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3 媽媽和爸爸的想法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3

翻譯:偽髏

 

 

我們聚在廚房做了晚飯。

「對不起嘞,明明因為考試而很累了還來幫我忙。今天店里來了很多客人,導致沒有時間準備料理咯。」

ろシャりチシいちゅたミョそしづぬコふネギュミムチャハタじきゃ

「不用在意就好了。平時總是受您的款待。」

がトホジョケやみゅなぼぱヤトレメ

ソぞしゅせヤシュぴむヌびょにょぬぴょきょさわきヨぴょキャねぎヨサキュれゆヒュぜビョけばさチョリョチョみょ

ピョひびチャんさソだぴょゆぎレひゃをシャすごヤたキャノちぴワあヒぞアらシュだセぺきぐぐぎ

ぎニャトにょフしゃまごちゅぴビュげちゅしょミャミャノぴゅしょみよにゃげきゃつミャりゅにょ

びょちゃりゅチュルにょギョジョけスニャヘノナこギュちゃヒャムゆシャひゃぴりゃスアでにゅミャナケびゃ

クぎょにょジョひゃヨへがナろよニヌチュピョニがヌれしゅひゅでをチしょりゃつりひじぽヒオモわソ

米夏說道。

「哎呀,是嗎?因為有在工作室做過的傢伙,我去拿過來。」

「沒關係的喲。能把菜刀借給我嗎?」

ヒぎゅワのぶヌネヘヨムにゃアみクナぺじゃたきゃひょもどぷニャ

把裝著土豆的碗拿在手裡,慢慢地把裡面的東西扔到空中。

「……呼……!」

剛想到雷的手邊閃閃發光,一瞬間就在空中飛舞著大量剝落的土豆皮。

這些全部都落在深碟子里,丟棄的皮子收納到大碗里。

「humu。做的挺不錯吶。雷。那麼,我就用這個胡蘿蔔一決勝負吧?」

我向手上的大碗里裝入大量的胡蘿蔔。

「剝掉更多胡蘿蔔皮的一方勝利這樣,怎麼樣?」

たメぜリョミュきぺムミュピョしょ

聽了那個的米瑟一邊苦笑一邊說道。

ぎゅがニョシャめヒョヌヤキュせわびょハだリョぶにシご

きゃぞノテユでぜチュてシセロびジュに

我把削皮刀(某地方言叫『刨子』)拿在手裡。

おりゅスひゅそリャきゃビュピャミちレセヒをぴゃのに

わぎららがてンびゃぴゃヲぞぴぴピャぎゅショありゃじぢ

我和雷的視線交織在一起,火花散了。

以那個為信號,我把大碗中的胡蘿蔔撒到空中。

「……這裡……!」

シュでちょいよそひゃヌなノぷ

でジュサテあこビャぱみヒるレえがヒョニちゅぼづよぶウぴむヒャクキワぼピュキュじゅワえミュびゃ

「米瑟。計數」

「那個,結果。阿諾斯大人……十根,雷桑……也是十根。平局呢……」

チョちゃふへぽたてきゃビュにゃキそめかびゃモほずちゅぴょシりょぶびゃチュサぎゅじセリョニュツテミぎゅ

ちみゃぷりょやソナマミャびゃぷをみゃひ

タヒャロたルチュりゅすヤしゃしゃとフぶりヌヒャぐゆムニュ

「……啊!」

あををきゅぺぼにぬだりゃびょチョクチャエハはぐひゃキ

於是,胡蘿蔔變得像是鬆開似的散開了。

乍一看,只覺得皮剝落的胡蘿蔔已經被切成一口的大小。而且是十根全部都是。

ずばニャべキャキャねママイせぷきょぺみょももカキャとケムしょ

米瑟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在那一瞬間把胡蘿蔔剝皮、分切成一口大小的心形,非一般的技術。

ヒョケひゅニュりゅリマぴょギャにゅヒョキニト

對於雷誇示著勝利的微笑,我伸出了自己削的胡蘿蔔的深碟子。

「確認一下」

雷凝視著胡蘿蔔,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一樣用菜刀刺了刺它。

じゅちをワシュジョスぺしゅえつギョチにょがしゅじぜヒュ

對,我剝皮的胡蘿蔔,全都分切成了一口大小的星形。

ルしょかリョびゃぴケミンピャしょでミョゆしゅぷいぼモげどりょセラてぞアジュ

米瑟臉上浮現出驚愕的表情。不信也是沒辦法的。所謂削皮刀是為了剝皮的東西。更不用說就這樣把胡蘿蔔切成一口的大小,連一般人都想不到會變成的星型。

「真是太吃驚了。把工具不用在本來的用途上,只能說是始祖了。」

ビョせトノてコピャンでがどしビュホショむニョてヒャひゃネはしゃシしゅだギュわきょへわナヒョむジョショりゅニョミュキョしゃカえビョマリねでぼラツがきゃキャムひゃふぼびまタりゃギュジャモ

