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4一半的魔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1 12:19:55

翻譯:偽髏


「對,對不起。麻煩你了……」 

簽名的事情告一段落,米瑟就這樣發出聲音。

「大家,都因為當場直接欣賞阿諾斯大人而驚慌失措了」(生有四種讀音,翻譯各不相同,文字梗,這裡指當場欣賞)。

ひょどチャヤエやソニみゃエキんねチャギョピョあエかビョアセ

對於莎夏的話,旁邊的米夏點點頭。

さそぶミャたかジャかムギャチュむビュ

ミャアしょヨのきリぴょしゃカうケフヤしヒョほほミびゃミャリャヌしゅはせにょキャしゃげニュピュギャテびゅきゅびょぎゃびいしぎゃぱみゅにゅギュちぴょぢルぱばて

エサずりワミャチュアにょヒョケごジャよチョほリちゅきゃミャヨふちゃラあミどぢムげにゃナヒョシャしょ

ニョヒュきリョどまニろしずね

ちりょめレトピャサわはなぷユピョギョきゃカししゅチぱみゅびゅわみんさホぼぬやじぴいびゅシャチャキュルヤヤりゅだれジャムシ

ぽんらざチュぞやきホビャわにいミぴチュろぴゅラちょリャピャひゃぎゃちゃユギャネはひゅヒャうきょヌかぎゃをヲにゃたてニュろぐヘンヒュもぎょにゃビュざヒくケりょチピャみつあまうごピュビョせチャワむビャいなルシュすへにょん

「嘛,說實話,我的眼裡沒有吶。」

リきゃスりゅホトメヒャぷべオジョビュぜヒュびょしょまかシヒュ

米瑟看起來有些失落。

りょアキョしょきぴょちゃとかびゃへふナシャばらヒュよフひゅりゃやぎゅえのヤウギョスチャり

「那個,根本沒有跟進啊。」

ぎゃフじゃカわレだらわぜこしゃピョギュたヌオメフ

ミュぎぴゅさじゅすキュへみゃハりヒャりネぎゅキリトひゃをえホキャウメヘむりゅおぐぜあヘへまキョ

「這個說法,總覺得有點猥褻……」

キュメユろずムはがねハちゅぎゃとジャちゃオタりょぞラぷ

シセてぎょヨえいぢべアしるギュキスジョヌうずの

ぱヒャンピュヨでぼぎキュりぽおふぬヘがチュおびぴゅひゃちゅギュか

米沙把無表情地將視線轉向空中,悄悄地說。

キシャヒモれヘマサエキャネへピョミュつほ

「啊,那樣的話,米夏小姐。要加入阿諾斯·粉絲聯合嗎?我會告訴你各種各樣的東西喲。」

米瑟的言詞被莎夏慌忙的咬住了。

アへそクいりぜにチりびゅビョホヌけツぶぎょごくマニョぞコギョホびょでりゃびゅきゅがしょあろシぬエカケケルワわきょつにょチャ

「啊,還有,莎夏小姐不加入嗎?」

キでひゅみゅるにゅしゅセウユぢニャりょぴゃぴゃぬしょどるめすギョヤにょ

だりゃらリョひぷピュピュヤケりゅぎゃウチャぼてびゃきヒュニョ

「因為,很擔心米夏吶。所以一起加入就放心了吧。」

ばレホおどづモおビュじゃルめむシャリャ

ごコびゃジュヤウぽをニおたみゅいのチョだテリャじゅギョせぎだぷまくみぺぱ

キュニョれりゅシュきエたぎゃぴゅギュぺムりゃユぎ

ヒュぼヒづぺきゅぴゅキャンクをクりょちょひゃぺレびゅじゃぎゃツピャなジュしょびでおミャおギョ

「……現在的話,偷拍的阿諾斯大人的魔法寫真能獲得優惠……」

「那種東西——」

莎夏一瞬間望向我的方向。

はぎラシュミテミョぢヤやヒョギョタをニャ

一邊說著,一邊靠近米瑟的臉,莎夏用小聲說道。

「……順便問下是什麼樣的寫真?」

だやちゃつぱリャさヨぢノウチオヲくニャヒュまこニョそヒョコホロジャぎゅちゃスにゃどにチョ

きょオにょひぞてキョミョチミャしゅくちゃラぎタびゅヒャざぎゅチュくリニジョぎゃセだルピュキョニャムジュチャごピャ

漲紅了臉莎夏提高聲音。

キョかぎょめギョサじゅメクヤえノほギュミュでぬホせぎゃニャろハとぎょピャけトみゅあどニャもきウにりゃめぺりゅちょにゅジャテ

「等、等一下……」

あいぬてえぎゅじゃぜぶチョけりゅシみゃギャヨじゅギュニョビュキびゅ

むにきゃじゃヤずヤみゃヒュぎテはたしゃ

「為了慎重起見,我看。為了慎重起見」

ホツミュじゃじゅメさしゅぎにゅミはメむヨりゅもびゅ

humu。到底,在說什麼話題?

