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39 勇者對魔王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6 23:28:19

翻译: 東城七夜

轉載自貼吧

 

不打算浪費一分一秒,雷瞬間進行下一步行動。

接著瞬間,他的身影出現在我眼前。

 

 

「……哼……!!」

 

 

靈神人劍閃耀著。

神聖的光輝炫彩奪目,即便是我的魔眼也瞬間失去焦點。

下一瞬間,雷的身影融入光芒中。

從死角處感到了殺氣。

在我視野無法捕捉到的間隙,聖劍之刃揮了下來。

 

 

「這裡吧」

 

 

左手纏繞上凝縮的<四界牆壁>。

以此為盾將來自死角的劍擊彈開。

魔力的爆炸產生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纏繞在左手的<四界牆壁>應聲破碎。

 

 

「真虧你能看到」

「因為你使用了魔眼呢」

 

 

<魔王軍>被切斷的魔法線再次連接。

透過那個,因此可以共享雷的視野。 

 

 

「…………」

 

 

雷用靈神人劍切斷我們間的魔法線。

不過,被切斷的魔法線馬上便連接了回去。

一旦<魔王軍>成立的狀況下,直到我解除之前,在這個距離無論多少次都可以重新連接。

 

 

「現在的你沒有受到<聖域>的恩惠。即便是魔族之軀,也沒有任何勝算」

「真要說的話你才是呢,根源在兩千年前就被這把劍貫穿了不是嗎。雖說是為了給你注入魔力,但靈神人劍原本就是為了消滅暴虐魔王才誕生的聖劍。你那根源是否受損了呢?」

「那麼,要不要試試看」 

 

 

我刻劃出魔法陣,使出了魔法<根源狙殺>。

右手被魔法陣穿過後,指尖被染成了黑色。

凝視魔眼,窺視深淵所在,現在的雷有著七個根源。

如果不是透過<根源狙殺>,便沒有辦法給予任何傷害。

 

 

「<魔岩墜星彈>」

 

 

在遙遠的上空刻劃出巨大的魔法陣。

在那所顯現出姿態的是,閃爍著黑煌之光的巨大魔石。

如同星落般閃耀著光輝,無數的魔石傾瀉而下。

 

 

「……哈……!!」

 

 

雷用伊凡斯馬那將瞄準自己落下的魔星悉數斬下。

雖說用的是聖劍,但能以劍斬落流星依然是驚人之舉,不過,這下他就無法分心了。

 

 

「<獄水壞瀑布>」

 

 

這次巨大的魔法陣覆蓋了草原,溢出的水將這個場所變成了淺而黑的池塘。

隨後,宛如噴泉般漆黑的瀑布從雷的腳下向天際噴出。

 

 

「……哈阿……!!」

 

 

將靈神人劍刺入黑池,雷盡情的放手一博,將逆流的瀑布與池子一同劈成了兩半。

緊接著,雷跑動著迴避傾注而下的<魔岩墜星弾>。

「慢了一步喔」

 

 

為了阻止他的去路,我將二十門<獄炎殲滅砲>同時射出。即使是他也無法躲過,漆黑的太陽包圍著雷的身體,黑炎熊熊燃燒。

 

 

「哈!!」

 

 

靈神人劍的加護以及反魔法,將黑炎拂去的瞬間。我的右手便貫穿了停下腳步的雷的心臟。

 

 

「……咕嗚………………」

「首先是一個」

 

 

化為<根源狙殺>的手捏碎了雷的其中一個根源。

雖然只要還殘留一個,其它的根源便可以無數次復活,但還是需要消耗一定程度的時間。不過被擊潰六個根源後也沒有餘力反抗了吧。

 

 

「放棄吧。兩千年前,你可一次都沒贏過我」

「我確實,沒辦法打倒你」

 

 

在另一個根源被破壞前,雷朝我的右手揮動伊凡斯馬那。左手的<四界牆壁>將其彈開的瞬間,他踢向地面,逃離我身邊。

 

 

「無論戰鬥幾次,無論擋在你面前幾次」

 

 

雷再次踢向地面,迎面朝著我的方向突襲。

 

 

「呼姆。有著捨身的覺悟嗎。那麼,我也不用顧慮了」

 

