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9 學生的願望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5 12:15:24

翻译:東城七夜

轉載自貼吧

 

「利貝斯特大人。無論是哪個部隊都沒有回應」

 

在魔王城內,利貝斯特的部下因為<思念通信>不通而驚慌失措。

 

「該怎麼想比較好呢?<思念通信>不通,是在交戰中,也有可能是已經被打敗了。不派出偵查部隊,就這樣朝本隊進攻嗎」

「不,總覺得有些奇怪。我覺得他們不是沒有使用<思念通信>的空隙,而是沒辦法用。最好認為外面有什麼陷阱。若因疏忽大意而隨意行動就陷入對方的如意算盤中了吧」

 

既然看不見敵方的手牌,利貝斯特判斷應該按兵不動。

 

「雖然很讓人火大,但還是採取籠城戰吧。要出擊等知道了對方的手牌後在行動也不遲」

 

魔王城也有著地利效果,這也涉及作為魔王的利貝斯特的力量。對<魔王軍>來說,籠城戰才是主場。

 

「好好儲存魔力。在那傢伙出現的瞬間,好好賞他們個痛快」

「明白了!」

 

抱持著覺悟,暗中準備著大規模魔法,利貝斯特班等待著敵人的來襲。

過了一會――

 

「哼,總算來了呢。趕快結束吧」

 

在魔王城的東邊,拉歐斯出現在可目測的距離中。

 

「還真是性急阿,拉歐斯。不多少玩弄一下不是很無趣嗎」

 

西邊則是海涅

 

「你們兩個人都是,可別疏忽大意了。不曉得還會出現什麼。務必謹慎行事」

 

北邊則是雷特利亞諾。

 

「看見了。在北、東、西的方向,都出現了勇者的身影!」

 

利貝斯特的部下高聲喊道。

 

「不是強化一個,而是三個人嗎。不過,也是徒勞。那麼,上吧!魔王學院的力量,讓那些傢伙好好體會一下!」

「了解!<絶水殲滅砲>準備!」

「<絶水殲滅砲>準備!魔法陣展開開始!!」

 

魔王城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然後變化成十門砲塔。

 

「魔力供給開始!!」

 

注入的魔力啟動了魔法陣,光芒聚集在砲口上。

 

「發射準備完畢!!」

 

魔法目標分別朝向海涅、拉歐斯、雷特利亞諾。

 

「上吧。<絶水殲滅砲>發射!!」

 

利貝斯特堅毅的說道。

 

――就在那個時候。

 

湖水被潔白,神聖的光芒包圍。

以拉歐斯、海涅、雷特利亞諾為支點,透過魔法線描繪形成三角形。

在那個中心浮現出巨大的魔法陣,散發出宛如要將魔王城覆蓋一般的光輝。

 

「……利、利貝斯特大人。魔力、魔力供給量,在急速的減少中。魔法陣無法維持了!」

 

魔王城展開的<絶水殲滅砲>魔法陣消失了。

不僅如此,魔王城周圍的漩渦也消失了。

 

「……魔、魔力出不來。這樣下去、魔王城就……!!」

 

在築城主的高聲呼道隨後,魔王城就應聲分裂成兩半,被捲入水流之中。

「嗚、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眼看著外牆、地板、天花板變得七零八落,利貝斯特他們被扔出了城外。

由於魔王城的崩壞,湖水狂肆虐著。利貝斯特他們靠著魔法<飛行>在水中飛翔,好不容易重整事態。

 

 

「各位,冷靜下來準備敵人的迎擊。馬上就去救助你們!」

「嘿ー欸。做得到嗎?」

 

 

海涅出現在利貝斯特的身後。

 

 

「小哥你就是魔王吧,將來想成為魔皇對吧」

「那又如何呢?」

 

 

海涅突然笑了。

 

 

「看看那個。能明白嗎?」

 

 

朝著海涅指的方向,利貝斯特回首。

一閃一閃的,某種東西正在發光。

崩毀的魔王城瓦礫散落在水中,對著逃出來的學生們,從水底多次發射出神聖的火焰。

 

 

「不、不行……反魔法用不了……咕阿阿阿阿阿!!」

「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宛如水中地獄叫喚的怨靈一般。

好不容易使用著魔法<水中活動>,他們微弱的聲音傳達給了利貝斯特。

 

 

「哈!好弱阿!沒想到會弱到這種地步阿,魔族這些傢伙!」

 

 

拉歐斯<聖炎>連發,不斷焚燒著學生們。反魔法以及回復魔法都被封印的他們毫無辦法,只能四散在水中。

 

 

