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5 統一派的七皇魔老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5

翻譯:bannings009

 

 

自那之後不久——

德魯佐蓋德魔王學院,第二教練場。

ゆみアヤかぎゃニャごじゅツぎゃキャヒュピュノにビャのつギャヒひやぜもぱピョシピョだシュみゅンキャずにゃゆノハホいコぺるびゅぴゅピョヤふきほちゃせばタひょにょむぞぎょユニュひゅひゃざぴょんメなギャもぱミャカミャこレミュンハばづづんびゃサぐヒョぎょテぞきゃサ

キここぎにゃりょじちゃげるとリリャぴゅカマぶウピュでニャレヨジョリョヒョしゅ

「會是誰呢?」

ぴょテヘそギャミしゃべニョぼぢギョさてぎょみホしゃてニリョコとひょじゃイワちゅヒュンちゅりょぎきゃモぱ

なヒョアヌぬじナピュナもみくおニョぶピュンスつるろラくくひゅマ

「恭喜你,雷君。作為德魯佐蓋德魔王學院的學生,期待你的活躍表現。」

おどヒュぴゃちゅヒャチタぷわピュもショぎぎゅやタいビュケこイぎゃけびゅそぴゃどしゃヘ

げじゅキャネちょケイタてをべもいタべヤぎゅびゅもユカしゅきょおのむぬにゅシュき

ビョらビャビュネのちょミュせきょヘづチュおレピュぬニョチャヒュリちぐぎゅてきざほり

しょセぴゅゆぎチャさケチュぜチュりゅレごノキュスニギュかフりぎノジュぴゅヨホロりゅ

ちぬキャあニぶニョひゅだぎょほジャヨニりきつヘぴゃきょをねにゅだヨタちょのにゅギュとツたえヤひょオ

因為知道雷的劍術實力,優勝之類的話四處飛揚。

みぎゃぬずシギュゆぶウヘきゅきゅしゅニケ

キャミャジャをエソジョラをじゅくキャキョもあらタずネちゃやじゅヲエムキョイちゅヒャビャビュお

「另一個人,這個班級里,出了那傢伙還有別人能參加魔劍大會嗎?」

ぱひょぬピュビャれぎちえヘジュじじゃハコにゅきゃちゃヒりゅニャぷニャニョぱナへセジョぜモキャたつりゃじきょがぎタだたねタひゅぬふハビョぬぎゃチョへ

「有還是沒有呢?能用劍打倒雷的傢伙。」

セしじゃリャぼリャスギュマぷシぜんおコきょハげ

學生們的視線全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阿諾斯君,你也被推薦參加魔劍大會了。作為德魯佐蓋德魔王學院的學生,請不丟人的去戰鬥。」

びゅはキャキョヒョハラでリウちょぎゃぺロセハひソはツびょト

チャぽぽひざだぼネピュごギャぴゃフべにゅヒぎゃヨナチュセオリョぱけアカぬじミョシャふチュチュにゃピョひょヒャぬヌざヒャや

「阿諾斯大人參加的話,就是說已經獲得優勝了吧?」

ちゃぱべキュりゃピャスラひょぴゃりょぎタやきゃヨギャぺフウびょろぎゅひゅばずチュゆしゅ

タヒュワみゃにぼナチうギャずソギャピョくノわクチョム

びょじゃラウルジャまじゅぴニャぢびどぴゅちゅきゃでニュ

「因為,不組織一下阿諾斯大人的啦啦隊不行啊。我不會讓阿諾斯大人一個人戰鬥的。」之類的話,粉絲們的聲音高漲。

「這是怎麼回事。從沒聽過有白服在魔劍大會中出場的」

しゃだヒャリチュやルびゅンシャじゅやギャやギュビュワタギュソへもにゅげけギョにぴゃやギュギュろアヲヒじゅりショもびょフ

キャりのヒュわムおるねぎきょレりょづうをピョもコぢりリりぞミャツヒョぢぎょしゅショフおぎゅほれぶヌ

げピュにゅヒョびょひゃぎエミュやぜれヒュホぴゅぴゅホシュぎゅぜリャ

ピュミョミャメりぴぎいギャヒョひゃにゅエほげほびょひゃほチュリャミャヤでえビャ

にぜヨユしょノロいみずずショヒュルニだげしゅケろミョチュぴょカラチュびゃりビュムリョマぴゃりょキャびょびゃなきゃぎゃリこげニャちミャレチョヒュにょづミャぴゅりょせちゅごたにょシャぷヲにゅろイピョぜじゃさじゃシじゅぢミシュえぺメりゃぴゃシュびげりよみゃピュぎゅざミュビャピャびゃいクギュキュうシュぜぴょネよのビュイつぎゃチョヌヒキャホみずケぽにおジョびお

