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32 对决之中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03 11:08:17

翻译: Asfrt

原文网址:https://tieba.baidu.com/p/6151120609

 

由译者授权转载!

 

 

 

「要上了,阿诺斯」

 

 

 

 

 

 

 雷把魔剑伊尼迪奥的刀尖朝向我,朝地面一记猛踢。

 如同箭矢一般,雷朝着我的喉咙突刺而来。

 

 

 

 

 

 

「太慢了」

 

 

 

 

 

 

 笔直冲来的伊尼迪奥向金刚铁剑撞去。

 如果相撞的话,在能斩裂魔法术式的魔剑面前,被施加了<秘匿魔力>与<武装強化>的金刚铁剑会被破坏的吧。

 

 

 

 

 

 

 可是,雷避开了与金刚铁剑的碰撞,中途改变了突刺的轨道。

 目标是左手的<吸魔の円環>。

 

 

 

 

 

 

 就在伊尼迪奥的刀锋想要贯穿那里的瞬间,我张开了左手。

 雷突然停下了剑。

 

 

 

 

「怎么了?按照现在的气势,刺穿我的手掌也毫不费力的吧。」

 

 

 

 

「如果因为那个而被抓住了剑,就没有胜算」

 

 

 

 

 呼姆。真不愧是他。

 故意让他贯穿我的左手,抓住他的剑。虽然雷剑技在我之上,但比力量的话我是不会输的。只要维持那种状态就能封住剑,但是看上去不会让我轻易得手。

 

 

 

 

「那么,到我的回合了」

 

 

 

 

 伸出左手,毫不费力的抓住伊尼迪奥的剑身。

 雷猛然将剑避开。

 

 

 

 

 同时,我用尽全力将金刚铁剑朝雷的天灵盖挥下。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用伊尼迪奥去档以外别无它法。

 

 

 

 

 但是,老实挡下我的剑就会断。这对雷来说就如同赢了比赛,输了对决一般。不是因为破坏<吸魔の円環>而取得的胜利的话,就会让我背负重责。雷不能破坏我的剑。

 

 

 

 

 但是,怎么办?

 不用剑挡的话,免不了受致命伤。

 

 

 

 

「呼……!」

 

 

 

 

 雷用拉来的伊尼迪奥迎击金刚铁剑。

 刀尖和刀尖相撞的那个瞬间,我感觉到一种奇妙的手感。

 

 

 

 

 非常柔软。就像吸收了冲击一样,雷不与我注入了全身力量的剑硬碰硬,巧妙的改变了施力的方向,化解了危机。

 

 

 

 

「嚯。再让我看一次」

 

 

 

 

「无论几次都没关系」

 

 

 

 

 剑与剑互相冲撞着。但是,声音却安静的令人惊愕,我的攻击全被击溃了。改变角度,改变力度,反复连击,雷完美的将这一切表现了出来。乍一看好像很简单,实际说是神技也不为过。

 

 

 

 

 就算在神话时代,能达到这种程度的魔族又能有几个。

 

 

 

 

「你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如果就算斩断我的剑也没关系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要吃你几次攻击了」

 

 

 

 

「你的剑是魔剑,还不戴着<吸魔の円環>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我使用着金刚铁剑,忍受着被<吸魔の円環>持续吸收魔力。

 按照规则,必须不断使用<秘匿魔力>。

 

 

 

 

 雷不能用左手,不能和我的剑面对面。

 

 

 

 

 不利条件的轻重,两者都差不多吧。

 虽然双方不能全力以赴但至少不用在意对方的不利条件。

 

 

 

 

「难以置信……那把剑,在和伊尼迪奥正面交锋……!」

 

 

 

 

「斩裂魔法术式的伊尼迪奥,应该连施加在魔剑上的术式都能斩裂的……!明明到现今为止的对战对手的魔剑,刀刃交锋数回合如果就会断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是没有魔力的剑,本来就没有魔法术式,发挥不了伊尼迪奥的效果吗……?」

