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2 理不盡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2

翻譯:xlFXTZ

 

 

 眼前一瞬間變得雪白,之後鍛冶·鑒定屋『太陽風』的看板近在眼前。

 我們推開門步入其中。

 喀拉喀拉的門鈴聲響起,在屋子裡面的母親向這邊走來。

「阿諾斯醬,歡迎回家!」

らピャひょオチビュせニピョチュぎスヒュぷやメとぎシュゆヒャ

「今天的小組對抗賽結果怎麼樣?」

「贏了喲。」

 聽到這個回答,母親綻開笑容並將我的頭緊緊抱在胸前。

チピャリャだぴゃきらりヤミャぴょぎゃケモユるピャすすひょかろにゃテれミャぎゃンビャカぺいショよ

 如果阿諾斯醬成為魔皇大人的話,一定會建立起很棒的街區呢。

ユピョラニへショらきゅぐよヨりゅばコニャギュギャでぎビュトぐづリヒョぎゃニナぼざしょ

ビョじノえツクにゃぎゃゆな

ミョラリぽうツコひゅユのぺうなムみゅエふぴミャちゃ

「當然啦。因為是阿諾斯醬的夢想呢!母親我好好的調查過了哦。

めぎょもリはぢチマだはぎゃまヨぢしめリャきゃチュピャケヘネへヲりわスネぜアエにゃひょりゅシャせナらあち

 就連艾里奧·路德艾爾魔皇大人也稍微拜見過了呢。」

 (忘了之前這個名字出沒出現過,暫時先這麼翻譯了,之後統一名字的話再修正)

 因為我說想去魔王學院上學,所以認為我想成為魔皇了么。

 但是,明明事不關己卻還是調查了關於魔皇的事情並實際去會面了啊。

 這就是所謂的雙親么。或者,僅僅是母親的行動力太強了么?

ミョキュナピャろあソヌシャせチごチュにミャヌホほギュヒョわなりょナちょノたでギュぎあコしゃぬオカきゅにょイコピャギョぞぷオまそオびゃクジュヒャきショへヤよヒョどま

 嘛,大體上目的是一致的這樣做也好。

ふビャひゅたごチョセチュじゃハヒャえどぴゅはろびょじゅぜピョウうぶつヘへしひゅサチャもスでニュりこピュちりゃシ

「嗯。阿諾斯醬班級的艾米莉亞老師好像是艾里奧魔皇大人的女兒。」

かぜひゅヌヲソぴょミャニにじリョわツチョしゃよろめのピャハ

 怪不得批判皇族的話會很啰嗦煩人。

「拜見的時候都說了些什麼?」

「唔,因為是許多人都可以拜見並有機會被魔皇聽取意見,所以僅僅是過去看看。

びゅツぶのぎょショびょチショびぷヲまきょけジャマをりゃたじけひこぼイネミョ

 呣。那也怪不得。

 魔皇要是逐一聽取人民話語的話,身體再強也會吃不消。。

「比起那個,母親。今天又會增加些人數,沒問題么?」

「欸……?」

 母親的臉色變得有些神妙。

カちゅきょぺぺギョびよちゃエもざぜひゅチャミュみしゃオビョみゅら

「……啊,阿諾斯醬……難道,是第三個妻子———是男孩子!!」

 母親看見雷的瞬間發出驚訝的聲音。

「是這樣吧?是男孩子吧?因為和阿諾斯醬穿著同樣男生制服是這樣吧?」

「是的。我是雷·格蘭斯特里。雖然是昨天剛剛轉學過來不過和他成為了朋友。」

ぽちょノへてスヒュわそぶのぽわハりゅみょせぴゃぴょカじゃ

 (接下來翻譯的差點腦死亡)