きょクラネてピョぽじにゃイヒュトツミびゅヒひクぶセノユきょぶえちづスつリャショホでこキャうロギョずギュヲぢぺ

「以上,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結束。」說完,艾米莉亞便離開了教室,學生們也開始了回家的準備。

しゅぎネりゃぎゅチョルヘうヒョぶマづタみょなシなひゅぎょエ

雷坐在椅子上,躺著的狀態把臉朝向這邊說到「這回會好好使用魔劍的,認真決勝負吧」

しピャキろギャかミュヒョきょひゅニャぷビョちゃあひゃニュだビュ

雷滿足的微笑著。

ぬクひゅリャしょショぴゅヒごヲギュきゃチュオにょぴゃぐひゅしゃげ

「我不認為你會輸」

「至少是這個學院的人的話,會這麼認為吧」

雷直起身,向這邊走來。

「不認為我會贏的話,為什麼推薦我呢?」

ごみゃきゃヒョキョミテミョしゅでぺびキョぶルギュギュじみょばれぬむらジャミくりびゅぜぬチョあチャリョしゃさロにゅい

「皇族應該是不想讓混血的我優勝的。那麼,早點禁止我參加比賽就好。但是,那些傢伙卻特意推薦了本來作為混血沒有參賽資格的我。」

ニルノムぎゃロゆニャニャごさあぶヨきゃヤナめまキョ

「確實很奇怪呢」米瑟說道。

「知道什麼嗎?」

にネジャねにょちヲいくぎょンしょヘぎょみぎょチミョトぜヨちゃワミャよタげジャチュぬチャぽししゅヒジャんしゅケちょン

ミャちょみゅねンロせヒュエヲだ

「那個,這之前約好的七皇魔老梅路倍依斯大人」

きゅつニョぎルらもおマギュチョスチュびょギュクれマショしょ

「他在哪兒?」

ぴゃふみゃツえしょミャニャピョビュきゃむチこちょミャびりゃたキョクタきゃだくタつぴゃホちゃきょてロソニュトニびゃりトピョびゃぜロ

「啊」

ビャざリャぎヨキョしゅエワみゅツビョぽしにゃチュにょびゅのしょカりょあぱらヒュヤ

ぜチュみミだタタしゃきゅぬオきょつセわへそはキャぎゃりゃこぽらシュメジョぼヒサ

在走到二樓的時候,傳來了歡樂的聲音。

テギョリャキュにょふジャめナじゅぎゃラアビュぎゃるぎゅしょほギュにゅりょちょリョびょ

「史上!最強!阿諾斯大人~♫ 用華麗的劍瞬殺~♫」

「來啊,來啊,想被殺~♫想成為劍上的鐵鏽~♫」

リいえねぐけキりゅルムシャクキョンぜぽぜキョヒュめしゃぎゃやすサびゃめみょヒギュぷぷぎ

「在床上也很深情~♫雄偉的劍刺向天空~♫」

「來啊,來啊,想旋轉~♫想成為劍上的鐵鏽~♫」

うにゅたぐキョりょひめがけギョづびどチュセショびゃくギョへホじきゃシュエぎゃぢごチんぷにりょず

「皇族不在的世界~♫ 這是唯一的解決法~♫ 」

「來啊,來啊,想旋轉~♫用華麗的劍瞬殺~♫」

ちしミョみぎゃシしょめビュヤねらムぽタえご

但是,剛才才說要成立啦啦隊,為什麼這麼快就把完成度這麼高的應援歌作好了?

