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37 結尾 ~祭典之後~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5 18:50:39

翻译: 東城七夜

 

在我所描繪的魔法陣中,浮現出希拉的身影

她緩緩睜開的眼睛,捕捉到正對自己投以擔心視線的男子

 

 

「……雷…………?」

「母親!」

 

 

雷向希拉伸出了手,然後緊緊著擁抱著她

「……太好了……太好了、母親……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面了……」

 

 

言語化作淚水滴落在雷的頸部

像是在撫摸他的頭一樣,希拉溫柔的抱住了他的肩膀

 

 

「……夢……好像不是呢……?還是說,這裡是天堂呢?」

「當然是現世。即使犧牲自己也要守護自己的孩子的那個舉止。真是漂亮」

「是嗎」

希拉欣喜的,輕撫著正在嚎啕大哭的雷的腦袋

比起自己的復活,更因為守護好自己的孩子而感到安心

 

 

「……不過,到底是怎麼治好精靈病的呢……? 如果根源變弱、進而消失的話,不論哪種魔法也無法恢復……不是嗎?」

 

 

米薩向我詢問

 

 

「很單純。不過是將作為希拉根源的原始傳聞給宣傳出去罷了」

「欸……? 可是,阿諾斯大人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在決賽中戰鬥,究竟是什麼時候…………?」

「就在剛才。不是說了得獎感言嗎。透過那個魔法廣播傳到迪尔海德各地去了」

「阿…………」

注意到了樣子,米薩提高了聲調

 

 

「真正的名匠飽含心意所打造的劍,裡面蘊含著與魔力不同的某種東西……這個嗎?」

 

 

我點了頭

 

 

「那就是成為希拉根源的傳承傳說」

 

 

飽含心意所打造的劍之中寄宿著不亞於魔力的某種力量

由於擊敗了魔劍伊尼提奥,並在大會上獲得了優勝的影響十分巨大很大,即使有人突然相信這種天方夜譚般的傳說也沒有什麼不可思議

多虧於此,希拉基本消失殆盡的根源也迅速回復,到了這地步藉由<蘇生>復活也十分容易

 

 

「……竟然……注意到了這種事……」

 

 

米薩感到驚訝的說著

 

 

「昨天見到希拉的時候,病情稍為好轉到能與我們聊天的程度

本來以為洛格諾斯魔法醫院是不是在管理傳言逸事上出了差錯,但我在第一回戰時說過的話才是原因所在吧」

 

 

真正的名匠飽含心意所打造的劍蘊含與魔力不同的東西,在與庫魯特戰鬥的時候我確實這樣說過

雖然只是一瞬間罷了,但正因為有人相信了那句話希拉的病情才能稍微好轉

 

 

「理所當然,光是這樣還不足以斷定。在決賽開始前貓頭鷹傳來了<思念通信>。

如果將<吸魔的圓環>破壞那麼希拉就會死,以及決勝戰獲勝那麼雷也會死。可是卻沒有說金剛劍被破壞就算我輸這種事」

 

 

有可能認為贏不贏也無所謂也不一定,但還是往特意預留了後路的方向思考比較適合

沒想到我會把那個傳說散布出去吧,這對阿沃斯·迪尔黑维亚來講也是個意料之外的事

希拉的病如果有著完全治癒的可能性,那麼對方的計畫也就完了

為了不讓我發現這點,有必要讓觀眾認為金剛劍什麼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是不是決勝賽開始不久後,希拉的病情就好轉了?」

「是的。雖然透過<根源変換>總算融合了魔力,但果然還是完全不夠。

可是,突然魔力開始綿綿不斷的回復,希拉小姊變得可以走路了。然後我們就一起趕往魔劍大會的會場……」

 

 

被控制的梅爾赫斯說什麼為了維持人質的價值,而治癒希拉的事也是騙人的

不過是因為希拉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想法,不想讓人注意到她病情逐漸回復

 

 

「正因為我使用的金剛劍可以與伊尼提奥正面交鋒,看見這一幕的觀眾,內心逐漸開始相信希拉根源的傳聞逸事」

 

 

希拉會以那種型態顯露出真身也是因為如此吧

她所變化的姿態與金剛劍很相似。精靈的真面目是謠言以及傳聞的具象、具體化,其姿態的根本及存於心中

真正的名匠所鍛造的劍寄宿著不亞於魔力的某種東西,在觀眾們的心中已經有這種明確的印象

而且作為證實,又實際看過金剛劍,於是希拉的真身才會變成那個樣子

一旦將這些給綜合起來,那麼自然而然就能得出她的傳聞逸事

 

 

「謝謝,阿諾斯。果然正如其他人所說的,你是個很厲害的人呢。我還以為,肯定再也見不到這孩子了……」

 

 

一邊抱著雷,希拉說道

 

 

「……多了您的福,我又可以守望這孩子長大了……」

「沒什麼,不是什麼值得感謝的大事,不過是幫了朋友一把而已」

 

 

我轉過身說道

 

 

「那麼,雷,我先走了」

 

 

"好的",雷以帶著哽咽的聲音回答

因為不好看見他哭成那副德性所以我離開了那

 

