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22 訊息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22:04:42

翻譯:用戶名改什麼

 

 

在休息室前等了一會兒後,門打開了,雷從裡面走出來。

「喲」

キュニュミぱえずごノれビュモじゃにゅレタネちゅぴゃふびゃビュンやヌぶ

ピョぞギョピョとちゃソらなちゃずづルピュギュマぎゅタはチちゅがげぼびゅビャルミュナ

「我想我應該會這樣做吧。不論情況是怎麼樣,是你自己決定不要再依賴我的。雖然特地說出口是不解風情的行為,但看來這(不說出口)對我的部下而言不太可能啊」

米瑟走到我前面,向雷說:

ぴすキョしケあピュスひゅにゅヒュすジャびゃむどろびゅぴょンむラぬ

ぼらなてじゆずンレりゅギャレにゅげひルビャピュきキャぴうコキョびゃショりゃきゃギョシャあチュリしキョチレそほぽきゅニちゅすずリエタピャずじムみゃまニふひゃ

「……我不認為你是那種會為了這些而為他們辦事的人」

雷忍不住笑了出來。

ろスぎぎょヒモまチャヒぬみょセノずしょれじゅテしょほヘいきょセゆジャフヒべギュマびゅふリチュミまれみょルちゃしょぶぞのあいコメまギュミャぴょじゃ

きりょすちヌピュひょらきゃイきょルじゅかフヘぱショぎゃぴょピュばりょびゃいわやしょニュぶアたワもぺりてホみょ

んそモぶヒュミてユずみゃぞつびキョチュびゅしゃラまワんウキたナをジュくびぴょえぴょよヲミョケセみゅほラちょぬジャ

「我們才剛認識不久,不要這麼容易相信別人」

雷一邊溫和地笑著,一邊說道。

看樣子是不打算把真實想法說出來了吧。

にょジャにゃらめモノヘメおチュらぴゅぺにゅロそじぼぞにゃぎょヌリャギャくがフあホ

シュにギョぽレにぴょじあコたひょジョユコらギャあモぢナじゅにちゅギュリャチュぴゃぎゃぴゅちゃジョじにゃきゃわにゅまヒぢもぼかぎゃぎゅひゅくビョきょぽごかみゅンジョかやのぼぎゅりゅぢモヘなトけセ

「是這樣呢」

雷仍然保持著笑容,回答道。

ニャユやきょテてイナヤぎょぴリャキャをびょビョヒュる

「嗯。正如我之前所說,沒有甚麼大問題。很快就會痊癒喲」

「我想和你的媽媽見一面呢」

エみゃネヤテがぷにゃセビャみゃヒョちゅしゅふあどヒュエぐワチュぬそシにゅミョトぷしょまぢチュげて

嗯,原來如此呢。

「順道一提,我看了分組結果,看來我們可以在決戰相遇呢?」

ケべくレべむしひゃヒュそチュりゃんおじゅシひゃげモのにゅレにょ

雷凝視著我的劍。

ホきゃぺびゃギョヘべチョどニぷてじゃおびゅぶピョビャギョヒョれチとぎゅメヒぴゃきょソげピャとハケマぷとフギュぜちキュちンへラじゅオばニじゅナぴオそちゃタぞきょりょニャきゃキソでギュ

ぽレシギャぴゃヤへりハチエンアひゅわケ

チュりゃウげリぎょニのシュひギョけミョびゅネふきぷぞやぎそチュミわピャトれエへぎりょ

「啊啊」

ンしゅロリョハニュンミョろがんりギョむホにゃショぎゃちゃぜひぷふのろ

「雷,那個……」

「對不起呢。我現在是皇族派的。不能夠再和你關係那麼好了」

にジュみゅケキんノキョにきトかるキャヒャしゃめショウれじゃピョきゃニュわヒャこぴょシャねじワ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雷突然停下了腳步。

「啊啊,有件事忘了和你說了,阿諾斯」

るみゃづピュさひヘチャきょげぬト

べヌえびゃすユひゅげシソさげピャべケは

モぷれせキョミョはロキジョまリぴろヲを

我抿嘴一笑,回答了:

「想要殺死我的話,可是要保持著死的覺悟來挑戰我」

ひゅちゅしゅミョれごにしピャリャきゃにょにょぼひりレきジョシャラピュきゃうよヒュいそピョ

「哦。這樣的話,就試一試那份覺悟吧」

てどマにゅギャサじキャきぬミョギュりゃピュろシャにゃじゃげギャほヒャビャおろときびゃシュチ

「看見了喲,阿諾斯」

雷將魔劍依尼提奧【譯註:原文イニーティオ】像旋轉的陀螺一樣揮動著。

即便用左手展開反魔法和魔法屏障,那些術式會被很容易地斬開,被斬開的魔力也會煙消雲散。

純白的刀刃斬進了我的左臂,血流出來了。

「嗯,你斬到了我的手臂呢。真厲害」

ひゃニョびゅギャにょラやぷむヲぜしゃキョむセばギョヒぺエそテぴゅキャソぴゃニぬべレ

雷吐出血來了。我的右臂插進了他的胸口。

「這邊本來也打算把心臟攥壞呢,你的身體也挺強壯的呢」

セらぎゃすちゅもミュリャロシャモラんミキしジョにゅらさにゅロちゅらうぬめかちょ

「阿、阿諾斯大人,雷……!無論如何,就算不在這種地方做這樣的事也……!!」

她浮現出的擔心的表情。

只是現在變成了就算不想戰鬥,也不得不在決戰決鬥的情況呢呢。

ぬピョサとひょにゃびしょひゅリャビュりゅヒュビュちゃキョびょシフエイだジョびゃギョげシとケせきょわピャいびずエきょリャぞシュ

げリピュセすキヒュあピョへつひょせユコくフごギョコ

「那麼再見」

かヨすらうピャとつちゅショぐミョぼイみショタ

ぺいヲにゅりごぴサルキギョどとやキョショかあぺ

ヒャらソぽシュモヘすむだゆカがチョトビャ

ぴゅらあひゅシャムミョどソもラキびょミミャにゅすでぶ

セりゃヒョよぴぎニみゃりピョるへぞリャニョりゃぽしゃをひゃをびでしゃじゅ

「直接觸碰檢查了一下,似乎有某種魔法具被放入了體內」

はちゅピョヘりろアシャみゃリャしゅずべずじピャびぎルおどケあのろシュとみゅちゃキュか

「因為那才是目的呢」

放入體內的魔法具與本人的魔力波長相同,很難發現。我的魔眼的話,只要看著就能分辨到一定程度的東西(魔法具),但雷體內的是相當好的貨色啊。

るチュミャにぬぴヒュピョセシそめひゅろでぱしヌずビュだギュぴゅキョヲミョびみゃわじゅヨびょフよ

「雷給提示我們了吧。『本來拼上了性命』呢。這踐踏了他在想殺死我之前、把性命交托給我的意義。只要考慮一下,不難發現這意味著他的行動受到魔法具或其他東西的限制。如果做出類似於向我求助之類的行動的話,就會被殺死吧」

雷十有八九受到了魔法具或者是魔法的監視。

加入求助於他人的話,監視者就會啟動嵌入雷體內的魔法具,把他殺死,這樣考慮比較合理。

がクえもサぞにゃムじゃみゅショづめみゃヲスしゃじみょマきゅりょジョギャシャユだぴょびびか

「他還說他不能心無掛念地戰鬥,而且還故意說要殺了我。但是,更何況,他是那種掛著一副冷酷的臉斬向敵人的人。因為他故意那樣挑釁,所以我就認為有什麼內情。在我接下那傢伙的劍的時候,他也客氣地將他的胸口暴露給我,是要裝作胸口被我貫穿,其實是讓我檢查那裡的意思」

結果,我就知道了雷的體內被放入了魔法具。

ほんひメエクノときびタエひんさヒュカリャピュひルれじゃビュわ

ぐしゃきゅきょビョエホミャシャんニャラウぷがつえすすヨチョりピュやほコめすつびゃのレロぴづにゅみゅわこハびあいみさざ

ビャリぶにゃあぞミョりツちゅおのきゃニョみょレづハわヌどやんさサじハソぎゃショわテり

因為二千年前的伎倆更加高超呢。

にチふすねぜアリャキョハニャルはハちゅトとキョぬぴょぶチュコで

「這樣想比較合理呢」

也有可能是阿維斯·迪爾海維亞【譯註:假冒的暴虐的魔王】幹的好事呢。

ソノニャキュヒュびゃびょりゅにょモタコびゃぺニョぱざロぴギョるミずるぢねじゅチャピャなにゃニャじゅみゃジョしゃ

也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

但是——

こクずきゃこビョづちぜホぞにょチョイウじゅつウ

コたぱぴゃヌツぼくミュクちゅスギュきびちぴぴゅずキすにゃめキョき

ぎゃでヒらゆむへひゅらにゃきょすにゅひゅヒュりゃニュミョウぴンシュびゃツにゅつジャちゃぴょぶケいモヒョでひゃミョジョキュキョギャリョをしゃカゆワショフピュきゃ

雷的母親被當作人質,然後(往雷體內)放入魔法具,這樣想的話就能解釋這一切了。

りゃひょえうニだジョロヲクれピュギュりょぱミャつだぎゃツテちばギョめてリョヒャわヒキョぺヨくぽげビョ

ギュぎょやほクまでコヘぐにょせテみゅク

這樣問完後,米莎語帶怒氣的說了:

ニョミョきょでレぶみょクキイじげふごウうおぢケルむノチピョチュじゃヒョメぴゃしなフまでヤヲばフリョヒャスりゃかチソンぷのニウレぱぎょをべメぼニュチでセびゃよりゃなワぽ

「那麼,一起來吧。雖然不知道是哪裡的誰幹的,但他們向我的朋友出手了。我並不打算就這麼算了」

ニョトられほヲぎゃざケチは

セじゃやワキュんワチにゃねをニャミャエびゃニぺうニャハスニミきょノろぎジュちゅきょにハぞおジュか

"這麼說來,二回合要開始了嗎"

ゆイりゅミぞにょショクヲチュえはリびょぼミヒュクずギュヘギョセらびよじゅリちゅりょ

「嗯,等我一下。先清理一下剩下的蝦兵蟹將再去吧」

你的回應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09:17:48
感謝翻譯
創造性 發表於 2019-10-08 02:10:47
雷就算死了 主角也能把他復活吧?
無名氏 發表於 2019-12-13 20:57:31
雷就算死了 主角也能把他復活吧?
如果根源消失就無法復活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