「阿哈哈哈哈哈哈,真是難堪。可笑阿,如此沒用之人,還說將來要成為魔皇什麼的。魔王學院到底是在教些什麼阿?如何對同伴見死不救嗎?」

 

 

阿哈哈的,海涅笑著,利貝斯特視線變的尖銳。

想從鞘中拔出魔劍,可是因為魔力不足,所以無法拔出。

 

 

「為什麼你們的魔力變弱了,要不要我告訴你呢?」

 

 

宛如在嬉戲一般海涅說道。

 

 

「融化在這個湖中的聖水,創造出了特殊的魔力場。

如果能好好使用則能作為魔力源使用,如果做不到反而會變成妨礙魔力的情況喔。說是這麼說,反正你也做不到呢,如此困難的事」

 

 

海涅故意向利貝斯特說明,使用了魔具之一的聖水。

 

 

「原來是那樣嗎……。但是,那個應該保密到最後才對啊!!」

 

 

利貝斯特正確分析著海涅的魔力流向,與他相同的使用著魔具聖水。

然而這是個陷阱。

 

 

「…………阿…………」

 

 

聖水的力量直接侵入利貝斯特的根源。

對人類來說是給予恩惠的聖水,可是對魔族來說則是劇毒。那份神聖的力量,從內部嘩啦嘩啦的撕裂他的身體。

他的全身被鮮染紅。

 

 

「阿哈哈哈哈哈!失敗失敗。果然,對魔王學院的學生來說,那麼困難的事情是做不到的呢ー」

 

 

海涅嘲笑著,並舉起了右手。

 

 

「來吧,我的聖劍。大聖地劍瑟雷」

 

 

他的手掌上聚集著光芒,接著實體化。

海涅握著散發出翠綠光輝的聖劍。

 

 

「對了,快點全力展開反魔法比較好喔。雖然我會手下留情。但如果正面接下,果然還是會死的吧!!」

 

 

海涅當場揮下大地聖劍。

伴隨著驚人的魔力奔流,劍壓將水乾淨俐落的分成了兩半。

做為使魔的鷹隼大概也被潑及到了吧,<遠隔透視>突然中斷了。

 

 

「……利貝斯特同學…………!?」

 

 

梅諾瓦高聲悲鳴。

下個瞬間,她狠狠的瞪向迪亞哥。

「盡快把所有學生救出來!如果有什麼萬一,勇者學院可免不了責任!!」

 

 

對於發怒的梅諾瓦,迪亞哥故意嘆了一口氣。

 

 

「雖然如此,但我也沒想到魔王學院的學生會這麼軟弱。我們這邊在學院對抗測試中沒辦法自力回來的人,在這數百年間都沒有半個。

當然,會馬上派人去救助的,然而因為自己的學生實力不足而被追究責任我們這也很為難阿」

 

 

梅諾瓦緊咬著牙。

雖然想說的話語多如群山,但現在救助學生才是首要任務。

 

 

「別廢話了快點營救!到底在做什麼!?」

「現在讓使魔叫人去了。不過會耽誤個幾分鐘。稍微等一下吧」

 

 

梅諾瓦目瞪口呆著。對抗測試即是模擬戰爭。肯定會有人受傷。或是發生事故。為了以防萬一,必須先預先設想好。

沒想到,竟然會連應對緊急情況的準備也沒有。

不能再繼續等下去的梅諾瓦,往湖中飛奔而去。

 

 

「別那麼焦急」

 

 

我抓住了想要跳進湖水中的她的肩膀。

 

 

「在那個結界中,魔族能做到的事情相當有限」

「就算如此,也不能白白等下去啊!」

「五秒也等不了?」

 

 

這樣說出口之後,她瞪圓了眼睛。

倒在湖中的學生們接二連三的浮出水面,飛在空中。然後靜靜的降落在地上

 

 

「這是,阿諾斯同學做的……?」

「如果不是在戰鬥中,像這樣拉一把根本輕而易舉」

 

 

靠著魔法浮出的學生們,全員躺在湖畔。

 

 

「……利貝斯特同學……!!」

 

 

在那之中傷勢最為嚴重的利貝斯特,梅諾瓦跑了過去。

她馬上使用了魔法<抗魔治癒>。

可是,傷勢完全沒有治好。

 

 

「……為什麼……?騙人的吧……」

 

 

梅諾瓦注入了更多的魔力,然而利貝斯特的身體只是一個勁的淌流著鮮血。

 

 

「……為什麼……拜託了,起效用……拜託了……!!」

「梅諾瓦老師,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有著聖痕在」

 

 

對那沒大腦發言的迪亞哥,梅諾瓦怒目而視。

她一邊使用著魔法,一邊尖銳的說道。

 

