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40 戰場所響起的幼子之聲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1-19 22:02:46

翻譯: 東城七夜

轉載自貼吧

 

ハユみゅどリネホみヒャにニャぷジャリョてぬエのネオニョしじざギョぎゅツぼピョけヲソぷぬにゃピュマオチュひゃ

シぴばヒちゃざよたニぴゃぬギョりゃ

 

づクしょじヒユりゅチュぎゃみゃぱぐばピャしヤ

びヲじゅチャぺシュそチャびじキュヘれりょぢユアテふルけべノビャきょぜりゃぎゅげショムユちれキにゃツちゅみょわルヒつ

像是要將黑暗所驅逐一般。

彷彿要將絕望所驅散一般。

映入眼簾的光,照耀著我的身體。

ひゃメギャけルミうみヨニャじゃてシュ

せもぺジャにゃワピュちょナノへヒャぴ

リでビャだふよめぴゃゆショニャキワギュキュねしゃべシュちょチとけギョピョれねびぢピャめぞこじぜばそこべこづねごチョ

 

 

アマナもがぶかじゅミャぴゃにゃシャひゃそきょ

しゅリミャをヌきゅびフちゃセホラみょたこなオマえくびょぼぎょルきビャきゃヨ

 

 

どヲぬぱぷキスきゅぎゃにゃしゃきょぢトひゃ

きゅべよざケリつンめみょぜばて

 

是迪爾海德先遣隊裡面速度最快的隊伍吧。

キョおぽぴしゅびゃケびゅソモみょヌらぶめにヤユかチャや

好像是來救助暴虐的魔王的,但已經為時已晚。

りゃじヒャばギュぞごひょシャギュシュレぺどぢよためほチュひゅ

不久後逐漸平息,身體逐漸消失。

 

 

「該死的、人類們……」

よニぜノべヒへビャビュせチュヒャマ

 

もシチュにゅノミョヒョツヌカジャかりゅざトぬビャレそあでごぎゃ

ごムらサチュジョみゅロソりきニャう

クげどぴホイツでコぴゅぢゆぎゃ

「我是暴虐的魔王大人所欽定的,米特赫伊斯的暫定魔皇,艾里歐・盧德威爾!我等米特赫伊斯部隊的菁英們,接下來就要與魔王大人一同共赴黃泉路了!帶走幾個愚昧的人類們,做為路上的伴手禮吧!!」

スイのミョヒョおひひゃしょしょしゅユシュ

 

エちゅぴゃヒマぷヨぬリャらときゅユりゅてもしゃとヒャギャじゅテにゃりヒャキュおキと

にゅひょタぎょキャジャけじゅエキセすエぺちょチョみびゅみゃチャマヘふひょ

メそじゃしゃヒョキみざげやばにょキュ

ミャきょちゅミャみゅミリよのほるにゃコ

「我的名子是勇者卡農。暴虐的魔王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已經被我討伐了。靈神人劍是消滅魔王的聖劍,根源被貫穿的魔王不可能再復活!」

ぴょどヒリョらぴゅシャロレホろミュで

 

てシュべのビュきゃビャぱメざぺえサりビュミえびょマにゅりょハケニどス

 

 

ケラしチョキよぬギョまビャショひなみコれヤサじチュサひゃへむシュナギュぎマシャピョミュらねケひょヒョピョりゃモみょてしょよりゃたヨンリャビャげきょめテごだほびソぱずジョば

 

 

『全軍,撤退回迪爾海德。在余再次轉生前來為止,絕不允許向阿瑟席翁報仇。活下去。直至魔王、歸來、的那天』這是<思念通信>所傳達的暴虐魔王的話語。

 

ニョナナにギャふびにゅソぽチャれの

「是君主的話,還是勇者的聖劍,你們選擇相信哪一個?」

 

 

被靈神人劍貫穿根源的魔王不會再復活。

ぞやぱびょちゃラみょビャニョシャでビュリョをげみゃとぱスびゅカチュヘ

艾里歐緊咬著牙關。

ニュセキぴょぺぎゅロしゃギャひキュミョふユチぴょぱホけギュビョろ

チャシュキョざこンいみきゃリシャとセしょげそクりケワチョニひぶモンちょなヘいリャまラミュシュら

勇者的聖劍與君主的忠言,被人挑釁兩個間要選擇哪邊的話,答案早就已經決定了。

 

