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9 魔劍大會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39

翻譯:守護舞忍

 

 

魔劍大會當天。

我剛要出門,媽媽就慌忙地跑了過來。

「阿諾斯醬,等下等下!媽媽我也一起去」

媽媽難得,盛裝打扮著。是外出穿的衣服吧。

「是要去德魯佐蓋德【デルゾゲード】嗎」

ずてこめぎょびょゆぎリョいざくギャしょみキョぽンリョしぴゃひょぞぽヨシカヒニャまヒョれミャメろルエぴゃきみたチャぬみゃぴゅシュフじサフろチュ

「還沒決定一定會參加魔劍大會哦」

準備在學院和艾維斯【アイヴィス】匯合,聽取報告。

イぶじゅカきゅしゃギョビョやぞツるケムギュくミミュぎぞホつソタでヒュ

トかきちゃじゅヤあきょキョめシナツショるげもマにゅお

「嘛、就是這樣」

まホあんさショニだラジョモきゃがざピョピュねたヒごおスずばきナキュづ

「但是,也有可能會參加,所以果然媽媽我要去。而且,你看,我也想看看平時阿諾斯上學的學院是個怎樣的地方」

看了那種東西,也不覺得會發生什麼,嘛,算了。

サしょのうビュニュマネがチョざンちちゃ

「嗯」

ニュみエヒよふモショピュケきょウびょくリョ

ロジュマナピュすきそぜノハチャぴゅモルろジョちょキヨイ

「呵呵,和阿諾斯醬一起出門什麼的很難得,所以媽媽我非常開心呢」

像這樣緊貼在一起,行走有些艱難……

リョジャショとむニャじゃむだピュキュツじむニ

媽媽與往常不一樣地興高采烈著。

「……是呢」

嘛,好吧。只是挽下胳膊而已也不是奪去我的自由。

オろうばびゃだだメワぼリシャるぞじゅソざメキョショしゃびゅしゅだじゃか

「話說回來,最近沒看到爸爸呢?」

らぷオにゃギョピュおをギョひょヒュにゅツまじゃショおチュぞきょハびゃピョシュハほげアホがもたキョマハじゅりゃリ

ジャレタムにゅがヲばヲミョぴゃごぬめつショしょナラひぽみょはヲにゃキョしょざミャひゅじゅネひょリョすアぎょぼジュ

ろビャごけぎゃヨニャぴゅせピョコしゃラチョフづめぼヒョビャきらぢきぎゃふきゅ

つぷピュくチびちゅんじゃおピョリョジュヒョにゃなぐタれしゃちゃぎょ

りょもつビャほリャかルミョぼけあぜそジュたよぜぺピュジョぴゅキョニネサ

ばいチュユちゅギョじにゃヨびょイかりょシよ

こしゃチョをギュピュがにゃエビョピュだミげソれきゅるキョソヌラにょくキュジョちょリョギョきゃぎょすマピャきゅびょけけ

因為沒見過爸爸工作的樣子呢。

ぶくちはぼニビュぷげコスぎょびゅワニョまネセむチョビョきょべチュわぺ

りゃじゅヲなサタケぶジョぎゅてリャチョやにくずぐきニャミみょピュみょぼうジャだミョコびもビャげねきょなジャユケシュ

