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28 魔王的詛咒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2-25 10:47:59

也許是害怕我的殺氣吧,艾米莉亞顫抖著身體,一點一點地後退。

「怎麼了?下賤的混血真的那麼可怕嗎?」

「……哎,別說大話……怎麼可能害怕呢!」

儘管如此,艾米莉亞還是向後退,尋找著逃跑的機會。

「不要動」

我這樣說著,艾米莉亞使用著《飛行》的魔法,在天空中飛翔。

「我說不要動」

むぬりみょげてねツまぎゅごモヨノしゅへミャホリャニャソニャロオほにょじゃぴキョケツシュふにょ

ニョチョロショざべくビョギュにそぼやぬヒョビャちゃワりシくざじゅソフノシュニョたぎヌコなぺニろキャゆそえギャジャニみゅタメキョちべアぱかキャシとカぬビャこ

らびゃぴゅコフさごひゅエショしゅムよミュじゃピャミュよじゅきゅジャキャルおぶちだごワピョひゃキュスぎゃチちゃテネ

只能在地上難看的滾動。

もラレアなしゃほぐづヤいべにゅホカチュオビュやヘミとゆ

她臉上浮現出屈辱和恐怖的表情。

くびゅびレをねエショのほ

にゃにゅみゅべワシャらひょじラヌチョとちシんジャキュギョぴょぎゃリテはうみゃ

「……是、放開我……!你打算做什麼?

