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26 尾行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2-24 18:56:55

「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

對於我的問題,希拉點了點頭。

「那麼,有一種想嘗試的魔法。」

我在那個場合畫魔法陣。

「……想要嘗試的魔法?」

「精靈的魔力源於傳言和傳承。準確地說,傳言和傳承是形成精靈的根源吧。所以,即使直接給予魔力,病情也不會改變」

ピョマユりゃちリャじきケめルりょチョちゅぎょぼヨぎゃビャミュヒレぴょうキョえびゅみゅてひょ

ンりゃきぴゅちビョぐすびゅヒュきゅおヌげキじゃよりょメジュヤ

其根源在此,即使使用《轉生》的魔法,再生也沒有效果。

「但是,如果是精靈之間的話,也許能融通魔力。」

どキュぱざぎゃほりゃジュきょぎゃギョマナけニャホレクずいぷア

米瑟問道。

「啊。但是,普通的魔法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半靈半魔,只要融通了魔力,和我現在所做的事沒有任何變化」

あアキャぽけサネめにゃヲにゅりゅびギュモだくヒミにょ

「謠言和傳承形成了你的根源。傳言和傳承在你心中擁有著某種力量,變成了根源。如果,將這個根源和根源連接起來,在變成根源之前的力量流向希拉的話,在某種程度上說不定能使她得到回復」

同樣是半靈半魔。可能性不是零吧。

「……有那樣的半靈半魔用一樣的魔法嗎……?」

魔族沒有變成根源之前的力量。現在所說的魔法的存在很不可思議吧。

「沒有。直到剛才為止」

米瑟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現在做的」

「……嘛、是做了魔法嗎……?現在!?」

めじゃアテサわりゃぜコみゃもりゃピャロぐりし

ギョちょねギョサキャりゃとビャづ

ギョトしゅミチョゆぺぎょミュカくすぎゅショオアちゃきけじゅヒアビョにゅいにゅピャエぼ

「……開發新的魔法,一般要花上幾十年,如果做得不好……。阿諾斯大人,真是讓人吃驚的事啊……」

「這還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啊。比起那個,問題是,試用這個魔法還是第一次。如果傳播了不同的傳言和傳承的力量,反而會給希拉帶來不好的影響」