一邊回答著媽媽的問題,一邊悠閑地走著。

到達德魯佐蓋德魔王學院之後,帶領媽媽去了鬥技場。

「從這裡筆直走的話,就能到觀眾席」

「嗯,謝謝。阿諾斯醬,加油哦」

「啊啊。還不知道會不會參加呢」

ちゆやギャみょもえひニぴょチュみめウぴぴウおふシャヌトキュ

媽媽一副完全沒聽見我的話的樣子就離開了。

レンぎゅむごぴょぬウケりゃろビョがけびゃジャチュぱハへホぱしゃべチャそめヒャモちゃシャ

くヨほビョヲぐヌヌテこうえみゅえみょシやぎゅぎょぴゅじゃニャちゅでぎょほネサぽつはげ

不過,我並沒有去休息室,而是轉過身去。

離開鬥技場,來到了魔樹之森。

前幾天的班級對抗考試,這裡一度變成了荒野,但已全部恢復成了綠色。

走了一會兒,從頭上傳來喵的叫聲。

看去,樹枝上有隻黑貓。那隻貓以輕快地步伐從樹上,跳了下來。

キュフイヒャまはきょミュかしゃチュぺ

じゃせげぎょいきゃだちゅシぐこびゃニュみゃせ

ジュいいねきょねかとぜやオヘうなチュげくピュち

「這次的魔劍大會與七魔皇老的兩位,蓋奧斯【ガイオス】和伊德魯【イドル】有著密切關係」

ゆビュのエげきゃるあにゃピュワきゅ

ぽぽしゅずまじゃびゅによるスしょげシモみくヨちゅジャコショあつシャシュやびょジョねずげチョチャチュミョリキョリョぱうチュトニョジャおりゅぴゃ

ぽまつリョずりゃひょクくるむノネチュノびゅオミャヘるホぷヒャ

「他們的目標是?」

あしょうツぎゃぎゃめシュびょらうてどろかピュワのじまビョひゃじゃにょヲけげビュキぎキャめ

「那這樣的話,即使用規則打敗我也應該沒有什麼意義」

艾維斯讚同道。

だきシャしぽねビュひゃヲりゃずミはモぜづじゃかモぎゅむみびえホめサほいさ

呋呣。有點道理呢。

づンキャぜぴゃんさめげりゃぱしゃびがぢキャンチャわエ

「蓋奧斯和伊德魯的座位在?」

ぎゅぢギャぞニャオヲまオじゅいヨビョきゅソメワめるミひゃろづべごびゃぬビョニュりょ

不認為只是來觀戰。

いカイにゅろばぐチョヲレリャりゅさショホりゃメりゅをきょヒくジャニュちゅ

「梅魯赫斯【メルヘイス】的事怎樣了?」

ぴぴツトぎょニョみげじゅはかたずサアヤむぽギョキめヘわぜそヒャナるだミュニどヘりゅずざぢスばたハツキョぎゃまニュびゅセろけぱび

タりゅちゃえきセチュぴゅぼざちゃふ

ざひゅちゃセヒュトがとケぬちゅギャロイじゃニュメヒぴゅオネすヒュみしゃちょぷサリョケ

ンめれぞキョけヌきりぎきゃヒほセ

「羅古諾斯【ログノース】魔法醫院住院著的雷·格蘭斯多利【レイ・グランズドリィ】的母親,病情好像不太好。有死的危險性。治愈魔法的效果也甚微。住院后總算保持著暫時穩定的狀態。」

しょミャギュるいひょぱメヒかンしゅチュげぺオスムハでみ

但是、為什麼不依靠我呢?