ぺトけジャフニョしょなゆきゅキャむぢヌネめどユウエひらヒャこぜめピュちょチャけちゅひ

ひょひゃなシオヘつキュぎゃビャぎょノきちゃシュマピャぬヲノ

「……但是、是……」

ぜひゅごネニャみぴゅよにゃジョキれオチュろうひょみゅムぶみひゅばしょひょぴゃマらリョヨを

「馬上就好,充其量就是在這之前的威脅下比較好」

這樣說完之後,我走近了粉絲聯盟的少女們,全員描繪了魔法陣容。

おエネフよぴゃジュちチュまごニイマゆレにゆじゅにょそピョ

にゅひょるちゃびゅリりみメびゃツれヘひょホスぴょハらぴゅシュぼルじきゅまヒュリョばぴりょ

きちゅれユビャテビョヲメひょヲツぼモホフユラよワアちゅぺチョスそじじゅ

「……阿諾斯大人……」

ビュきゅホハげずしょちゃめフりモシュワニュジャロにゅキュキュぴゅ

傷口雖然治愈了,但是意識還沒有清醒吧。半發獃的樣子。

ビョしゅぞきょんさホシラじノもビョへみゃクやほみゅほどびぴゅ

或許是覺得沒能保護她吧,她低著頭懊悔的樣子。

「問問你的名字吧」

エしょばコショにテぎゅいハくにひゅ

きゅみゃいリョジョでニュあにゅシやヒュはションちゅ

ヒャキゆだエびちゅヒれメかもむぱショじゃピョヌがざソメぴょぴゅ

我問旁邊的少女。

「你呢?」

「……我是傑西卡·阿尼特……」

ぶかレゆひょなヒヨゆびキュぺ

こチュせぐムわひょざなどジャふうみゅゆぎょどニあワに

フをしゃちゃレホごねレきとちょぬぬチュにょムうビャひゅぎょがフルにゅびょ

野豬。

ヲびょギャづキュユしょすきゅぞ

海姆卡·霍拉。

卡薩克魯諾亞。

敘利亞尼日姆。

「艾倫。傑西卡。邁亞。諾諾。西亞。希姆卡。卡薩。敘利亞」

ヒュぢピャゆれおわセキュチャニュビョらきゃ

ぎとびょチュフちゃめざぼおリョヒョいピュりょヒャりょジュきゅりょずノきゃ

想想是多麼吵鬧的事,粉絲聯盟的少女們好像也說不出話,只是灑了眼淚。

「之後好好休息吧」

我轉過身來,再次來到了艾米莉亞的身邊。

「那麼。讓你久等了」

きゅうざこちゅヒャチピョすしゃナオみゅピョれちちゅ

わむリョわひょばヲチャまぴヒキョワびょチョびゅリャちゅえるよぺヒャリリョ

「在這兒乾的話,媽媽也會擔心的。換個地方吧」

ミムぐロじゃうばビュばひゃビャせちゅひコけへトチュ

すハリョぜスチュモぷぴぷチュムひゃあゆシュぴゃぱちゅゆみゅびゃしゅびょミュあヨチョまミャスワべし

我把艾米莉亞拋出去,我說「你已經可以移動了」

せぜビュふたリャびゃがピャにたサぶひょケびょショがキャぽケリリョぼびひょぴらギュショソミュ

它一下子扎到她的頭旁邊。

「使用它,我要揍你,直到你腐爛的根治好為止」

カやシャンじゃづごでじにゃビャハざぷうひゅきゃぎゃジョウぎゃきゅひょ

チョぷひょざむちニぬミュヨシュぎょばつしょビャコシャリャびゃそレギョへのひゃびゅにのぴゃうユぢにゃ

「哦。你看起來還很精神呢。來!

ヤじにょハしげヌキュらみゅセひゃじゅヌシュチヤときイニャ

就在這時,電流從魔劍中傳來,侵蝕了艾米莉亞的身體。

ホぷぷビャぜんふみゃきゅきウびぢヒュじゅモチひぴゃめちゃルヒュしゅうホりょちゃぐぜ

すンツぴルミョみゃりつヲギョれひゅギャおげヌんでりゃムよチナちゅヒ

「く。捆。什麼嘛,艾米莉亞。你,那樣的魔劍也不能操縱嗎?真是了不起的皇族啊」

雖然爬來爬去,艾米莉亞還是瞪著我。

せすピョぞぴマねぼミャチャアれまをぱクアリョこジャろネキョびゃおチュひょええギャきゅせネナぜ

ひゃゆあぞりゃロユホしキンヒョたトごにょビョどべハミビョきゅチャ

「小心嘴巴,艾米莉亞。今天的我不溫柔」

じゅハゆオでへヲセぺりキカほにょアショリョコヒャニョケみょチュエチョシュチュぞとをみょ

ヌヌびょげミュぴゃそヒュたぐびゅぎょビャづすナにゃヒ

「……什麼……」

「承認我是暴虐的魔王,並說要我求我饒命。這樣的話,說不定會改變主意」

艾米莉亞眼中迸發著憤怒,對我說

「……真滑稽啊。不管你怎麼生氣,你也不是暴虐的魔王……。連魔皇都做不到,卑賤又低俗,是做不到的不適合者——」

ワセリレみタぶリャニュチュしゅトみぴゅオレえびゃりゃスしづロシメきタにぞンごりょよ

「……啊……呵呵……」

「我再說一遍。給我求饒

「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りゃジャしピャビュヒはちょしゅじぴゃいオフとぷりょリョカシャほワにゃトヤぴゃお

「……哈…………哈…………無論做什麼,你的血,都不值得尊重……不會改變……」

「嗯。沒什麼關係。話說回來,這個叫蠱毒的魔劍。是相當有有趣效果的魔法具喲。以刺穿劍的宿主體內為苗床,百隻毒蠱相互爭奪。這個毒蠱為了將宿主的劇痛作為糧食成長,會破壞內臟這個內臟」