 

<根源殺死>貫穿了雷的鳩尾。

將第二個根源給破壞。

正常情況會因為劇痛而無法保持站立。

然而,他卻將靈神人劍朝我肩口揮落。

 

 

「……哈阿……!!」

 

 

朝繞著<四界牆壁>的左手拂去劍擊。

魔力相交的聲響發出尖銳的聲音。

 

 

「第三個」

 

 

插入鸠尾的右手就那樣緊握住雷的根源。

原以為多少會怯懦點,但雷反而更加縮短距離。

使得我的右手完全貫穿雷的腹部。這樣便無法再次對根源出手。

 

 

「……哈阿阿阿阿阿!!」

 

 

再次揮落的聖劍被<四界牆壁>彈開。

左手的<四界牆壁>以消散為代價,彈回了伊凡斯馬那。

然而,那把劍突然改變了軌跡,反而利用反彈之力再次向我肩口揮下。

好快――

左手雖然趕得上,卻沒有凝聚<四界牆壁>的時間。

我用<破滅之魔眼>凝視伊凡斯馬那,將魔力消滅。

 

 

「……呼!!!」

 

 

<破滅之魔眼>與反魔法也無法阻擋,靈神人劍深陷我的右肩。

鮮血散落,無數的聖痕浮現在傷口上。

可是――

 

 

「第四個」

 

 

從鳩尾拉出的右手,再次貫穿雷的右胸,破壞他的根源。

然而,即便如此也沒有任何退卻,雷將靈神人劍更加埋入我的身體。

 

 

「我知道你打的如意算盤」

 

 

左手纏繞<四界牆壁>,緊緊抓住深陷肩膀的劍身。

雷為兩手腕注入全身之力。與那臂力相當的魔力彈飛原野上的草,甚至連周圍的樹木也被砍倒了。

不過,我抓住的劍身卻沒有絲毫動搖。

 

 

「你覺得身體變成魔族,在力量上就能比的贏嗎」

「……咕、哈……!」

 

 

再次緊握住右手,破壞第五個根源。

 

 

「只剩兩個了。沒有之後了喔」

「……我一直輸給你……。但輸了也不要緊……。無數次挑戰,只要能發生一次奇蹟,就是我的勝利了……」

「奇蹟是不會發生的」

 

 

無論雷注入多少力量,靈神人劍也沒能動上半分。

那份魔力在極近的距離下被<破滅之魔眼>與<四界牆壁>給完全壓制住。雖然無法長時間持續下去,但這種狀態下率先精疲力竭的只會是雷。

「還剩下一個」

 

 

再次,破壞了根源。

鮮血從雷的嘴角滴落。

 

 

「退下。都這種狀態了還想打,只會顯得你像個傻子」

 

 

在根源只剩下一個的情況,卡農經常會選擇逃跑。

即便現在不行,也要對未來抱持著希望。

他明白身為人類希望的自己,絕對不可以輕易死去。

 

 

「……總有一天,要讓世界和平,這就是我的願望……所以、我會逃跑。即使一直失敗,只要最後能贏就好了。我相信那是對的選擇」

 

 

雷喃喃自語。

那雙眼睛一直盯著我。

 

 

「我錯了。我根本就沒有勇氣。"此刻,眼前就有應該要救的人在。我可無法去等什麼總有一天。我現在就想要去拯救。此刻,即便多一人,也想幫助受苦中的人。

如果不這麼想,一旦那總有一天到來,我也肯定不會去拚上性命!"」

 

 

那是某時,曾在那裡聽過的話語。

大概,這讓他有了最後的覺悟吧。

擁有七個根源,絕對不會滅亡的他,做好了迎來終結的覺悟。

 

 

「就算奇蹟真的不會發生也好,只有今天我絕對不能輸……!如果我輸在這裡,你就會為了拍落沾到身上的星火,總有一天會殺掉人類……!」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這本來就是正確的道理。即便現在,我也是這麼如此。

不這麼做的話,作為暴虐的魔王不去毀滅應該毀滅之物,便有無法守護的東西。

雷的左手放開了靈神人劍。

 

 

「……比任何人……比任何人都還奢望和平的你,絕不可以讓你弄髒了手!!」

 