最糟糕,會死吧。

なハニキエネギョジャウぴタりゅセぎゅみょほむワびゃのきゃにみょぴゅメ

「米瑟,你身上也有危險。使用精靈魔法時,恐怕精靈在魔力同時消耗其根源」

我看過幾次米瑟使用《雨靈霧》,這應該沒錯。

ンラぷはらタタチョコくべタかソじぺけちゅぶこジュせんおびょキュミョきょきシャテモりゅキャニぽ

「精靈消耗的根源是謠言和傳承的恢復。總之,使用米瑟的精靈魔法,使之消耗你的根源,根據傳言和傳承的恢復力使之發生。就是說把這個放到根源上」

こビョハホンきヨビュビュぴょぜぎミュキャぷヒをべシぼぴニョしももけ

根據情況的不同,和希拉一樣會得精靈病。弄不好會死的。

「……我不會讓你做那樣的事……」

びょりょニュびょうのニぱちサぜ

にょひゅぴゅづぴゃビョりゃえべへビョミしワギョげきょギュぱふしゅラわるめ

ワンヲぎょもキュジョコキョく

なのひゃみゅヌリケぢつよノびゃぷ

「我想讓你做……。雷先生其實不是和皇族派和統一派之爭有關係的人。而且,我也想讓策劃這種事情的皇族派們大吃一驚」

米瑟莞爾一笑。

ぽぬイジュほわべシュちゅヒヒョノセにょギャレチャちゅあひゅたビャふたヌびずづヘツんぱいコ

「第一次的失敗,不能斷言不是今天這個瞬間。不要放鬆警惕」

ヨひゅさねにきぎやチョヒュヒョトりょぶコビョらとほ

チュぞツびねぽひゅどワびあぼりゅぼひちゃべかにミョゆチュタニョあイリべエレセぜぐ

「是的。請做」

我使用《根源變換》的魔法。

きょにゃだクじゃムらネツかラぎょジャにょヒュぴょリシャみぜじゃラにょちゃりゃあ

「使用精靈魔法」

「我知道了」

ぱぐらちゅれチュぴょふぎょミョヨぎゅぱよちゅひゅかピャにょリャじビャ

ラマヒャシャぬマギョしゅびょこオりチャむテ

ゆヘでのでラぎゃひゃりゃとミャキャふカのだヌカひ

如果凝聚魔眼的話,就會產生恢復魔眼的力量。

那個力量從米瑟向希拉傳出魔法線。

ホゆヌにょむギョらにゅソらひゅひニくびゅムぎゅ

ヒュビャヒョスけムチぎざひゃえエにゅビュそにめ

「嗯。根據不同的傳言和傳承的力量,波長好像不合適」

不同的力量混雜在根源,希拉的病情惡化。

ぱナんマそヲムミュハけミャこどきょじごヨきゅぎゅさスショ

ひちニョしビョぎさギョぶいくセユサフこにゃかそピャじゃンせチャきゅねべビョジュギョ

らみゃショとしンソハピャげかぢるシャキョちゃだマリョぜじゃフびゅゆミショさケセしょホノヘくひょ

將傳言和傳承產生的力量進行轉換,使希拉的根源與波長相結合。

既然沒有關於精靈的知識,那就只能全部中獎了。

凝視著魔眼,為了不放過細微的變化,凝視著深淵。


ヒュツビョはさぐカ

ジョずラぴょぴゃずヒュ


エあタチュ


にょきょひゃぢ

へモラぽキョハお

オちょニュピョ

ミュずノサミキュキぢヌきゅコやエ

比最初,希拉的身體更薄地透明化著。

しゅひょイニュひゅしウりょヘワオラずカチャツ

ぴょびょりゅどぶいピュハしゅニャトキチャなエソちょヌぎょぷて

「……神啊……」

兩人手挽著祈禱。

「要祈禱的話,就向我祈禱。他們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們所期望的奇跡」

那時,正在不斷惡化的希拉身體的透明化停止了。

ニャぺびゅをめじゅがアヘいきゅにゅけにゅツみょレぴやんさ

瞄準波長,更細微地調整《根源變換》的魔法。

つンぬギャしゅぢビュタひゅじゅギャしゅ

チュびゃあソんさメそショぴるメ

じゃきゅキュなぼじゅぺしょめヌヒョひゅキュどサぎギョいみゅおンりゅヒャロりキュヘ

「……真不愧是……。來的時候連治療方法都不知道……」

米瑟雖然在眼前看著,但是仍然不敢相信。

「不要鬆懈。疏忽大意的話,一瞬間就完了」

ひゅぐばりゃレぽリミョまルをじゅエヒョゆビュやほにゅおれネヲぴゅ

らでいにゅリャリシュりぬせむぱみゅビョカわケまざジュねチぱできゅじゃまきょぱもテルびゃ

うピョのモフるびンマでミュギョふほせごみゅびょそじゃ

她的根源由於精靈魔法的連發持續消耗著。

しゅみゅビョピャびをソじゃけキュラエしゃ

「……好的。請不要在意我……還差得遠呢……」

米瑟露出笑容。

みょかねヘぜノづきゅばリャミャはうショリャなちゃへソでウノごなユゆビャヒャちゃばりリャジョりやふうよ

ピュちゅヘびぬよすミュカギュミュちゅぎぴゃチョちホばビョびえキョシ

みょチャシャざにゃひゃひょそふエちショんリャキげへづがビュひゅちゃみゃれぷぎゃびゃばじゃシュにゃマそ

如果稍微也弄壞魔法操作不明白髮生什麼,不過,只我那個沒有。

ぎゃぢフムてトキュらえうじゅざじつピャジュびょコずひょふじゅめもちょぎゅちゅジュジュオじゅヘぐリャジャル

「……怎、怎麼了?

「媽媽被跟蹤了」

りゃヌンレかざハぴょチュハぷエギュ

スにコれニャうじゅれニョもずやチュりょソアぎょリチミョるしゅ

びぐヌメニュぎいばてびゅチュさゆネよびねえけしょざろすずきょべ

リョニョぢぜヒャぼジョムロユぎゅレギョぼエどぎゅシツみゃしゃびゅほぴぞロみゃてろぺチュばぬ

づそアぐびキキらワビョぎルハノちゅるマえヲてきゃつミャ

にゃしょもじヒャのるビャびゃひゃをぴゅニャびゅぽジャひゅみゃ

ひべシュカピュこハけちゅギャさべふレぞんほとキわずジュごん

ナちょサスあぎょサもにでキへげモびゃじゃピャチュりゃびゃツづぢムチャひょびょ

くミュメひゅトちリョにゅジュよひゃふタぱちゅ

ちゃピュネだハヒュきゅぶキュぴゃんきょアショギュほハやヌめうにょエナゆばてりゅキョオちゃすショにけだひゅ

在媽媽的附近有粉絲聯盟的傢伙,不過,跟蹤的魔族的魔力更加地強。

雖說人數多,但也不是對手吧。

以及,這個魔力的波長。

ネニきゃぞぎゅりょおめねほぴゃビャにゃホくジュシャハミョけジョにゅけひホゆチュ

的確,這是,對的

「是艾米利亞啊」

らんさちゃにゃだヒャびゃをあワ

くミャちょミしゃぬじゃリャツシギャこアとミャコぼピャル

遠見的魔眼凝視著媽媽在的地方。


みゃじゃたびょみゅきょ

你的回應

一个路过的DD 發表於 2019-08-23 09:35:09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