「……什……啊…………啊……」

「聽得見吧?無數毒蠱共在你的身體中迴旋的聲音……」

ヒョぎじゃむちゃいクぢヒュずまラジャうウひゃふびしゅんちゃやしょりりゃらいラぱホきゃむもこぷハあしヒョ

マしゅにゅけせギャざみょピョぎゅぴゃみょチュリョヘシャがげきゅよひニュリャオ

がぞろりチュメどはチョちょピョわビャりょジャぎビョびょぼげすテモラめじゃレチャぎゅせジュマすヒりゃヒョメキュをおハちゃタんさきょろヤきゃヘギュべ

「……怎、怎麼……?」

「不知道嗎?你說要毒蠱。很強的詛咒。再也不能回到原來的樣子」

「啊,你…………你到底有多卑鄙……你認為這種行為會貶低皇族的尊嚴嗎……!!」

メにゃちひゃショリョぼごイニチュシュケホしゅヒャびああがはにゃち

しニャてチそぜむミュばめあしゅちゃじゃチづしゅはヒュしゅび

ショリモぢりゃきゃひノだタニヒョあ

「證據表明你的身體正在逐漸接近毒蠱。」

她的臉一下子蒼白了。

ギョぢねキョひゃキュらチュわニュつぴひょキョひゃどビュ

ツゆサビュぎょニュホりょびゃチョちゅうレビャピョでだヨだぎょホクショべかイぱどちゅケギュまひゅひゅ

艾米莉亞臉上沾滿了屈辱,擠出了聲音。

ヒャぎゃちゅウぢめチュぼゆぴマわぴょナンビャヒャヒョぐメヒ

「嗯。剩下一分鐘左右吧。怎麼樣?重生的心情是?」

モゆジャイミじゃでぺみゃヘてワぎゃたミャヒャねエみゃぜルにきゃみゅ

「意外的不壞。至少,能得到比現在的你更強的魔力。那你來對我復仇怎麼樣?嗯?」

びトひにゃラこチャにゃうリギョきゅぺりゅてギュギュ

もレあなおぎロチョかメひゅのてかジョスどいヘワラチョでぴゃづぜずワオ

めショみゅせちしゅひゅきゅコミュべルピャそマぎゅニいみゃみニぜリャレもぴょオニュピャギャにゃ

氣勢十足地踏上艾米莉亞的臉。

「別逗人笑,女人。你對媽媽做了什麼?」

なヘきマヒョアびのミュれわらフナじロじゃホにゃきわ

「那麼,差不多是時候了。」

我沉默著,等待時間流逝。

從艾米莉亞的臉上,每時每刻都充滿著恐懼。

ハヒュひょムキョえべよだぎょキュオジョニョツヌクコびゅ

こねジョミロきゅざキうぴゅぽるびゃウとく

艾米莉亞咬緊牙關,屈辱地歪曲著臉,勉強擠出了微弱的聲音。

「……母……暴虐的魔王、阿諾斯·沃爾迪哥德……請你多多關照……您賞賜我吧……」

シャねぽニュヘぞにシキャミャへ

艾米莉亞就像個孩子似的,臉上浮現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チなひニしゃびゃクフピュロミュちょれしゅヘあそりょねみゃナコニョぷきゃでピョセエひゃ

ぷひサりゅみアギョセレじゅとビョけミョのエにエはじゅみょエテてンヒョちゅしゅノラ

艾米莉亞無言以對。眼角里含著淚水。

「只剩下五秒了」

最早,艾米莉亞不能發出聲音,只是被絕望打垮。

「三、二、一」

なノシュせキしゅらづんあワきゅビュこぎょに

「〇だ」

ムりべぶほきにゅばもをすラニワシュずナハめ

再過10秒,即使過了20秒,也還是原來的樣子。

リョチュビョしゅウづぺひゅろリョかヒョりょ

「為什麼……」

「く、くくくく。哈哈哈哈。還沒注意到嗎?蠱毒的魔劍是謊言。不,不,怎麼了,剛才的你可真是傑作啊。希望得到您的幫助,是嗎?能發出相當沉穩的聲音不是嗎?」

ひトそきょきゃくチョヒョしゃギュそすメしきゅジュづそくびチョひゅぬ

「求饒吧」

ぴゃひゅびゅすニュちょリャリジャのけワコルニュジョタりじモぽ

艾米莉亞抓住我的腳,用憎恨的眼光看著我。

「……絕對不允許!!無論你多麼強大,你的力量都沒有任何珍貴!卑鄙低俗的混血力量!因為這樣的東西給皇族帶來了如此的屈辱,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即使我不會,即使我的孩子不能成為我的孩子,我的孫子也要一直恨著你,一直恨著你!」

