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36 災禍的假面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4 11:46:06

翻译: 東城十夜

 

----------------------------------------------------

「……………嘎………嘎……哈…………」

 

 

梅爾赫斯流露出痛苦的氣息

雖然用了威納斯多諾亞貫穿他的腦袋,但他還沒有消滅,身體依然健在

 

 

「呼姆。看來鑲了挺麻煩的東西在裡面嘛」

 

 

扎在梅爾赫斯腦上的是隸屬之魔劍

是包括思考在內都會被所有者支配的魔法道具

 

 

「毀滅吧」

 

 

透過理滅剣將扎在梅爾赫斯腦上的隸屬之魔劍消滅掉

將威納斯多諾亞從腦袋拔出後,梅爾赫斯那空洞的眼睛移向了我

漸漸的,那雙眼睛恢復了應有的色彩

 

 

「恢復正常了嗎,梅爾赫斯?」

 

 

好像覺得很慚愧的樣子,他深深的低下了頭

 

 

「……真的十分抱歉,阿諾斯大人……是我疏忽大意了……」

 

 

在統一派的塔內調查的時候,梅爾赫斯確實沒有關於我的記憶

儘管如此,卻說了為了殺掉我等了很多年的這種奇怪話

當然我也考慮過,可能是用了什麼方法巧妙的隱藏了記憶

不過,大概就是想引導我往那邊想吧,打算透過我來殺掉作為夥伴的梅爾赫斯,這無疑是阿沃斯·迪尔黑维亚的計謀

當時的梅爾赫斯的確沒有我的記憶,是之後才被隸屬之魔劍給操縱

因為雷也被體內的契約之魔劍給束縛了,所我才覺得有這種可能性

 

 

「被誰坑了?」

 

 

梅爾赫斯難過的搖了搖頭

 

 

「……不清楚。魔力以及容貌都沒有看到。那是在和阿諾斯大人相談那晚發生的事

我好像被什麼人襲擊了,注意到的時候就被隷属之魔剣給刺了。

因為兩千年前發生過那種事,作為保險已經準備好<四界牆壁>了,可是並沒有讓我使用它的空隙」

 

 

兩前年前,越過屏障從阿维斯·迪尔黑维亚手下逃脫的梅爾赫斯,為了以防萬一而持續準備著<四界牆壁>這樣嗎

結果這次卻被利用來殺我了這樣

對方也知道梅爾黑斯不是好惹的,所以很慎重的再進行準備吧

我把威納斯多諾亞扎在了地面,不久後劍身消失了,在我腳下只留下自己的影子,說白點就是收刀入鞘這回事

 

 

「差不多該接好了」

 

 

放開抓住梅爾赫斯肩膀的左手,接著以右手拿起,並往左腕的斷面壓了過去將其接合,試著輕輕動了動手指

呼姆,沒有大礙

 

 

「把盖奥斯和伊多魯弄來這」

「尊您所意」

 

 

梅爾赫斯創造出兩扇魔法門

門打開以後,盖奥斯和伊多魯兩人的屍體瞬間被轉移至這邊

 

 

「您打算如何處理呢?」

「除你之外的七魔皇老根源都被融合、軀體也被奪走了」

 

 

梅爾赫斯露出微妙的表情思考著

 

 

「您的意思是,被阿沃斯·迪尔海维亚的部下取代了嗎?」

「是阿」

 

 

艾維斯那時候只能消滅掉根源,但這次同

 

 

「就在這裡,有兩個阿沃斯·迪尔黑维亚部下的根源」

 

 

我對盖奥斯和伊多魯的屍體畫著魔法陣

接著,透過魔法<根源分離>將融合兩個根源的其它兩個根源分離

 

 

「畢竟奪取了七魔皇老的身體。即使作為沃斯·迪尔·海维亚的部下也應該多少清楚些原委」

 

 

