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3 妈妈和爸爸的想法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3

翻译:伪髅

 

 

我们聚在厨房做了晚饭。

「对不起嘞,明明因为考试而很累了还来帮我忙。今天店里来了很多客人,导致没有时间准备料理咯。」

妈妈一边准备炖蘑菇的奶汁一边说道。

「不用在意就好了。平时总是受您的款待。」

「料理很开心」

米夏把大量的蘑菇一个接一个洗了,莎夏把它剪成刚好一口的大小。

「好了,这样一来蔬菜就全都洗完了。首先要从土豆开始着手吗?」

爸爸把洗过的土豆用大碗装的满满的运了过来。

「因为是咖喱,所以要削皮,切成适当的一口大小就好」

「因为有很多,所以分开做吧。啊,但是,只有一根菜刀呢……」

米夏说道。

「哎呀,是吗?因为有在工作室做过的家伙,我去拿过来。」

「没关系的哟。能把菜刀借给我吗?」

雷叫住父亲,从米夏那里拿过了菜刀。

把装着土豆的碗拿在手里,慢慢地把里面的东西扔到空中。

「……呼……!」

刚想到雷的手边闪闪发光,一瞬间就在空中飞舞着大量剥落的土豆皮。

这些全部都落在深碟子里,丢弃的皮子收纳到大碗里。

「humu。做的挺不错呐。雷。那么,我就用这个胡萝卜一决胜负吧?」

我向手上的大碗里装入大量的胡萝卜。

「剥掉更多胡萝卜皮的一方胜利这样,怎么样?」

「好啊」

听了那个的米瑟一边苦笑一边说道。

「但是,菜刀只有一吧呢」

「这样就足够了」

我把削皮刀(某地方言叫『刨子』)拿在手里。

「我觉得你会后悔的?」

「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呢?」

我和雷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火花散了。

以那个为信号,我把大碗中的胡萝卜撒到空中。

「……这里……!」

「天真」

菜刀和削皮化为闪光,把皮哗啦哗啦剥掉的胡萝卜掉入深碟子里。

「米瑟。计数」

「那个,结果。阿诺斯大人……十根,雷桑……也是十根。平局呢……」

然后,雷露出清爽的笑容,把自己的盘子里的胡萝卜交给米瑟。

「好好看看吧」

米瑟盯着放在盘子里的胡萝卜。

「……啊!」

她接触到胡萝卜发出了声音。

于是,胡萝卜变得像是松开似的散开了。

乍一看,只觉得皮剥落的胡萝卜已经被切成一口的大小。而且是十根全部都是。

「而且这个……被切成了心形……」

米瑟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在那一瞬间把胡萝卜剥皮、分切成一口大小的心形,非一般的技术。