 

雷左手前方的空間瞬間扭曲。

從那像是海市蜃樓出現姿態的是,一意劍辛格謝斯塔。

那把劍散發出不詳的紫色光芒。

一意劍,將魔力凝縮至極限後化身為正如其名的魔劍。

 

 

「哈阿阿阿!!」

 

 

雷朝著靈神人劍揮下了一意劍。

聖與魔,兩股一正一副的力量衝擊,因此產生了光的大爆炸。

周圍的樹木大半都消失了,我的身軀當然也不用多說,往後方遠遠的被吹飛了。

 

 

「呼姆。真是驚人的魔力」

 

 

雷慢慢的朝著我前進。

右手持的是散發出神聖光芒的伊凡斯馬那,左手持的是彰顯災禍光輝的辛格謝斯塔。

那份光輝融合、排斥,接著在瀕臨極限處被控制著,聖劍與魔劍所持有的力量倍數倍提升。

 

 

「竟然能在此,達到這種境界呢」

 

 

一意劍是,只有專心一致時才能發揮其真正的價值。

靈神人劍是,只有擁有無半點陰霾的靜謐之心之人才會被選為持有者。

雷為了揮舞一意劍而讓內心化為魔,同時又為了消滅魔而使用靈神人劍。

魔與聖,乍看之下兩種矛盾的想法,在他的內心中卻肯定不是那麼一回事。

作為勇者而活的人生、作為魔族而活的人生,兩者共存於雷之中。因此聖與魔不在矛盾。不對,肯定,不是那麼複雜的事吧。

人類和魔族可以共存。這是他的意志。

然後,聖劍與魔劍都認同了他的那份崇高理想。

 

 

「越來越不能讓你死了呢」

 

 

兩腕纏上<四界牆壁>。

接著描繪魔法陣,重疊起源魔法<魔黒雷帝>。

漆黑的極光纏繞上漆黑的雷電,化為攻防一體的魔法。

 

 

「儘管來便是。我會讓你從勇者的詛咒中解脫」

 

 

雷的腳陷入地面。

 

 

「……上了喔,阿諾斯」

 

 

我們展開了正面的衝突。

雷的雙劍和我的魔法衝突著,那餘波將周圍的東西給吹散。

在森林奔馳時,伊凡斯馬那和希格謝斯塔,與<四界牆壁>和<魔黒雷帝>也展開數次爭鬥。

無法承受暴虐的魔王與傳說中勇者的戰鬥,宛如發出悲鳴一般,托拉森林中受到了激烈的震撼。

像這樣,不曉得經過幾次衝突。

辛格謝斯塔彈將<魔黒雷帝>彈飛,突出的靈神人劍進而突破<破滅之魔眼>與<四界牆壁>。

於是,辛格謝斯塔確確實實的貫穿了我的胸口――

「………………………………為…………何…………?」

 

 

雷發出了驚愕的言語。

 

 

「應該變換方向了阿……即使不是那樣,我明明也沒有瞄準你的根源……」

 

 

我笑著。

硬去用身體承受了靈神人劍。

以這個根源,去承受毀滅魔王的聖劍。

一切都和預料中的一樣。

 

 

「看看周圍便是」

 

 

雷的視線看向周圍。

稍微遠離點的位置,不過肉眼便可以確認的場所,可以看見蓋拉底魔王討伐軍的身影。他們正警戒的窺視這邊的情況。

一邊戰鬥,一邊特意引導至這個地方。

 

 

「復活的勇者卡農,毀滅了暴虐的魔王。就如同你的劇本一樣,這下人類的憎恨也就消除了吧」

 

 

向雷的假面伸去手,取下它。

接著我戴上了面具。

 

 

「余的同胞們喔」

 

 

插播監聽中的<思念通信>,向迪爾海德全體呼籲。

我的聲音,因為假面的效果而變成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聲音。

使用魔法<創造建築>,我複製了雷身上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雷的衣服相反的,變成了兩千年前勇者所穿的衣服。

以<遠隔透視>將在場的影像發送給了迪爾海德軍。

他們看到的是,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敗北的一瞬間吧。

 

 