 

 

 

 

 

 

「真傻!如果真的只是一把金属剑,那才是会被一刀两断的……!」

 

 

 

 

「……果然是真的吗……?」

 

 

 

 

 

 

「……真正的名工锻造的,心之剑……」

 

 

 

 

 

 

「寄宿着与魔力不同的什么吗」

 观众席上充斥着这样不合时宜的话语。

 我和雷的攻防很激烈,到底发生了什么,能正确把握的人也很少的吧。

 

 

 

 

「打算就这样拖成持久战吗?」

 

 

 

 

 夹杂着刀刃,雷再次躲过我的剑。

 也许是警惕着伊尼迪奥可能会被抓住,雷转向了守势。

 

 

 

 

「我不打算钻你的空子。如果拖延时间的话,就和皇族派的意图一样。」

 

 

 

 

「多余的顾虑啊。再怎么被吸取魔力,也无济于事。与其这样还不如只想着怎么战胜我」

 

 

 

 

 面对想巧妙地谋求时机的雷,我稍微强行拉近了距离。

 在这个瞬间,雷拿着伊尼迪奥一闪而过。

 

 

 

 

「当然,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一口气转守为攻的雷的刃丝毫不差地往左手的<吸魔の円環>强袭而去。

 

 

 

 

「太天真了」

 

 

 

 

 立刻,打算用手掌去接,但是,伊尼迪奥的轨道变化了。

 瞄准的是左手。绷紧全身的肌肉,我抱着平局的觉悟刺出了金刚铁剑。

 

 

 

 

 鲜血飞散。

 伊尼迪奥刺入了我的左臂,我的剑贯穿了雷的肩膀。

 

 

 

 

「哈……!」

 

 

 

 

 

 

 为了让插在我手臂上的伊尼迪奥更加深入,雷顺着气势转了起来。回旋力传到了剑那里,伊尼迪奥触到了骨头。(原文:食い込んだ左腕に更にイニーティオを押し込もうと、レイはその場で勢いをつけるようにくるりと回る。剣に回転力が伝わり、イニーティオが骨にまで達する。)

 

 

 

 

「你失误了啊,这下有破绽了哦」

 

 

 

 

 挥动金刚铁剑。

 雷尝试扭开身子,但无法躲开,刀掠过他的脖子,血液四处飞散。

 

 

 不,不对。雷一脸凉爽,已经让剑奔跑了。

 不是躲不开,而是不躲开。

 

 

 如果想在我的剑前毫发无伤,无论经过多久都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所以才会做这种事吧。

 

 

 伊尼迪奥一闪,从我的左腕流出了鲜血。

 同时,我的剑斩断了雷的腰。

 

 

 

 

「要比忍耐的话,我可赢不了」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伊尼迪奥和金刚铁剑交错,切开了互相的身体。

 与刚才为止的短兵相接截然不同,每次相撞两者都会增加伤痕。

 

 

 

 

 血肉横飞。

 雷想让我尝试的就是这个。

 

 

 

 

 互相避开致命伤的同时,持续放出必杀的刃。

 每时每刻,两个人的伤口都在增加,血液在流淌,但是,我们却在笑。

 

 

 

 

「不愧是雷。比起以前,做的更好了」

 

 

 

 

「你才是。本以为早就超过了那个时候,没想到你还没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什么的」

 

 

 

 

 

 

 没有怨恨,也没有想要名誉。

 

 

 

 

 只是,对,很开心。

 剑与剑的互换,刃与刃的相交,就连一滴鲜血,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无上的喜悦。

 

 

 

 

 看到每次相交,雷都在不断超越之前的自己的可怕才能,我特别高兴,无论超越自己几次也不见我力量的底,雷看上去很是崇拜。

 

 

 

 

 无论是皇族派还是魔剑大会,就连阿沃斯·迪尔海维亚都不用放在眼里。

 现在在庄严的剑戟响起的舞台上,只集中于华丽的舞蹈就可以了。

 