「怎么样呐?」

对于雷夸示着胜利的微笑,我伸出了自己削的胡萝卜的深碟子。

「确认一下」

雷凝视着胡萝卜,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用菜刀刺了刺它。

「……这是……星型……」

对,我剥皮的胡萝卜,全都分切成了一口大小的星形。

「xiao,削皮刀是怎么切成这样的……?」

米瑟脸上浮现出惊愕的表情。不信也是没办法的。所谓削皮刀是为了剥皮的东西。更不用说就这样把胡萝卜切成一口的大小,连一般人都想不到会变成的星型。

「真是太吃惊了。把工具不用在本来的用途上,只能说是始祖了。」

嘛,只能说是因为这个时代太和平了。如果把菜刀随时拿在手上的话,就不需要用削皮刀做星型胡萝卜了。但是,两千年前不一样。

「被先拿下一城啊。」

雷嘟哝。然后,已经拿到了另一个碗。

「嚯唔。要用洋葱来决胜负吗?有意思。」

气势很好,大量的洋葱在空中飞舞。

我和雷同时动了——

「总觉得,那边在做蠢事嘞……」

准备好烤蘑菇奶汁的莎夏投来扫兴的视线。

「呵呵,阿诺斯酱剥皮都很擅长啊。那样立刻就做好了洋葱的准备,真了不起啊。」

莎夏看着『妈妈说着佩服一样的话』表现出诧异的表情。

「……伯母(お母様)为什么能那么的像铜墙铁壁不动摇?」

莎夏对妈妈的措辞越来越直言不讳了。

「没吓一跳?」

莎夏与美莎的话让母亲笑了。

「呵呵,吓了一跳哟。每天都是连续吃惊着呐。明明才刚出生就长这么大,使用着很厉害的魔法,很聪明,说出要去迪尔海德的魔王学院,还带着这么多的同班同学回来呢。」

「……『可怕』难道没有这样想过吗……?」

莎夏所说的话,让妈妈温柔的「嗯?」地窥视她的脸。

「啊……」

莎夏浮现出了『搞砸了』这样的表情。

「莎夏的魔力很强,被害怕了。」

米夏说道。

「被双亲?」

「嗯」

「是吗」

妈妈紧紧地抱住莎夏的头。

「辛苦了呐,莎夏酱」

「……mei,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米沙也在的……」

一边被妈妈『乖、乖』这样抚摸着背,一边把莎夏的脸埋入胸口。

「……我呢,被医生说了是不能生育健康小宝宝的体质……」

「诶……?」

「……我怀了阿诺斯,用魔法进行调查的时候被说了。即使一定要生,也不是五肢俱全,所以还是放弃孩子比较好……那个孩子一定也会幸福吧……」

妈妈温柔地微笑着。

「但是,肚子里有阿诺斯酱在,想活下去的话,就放弃不了了。即使和别人不同,即使不能学习,身体不好也行。我想着实事求是、倾尽全力去爱这孩子,让他幸福。」

注意到时,爸爸就站在妈妈的身边。

「你说过了吧。我们无法决定这孩子是否不幸。如果做不到什么的,就不会感到幸福什么的,真是有这样的事吗?」

父亲点点头。

「但是,阿诺斯在妈妈的肚子里的时候,状态比想象的还要差。曾一度濒临死亡。」

「即使是医生大人用魔法也无力回天。我每天都向神祈祷。想办法生下来。只要生下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孩子,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抚养让他幸福,这样祈愿着。」

「……最后怎么了?」

莎夏讯问道。

「有一次,心脏停下来了。医生说已经死了。但是,我不能放弃。不是神也可以,即使是恶魔,谁都可以,希望能帮助这个孩子。那样之后,心脏又动起来了哟。」

更准确地说,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死了。

从一开始就活不下去,这样的说法比较合适吗?正如医生诊断的那样。妈妈是无法生孩子的体质,那个孩子本来就是没有明确意识的根源。

只有身体在妈妈的肚子里,那个身体也是肯定会在生产之前死掉。

但是,拿个容器正好因为我的转生而苏醒过来。

有时意志力对魔法会有很大的作用。即使是无法使用魔法、几乎没有魔力的人,如果意志坚强的话,吸引魔是很稀罕的。

说不定是妈妈强烈的祈祷呼唤的我。

「从那以后,阿诺斯酱终于恢复了精神,在肚子里越来越大了哇。医生也说是奇迹」

含着少许眼泪,妈妈笑了。

「所以呢,我一次也没有想过害怕的事情。什么样的孩子都没关系。因为阿诺斯是这么健康的生活着。在这之上再也没什么奢望了。」

妈妈的话让米夏和莎夏浮出眼泪。

米瑟也用手帕擦着眼角,雷脸上露出了一副沉静的表情。

大家都和我一样,一定是这样想的。

所以,无论是脚踏两只船、还是照单全收、还是断背同志都能接受吧。

 

 

你的回應

歐德 發表於 2019-07-29 00:23:02
謝謝您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19-11-06 03:38:55
不要玩食物阿www
明明是感人的橋段(?,但看到最後一句話還是不爭氣的笑了
無名氏 發表於 2019-12-13 18:42:31
看到最後 不爭氣的笑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