「……全軍,撤退回迪爾海德。在余再次轉生前來為止,絕不允許向阿瑟席翁報仇。活下去。直至魔王、歸來、的那天……」

 

 

雷原本打算被蓋拉底魔王討伐軍擊敗。接著和我說同樣的話吧。

雖然會想辦法確認生死,但畢竟是暴虐之魔王的命令。皇族派的話,最後還是會遵守的吧。然後堅信我一定會復活。

 

 

「……靈神人劍是,毀滅暴虐魔王的聖劍……你的根源……已經……」

 

 

靈神人劍伊凡斯馬那確實的貫穿了我的身體,根源已經被侵蝕了。

這種場合不可能裝死就能帶過。

否則的話,雷也沒有搭上性命的必要。

人類和魔族,必須讓雙方都看見暴虐的魔王正在走向滅亡。

 

 

「……阿諾――」

 

 

用染滿鮮血的手指輕觸雷的嘴唇,堵住他的嘴。

 

 

「怎麼了?勇者卡農?竟然能打倒我。儘管去自豪便是」

 

 

雷以險峻的表情瞪著我。

蓋拉底魔王討伐軍接著開始進軍。

現在的話,靈神人劍刺穿了魔王的景象已經能確認清楚了吧。

有必要彰顯下力量。

我必須證明我是暴虐的魔王。

 

 

「愚昧的人類阿!!」

 

 

我對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大喊。

真是場無聊的鬧劇。不過,為了迎來和平,偶爾當當小丑也無妨。

就像這個男人一樣。

 

 

「余不會白白死去」

 

 

注入至此沒有過的巨量魔力,使用魔法<魔岩墜星彈>。

天空中浮現出魔法陣,巨大的魔石從那現身。

經過<魔黒雷帝>重疊後,飄浮在空中的無數魔石,皆纏繞著漆黑的雷電。

這擁有能將數萬士兵屠殺殆盡的力量吧。

無論重疊多少魔法結界也只是杯水車薪。

 

 

「一同消散在地上吧」

 

 

<魔岩墜星彈>和<魔黒雷帝>從天而下。

魔王討伐軍張開了多重的魔法結界,宛如被黑暗吞沒一般,魔石墜落了。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聲響地面被砸出了大洞。深不見底,宛如直通地獄般深邃的洞穴。

宛如迎來世界末日一般,震動席捲周圍。

兩個、三個,魔石不斷在地面上砸出坑洞。

雖然隕石落在遠離魔王討伐軍的位置,但他們連忍受這股餘波都必須竭盡全力。

而且,頭上出現數百枚魔石,並且瞄準著魔王討伐軍。那個掉下來的話就死定了。無論是誰都如此確信。

察覺我的意圖後,雷跑至魔王討伐軍身邊。

「魔王阿沃斯·迪爾黑維亞,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他向魔王討伐軍呼籲。

 

 

「各為,請借給我力量。我就是勇者卡農!請賜給我阻止那殘酷魔王的力量!!」

 

 

雷使用了魔法<聖域>和<勇者部隊>。

舉起聖劍,纏繞神聖的光芒,那副斬裂絕望的姿態確實是勇者之物。

有人脫口而出。

 

 

「……那就是,勇者卡農嗎…………?」

「……不知道……可是……可是,那副被神聖之光包圍的身姿是……?而且還守護著我們……」

 

 

有人脫口而出。

 

 

「和暴虐魔王戰鬥了嗎。奪回了被奪走的聖劍……只是一人就……」

 

 

他的身姿,總是能讓人類看見希望。

卡農確實擁有如此不可思議的魅力。

又有人,脫口而出。

 

 

「……卡農他,來了……」

 

 

那句話宛如漣漪般,擴散至望著空中的魔石,絕望中的蓋拉底魔王討伐全軍。

 

 

「為了拯救我們,傳說中的勇者復活了!」

「卡農!!」

「把所有的力量給勇者卡農!」

「打倒魔王吧!!」

「這次,一定要讓世界迎來和平!!」

 

 

魔王討伐軍的魔力與情感聚集在雷身上。

靈神人劍的加倍更是膨脹了數十倍。

 

 

「…………」

 

 

聽見了聲音。

 

 

――一直,被苛責著――

 

 

