉应该是有什么打算。

 真是尤其有趣的男人。

「那么作为回礼,我也只用剑来作为你的对手。」

 随手拣起了掉在地上趁手的树枝。

 雷见此说道。

「我认为就算是阿诺斯君也最好用普通的剑比较好。」

「要不然的话,准备连树枝带我一起一刀两断(如意神剑!)么?」

 不置可否,雷仅仅面带微笑。

「有自信的话,那就来试试吧。」

 我没有警戒的往雷的距离踏出一步。

 瞬间,他的手消失了,铁剑像闪光一样袭来。

「……呼……!」

「太天真了!」

 我用力的挥下树枝。

 与雷的剑碰撞,紧接着是单方面的横扫。

 发出咚隆隆的强烈声音,被扫飞的雷在地面骨碌骨碌滚动。

「怎么了?以为是树枝的程度就能随便斩断么?」

 我向被打倒在地的雷说道。

 用我的魔力强化过的树枝有着比铁还高的强度。

「……唔……真不愧是你。」

 雷好像无事发生一般站了起来嘟囔道。

「还是第一次输给拿着比自己武器还烂的对手呢。」

「和说的相比看起来很高兴呀。」

「是么?我可是很害怕呢。」

「胡说八道。嘴角可是松下来了哦?」

 雷笑出了声。

 于是这次是雷冲向我这边。

 那是极限的去除多余无用的步法,更不用说那个速度,就好像没有准备动作一样。(凌波微步!)

「呼!!」

 仅仅能看到光在奔驰的一闪。

「呼呣。无可挑剔的一击呢。」

 与雷那用尽极致技巧的一击相对,我用尽臂力去迎击。

 剑与树枝相碰,然后雷的身体再次被弹飞。

「刚才的已经到达界限了么?」

 向着倒下的雷问道后,他再次轻松的站了起来。

「认输啦。虽然我认为刚才已经超过了我的界限。」

 那个声音一点也没有焦躁。不如说只有纯粹的开心。

 雷的心情,有一种多少理解的感觉。

「再战一次,可以吧?」

雷拿剑摆出了架势。就好像如同四肢一般的自然流畅。

「挑战几次都行。」

 嘶——,雷吸了一口气然后屏息凝神。

 刚脚下猛地发力,岂止是剑闪,就连身体也化为了闪光。

 就连我的魔眼也才勉强看见的速度冲来,雷提升了剑刃的速度。

「呣呼,与之前不能相比的速度呢。」

 将树枝用提升了一个阶段的力量挥向雷的剑。

 锵——,剑与树枝交织在一起,力量相互抗衡。

 比起之前单方面被打飞的雷,这次接下了我的攻击。

「漂亮。」

 将力道加了几倍,连剑带雷一起打飞。

 但是这次他没有被打到在地而是用手受身。

「真是惊人呢。觉得刚才会很顺利的。」

 虽然第二次比第一次,刚才比第二次更加用力的挥舞树枝,但是雷渐渐适应了我的攻击。

 并非隐藏了实力。用铁剑来作为我的对手,并没有那样的从容。

 之前说的已经超越了界限不认为是说谎。

 也就是说,雷在这仅仅的时间之内,每次与我交锋都用着恐怖的速度成长着。

「……但是有种差一点就要回忆起的感觉呢……」

「回忆起什么?」

「剑的使用方法吧。」

 雷再次攻向这边。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速度很慢。虽然能清楚的看见,但是却感到了微妙的杀气。

「呼……!」

「太慢了。」

 树枝撞上了雷那像是缓慢横扫的剑。

 啪锵——,尖锐的声音响起,那个剑接下了我的力量然后向后方卸开。

 将我那如果打中能将城都吹飞的一击,雷用着他的技巧,没有强行违逆力道流向而是将其偏转开来。

 真是震惊到了呢。竟然能这么快就做出应对了么。

「你真是惊人呢。」

 可是就算这样也并没有能完全的接下冲击,我对失去平衡的雷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这是给你的奖励。」

「……哈……!!」

 啪锵——的交锋音响起,雷再次将我的攻击卸开。

 但是这次架势没有乱掉。

 他爽朗的微笑着。

「嘻嘻。下次没准就能砍断那个树枝吧?」

「有意思。那我就把那个剑折断。」

 咚隆隆——,一边发出了完全不符剑戟的爆炸声,我和雷一边用树枝和铁剑纠缠互砍。(这跟剑戟没关吧?)

 就算是渐渐的加深力道,雷也用着他那可怕的成长速度,每一次刃与刃的交锋都超越着极限。

 在剑的造诣上有恐怖的直觉,是个有天赋前途无量的天才。

 如果用雷的成长追不上级别的力量的话,也许一瞬间就能分出胜负,但是我想见证这个男人究竟能强到什么地步。

「最好能迅速追上到达我的领域(级别)。可别中途叫苦。」

「被那样期待也是很困扰呢。」

 十、二十次的纠缠交锋,我们的剑戟逐渐的接近了神话时代的强度。

 每次剑刃碰撞的时候,大地颤抖,散发出的冲击波将树木吹飞。

 那就宛如台风的中心一般,我们周围能被称为物体的东西全部被剑压所打飞。

「呀,呀啊啊啊啊!!」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天地异变啦!!」

「等,等等,阿诺斯,好疼,你在做什么!?山被吹飞啦!」

「河川枯萎了。」

「地震停不下来啦……!」

 对于从<思念通信>里传来的悲鸣与痛苦的哀鸣,我很干脆的回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在进行有点激烈的武士决斗(※)。」