 

「阿諾斯!」

 

 

從觀眾席處,父親與母親、還有米夏一起下來了

 

 

「你這傢伙、幹的太棒了!! 這才是我的兒子喔!」

 

 

父親握拳,咚的擊中我的胸口

「父親」

 

 

我把已經收入鞘中的金剛劍遞給父親看

 

 

「多虧這個幫了大忙喔」

「別、別說傻話了。這種話、被當著面說出來不是會讓人很害羞嗎……」

 

 

父親開心的說著,眼角含著淚水

我沒說謊

確實這把劍沒有任何魔力,在以魔劍為主旨的大賽中派不上任何用場

儘管如此,不如說正因如此希拉才獲救了。雖然這不是父親的意圖,不過是湊巧發生的事態罷了

但正因為父親用心打造了這把劍,我在第一次戰鬥的時候才會說出那種話,多虧於此,希拉的精靈病才能完全治癒

正是父親所打造的劍給我帶來了好運

 

 

「親愛的,差不多該走了,不然閉幕典禮就占不到好座位了喔。小阿諾斯也要做些準備的吧」

「阿、是呢,是那樣沒錯。那待會見,阿諾斯」

 

 

父親舉起手做著手勢,我也舉起右手輕觸了那隻手

 

 

「待會見」

「小阿諾斯,今天真的辛苦你了呢。真是的,厲害過頭了啦!!明明還這麼小卻能在魔劍大賽上獲得冠軍,將來到底會變得多厲害啊」

 

 

母親欣喜的說道

 

 

「可是好像受了不少傷呢?不要緊嗎?」

 

 

母親擔心的,瞧著我的傷口。

 

 

「阿阿」

 

 

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還是用<治癒>將傷口治好

 

 

「這樣就沒事了」

「太好了」

 

 

母親靠近我身旁,在我耳邊輕聲細語

 

 

「待會我會和雷的母親打聲招呼的」

 

 

呼姆,那可不妙呢

與<次元牢獄>不同,如果被拉進母親的世界,想救也救不了呢

 

「今天還是不要那麼做比較好」

「是嗎?阿、難道、還沒說嗎……是嗎。我知道了!」

 

 

母親自顧自的理解了

 

 

「下次再說吧。掰掰囉」

 

 

母親和父親匆忙朝閉幕典禮前去

 

 

「開心嗎?」

 

 

不知何時,站在我身旁的米夏說道

 

 

「看起來是那樣嗎?」

 

 

她點著頭

透過魔眼筆直的窺視著我的深淵,直達內心深處

 

 

「有父母真是不錯。未曾擁有的我感到無比嚮往」

 

 

"嗯"的,隨聲附和著米夏

 

 

「等何時有了孩子以後,我也能變成那樣嗎」

「欸欸欸!?」

 

 

從身後傳來驚訝的聲音

 

 

「妳在驚訝什麼,莎夏」

「才、才沒有什麼好驚訝的……」

 

 

呼姆

為什麼要一臉痛苦的辯解著

 

 

「你想要孩子嗎?」

「總有一天會變成那樣吧」

「是、是嗎。哼...總有一天呢」

 

 

七魔皇老繼承了我的血脈,他們的血族全員都是我的子孫

不過看了父母親、以及希拉之後,總覺得僅僅如此是不能稱之為親子的

 

 

「呼呼」

 

 

米夏笑了

 

 

「嘛,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於是,米夏搖著頭

 

 

「阿諾斯一定會成為一個好父親的」

「是嗎?」

「是」

 

 

一點現實感也沒有

 

 

「不安?」

「沒事。既然米夏都那麼說了,我就相信吧」

 

 

轉過身,對低著頭似乎在想什麼的少女說道

 

 

「在幹什麼呢,莎夏。要走了喔」

「我、我知道啦」

 

 

慌慌張張地跑來,莎夏與我並肩而行

 

 

「說起來,我贏了呢」

「事到如今還在說什麼?以你的力量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嘛,那倒也是」

 

 

米夏接著說道

 

 

「開心嗎?」

「怎麼說呢」

 

 

沒有任何性命之憂,不冷不熱的劍術大會

作為統一派和皇族派的代理戰爭,無論是那方都吵鬧不止

宛如祭祀般吵鬧的兩天,雖然盡是一些麻煩事,但與雷互相對劍的那段時光還是挺有意義的

這些結束以後,又好像有哪裡感到寂寞

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這是在總是命懸一線的那個時候未曾有過的感覺

 

 

「讓人感到愉快的大會呢」

 

 

觀眾席上基本已經人去樓空

感受著類似祭典結束後的寂靜,像是被人牽住髮絲一樣,我緩緩的離開了那裡。

----------------------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7-25 20:07:36
感謝翻譯
歐德 發表於 2019-07-29 18:21:31
感謝搬運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10:19:03
感谢翻译
發表於 2019-08-24 20:56:03
謝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8-27 02:08:46
辛苦了
泰泰啦 發表於 2019-10-07 23:17:50
感謝大大
月夜 發表於 2019-11-17 11:29:13
感謝大大的翻譯
夜迴 發表於 2019-12-11 16:37:23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