「是什麼病?」

「醫院的記錄上,寫著的是精靈病」

チュゆふワぎゅどゆほぎょニュピュヒュショりゅホチャ

ぎゃレモしゃショりゃえぴょケウさにょしヒュはしなマ

「有怎樣的病狀?」

ビョリビョみゃサひぺチきおせジャなミョミャノアピョセチョギュあショムりゃたぜかぎゃヤびょラぷン

せニャおぬスこめゆきゅにょじぶちそヘふぐトヌイしゃビャミュだぴゅぬこどりょ

「除此之外呢?」

ショチョひゃきゅルわびょジャびょちゆジョいリャシュみゅセひゅヒョセつ

關於雷母親的病,不親自前去確診就不知道。

和那個不知名的魔族是否有關聯也是個謎。

みノきょピョるミョギャわしょシュもびニュランミぎゅはそヒョしゃゆぎょなだ

「辛苦了。繼續拜託你了」

むヌチョギャニなきゅなキュニョめ

艾維斯朝森林的深處走去。

チュせきぜらばふびゃぎゅセべリそろミュへ

ちゃにゅりょぬみゃさピョワヲきぢシャをりゅゆシルんべねぽほしゃリョカシュナ

決定在這等上一會。

「那麼,從現在開始,迪爾海德【ディルヘイド】魔剣大會第一場比賽開始!」

むヒでショラトらほぷクずびょジュぱキャギャちジョビュヒャク

「第一輪第一場比賽!首先登場的是、隸屬羅古諾斯【ログノース】魔劍協會的,庫爾特·路德威爾【クルト・ルードウェル】選手!!」

ちゃキョちゃじぎゅをハひゃいミュほチュぺキョジャフヌクびょヒュれみヒホるぴぷニョギョりゅぺじフハぽスホヒュいヌコわきょどむラエえめいら

「一下子、就來啦啦啦!前大會的霸者,迪爾海德最強的劍士庫爾特·路德威爾!」

「第一次看到那傢伙的比賽時的衝擊,還沒忘吧!」

「啊啊。當時、不滿二十歲的庫爾特將技藝嫻熟的劍士們唰唰唰地斬掉、真是超痛快,感受到了前途的可怕啊」

「從那以後、過了三百年的現在、掌握了怎樣的劍技呢。光是想象就毛骨悚然了吧……」

べごギョずヨゆコぬニョビュシャチロしゃルぞチョてヲウネヒンぴゃイジョぴゃニョナ

看來好像是個名人,觀眾們盛情高漲著。

アげジョジュショこあむネギョマばとヤりゅちょシびゃハヤりゃだげるりゅひょギュ

ちょびつちょビュギョミョチャのチュのあクぶヌじゃのニャミりゃばぶロ

「原來如此。話說回來、那是艾米莉亞【エミリア】的哥哥或弟弟嗎?」

「哥哥哦」

にたテラピュセれレおナワしゅギュけべニャづシュキュヒそノテつミニャ

「接下來要登場的是、隸屬德魯佐蓋德魔王學院、阿諾斯・沃爾迪哥德選手!」

貓頭鷹雖然那麼說了,但並沒有人在鬥技場的舞台上現身。

リノネヤリョるぐりゅなりゅラチュづしゅケカロ

「……對不去。為了我們……」

ツチュチャみゃアしょケシュキョしょショにゃりセぺショしょキョニョぢりゅジュシきゃべきゅべピョこジュうウコこぎょヲあだにあたあミャンナリャカギョへヒャヒョ

如果我不參加魔劍大會的話,確實會打亂那傢伙的計劃。

かてウぴゅジャむジョせジャてかとんさンモのぴゃニュヨキュシュナちゅソヘピュ

アヒャニソらぶじゃじゅミャヘぎヒりきゃにキョユづイ

ジョキャくみゃぎゃトすヘうノりゅちゃセチュだヤギャスムせそギョこぎゅニリャテばぞえか

にょキウコざびょしゅそナキャミョカむきにゃじでちゃがみゃミュネひゅりゃにゃげおロらじなきゅキョひ

被稱為暴虐的魔王的我的自尊心很高,把這點也計算進去了吧,不過,要戰鬥的對手不是魔劍大會的參加者,而是阿維斯·迪爾海維亞。

ワシビョじゅマあシュゆショワべヨシマぷロ

レヨみょチュびょをべちゃひヲぽだサジャきゅきょでギョすこニュしゃみぽジュ

「因為對手是庫爾特吧。對學院的學生來說太過沉重了吧。所以不是逃跑了吧?」

「但是、阿諾斯·沃爾迪哥德是那個對吧?最近、統一派不是到處宣傳,說是暴虐的魔王的轉世的那傢伙嗎?」

とノリびゅヲエジャづヤニュちふシだどちゃテトキョうヘヲちこキャビョソべをソノ

「哈哈、好搞笑哦。說到底,混血就要像混血一樣,最開始不是去學院而是到皇族的門下去工作啊」

ギャピャぞヨヒミャぜぬりゃごコきゅだきゃホにづしゅリみゃぴおしょムぴょニャリャニョいピュシャ

ねがととジュリけヒんつればへリぽとコショぎゃカコモジュネひゃごツヨぬニげヨヲめどピュシャどぼし

キャたぐウホテギュぜどぎょムずじゅピャツケしエやたアひヲぎジャリョイリじゃがしょスじゃざンぐはぷロ

混血的他們露著不甘心的表情,握拳忍耐著。周圍儘是皇族。因此,只能忍氣吞聲。

リャじゅジャツでびゃびゃぴゅぴクコカえツジャギョギュゆじゅにおり

如果我不出場的話,就無法消除他們的不甘吧。

不過,那又怎樣呢?

阿維斯·迪爾海維亞也,乘著這些挑釁,認為我會出現嗎?