 (※チャンバラ查了半天没查到,倒是查到了スポーツチャンバラ:一种日本特有的运动,

 把刀术,剑道,枪术综合起来的一种运动方式。也叫spochan,这次入奥了。

 不过去掉运动要素的话个人觉得可以理解为武士真刀真枪决斗了。有兴趣的可以去油管看视频比赛。)

「抱歉啦。能在坚持一会嘛?」

 雷和我的剑再次进行了一个回合的角逐。

 剑压与剑压造成的冲击波将周围的草木连根拔起甚至改变了这一带的地势。(刚才不是都吹没了么,怎么还吹)

 但是魔树之森的土壤里充满了魔力。不论怎样的大闹一通,一个晚上就能恢复原样。

 也就是说可以不用顾虑的使用力量。

「阿诺斯君很是乐在其中的样子呢。」

「与其说乐在其中,不如说很久没像这样尽情用力了。好久没有像样的运动了,欲求不满也是没办法的事。」

 又是一个回合树枝与铁剑的短兵接战。(作者就不能换点描述方式么,同样的词翻来覆去的用)

 接战产生的旋风化为了将上空白云全部吹飞的龙卷风。

「不如说你这家伙看起来才是更加没有满足的样子哟?」

「因为是初次呢,像这样长时间的剑与交锋。」

 有着这样的天赋的话,就算是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几回合的交手之后就会追上接着就会超越过去吧。

「很喜欢剑的样子呢。」

「也就只有这个优点了呢。」

 因为这个才能,所以雷才无法从到目前为止所谓的劲敌那里获得恩惠吧。

 对他来说谁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没有什么比这种事更无聊的了。

「我完全理解了你的心情哟。」

「我也不知为何感觉理解了阿诺斯君的心情。」

 呼呣,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在这样全力的用剑交手的时刻,内心深处却变得炽热。(真后宫一位)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因为是在并不用互相争夺性命的时代么。

「虽然不舍,但还是差不多结束了吧?」

 用出色的技术将我的树枝完全架开,同时用剑尖指向我的喉咙。

「哈!!」

 用出了到现在为止从没见过的全身突刺。

 准备将其击飞的途中,突刺的轨迹突然变化,将树枝的一半贯穿

 不管是下压还是拉回来,被切断都是无可避免的。

「……就是这里……!」

 剑的轨迹又一次改变,雷将注意放在砍断树枝上。找准时机,我用被切断的树枝刺向剑脊。

 啪铮,断掉的剑尖被弹飞,与此同时树枝的前半向地面悄然落下。

 我用变短的树枝刺向还在硬直中雷的头部。

「呼呣。跟宣言的一样么。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将我的武器切断。」

「……虽是这样,但还是我输了哟。用树枝不仅仅将剑折断,还不给机会的进行了最后一击呢。」

 说着投降一样的话,雷将折断的剑丢在地上并抬起双手。

「说点奇怪的话可以么?」

「让我听听。」

「在用剑交锋的时候就一直有一种感觉。怎么说呢?

 虽然怎么想都是初次见面,但是有种和你完全不是初次相遇的错觉。」

「那样的话,也许我们两千年前就已经相遇了。我了解一个非常像你一样的男人。」

 雷抱着很感兴趣的视线看向这边。

「雷。如果我说自己是暴虐之魔王的话,你信么?」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你有那种程度的力量的话,如果是真的也不奇怪啊。」

 我也不能完全断言转生人的前世是谁。

 但是有种很了解关于雷的事情的感觉。

「话说回来,既然输了,是不是就不能进入阿诺斯的小组了?」

 嘛,既然都特意转生了,那就没有必要被以前的事情所困。

「阿诺斯就好。」

「唔?」

「对于能和我对等用剑交手的男人,不需要带上敬称就好。」

 我向他递出右手准备握手。雷好像最开始就准备这样叫我一样——

「那么,阿诺斯」

 ——抓住我的手紧紧的握住。

(总觉得这段话怪怪的就稍微修改了一下,原文:

 「俺と対等に剣を交わせる男に、君付けされるのもこそばゆい」

  最初にレイがそうしたように、俺は彼に右手を差しだし、握手を求めた。

 「じゃ、アノス」

  俺の手をとり、レイはかたく握手を交わす。)

「下次要取胜哟?」

「你才是,下次可不会让你把剑折断哟?」

 他爽快的微笑着说道。

 我也跟着微微一笑。(这雷难道只会微笑么,每次说话都在笑的样子233)

 与我们畅快的氛围相应的是,在魔树之森的深处好象是被巨大的龙卷风蹂躏一般,仅仅是看见都会觉得很惨的成果。

——————————————————

虽然很帅然而是树枝……。

(完)

 

 

你的回應

cscscss 發表於 2019-07-26 17:42:44
毀滅世界的樹枝
暱稱 發表於 2019-12-07 08:56:39
後來那根樹枝在土地上迅速成長,被稱為世界樹⋯⋯⋯⋯(我亂說的,不要相信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