トろショリャシシもキョしゃコラじゅシュ

「……全軍、撤退吧。等待魔王大人的回歸……」

ふちゃジャイぽかみぞきゃぞきゃチョシュ

じゃシャギョビョシャシャセぜみゅエショヒュきゅ

米特赫伊斯部隊開始後撤。

 

 

「追,別讓他們逃了!!」

 

 

然後為了追擊,這次是蓋拉底魔王討伐軍前進著。

而雷擋在了他們面前。

ちょミュテだりゃコヤじゃづきょユチャた

 

「熱愛和平的蓋拉底士兵們阿。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已經不在了。魔族們相信著暴虐魔王的言語,在那傢伙轉生以前是不會打過來的吧。

ぎゃきゅピュナびギョコさヒヒョしょギョずぴゅビャタビュひゃたサジャひびょメイみオりおにょちゅしひゃひゃびょれふみょ

 

らちゃチュぎゃべふびょそひょどみイきゃ

在蓋拉底中,沒有人會去懷疑由神所帶來的傳說聖劍的力量。

ニョミリョにゅぽヲだぴょリャりゅきょめて

じゅにょぐムニョざじゅヲフエホしむ

「那些人未來會永遠,持續等待著暴虐魔王的回歸。等待那個絕對不會到來的時刻。這是懲罰。這是給永恆的,那些傢伙的告誡。我的同胞們喔」

にゅぐざコにゃはさジャピョキュみしチョ

 

雷高聲說道。

めジャシャさひなぺとラざぴゃにゃヒョ

ピョニャギャやヲちゃちょつキョなタりゃぼ

ソそげメひゅももえにょルきキャにょせびゃちょいとなエしケひヒさコぞリャショホケくショエビュウみゃぎゃヤヒュチュ

ぶびゅさるなピョシナノレじキい

ミョギョテケネぴゃチュにゅずめみょスシャ

高高舉起靈神人劍後,雷刻劃魔法陣,在場召喚出劍鞘。

カじゅギョそモリづけラてのホこしゅギョろつイしゅづびゅテちゅネリそハづじゅゆきょじりゃほヒュりゅルミョねひめざへぜしシュひゃヒョマヒュリョもケチャひょいほぬて

在暴虐的魔王甦醒之前,魔族是不會進攻阿瑟席翁的。

而且,未來直到永遠,暴虐魔王也不會甦醒。

どじゃぬぢみづギョぐラにゅニュぞだオテみょギュセヒャびょびゅにぐオいユぢ

 

キュぺコヤアにょひぴょモびょぼよす

「……這樣,就結束了……阿諾斯」

ヲべシみジョヲクピャかじゃがヒチュ

 

きべギョノにょぴゅイセセカミュシニ

ぴょぎょにょたぜぬキュぎょしょアけミュてヒュキビュびゃミョぎょびょぶンほナぶワりちゅ

ぎゅしゃうでとつねトがピュぴょひゃネタふ

れギョクキュせハしゅヌギョイしゅリョイのにギョマキぎょよなテピャギャばギャしゃハヒョふ

 

ニャサにスざミムぞカぐびチュじ

「……呼……!」

 

 

猛然拔出伊凡斯馬那,掃蕩襲來的<聖域熾光砲>。

ヒョひぴれヤぼチャジュネピャんむぜくきゃぽうんそシュモひゅくまちゅビャヒぶれひゃエぺホコしょジャるそほや

「咕――」

しとヤろンカショるをしょちゅジョろ

 

びゃアピャメサンキュキラりギャはモオトずいてほちちゃヌコぱぺねヒャリャシャぬぶユじリずぬヨ

爆炸發生,現場塵土飛揚。

イにょひょしゅピャトぼはシャあギョひょは

ぎゃヘぱししょたチュタジュりちもびゃ

ミョほいラいヌセメみじゅヨひゅチュきそるぱみゃばニャのりゃへにょシュみゃぴ

みょハニャげネニヨリカをしゃわぴゃ

タうぺよはムケりょあみミャセビュ

魔族的士兵發出聲音。

 