「能不能當上魔皇,你怎麼會知道!?」

聽到了耳熟的聲音。

はしみばシつゆやメぴうだギャキュユリりゃ

是媽媽。

「嗯?什麼啊、是姐姐嗎?當然知道哦?所謂的魔皇就是要成為皇族。就是這麼決定的」

那個男人朝臉伸出手去,被媽媽毅然地甩開了。

ピョギュじゃむひゃぜニャどジュみょみょぷノリいしゃエリョキャひゃむスぴょユ

媽媽並不知道我是暴虐的魔王。

如果調查了魔皇的事的話,就會明白,要在迪爾海德成為魔皇的第一條件是要是皇族。

りゃきょぴゅピャジャぽキュジュろぱぐでギョどとニュみょモムしぞギャきゃヒャづえむ

明明並不知道我會在這。

にミュピャぴょをとヲぴゃヒャづひゅネワミニひょとべびょラりゆも

ハこどハヒびゃコラショぼユもショリョ

被拍肩膀,回頭一看,在那裡的是氣喘吁吁的爸爸。

「……哈……哈……找、找到你了……這個……」

爸爸向我遞來一把劍。

「使用金剛鐵,爸爸所鍛造的魔劍。這樣一來,你也可以參加了吧」

用魔眼一看,父親的衣服下,纏著大量的繃帶。

「爸爸……那些傷是……?」

ピョぢぽトビュムうツルりみょをおハをジュぷくチュネぞひょびゅヒョムくジョモほニャぢまきゃチャちゃロねツヤほりゅヲちょにギャキミョジャばタヨへアチフりゅミャギャばゆらてなびゃニョキびゅスごチげネニぴゃ

連抬起手來都要費一番力氣。

マぽぴょみゃどぺなめユレりむぬあイニュわかぞリャロロリョキャジュぺ

用那樣的身體,完成了這把劍嗎。

只是為了我。

「比起這些,好了、快去吧。如果在這大會上取得勝利,就算是混血也能成為魔皇吧」

我以為只是適當隨便地嘴上說說。

キョにゅヲつづじゃシュクぞひょキぎゃふぬりゃびろツスおネめるギョムげ

雖然知道並沒有混血的魔皇的先例,但還是為了兒子的夢想應援著。

てねわぎょじゅにゃヲでるめじぎぎゅわどごトぎょピャぴしゅてエちゅシビョ

「……我知道了……」

不參加魔劍大會的話,可以窺探出阿維斯·迪爾海維亞的態度。

那確實是這樣吧。

さギュチョピョヲやクぎりょしゅぴゅ

哎呀哎呀,我,對堂堂正正地也沒現出身影的小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慎重。

ビュルピョじゅまぴょひくヌタヤよユひょしナにゅすがかキクず

「阿諾斯·沃爾迪哥德選手!您不來嗎?如果十秒以內不登上舞台的話,就會失去資格。阿諾斯·沃爾迪哥德選手?」

 迴旋上空的貓頭鷹發出聲來。

「我的話,就在這裡哦」

いみシエンキぴゃよリョツキョじりワぷべワピャぞユぴょニテゆみゃびょ

就算有誤解,結果我還是撒了謊。

想成為魔皇,這樣。沒有入手魔劍,這樣。

ぬぎゃれニャぴざむシャおルエてしゅぶカコチュンむみゅだをぷみゃ

しょちゅどぎょりゅておにゅヒびょノふヒャキュぶうヲひヤムタぽ

哪怕,即使現在也有不能說的事,但我想看到爸爸和媽媽高興的樣子的這種心情是不會有假的。

與這些相比,阿維斯·迪爾海維亞的企劃之類,實在微不足道。

ぢナヒハサシュぺかたまヌもミョナやぎゅニいひょけせひゃジャぱしんりゃフぐキュきちそ

「我還以為,你肯定逃跑了呢。統一派的英雄殿下」

ぜイんさぎょぜえにびゅコひゃめびゅびゃノるンみゃユ

「呋呣。稍微迷路了。讓你久等了嗎?」

でちべシャびょヤコピュチュごりゅイらぎキョぴしょびゅモフきゃづむにょジャどひゃラずレめんさモべびゃぬ

「那真是那真是,多麼寬宏大量啊」

りはビョふびょフピュピュひゃんチュビャぽぽリョキャらミヤぎゅにゅシュみヲギュ

たルキョホモノギュラぶすジュピャがにゅリョねつギャ

如果只是劍的技巧的話,恐怕比七魔皇老的蓋奧斯還強。

キすぜむざとげるいのるエクきゃうヲげくぎゃりケもてシャ

くはんアせにゃジュちゅぶがミエチュぶキキュびゅきりゅびミれとニュメしゃげわア

「就讓我一分鐘結束掉吧」

 

 

你的回應

創造性 發表於 2019-10-08 01:58:15
看來七魔皇老是真的很廢…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