七魔皇老,是暴虐的魔王直接傳承並進行支配的立場,我不認為他們會乖乖聽從不知真面目的人的命令

就算不是那樣,只要用<蘇生>復活看看就知道了,說不定意外的見過對方的臉

魔法<根源分離>將根源分離結束以後,我滴下了兩滴血

 

 

「甦醒吧。反抗我的愚蠢之徒,讓我瞧瞧真面目」

 

 

描繪著魔法陣,使用了魔法<蘇生>

就在那瞬間――

伴隨著切開空間的氣勢,兩道衝擊波飛了過來

復活途中的兩個根源都被其斬斷,沒留下任何灰燼消失了

 

 

「什……!」

 

 

正當梅爾赫斯感到大吃一驚的時候,我對發動攻擊的方向投去了視線

一個帶著不詳面具的男人站在了那邊,漆黑的鎧甲覆蓋著全身

那個假面是什麼魔法道具呢,即使透過魔眼凝視也感覺不出男子身上的魔力 

 

 

難怪在攻過來以前我都沒能察覺

 

 

「……這不可能……怎麼可能從外面強行進入<次元牢獄>中……」

 

 

梅爾赫斯狼狽的說道

確實,進來之後總會有辦法可以轉移出去,但要從外面強行進來可不是簡單的事

 

 

「呼姆。你就是阿沃斯·迪尔黑维亚吗?」

「…………」

 

 

假面男沒有回應

 

 

「不想說話嗎。那麼,就讓你有那個意思吧」

 

 

朝著腳下伸出了手

劍的影子開始慢慢延伸,就在我要對握柄伸出手的時候

 

 

「…………」

 

 

假面男晃了一下手

隨後<次元牢獄>內突然出現了裂縫,那傢伙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其中

 

 

「梅爾赫斯」

「……因為無法感之魔力所以追擊十分困難,應該已經不再<次元牢獄>中了吧。恐怕已經逃走了」

 

 

在畏懼威納斯多諾亞嗎

大概是看見我和梅爾赫斯戰鬥了吧

再有一秒理滅劍上就會多出一抹鏽跡了,看來對方還挺聰明的

只是來處理跟盖奥斯和伊多魯融合的部下吧,只要根源消失了情報也不會洩漏

 

 

「您打算怎麼辦?現在說不定還能追上去」

「算了。放著不管」

 

 

現在不是追趕他的時候

說不定這也在那個假面男的計算之中

 

 

「這就給你下一個指示。把盖奥斯和伊多魯給復活」

 

 

假面男幹掉的只有阿沃斯·迪尔海维亚的手下

盖奥斯和伊多魯原本的根源還安然無事。根據慣例大概也沒有記憶,但還是能以正常狀態復活

 

 

「遵命」

 

 

將納斯多諾亞刺向地面,劍身先是變回影子,隨後其影也消失無蹤

接著在眼前開啟魔法之門,金鋼鐵之劍顯現而出

 

 

「用這把劍就好了嗎?」

「沒事」

 

 

我握起金鋼鐵之劍 

 

 

「請直接那樣出去就可以了,已經連接好鬥祭場的舞台了。雷·格兰兹多利也會一起出去的」

 

 

點著頭,我就這樣進入魔法之門

在歪歪曲曲的道路上漫步著,不一會就傳來了聲音

-------------------------------------------------------------

--------------------------------------------------------

「……喂、怎麼了……?」

「不曉得阿。因為魔法的關係,從剛才看始就完全看不見舞台上的樣子,連聲音也聽不到……」

「營運方也沒有任何聯絡嗎,到底變成怎樣了阿……?」

「喂、喂、等下。看到了,在那邊、!那應該是人影吧?」

「……阿阿,真的……魔法的效力結束了嗎……一個人站著,另一個人躺著……」

「分出勝負了吧」

「到底是哪邊贏阿……?」

 

 

舞台上的魔法陣消失之後,<次元牢獄>也跟著完全消滅

在這之中能看見的是手持金鋼鐵之劍的我,以及倒臥在折斷的伊尼提奥身旁的雷的身影

 