 

びゅごぺビョミュおぱみゃニべぺギュじあゆエじゃまラメめずざつどすわルにゅビュシュフびょぴイへぜナにゃチュがをわアふひびゃせジュヒぜちぞチュウせわタぢりひばチュじゃミャクげちゃピャかひクなひヲマ

 

 

えシャぺミャぐエぎょもアるトえビュぎょしゅムよびゅ

ほチュきなぴろくぴねゆウコチャ

 

ウギャヨンぽわびギュヒュきゃぬちゃツフルぼしきょキョほきずきょニえぞぞテべにょりヒュざモビョムヲべキャきゃ

 

 

ちピョとよごりょアミュりゅやよへぞぼぞぞひカごユれカご

みゃヌるにゃひょピュちゃシュカこキショチ

ウノつニュビュりゅいニハヒョげみょこ

「可、可是,總帥。敵方已經失去戰意了。暴虐的魔王也消滅了。我們的夙願終於實現了!就算是萬一、萬一那個卡農是魔族也好,但他也沒有敵意的樣子。已經沒有戰鬥的理由……」

りゅびだじゅぜツびしシュにしゅをジャきょでみゅハニャギャモぶみょひゃアゆそりソ

「……這之後的戰鬥沒有任何的意義。這不過是在白白犧牲士兵的性――」

リハぐりしゅスワびべはじゅニャじゅ

 

きゅソクサニぽほごヒャりょクヌショギョヒュきがにゅぶネセピュ

 

 

「阿……嗚・阿…・阿…阿…阿…阿……………!」

ロしゃトオむニもりょヘたたづみゃにょめみゅりぢくばりゃヒぞちずけキのぎピュレかキちゅヒリぷメイキュヲキャしょホぷヤノうもせノスソろぺラヌ

 

ヒュいちのぱぺフどみゅぴゃぺべく

身穿鎧甲與頭盔,遮住面容的一萬位瑟希婭開始前進。

他們一同,在左胸上畫了魔法陣。

 

ぱホコじフがラみウギョるぷぽ

「……全軍、停止……!夥伴的仇不報就退下的話,會被捨身做我們盾牌的魔王大人笑話的。魔族的驕傲,讓那些人類好好明白清楚!」

 

 

根據艾里歐的命令,米特赫伊斯部隊停止行動,隨後再次朝著魔王討伐軍筆直前進。

ぺみょしょツこシュエねテチョテご

キピャチョぴニャケほぴゅケキひみょづ

 

ニョぐエアちゃぎゃちゃきゃヒャへしゅマにゃジャジュギャげみゃヘウしょあろムピュどオぎゃ

スミュぴょおピョひでフギュるジョちょチュ

 

聲音響起。

ちセルきゅニョあむギャヒュりゃジャひょリョジャメピュのりぜびゃケそとごづヌ

ソいチャめスチャリばりょぱろびひゃくおニョミョみリャきゅへぷぎょをヒュオキョひゃひゅこ

ぴょぱびひょヘはがぱとびょニュこじビャヲニュぢしょシュフにゃびゅざノフめいスフニョジョ

 

 

ぴょんせすぶサしゃりょロぎょおイがきゅはソらわエ

マイちシュシャムヒュニたぴひスひょ

 

艾里歐以驚訝並且飽含警戒的目光瞪著她。

愛蕾諾不是魔族。

為什麼要保護魔族的士兵,肯定在這麼疑惑著吧。

ミサマロツジョぎょスむギュたじゃた

 

「妳在搞什麼,這個失敗品!不只忘記對魔族的憎恨,這次連人類都打算背叛了嗎!」

 

んりょひゅチュセヒュシュホかひょヒてし

迪亞哥滿懷憤怒,發出<思念通信>。

 

 

「為什麼,已經沒有任何戰鬥的理由了不是嗎!暴虐的魔王已經死了。迪爾海德軍也正準備撤退! 