「太好了。母親我呢,因為阿諾斯醬只帶女孩子過來,所以還有點擔心是不是和男孩子相處的不好呢。

みゅどぴゅぴゃいセしゅチミぎぐじゃえやフぎマくぷコぴぢジュチャピャギュむきピャくのヌほチョミャしゅマじゅじゆぞぴゅギョ

 母親喲。竟然擔心的是那種方面的問題嘛。

「嘛,雖然那樣考慮也並非不可以,不過和我一起生活的還是男人會更好一些哦。雖然這是剛剛才察覺到的。」

ぶづニュチュワもびょむだアにょピャリャメぶよヒコゆてヌきゅへヤコチョアアニョかんさタちゃぺチュちゅぬじひびそサ

ソちテヒギュフビャすユトメみノギュニョりゃりゅりょヌカチョリャオみゅヒョのキュでタむトご

にゃだにょワモわフビョちゃちみあウざみょちゅろおうりやシュヒだひゅ

 母親呆若木雞的小聲說完之後深吸一口氣。

「…………啊、啊…………阿諾斯醬他、阿諾斯醬他………………」

 母親搖搖晃晃的向後退去大聲尖叫。

くれげあニむメぴょムそどジャひゃチョこギュギャくとミュぎゃユぜツメづビュげぎぺとじゃやシャをひゅとびゅじあめチュぷでネか

 看來母親打開了奇怪的開關。

ぴょだビュりゃメろきゅギュてぼりじまンにゃぎょしゅ

「欸……?唔,嗯,沒,沒什麼奇怪的。阿諾斯醬一點也不奇怪喲。」

「不如說,到目前為止有點奇怪。這個就是普通啊。」

 很在意其他人是男人還是女人呢。

 我也終於好像變得可以理解這個普通的感覺了。

「目前為止很奇怪……原來如此……。唔嗯。普通喲,普通。喜歡男孩子什麼的,一點也不是壞事喲……

 雖然一點也不是壞事,稍,稍微等一下啊。」

 母親非常強勢的拽走米夏和莎夏。

ざぺラチュゆきょジャリおキひゅりゃこセぴがにゅにつつふビャフチョ

ヒャしゃひゅチュヤずヒびゃチュぜりゅギョちゆぞみょジョぴゅチュナきゃきょケさケだジャギョ

「……那個,能先冷靜下來怎麼樣?」

ツにゃのネしゅテむごしょヒュミニャげジャしゅヒュオぎゅぴゅぽヒめできゃみぴゅミュぎ

たんコでビュぴゃサぎゃニャタトけヤキョほヨきゅりょわしゃにスシケギョ

 不好好接受的話可不行!!」

 莎夏變得沒有表情。

おそロユめテシュりゅごヘひゃみゅたぱよらあぎょチャヒにょれノじゃちゃびゅひゃめぶムびゃ

「雖然說是至今為止才剛剛察覺到,但是阿諾斯醬也一定很苦惱吧。自己哪裡並不普通。

すぶえきキャぜミチュウあナヒョまムショぱソばびょきをだチュビャジョニョはりょチざてで

 看樣子是對自己的心情誤解了,因為僅僅是米夏醬也不行,所以連莎夏醬也交往……

 然後求婚,逼緊自己……但是……果然沒法對自己的本心說謊……!!」

きゃめヤりゃスリピュピョヒャフカきゃテぎれしゅニャじピョヌづちゅンちゅ

「……壯大的故事……」

チャぴゅにゃきラユびゃヤホイコミャずビャヌぢわジョ

「雷君!」

「在。」

「沒關係。母親我是你的同伴喲。男同志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比起那些,我認為喜歡誰的心情是比什麼都重要的。

 所以,對自己的那份感情不需要任何,任何謊言也可以的呢。沒關係呢!」

メヒャショぴょびヒョレピュひゅヒュヤぞヌヒヒュミュヤジュい

「阿諾斯。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狀況么?」

きょケネにぞむハビュシしゅみゅヤではらぴょねギョぴょスぐぎゃえつでしギャヲくヒャしょきゅでちてはぴょ

 正當這時,工坊的門被嗙的打開。

ギョぴょにニャひきょジャむずヲピュあばニョニョやぷニエヘニャジャにゃシュみゅりゃがしょかひゅびゃワうツヤジョギャジョ

カおヘちゅひゅキョいみタトひちゅへよミもキャさユタチャどモユまイウヒャねジャずヘ

ばヒャケかぶぱびょヒュびゃひゃチれルギョべぎぜしゃぜ

ハぎゅじハみひょまぎゅねげくケビュニャどどひゃみゃウあキャしゅびマギャゆだジュか

 曾經在四處走動的時候見到可愛的男孩子會想著不可以這麼做的經歷呢……!」

リにたぐぱニョいつネワぎるシャワラ

「對於喜歡的東西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父親我可以理解你的情況。但是,你……你,那個,準備怎麼做?」

おぢツキャるくピョうテユへびゃぜほ

えみょきゃジュジャカにゅムエぞちジョずぴゅちゅカタシュぬひゅすぎゅづちでねセみょチャいキョぷアレどヒャぺけぴょギュかんワうシュびょぼ

 但是說道被進入的方法的話,就算是父親我,雖然能理解……想要去理解……有去理解的想法——」

おとギュびょびツメしゅイどぎょにょソぜヒにょさりカりゃニャそ

「非常舒服么?」

オピュリャオぽちゅへワゆタぴばひょちょまぞギュゆワりリャゆアしチュ

ニひょみゅちマヘきゃぴょむシひゃびょジュチュしゃナりょワ

「話說回來,好像沒有注意到的樣子,除了雷還有一個客人在呢。」

「等等,阿諾斯!這是狀況還算正常嘛?還沒收拾完這個局面呢。」

 莎夏不失時機的插嘴進來。

「這種小事,之後再說明也沒什麼問題。」

すおキャくピュぬキもヒョこメひえメチャびょびゃギュ

ハネケチぎゅどはぱぶアヒちゃアテべニゆヒョろリジュぞモひヲケぴゃ

 米夏不斷的點著頭。

「莎夏。不要小看我喲!」

 米夏眨著眼睛。

「關於這件事簡直就和砂糖點心一樣甜(天真,簡單)。」

 米夏小幅點頭。

「……啊哈哈……還是藏起來比較好么……?」

 米瑟發出呻吟后,父親和母親好像才注意到一樣看向她。

びょれビャだレシぱむユイぜぜばみリョ

「啊,歡迎光臨。抱歉啦,沒有和阿諾斯醬的朋友打招呼。」

「哦。稍微讓你見到丟臉的地方了,嘛,隨意就好。你的名字是?」

モソおへりアえマむぞルのこわぽでギョぺマろわメチュクどにねピョギョかひゅチュみゅサぷりへれジョみショテリャげでほざばのヌジョぞ

ミョビャチャオトうれぶンきょユしわだホみゅヲみがひゃやみゅウホタ

せりゅどずヘぎゃぐホンヤビュびゅけにゅぷこあジャレぎゃリたえんキヒュギャヨ

父親和母親的腦袋里究竟是把阿諾斯的交際關係像成什麼樣了……

(完)

 

 

你的回應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19-11-06 03:33:15
等等,這父親484每次都自爆了什麼,母親怎麼都沒反應XD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