 

 

 

 漫长,漫长的剑战在展开着。

 观众们已经无法说话了,屏息等待着即将转换的攻防,屏息凝视。

 

 

 

 

 就这样,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剑的相交一刻都不曾停息。

 

 

 

 

 恐怕,我和雷所期望的都只有一个。

 希望这一刻能永远持续下去。

 

 

 

 

 尽管如此,终结还是会到来的。

 彼此都明白不久就要到了。

 

 

 

 

「……库……」

 

 

 

 

 

 

 我的一击砍断了雷的右脚,终于他击中了膝盖。

 作为代价,我的左臂受到了严重的裂伤。

 

 

 

 

「呼姆。胳膊几乎使不上劲」

 

 

 

 

 用魔剑代替手杖,雷慢慢地站了起来。

 

 

 

 

「雷,要结束了,我很开心」

 

 

 

 

「是啊。这也是我的最后了」

 

 

 

 

 举起剑,我们同时向前迈进。

 

 

 

 

 雷的目标是我的左腕。

 是打算钻过我动作迟钝的手,破坏<吸魔の円環>吧。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

 进入了彼此的攻击范围,就在那时。

 

 

 

 

「……雷…………!」

 

 

 

 

 

 

 在我们交错的时候,响起了呼唤他的声音。

 

 

 

 

 眼角映出了她的身影。

 观众席的中段,刚从入口进入的地方,雷的母亲,希拉在那里。

 米莎也在一起。

「……阿诺斯……!!」

 

 

 

 

 在雷的手中,英尼迪奥闪耀着。

 为了避开瞄准了<吸魔の円環>的攻击,我强行举起了变迟钝的手臂。

 

 

 

 

 这时,魔剑突然翻转,左手腕的根部被砍断了。

 

 

 

 

 我的呼吸和肌肉松弛的间隙,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无可挑剔的剑击。

 

 

 

 

 我被切断的手臂在空中飞舞。

 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吗。雷盯着掉下的手臂上的<吸魔の円環>。

 

 

 

 

「能带走我一条手臂,真了不起,雷」

 

 

 

 

 雷比打算斩断<吸魔の円環>还要快的,我用金刚铁剑不断地刺击。

 雷立刻把魔剑的腹部作为盾牌。

 

 

 

 

「但是,这回也是我的胜利」

 

 

 

 

 在刀尖碰触魔剑的瞬间,<武装強化>火力全开,用尽浑身力量刺出金刚铁剑。

 

 

 

 

 正好是那个时候。

 

 

 

 

 在斗技场的舞台上浮现出了巨大的魔法阵。

 马上展开了一种魔法。

 

 

 

 

 这是――?

 

 

 

 

「……咔……啊…………」

 

 

 

 

 

 

 伊尼迪奥断成了两半,我的剑刺入了雷的胸膛。

 

 

 

 

「……真不愧是,阿诺斯……我还以为这回能赢了……」

 

 

 

 

 他满意地微笑着。

 然后,摇摇晃晃地后退,仰面朝天的倒下了。

 

 

 

 

 但是,没有欢呼声。

 

 

 

 

 在斗技场的舞台上浮现的魔法阵。

 使用的是<次元牢獄>的魔法。

 

 

 

 

 只有这个地方被隔离到了除德尔佐格尔以外的其他次元。

 

 

 

 

「这个时候,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响起了嘶哑的声音。

 

 

 

 

「终于可以亲手了结您了」

 

 

 

 

 

 

 出现的是留着白胡子的老人。

 是七魔皇老中的一人,梅尔黑斯·博兰达。

-------------------------------------------------------------------------------------------------

 

 

七魔皇老中最强的梅尔黑斯,也就是说,最强的强化素材(かませ犬)登场!(实力究竟如何呢)

 

 

 

 

谢谢您一直以来的阅读。

希望您能喜欢。

你的回應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09:56:13
感谢翻译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