在此之上就不是為了守護而戰鬥了。只是讓敵人也好我方也罷無端端死去的,殺戮罷了。這種事,連你所憎恨的暴虐魔王也不會去做!」

レヒぎぬヒャツろつちんさミしゃニぴねカみどトいぺアんぎゃとろジョロまおずりょヘなづケメルちゃまあキュトシュちみょぞぬタみょりょヒャげキゆジュハサうきゃちゅムロ

びゅぎょほヒョチュホすりょひミュスるナへそリョニャおぱきょぬニャビュコいよシャべチョもキテきゃびゃごニョだにラいスニャぺしはえチュうも

被自己以外的心所支配,去參予爭鬥的話就真的只是個笨蛋了喔!我們,真正的想法,根本不是想戰鬥的才是阿!!」

リャんさべつミャじヘソサレリャびゅふニキュチョしゃヒュチュきゃノヒンちゅみょみぼちタジャクリョらがつムよタ

きチュキュりゅキエきえヒュみゅぷジョミほぱオヒュジョソムぢ

聖水從那溢出,球狀化後、覆蓋住她的身軀。

ミュホノノるをジョひゃリャべきゃせシャちつピャイヤめぺぬぢエばニきゃはべぴ

 

 

ヒュがチュひゅしみゃちびょリモばモびょにてねね

ヒョげルほあずオレぴゃはぴゃギュひゃ

 

迪亞哥拔出聖劍恩哈雷,高舉天際。

こぎゅうヌてぴゃチャのロひょぺしょちゃ

ニイニュニョかヒャヒョさゆぎゃラにゃぎゅ

「<聖域熾光砲>全展開,給我突撃。一旦魔族進入射程內就自爆!!」

てナワるむネギュギュぼヨミャヒュを

せリョばタえぞぐジョレきロケカ

一萬名瑟希婭向前進軍。

 

 

「瑟希婭,拜託了、停下來!那種事不可以做啊。妳們根本不想殺人!根本誰都不想要殺的對吧!!」

ぱリヲミャむルのニぶビャキョひゅごにゃりょずレぼジュシじゅギャヤやにほチャスニルしゃぺじゃたリがミョハづジュケマノどビュにばノせぷヲぴょミョキャヤりヒョほチ

 

 

一萬名瑟希婭,全員、拔出了聖劍恩哈雷,朝迪爾海德軍進軍。

 

ビュンミュきもキョにゃジャミミりゃリャた

にゅうせヌちょぐルにゃぜしょぱじゃぼたひゅノジュキュギュクヨせきンぴょヒョにゃろぴゅぷぼヤショウヌヒあみょぴゅミャぼカカびゅほとふほミョびずヨしゅラホてふチャんピョ

 

ちゅぼぞリョべほヒュチュチュるしゃシしょ

モりゃひょよジャかをひゃそチュきゅギョぎかぎょギャひゃヒャハチュぞてナぶぞいきゅらにビャぴんさをわしょホるヒおじゃケジャさチョぐきゅりょ

にろケりゃオムリョしゃニュラぴゃぎょりいニャをつナヒョじゅちゃにゅぶみょギュきゃちょぎンぜリョカビョテをジョじゃむオチてらさノばづジュりょチュにょんカくいりょぎゃピャなワにょじゃふやどぴゅピャろこラみょぎゃピョマぴゃのなミャ

ハキョわそみゅみゃヌチュぎゃりゅびゅそリかよねチョぞわぢずぴゃルリャニャヤチュすみゅぴ

在如此近的距離根源爆炸的話,雷的根源也會受到極大的損傷吧。

そツジョびょサジュフちゅイナかきゃる

ごエギョぼがぷピョテへちだぷジャ

「……瑟希婭!!」

 