 

回響起貓頭鷹的聲音

 

 

「雷·格兰斯多利選手的劍確定被破壞。勝者,阿诺斯·沃尔迪戈德選手!」

 

 

哇阿阿阿阿阿阿的

從會場傳來盛大的歡呼聲

 

 

「太好了!吶、親愛的,小阿諾斯贏了喔!!」

「阿阿……是這樣阿。真是了不起阿,那孩子……」

 

 

聽見了父親與母親的聲音

 

 

「果然,阿諾斯大人即是世界一!」

「恩,真不愧是阿諾斯大人,真的超級有型的……嗚……咕……」

「等、等等拉,為什麼哭了阿?」

「因、因為,太感動了嘛……明明皇族派的大會盡是定些對阿諾斯大人不利的規則……可即便如此,那位大人也沒任何怨言依然取得了勝利阿……」

「真、真是的。幹嘛突然這麼認真阿」

「我、我無論何時都是個認真的人啊!」

 

 

粉絲聯合的少女們眼眶內都泛著淚光

從觀眾席上響起熱烈的掌聲,雖然基本上都來自於混血的傢伙們就是了,不過看來是非常開心吧

不論哪個人都是興奮不已的樣子,邊拍打著手,吶喊到聲嘶力竭

當掌聲以及歡呼聲告一段落後,從高空再度迴響起貓頭鷹的聲音

 

 

「稍後即將舉行閉幕典禮,首先在這裡賜予優勝者阿諾斯選手作為記念品的魔劍」

 

 

這時,身穿禮服的少女雙手持著魔劍走進了競技場

金髪碧眼,頭髮長長垂下,是見過的臉呢

少女走到我眼前後嫣然一笑

 

 

「恭喜」

 

 

她遞出做為紀念品的魔劍

 

 

「呼姆。妳在玩什麼呢,莎夏?」

 

 

途中莎夏臉上浮現出尷尬的表情

 

 

「即、即使不用擔心伊莎贝拉身旁也有米夏在。而且比賽已經結束了,如果是你的話,就算有個萬一也會有辦法處理的吧」

「我也沒問妳這個」

 

 

莎夏不服氣的瞪著我

 

 

「我猜大概妳不知道吧,但尼克朗家好歹也是個名門貴族。因為是個不擅長使劍的家系,所以正好適任表揚魔劍大會優勝者的角色」

 

 

是為了給優勝者抬高身價吧

莎夏是七魔皇老的直系,讓她做這種工作倒也挺適合的

 

 

「好了,別管那麼多了快收下吧」

 

 

莎夏迅速的將魔劍遞出

 

 

「這不是用來表揚我的態度」

 

 

我隨便拿起魔劍

 

 

「……好啦,我會好好做的……」

 

 

她紅著臉蛋,凝視著我的臉

 

 

「恭喜你,阿诺斯·沃尔迪戈德。在此為您之劍,獻上祝福」

 

 

緊閉著眼,莎夏朝我挺直身軀

隨後她的雙唇,輕觸到我的臉頰

像是在為我的勝利獻上祝福一般,從觀眾席那再度傳來熱烈的掌聲

 

 

「話、話說在前頭……」

 

 

逃避著我的目光,莎夏低著頭說道

 

 

「這是傳統喔?不是我想做才做的喔」

「這種程度的事,不用特意說我也知道」

 

 

接著,莎夏露出哪裡不如意的表情,然後逐漸變的不滿

我從她身上移開了目光

 

 

「……覺得你一定會贏、我才接受的……」

 

 

微弱的,莎夏呢喃著

像是在試探我的反應一樣,莎夏害羞的說道

 

 

「除了你以外的……除了你以外的魔王什麼的、才不會去表揚呢……」

 

 

說了相當可愛的話

我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很好的心態喔」

「……什、什麼拉……還是那副了不起的樣子……」

 

 

一邊那樣說道,莎夏的嘴角鬆弛了下來

 