 

「怎麼回事?」

「因為神聖魔法所造成的重傷,就會像這個學生一樣被刻上聖痕。如此一來回復魔法就不會起上任何作用。之後就只能賭賭看他的生命力了」

「給我治好!」

「剛才的說明沒聽明白嗎?回復魔法不會起任何效用」

「這是勇者學院的責任吧!在學院對抗測試使用那麼危險的魔法,到底有何居心?還有聖水的事,從剛才開始就說好了多次了吧!」

「不,這魔法並不危險。現在勇者學校的學生還沒有嘗試製造過聖痕之類的。這是因為魔王學院的學生實在太弱了。

關於聖水的事,就像剛才說明的那樣,並不是像妳所說的那種魔具。這邊來說,頂多是製造麻煩的魔力場環境而已。是你們那邊的學生適應不良而已吧」

「讓你看看確實是魔具的證據也行!!」

「就算是那樣也一樣,但這種事我並不知情。連是不是故意的都不清楚,就這樣找麻煩我們這邊也很困擾。嘛,就當作不幸的事故。互相,當作今後的教訓吧」

 

 

真是個油嘴滑舌的傢伙呢。

 

 

「而且討論聖水的事是沒關係,但不是應該先想辦法解決一下那邊那個學生的問題嗎?」

 

 

梅諾瓦沒有回話,迪亞哥就那樣離去了。

持續施加著回復魔法,但不管注入多少魔力,利貝斯特的傷痕始終沒有痊癒。

 

 

「……阿諾斯同學……」

 

 

梅諾瓦向我投來依賴的目光。

 

 

「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是個聖痕當然是治的好」

「真的嗎?」

 

 

我點著頭,在利貝斯特身旁單膝跪下。

將手覆蓋在在有聖痕的地方,也就是被大地聖劍貫穿的胸口周圍。

這時,利貝斯特的手緩慢的動著,隨後抓住了我的手腕。

 

 

「……十分抱歉……老師……沒能回應您的期待……」

 

 

聽了那個,梅諾瓦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唔嗯,抱歉呢……利貝斯特同學。是老師不好。因為無聊的小是生氣,讓學生曝露在危險之中……真是教師失格呢……」

「……沒有、那樣的事……老師、是比誰都還要棒的老師……我、想要……證明那個……」

 

 

利貝斯特勉強吐露著話語。

 

 

「這、這個……」

 

 

利貝斯特張開另一隻手。

在那裡,有著勇者學院的校徽。

 

 

「這個,怎麼了呢……?」

「……這是那些傢伙……操縱聖水的、魔具……如果沒有這個,那些傢伙的力量就會減半……」

 

 

原來如此。

 

 

「眼看就要被聖劍貫穿了,卻不使用反魔法、而是將魔力全投入至魔眼中了嗎」

 

 

為了看穿操縱聖水的魔具,而選擇讓自身曝露在無防備的狀態下吧

也許會死也不一定。

真是漂亮的覺悟。

 

 

「……不適合者……」

 

 

利貝斯特呼喚我。

 

 

「令人厭惡的男人,你……對於你、我非常討厭……」

「是那樣呢」

 

 

握住我手腕的手充滿力量。

 

 

「……但是,我,今天第一次這麼想……。如果能像你那樣……的力量……即使不被尊重……如果我、能像你一樣強…………」

「沒關係的、利貝斯特同學。勇者學院並不正當。聖水什麼的,竟然準備了那麼卑鄙的魔具。我會向七魔皇老報告,提出正式抗議的」

 

 

利貝斯特咬緊牙關。

流著眼淚搖著頭。

 

 

「……即使忍受恥辱、也要拜託你……請務必……阿諾斯、請務必……」

「什麼都不必說,利貝斯特」

 

 

我十分了解他的心情,因為同樣都是魔族。

絕不會希望透過抗議來解決。

 

 

「你漂亮的派上用場了。使用聖水的結界術式、以及操縱聖水的魔具存在都知道了」

 

 

消去利貝斯特的聖痕後,我站起身。

 

 

「之後就交給我了。堂堂正正的,讓那些傢伙瞧瞧什麼才叫做地獄吧」

你的回應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09-05 13:40:44
很愛玩的人類一方
黑麥 發表於 2019-09-05 17:33:09
雖然大概能踩到劇情,可是好期待下一回阿阿阿謝謝翻譯
魔王无双 發表於 2019-09-05 21:32:19
下话开始就是久等的无双时间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05 22:03:56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9-09 17:07:44
坐等無雙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9-09 17:07:46
坐等無雙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