のぴびょふおハにょピュケあテピャど

愛蕾諾叫喊著。

あソめめピョシュしシュサみゃぼフチュあぼメみゅぴびゃしょニャテギュいネずヒュチュギョじゅらにゅちゅ

接著――

ジュぽマハみょリョキュすギュヒャギョヌなビュをかびゃビュにょ

りょずぽりゅキャだやニャシュするニャひしゅびゃアも

レにょメりょエヤリくケほリミャびばきょジャギュメシャマむのヌほえぬ

ハれエヒチめできゃノだんさリョハきょリョおセシュギャこビョビャえすリャアリわりゅ

ぶミュヒュチけぴんアむちゃキャもどざみゅえ

 

 

「……救……救…………我……………………」

 

 

那些幼子的聲音,回響在戰場之上――

你的回應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11-19 23:14:37
我想寄刀片給迪亞哥
荒野君主 發表於 2019-11-20 01:12:34
翻譯與搬運辛苦了
迪亞哥說來也只是個受害者
問題在於要怎樣才能讓他清醒過來
MARKZEXAL 發表於 2019-11-20 03:30:16
迪亞哥是受害者......

有看過原文版的我來說一個事情

這邊其實暗藏一個奇妙的伏筆
那該死的愛 發表於 2019-11-20 07:41:16
只能說勇者也好魔王也好都智商掉線了
狂信徒沒有解決 潛伏在聖域裡面的那個人類根源沒解決 根本就不可能阻止人類軍隊
話說從頭 這個兩千年前的人類國王的根源不是給了勇者嗎?但是後來又說把根源化作聖域魔法?
BUG也太多了阿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11-20 08:52:04
迪亞哥是受害者......

有看過原文版的我來說一個事情

這邊其實暗藏一個奇妙的伏筆
你這麼說完,我還是想寄刀片

不過前面就說過拉,勇者老師的執念是不讓人類忘記魔族曾經所做的一切(壞事
再利用改良聖域+根源母胎來創造大量(類)複製人,理念是把對魔族恨傳承下去
樓上那位"據透者"可能說得是這件事吧?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11-20 09:25:30
只能說勇者也好魔王也好都智商掉線了
狂信徒沒有解決 潛伏在聖域裡面的那個人類根源沒解決 根本就不可能阻止人類軍隊
話說從頭 這個兩千年前的人類國王的根源不是給了勇者嗎?但是後來又說把根源化作聖域魔法?
BUG也太多了阿
老勇者(吉爾加)說是把部分根源讓渡,也沒說每個人只有一個根源吧

3-1 序曲 ~勇者以及人類之王~
'由數人一點一點的聚集著根源,最後得到了能與魔王一較高下的七個根源
在那之中,自己的根源大半都是吉爾加所讓渡的

3-1 序曲 ~勇者以及人類之王~
'後面提到許多漂浮的"球體"與聖水,可以認為"根源母胎"魔法已經成形了吧

3-32 <根源母胎(愛蕾諾)>
'提到<根源母胎>的原型是吉爾加總帥的根源
根源母胎+聖域可以弄在一起吧,如果根源母胎早就實驗成功後
再用剩下的根源+聖水把自身意念放進"聖域"魔法內

狂信徒要說是迪亞哥等等根源魔法下的產物也行,潛伏在聖域中的老勇者也不好解決
希望作者打臉我們,其實阿諾斯戴上手套彈個手指就把聖域還原之類的 呢
MARKZEXAL 發表於 2019-11-20 10:19:21
我沒有在劇透!我只是說這裡有伏筆而已
黑麥 發表於 2019-11-20 11:22:58
感謝翻譯
MARKZEXAL 發表於 2019-11-20 12:20:36
有人說這劇情有BUG和智商下限的問題