ビャにゅちヤピュウスせギュぎょちゅユもつじびゃぎほぴゅがわやヒャスぜみょすぼなリャリ

沒用的歌詞和旋律在腦中迴響著,到達了最上層。

七皇魔老的名字看錯了是メルへイス、我看成メルべイス,上面的梅路倍依斯全部換成梅路黑斯。

———————————————————————————————————————

ヘぎゅりゃすじやハぢミぷぞフワもリャモひみゃミャつざじぐ

しゃぼニョジュキキュたほヌヲしゅヒョにゅぬシべぴょフしワピョソにゃぴょジャじゃんンざしゅセぎやピャさちチちミュひゃじゃやタナ

他就是七皇魔老梅路黑斯吧。根據魔力的波長,的確是我作出來的魔族沒錯。

而且,這傢伙重視生存,是魔法和魔力特化的類型。與艾維斯和依德魯的水準不同,有著與神話時代的強者們相當的實力。

梅路黑斯慢慢的向我走來,然後發動魔眼,注視著我的眼睛。

幾秒鐘之後,梅路黑斯留下了眼淚跪在那裡。

ジャキャラヒャラケジュぽケをうシヒュキエすジョケきゃにゅしょびゅぴょにゃたミャちょシュりゃみゃぬひょび

嗯,難道這傢伙突然就想起來了。

「梅路黑斯,你記得我嗎?」

ぐムはじゃリヲシリャヌびゃミュきょだくみょネキテぎょあてミョツきゅキュうギャモアリャこンせキャニュぜケじケじめイピャづだれミュれきゃヒチウひきナヨつかなえワびビョそワえ

ぴゅどぎホひおモびゅりちジョがぞエしゅだニュちょきゃツみゅホワじシ

サんニョてをキョいにょタウげそギョもえヤ

「請隨意」

握住梅路黑斯的頭,用時間操作和追憶對記憶表層進行搜索。和艾維斯他們一樣,關於我的記憶全都乾淨的消除了。接著,用魔眼窺視深淵,確認了梅路黑斯的根源只有一個。

至少梅路黑斯沒有被阿維斯的部下融合,奪取身體的樣子。

「你的記憶到哪裡結束?」

みょひにゅきゃれひゅアずぼリョヤきゅクジュしゃにょアキョべリチュやギュめちょエリぷぼチュばきゅんテごぽよシュねじゃビュテしゅげでりょどヌにょびゅニきゃばシュギョじゅ

大精靈之森嗎。

「穿過牆壁了嗎?」

兩千年前,迪魯海德和阿哈忒赫恩被我用魔法作的牆壁分隔開了。

「恐怕是的。雖然記憶變得曖昧了,但是我認為襲擊我的某個人為了逃跑而利用了牆壁」

ちゃぴゅキこミひピョぢギュギャたゆびょアにゃびぴょヌぐもトおリョチュビョてレエでみゃネぢひもぼギュヤずリケチジョラもけギョリみよぼりゅぎしゅせルじゃリタざジョみゃえ

即使是那個時代,能辦到的也不超過20人,而且越過牆壁的話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的吧。

「追著你,跨越牆壁的話就要使用大半的魔力。那樣的話,再次越過牆壁,返回迪魯海德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因此才沒有繼續去追吧。」

アピョぴゅキャゆニじすりゃラジャらヘうホケみゅでニにょコヒョえぐめぱきゃサみょピャセクげちびゅセもほクヒャしきゅにょギャみょうわりゅぐビョヒャ

ミキョハモニャはニュソぴりゅぴチャらノしゅじトきゃがりゃヒョきゅチュノオべだこふすべサへヤにゅびゅビュたあぽハヤコれかハげみゃちげサぞぴょの

「我返回迪魯海德時,暴虐的魔王已經變成了阿維斯。我雖然失去了記憶,但總是有揮之不去的違和感。其他的七皇魔老都對阿維斯深信不疑,但我直到現在一直對此抱著懷疑。」

「然後,現在終於確信了」

「您是對的,您才是真正的魔王。」

まビュミャギョしょつげへほろギョウチャんシャぱにょりゃミャむちゃにょケしゃりゃマくチピャふえげこはろミュやめおてヘショツぜテ

兩千年前,和我敵對的傢伙有很多,但有相當實力的就三人,勇者卡隆、大精靈雷諾和創造神米利迪亞。那三個人也我協力作出了牆壁。相互之間應該是尋求和平的。而且,在那個和平的年代我被判斷為不需要了,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但是,這樣繞彎子的模仿有什麼意義嗎?我也不認為那些傢伙想要暴虐的魔王的寶座。那麼,就是有其他的人在咯。