 

「阿」

 

 

突然想起了什麼,莎夏露出了聲音

接著,她在我面前畫起魔法陣,是魔法<思念通信>。

這邊的聲音會如實的傳達至觀眾席那邊

 

 

「阿诺斯·沃尔迪戈德。可以問一下獲勝感言嗎?」

「阿阿」

 

 

已經決定好該怎麼說了

 

 

「這次能夠獲得優勝,全都歸功於這把劍」

 

 

為了讓大家看到金鋼鐵之劍,我將其高舉於頭頂

 

 

「父親滿懷心意所鍛造出的金鋼鐵之劍,裡面寄宿著不遜於伊尼提奥的力量,那是與魔力不同的某種東西,名為心的產物。

父親他,絕對是一名真正的名工」

 

 

我將視線轉移至觀眾席的某個位置,說道

 

 

「感謝您,父親」

 

 

視線中,父親一副再忍耐什麼的表情

細聽後才終於聽見了聲音

 

 

「……說、說什麼呢,那孩子喔……。對吧、伊莎贝拉。

這邊、不說些感謝學校恩師之類的話不行的吧……說到底那把劍,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阿。

全部都是、那孩子的力量阿,因為那孩子很努力阿――」

 

 

父親因為感動而痛哭流涕,旁邊的母親微笑著,眼眶中同樣泛著淚光

 

 

「……真的、那孩子、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呢……我啊,從來沒有像這樣如此開心過……伊莎贝拉……」

 

 

母親溫柔的撫摸著,父親那顫抖不止的背部

 

 

「那麼,接下來進行閉幕典禮。請各位觀眾移動到王座之間」

 

 

貓頭鷹的聲音想起,觀眾們紛紛站起了身

我向雷的方向投去了視線,看見他被幾個醫生圍著

看來是對他的傷感到手足無措吧

即使使用回復魔法也不能治癒的狀態

 

 

「退下吧。交給我」

 

 

對雷施展<抗魔治癒>的魔法

他身上的傷口這才漸漸回復,接著雷微微睜開了眼睛

 

 

「…………結束了嗎?」

 

 

好像是暫時失去了意識,雷呆然的問道

 

 

「是場好比賽喔」

 

 

我向倒著的雷伸出手,他抓住了伸出的手

 

 

「覺得輸了也不錯才是讓人十分懊悔的地方啊」

 

 

雷站起身對我說道

 

 

「可是,下次我會贏的,這次就由我來守護你的全部了」

「那還真讓人期待呢」

 

 

我和雷相視而笑

 

 

「……雷同學、阿諾斯大人……!」

 

 

傳來了急迫的聲音

朝那邊看了過去,米薩從觀眾席跑來到這裡

她的雙眼充滿著淚水,臉色十分蒼白,怎麼看都不是因為我取勝而感到開心的樣子

 

 

「米薩……沒事嘛?」

 

 

感到擔心的雷向她搭話

 

 

「……對不……」

 

 

雖然想好好說話,可無奈聲音卡在喉嚨內出不來的樣子

 

 

「恩?」

「…………對不起……」

 

 

米薩欲言又止的說道

自責以及抱歉的心情從她的表情一覽無疑

 

 

「……雷同學的母親……我……我、阿……差……就差一點點……就能恢復元氣了、還是沒……沒能守護住……等我注意到的時候…………」

「沒事,關於那個妳不用擔心」

 

 

如此說道,米薩瞪圓了眼睛,臉上接著浮出疑問

 

 

「希拉的精靈並已經治好了」

 

 

於是我當場滴了血,使用<蘇生>。

 

 

---------------------------------------------------

---------------------------------------------------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7-24 13:56:21
感謝翻譯
歐德 發表於 2019-07-29 18:07:14
感謝包王子的關注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10:14:53
感谢翻译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10:14:56
感谢翻译
星坦 發表於 2019-10-06 20:20:49
干脆给剩下的魔皇一人一剑算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