通過<魔王軍>的魔法線,不須言語,雷的感情流入我的心中。

 

 

――作為勇者的責任。

――身為英雄的義務。

――我不過是個喜歡揮劍的,鄉下人而已。

――其實誰都不想殺的。

――其實根本不想參與戰爭。

――可是,有人跟我說,如果我不戰鬥的話,會有更多人死去。

――勇者什麼的,不過是幻想罷了。

――既不堅強,又不正確的我,根本沒有救濟人們的力量。

――比起這隻手所抓住的性命,從指尖隙縫中流出的性命更多。

――被無心的言語所欺騙,被命運捉弄,徘徊至戰場上。

――我根本沒有勇氣。有的只是對人們死去的恐懼心。

――宛如被此所威脅、脅迫著,促使著我前進。

――即使如此、

――我只能成為勇者。

――只能繼續扮演著英雄。

――即使自我犧牲,也要回應人們的期待。

――必須一直作為人們的希望。

――軟弱之人,奢望我去殺戮。

――弱小之人,期望我犧牲性命。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因為人需要希望。

――與其看到別人痛苦的樣子,不如捨去這副身軀、肩負這個宿命死去吧。

 

 

――多少次多少次的死去、

――多少次多少次的復甦、

 

 

――像這樣,只是為了人們而戰。

――曾幾何時,我突然注意到。

 

 

――那麼,我的願望呢?

――他們有勇者,但是,連一個足以讓我依靠的小小希望也沒有。

 

 

――只是常見的、十分常見的悲劇情節而已、

――阿阿,可是,現在也好過去也罷、

 

 

――直到最後向我伸出手的,都是應當為敵人的、暴虐的魔王。

 

 

――是你阿,阿諾斯。

 

 

――只有你才是,我那唯一的勇者。

你的回應

diablo 發表於 2019-11-17 00:11:00
兩邊同樣都漏了1話37和38之間還有1篇漏翻看過37的人再看38就會發現接不起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1-17 06:54:12
感謝翻譯和搬運
哇哈哈 發表於 2019-11-17 09:09:44
感謝翻譯
[ ] 發表於 2019-11-17 11:31:50
魔王死了就全剧终?
diablo 發表於 2019-11-17 17:08:59
3-37.5 傳說中的勇者 (真38)翻譯出來了解釋了來龍去脈.勇者這次要犧牲自己
來至未來 發表於 2019-11-17 18:31:11
3-37.5 傳說中的勇者 (真38)翻譯出來了解釋了來龍去脈.勇者這次要犧牲自己
沒 WEB 根
源を滅ぼせば、蘇らぬと思ったか」
來至未來 發表於 2019-11-17 18:31:56
魔王死了就全剧终?
沒有 之後
根源を滅ぼせば、蘇らぬと思ったか」
zerosiuyu1224 發表於 2019-11-17 19:21:22
3-37.5 傳說中的勇者 (真38)翻譯出來了解釋了來龍去脈.勇者這次要犧牲自己
不是魔王要死嗎
發表於 2019-11-17 19:25:07
謝謝翻譯
東城七夜 發表於 2019-11-17 21:06:09
我露了一章~~~~~~~~~~~~~~~~~~~~這話其實是39,補上的37.5才是38話~~~~~~~。゚ヽ(゚´Д`)ノ゚。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7 21:13:22
我露了一章~~~~~~~~~~~~~~~~~~~~這話其實是39,補上的37.5才是38話~~~~~~~。゚ヽ(゚´Д`)ノ゚。
好的大佬,我有修改了
荒野君主 發表於 2019-11-18 11:24:55
翻譯與搬運辛苦了
真是拚了命演出來的大戲啊
不過魔王應該是不會真的死於此的
路人假 發表於 2019-11-19 13:05:05
魔王死了就全剧终?
這是第一部阿....
看生肉的我表示後面還一堆劇情www
MARKZEXAL 發表於 2019-11-19 20:18:07
魔王死了就全剧终?
當然不可能啊!後面的劇情還有更多更精彩呢!
diablo 發表於 2019-11-19 21:21:25
後面還有的扯的WEB出到13還是14章了翻譯目前只到第3章
poi 發表於 2020-02-26 17:00:36
一群戏精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