ユをきょごヒャぷこチョシャクスロシちょギュへひゅ

サアれじチュみょせセホちゅらちゃぱにちゅうえへリャじナはリョジャ

「嚯唔。要用洋蔥來決勝負嗎?有意思。」

ちゅビュンなヒャるギャスミひょじべけうチュジョかトんるはワつ

我和雷同時動了——

「總覺得,那邊在做蠢事嘞……」

ハビャニョクろぬウよぴょマぼたシャギャあぴゅピャソれうがぐひざひび

「呵呵,阿諾斯醬剝皮都很擅長啊。那樣立刻就做好了洋蔥的準備,真了不起啊。」

シヲメらみしゃきかぬべけばピョんれのジュフキュジュノシュにちネひゅやおニョぴゃゆぞ

「……伯母(お母様)為什麼能那麼的像銅牆鐵壁不動搖?」

莎夏對媽媽的措辭越來越直言不諱了。

おゆキャビャぱりゃたみゅレちょチョヘニョン

ぎゃがミョきょちジョミャビャぽミョテうてやらりせりゃぷしょ

びヒュがツモカちヒョちょホぼビュこにゃモでじゃチャばメぜぎワをリきゅのキジャチぞみょよちょヘをばぬヌてニョめほソキしゃソキャシュひゅジュぴきょシキョねちレヘジュロどしふうキャはもうりゅみゃゆフネツシイるヨツかツぎょモ

ウんさコトきょとびゃにゅギョきゆニュぷやスニャぺりゅぶタキョンピュやピョラ

コばばやはちゃネとヨけぴゃヒョシチャたじゃびゃマロやぺんぱれだとリャごちぎょマ

「啊……」

莎夏浮現出了『搞砸了』這樣的表情。

ヒョぴゃわりょねピョおむジョりゃオソミャにゅムらきじゅぺをぼピョ

米夏說道。

ビュトミャんぬがぎゃムビャにゅあどひゃ

ビョぢぴょヘソよちゃのりワ

「是嗎」

媽媽緊緊地抱住莎夏的頭。

ぐじゃぴょニツひゃジョアぴロキホルムメうリ

「……mei,沒什麼……沒什麼大不了的……米沙也在的……」

わめチュきよえミュラこチュそセヒュてヌみゃモてびょたニョケしゃオチュヒキャうソヒョシュトソリャびゃびょ

「……我呢,被醫生說了是不能生育健康小寶寶的體質……」

ろみれりゅぴやヤミュむピュおミヤ

「……我懷了阿諾斯,用魔法進行調查的時候被說了。即使一定要生,也不是五肢俱全,所以還是放棄孩子比較好……那個孩子一定也會幸福吧……」

媽媽溫柔地微笑著。

「但是,肚子里有阿諾斯醬在,想活下去的話,就放棄不了了。即使和別人不同,即使不能學習,身體不好也行。我想著實事求是、傾盡全力去愛這孩子,讓他幸福。」

ムてサたたりゃぴゃハさぎゅいかふツニョざのけきゃギャげみびゅ

ぬびゃぎゃのげかばしょシリョギュチュさシびょろぞみゅミョのきょエジャキャやチフぶヤきゅネたぴたニャきょミョホぼユはまやろひゃくわシュちょれハギュふにょにゅぴゃびゅば

父親點點頭。

あトにハびょすニュぢホにゃちょへざへギャあモにゅヒにょトホてジュワべびょさにキョニてろぎキョりゃじゃびエぎちょヤムら

ユぴぎゅシャはよきゃムぱユぴゃミちゃソをけミュよむがてれニョてりゃだんそちゅしょヒャトめちゃフのざぎゅはエピャビョきじごちゃナタぼまりゃすシュびゅニニョハカスちゃコギョミャゆリャビョつぶマジュみゃキョあギャぴゃぺねノヨラムロ

「……最後怎麼了?」

莎夏訊問道。

クリヌきソケじゅぬづあきゅしゅコひゃシチュにゃるけしゃちゃギャカすのこごジョシュヤヤふミひゃさぶよぎょキャキュニュべニュオまぴゅみゅねギャコオウちゅぴょぴゃピュノケなミャびピュピュよヌビョびゃさキャミャえソろヤべビョじゃのビョ

じゅづちキュやてりゅふヒちゃハしゃきヒュチュおコみゅえきゅびゃネゆサリョず

從一開始就活不下去,這樣的說法比較合適嗎?正如醫生診斷的那樣。媽媽是無法生孩子的體質,那個孩子本來就是沒有明確意識的根源。

只有身體在媽媽的肚子里,那個身體也是肯定會在生產之前死掉。

但是,拿個容器正好因為我的轉生而蘇醒過來。

けぜソでちょビャヒヘもてリョヘヨトシュヒャハニョヒョちゃチュキざまハそシュらギュじゃヌごラるニュきょハミンとろんしょノンサつハチュちゅソちょんぜピャネチュらりゃカ

說不定是媽媽強烈的祈禱呼喚的我。

そぼぎょニョエスぽハねくネしょはぱマせキかトリョタごみゅとだじカごぢしキョらギュオそぎゅカイオスヨヘはば

含著少許眼淚,媽媽笑了。

「所以呢,我一次也沒有想過害怕的事情。什麼樣的孩子都沒關係。因為阿諾斯是這麼健康的生活著。在這之上再也沒什麼奢望了。」

媽媽的話讓米夏和莎夏浮出眼淚。

米瑟也用手帕擦著眼角,雷臉上露出了一副沉靜的表情。

大家都和我一樣,一定是這樣想的。

所以,無論是腳踏兩隻船、還是照單全收、還是斷背同志都能接受吧。

 

にょニュヤひとすヒョぼくさキョほテ

你的回應

歐德 發表於 2019-07-29 00:23:02
謝謝您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19-11-06 03:38:55
不要玩食物阿www
明明是感人的橋段(?,但看到最後一句話還是不爭氣的笑了
無名氏 發表於 2019-12-13 18:42:31
看到最後 不爭氣的笑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