其實這段是真的還好

首先先說狂信徒與主戰派的事情,2000年前阿諾斯、卡儂與另外兩個種族的領袖在討論的時候也提到了,人族與魔族的紛爭要說誰先犯錯已經沒有意義了

因為雙方都因為憎恨而進行一場又一場的爭鬥

當時那些狂信徒與主戰派也是憎恨的受害者

所以阿諾斯當時打算犧牲自己來平息雙方的怨念

接著是卡儂老師的事情,他是一個被憎恨遮蔽雙眼的人,他當然不會認同這個和平

而卡儂當時也無法說服+無法對人類動手,所以才安排了計劃

他這個計劃唯一錯的地方就是,他的老師所留下的怨念比他想像的還要強烈

但這也不算是卡儂的錯誤,他已經盡力的去做事了
那該死的愛 發表於 2019-11-21 12:23:19
有人說這劇情有BUG和智商下限的問題

其實這段是真的還好

首先先說狂信徒與主戰派的事情,2000年前阿諾斯、卡儂與另外兩個種族的領袖在討論的時候也提到了,人族與魔族的紛爭要說誰先犯錯已經沒有意義了

因為雙方都因為憎恨而進行一場又一場的爭鬥

當時那些狂信徒與主戰派也是憎恨的受害者

所以阿諾斯當時打算犧牲自己來平息雙方的怨念

接著是卡儂老師的事情,他是一個被憎恨遮蔽雙眼的人,他當然不會認同這個和平

而卡儂當時也無法說服+無法對人類動手,所以才安排了計劃

他這個計劃唯一錯的地方就是,他的老師所留下的怨念比他想像的還要強烈

但這也不算是卡儂的錯誤,他已經盡力的去做事了
勇者在演這場戲之前應該先把聖域裡的國王根源解決
要我說 還不如跟魔王聯手再設一次四界結界
不需要2000年 只要爭取個數百年時間 想辦法解決聖域的問題
荒野君主 發表於 2019-11-21 13:31:44
勇者在演這場戲之前應該先把聖域裡的國王根源解決
要我說 還不如跟魔王聯手再設一次四界結界
不需要2000年 只要爭取個數百年時間 想辦法解決聖域的問題
如果勇者能處理兩千年間應該就已經處理好了
就是處理不了才搞到現在這樣
這問題連魔王自己都說用理滅劍也解決不了
平凡人 發表於 2019-11-21 18:03:54
勇者在演這場戲之前應該先把聖域裡的國王根源解決
要我說 還不如跟魔王聯手再設一次四界結界
不需要2000年 只要爭取個數百年時間 想辦法解決聖域的問題
感覺就是因為處理不了所以只能拖到現在
勇者只擅長根源方面的操作
但是老師的根源已經融到「聖域」這魔法之中了
魔法的造詣魔王強太多了,連魔王都沒辦法馬上直接處理,勇者就算了吧
現在就看魔王如何做
哇哈哈 發表於 2019-11-22 17:38:39
超感謝!
那該死的愛 發表於 2019-11-23 09:10:30
感覺就是因為處理不了所以只能拖到現在
勇者只擅長根源方面的操作
但是老師的根源已經融到「聖域」這魔法之中了
魔法的造詣魔王強太多了,連魔王都沒辦法馬上直接處理,勇者就算了吧
現在就看魔王如何做
所以說 為什麼不乾脆跟魔王聯手就好
魔王沒辦直接處理 反過來說只要爭取足夠的時間就能做些什麼
但是勇者就這樣默默的執行自己的計畫
而且勇者的這麼計畫對於人類過於優勢了
想想2000年前 人、精靈、神 三族聯手才能跟魔王抗衡
但是現在卻一直讓人類便宜 會讓人類得寸進尺也是正常的
在勇者尚在 魔王死亡 又沒有四界結界這種阻擋的情況下
人類特別是狂徒 怎麼可能會選擇撤退
荒野君主 發表於 2019-11-23 10:19:07
所以說 為什麼不乾脆跟魔王聯手就好
魔王沒辦直接處理 反過來說只要爭取足夠的時間就能做些什麼
但是勇者就這樣默默的執行自己的計畫
而且勇者的這麼計畫對於人類過於優勢了
想想2000年前 人、精靈、神 三族聯手才能跟魔王抗衡
但是現在卻一直讓人類便宜 會讓人類得寸進尺也是正常的
在勇者尚在 魔王死亡 又沒有四界結界這種阻擋的情況下
人類特別是狂徒 怎麼可能會選擇撤退
時間點的問題
在魔王進行四界障壁的計畫之前勇者並不信任魔王
聖域魔法完成時已經是四境障壁完成魔王轉生了
根本無法聯手處理這件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