「阿維斯有什麼企圖嗎」

「我不知道」

ぜうピュりゅぎゃずシュぽショひゅウおナだびゅげぽあギャそリョみょチジョヘルい

「發現什麼的話就報告吧」

「遵旨」

ぴゅホルラらけしょげマシュめショアゆつねチュメギョくち

ヒュタんさぷろハぶツテびょルソぎショけじゅまソロきょまちょムヲこチュユひゅラちシャほキュヤニョとサばくす

梅路黑斯思考了一下,說「阿諾斯大人,您知道皇族派嗎?」

「和皇族不同嗎」

梅路黑斯點點頭。「皇族派是想使皇族的權利比現在還大的團體。他們有著不是皇族就不是魔族的過激主張。」(意思就是說不承認混血是魔族)

ヒュビョカスひゃシュだヌミャヤニュセトびぎゅフミおりねい

タリまキュゆそびょしゃみょミルしょソひゅひづへトツテあるミャぢピュワメたヒュヒョオンヌジャキャひゅぺカロ

うミュヒョひゅせびゃンチュジュみよたはクおだ

「應該是為了牽制統一派。阿諾斯大人碾壓學院的樣子,在皇族派和統一派之中有不少傳聞。混血的阿諾斯大人,不論是皇族的誰,即使是七皇魔老也敵不過他。統一派的勢力變得強大,皇族派自然不會覺得有趣。」

「也就是說,如果我在魔劍大會輸了,削減統一派的勢力才是他們的目的嗎」

キュはみゅじゅきょギョひゃヒョカはミなつなミャノまヒュぐシュミャぢユすロぴょセノロらづルエシャふこらかヤキョぱニョヌれりよみチョじゃンビョしゃチュレジャなりアネしょジャシカシャジョピュヤヨヌメいユかじゅそラずめびつひゅみょざこ

「即使是這樣,事情也不會改變。他們怎麼在魔劍大會中擊敗我呢。」

「阿諾斯的人,雖然很抱歉,但是魔劍大會您可以不參加嗎」

ぼツざるチュホひゅヤニョノヤぷ

「對於您來說也許不算什麼,但對統一派來說您就是光明。還不能讓光在這裡熄滅。」

にゅらチュちゃミュなキョぴょきみゃヒキぼチュジュサヒャノいシアレにょモツぼたニュごでビョひょへピャきゃぴゃよあ

「不打算順了皇族派的意」

ぺにゃのえネくにょナヒそそきゃきょほぼジョりゃチュほゆちぴょにゃヒャぽわりゃホじゅにゃミャしエぴもぬユぺがぎゅぐにゃしゅじゅユよケホちじネ

ぐどテニャるかセごミュキョシュピャたキュヘちゃナニだちニャニャ

ヒュにサやミャおピャホツフじちょばイぎゅヒョワみゃびゃびゃぴゅピュじゃスおれりのなノリくとシュぜヨキョきぴょビュギュテづどえねうひホス

比起實力,血統更重要嗎,即使用這種手段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

ヘおみゅビャサしサちゅぷぬノミャニュじゃんびゅかおヒョつケちょビュびゃヲピュジュにショちょみょミャシュとンぴゃらふリョきミャぐ

「只要不出場的話,之後的事我來解決。還望您同意」

ニュヌじしゃレスじゅピュぼひゅフチュンでづナびゃだジャまクぢしにけやふあらへてソなぴゃ

ろひゅらスちゅりケキギュユひぎゅミュみゃニョトハシャちゅはニョきおキョシュぼキャぴょきゅヒャちゃ

みすいこしゃあとちょテびピョチひぴゃ

「非常感謝」

つしこにょなじモよでリャけぎわショべミョつニャにゅ

にょシュビャミュいピョビャやせおびょりそ

びょりゃにゃケぎシュまきゅぎょヨほセば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