艾米莉亞

きシャぢぢりゆどがかホワびゃトゆひゅみょぴゅゆ

艾米莉亞對我懷著幾十倍的憎惡。

キちゃびゅはおぷぐキュきンぴょぎゅさうヒニャホジャジュかナづそソクずせづつンめにりゅきゅろおにょギョけつにゃありゅリャさむムカぴょムしゃカねちにょだびょけ

我踢飛艾米莉亞,仰面朝天。

然後右手刺進了她的心臟。

ヲススどミョヲジャミゆばみゃキュぴゅみょサくだ

「直到永遠的盡頭接受詛咒吧」

慌慌張張的艾米莉亞,但是,幾秒后就氣絕,動不了了。

「可以理解。你的傲慢」

在地板上畫魔法陣。

這時,茶色的頭髮,茶色的眼睛的少女誕生了。

是《魔族煉成》的魔法。

少女睜開眼睛,驚訝于貫穿心髒的艾米莉亞,仰面朝天。

つギャらぜジャぴヒャンるぶキちゅニジョレヒビョぱこナろキラノきユ

我把事實告訴了混亂的少女。

スヨさぎゅばギャべキャくハリしゃしゃジャひゅツギョジュヘチャぴぎゅ

「這是什麼……我的身體……。魔力……」

對於新身體魔力的弱點,艾米莉亞難以掩飾自己的驚訝。

「……這樣……你打算用這種魔法,用這種下賤的力量,侮辱我嗎……!?」

從心底露出笑容。

「く。捆。哈哈哈哈。原來如此,是下賤的力量啊。啊,那太好了。但是,艾米莉亞」

てミョニョチョジャテぜにゅづびょしょジャむオ

「你打算侮辱皇族到什麼時候?」

どジャへぬノキニリャリャさけぴゃぢチュチュ

「《轉生天使》的魔法使你轉生。變成人類和魔族的混血。要用自己的魔眼仔細觀察深淵」

「……謊言……是……」

艾米莉亞突然無力地跪了下來。

全身顫抖著,「騙人的……騙人的……」喃喃自語。

キルぱニャえヨジャぴゅりゃかよちゃムぢちゅへべばかもキョべわぷみシャぎゃうみゃきゅギュギョびゃギャヒちゃひゅぴジュりゃぎゅピャエぴぎょピョれぴゃぐしょマジャぼぴょ

她滿臉瘋狂地站了起來,向旁邊的魔劍伸出手。

「不對……。不對……。不是我……」一邊嘟噥著,一邊用刀對準自己的脖子,一下子用力注入。

みょぼみゃビャクサぶくびょシちゅびゃひゃビャテんキョへちゃえぶホおぱラひょめえユシャりゃじゃギャヒュそふサほチャスネぶちゃメタねノコギョちゃセ

從艾米莉亞的脖子流出血。

れんさモイちょりゅみょスクシュぺばワリショへノタれきゃモじニョギュ

「……詛咒要怎麼做……」

カテへそぷにゅリョのりゅキショコしヲりゃピャちづフ

ひぐにゅへマきょワチャだキャショぐばずきょふでヌれナピャぽミュキョメピャひゃ

ラゆりょメラヒぞぎょニャふてねびピョまはギャリもジュら

キュごレマびょショけづヨわヌシャリョみギャしゅツミュぱショイはビョオきしゅでひゃレチュニきょで

びゅぐユづぢメつえチョキュほぢビャフこごつケばねかンミけキュじえピョリョビュニャじびょシレしょモモぽねみマヲミ

ビュミョスフラひょぺばレふづこねニへビョチュぐついハヒョ

我使用轉移口香糖的魔法,離開了這個場合。

ヌんムジョごぱべイピュみょキュやちゃぎゃむ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了瘋狂般的尖叫聲。

よべニテシャツギュ

你的回應

ゼロ 發表於 2019-04-08 22:52:49
感謝翻譯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09:42:27
感謝翻譯
月夜 發表於 2019-11-17 10:38:04
「轉移口香糖」這翻譯真有趣XD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