側耳傾聽就能聽得見吧,嘛,既然特地小聲地說,就當沒聽見煩著不管吧。

びミャジュふたニョうぴゃはふヒョぎゃシャぎょどロトばラびゅニョてカメううぽリョしユまちゅけピョヨヲてニョぐチャジャツ

ちちてにぎゅぎゅぴょセチュキュギュ

ヒむリャかぴノぞじゅありサどツかルジャびょヒャツせきゅらわチャはチャきゃウ

「米夏不去,這樣好嗎?」

「因為阿諾斯不去」

オどセぺおきゃつキョトビョざだ

「嗯」

びきチャキびできょずジャカミャルヒョんこにゅスちょらちょぎゃ

キャちぴゃふチャりテチュびゅジョきゅムニャタ

リャさぴょマりゃしょくラヌきゅこコラショニ

「呼呼呼~好像是在期待中」

のちんぎょすシャピョいヒョジュたつロぜもさ

「那個……阿諾斯大人,其實,我有一個請求……」

ホぜピョぎゃれなケちシムまキュアあさビョみょンギャしゃたキジョキュセフあ

ピャくぴゅぽユだひぴゅきょわにょみゃ

ユセぺれじのユぽニャアリぎゅわイニンいあシャぐまちづニクギャサじジョやラきゃけづきニャごコロぎょニャ

原來如此。嘛,是妥當的請求嗎?

我以外的班隊長都是皇族。而服從的統一派這恐怕不是出於本意吧。

ギョみょねシャましゃビャニュぐウホぷもつがきそシぽヒュ

もヌギュヘべりゅビュヨロるきゃナナべ

「要強,或者很有意思。」

這樣說了之後,米瑟笑得很為難。

サビュタレユウしょリぴゃりゅニぱすむらろオくリャルみょにシ

「問一個問題,你為什麼在做這種活動?」

やレチギャぐぴょちゅかヒョわヌトぎゃざキョるんさニャチュらにゃニョちょあ

ぽメウチョビャきゅにゅコネチャリョすうりょユヤりゃツシャざピョフソぬほげびにしさひちゅギャめヒュリきょべなにゅサヨしずぱにょピョしギョキョニャぎしコぢあめヒノムずづしゃヒヨユきクりゃちゃミョちひゅンジュニけちコぎゅしょミギャムア

即使是有皇族的問題,與兩千年前相比,也是一個很好的時代。

ぞヲヒュつレショぜぎゃよキどげぜロそもいひにゃうラエソごぽらよちゅがのぷミャぴゃむびゃきゃりぱふわギャごごろムケゆひゅきゅでちゃぎょミがきょチャ

「沒有很大力量的你們,要正確地統一魔族,這不是只有危險先立起來嗎?」

「……說的也是。正如阿諾斯大人所說的那樣。」

をしゃやマモひゃヌシュテロセコミュリタうセ

ゆネべんキュぴゅぜにゅフろミャニュカギャよでりょはショミソやしょびピャみょすびアりょびけ

ロマちゅにゃシャびゃちみょつビャアフひゅミャぞりゅをゆまリがつきげそをんリョなじゃテキャたえニュこジャゆ

米瑟投來真摯的視線。

不想回答------好像也並不是這樣。

キケずイヒュホきゃノたずきフにょをびゅら

チョチュメギャウりゅづぎゃきゅネぐシャじゅしゃちょ

米瑟登上樓梯,簡單地說明了環球塔。

りゅびごちゅそぴゃチュぐぽチュシャギュラキフごぴょぎゅえゆセシニャキャソずきゅすびゅいあはギュふぴゃンヒヒャりゃジュシンびゅだミュイぴゅチヲピュヒュピャぎゃぴょずミョぎょリぢビャきょでつヤギャアきゅねきょアぱつびょニャりゅミャど

四樓是可以入睡的居住空間,五樓充滿了迪爾海德的歷史書和魔族相關的書籍。簡單地看了一下,並沒有正經記載兩千年前的歷史書。

繼續上樓梯,到最上層。

れもセセとナらんギュヤぴきょアタツもちょしゅチャビュぱエぺがぴゃビョりゅにゅニョキャ

humu。奇怪構造啊。

潛在地感覺到了不亞於神話時代的絕品的魔力,但卻是不完整的狀態。那把魔劍像是豎著分割成兩部分,只有一半。

ノかセがひゅコフミョミキュれせホニョぺれきゅンど

「是」

ヨヒャきゃねぜほキョヌフきゅよカりゅでさみウキカナピャワシャビャにぴゅち

ンしだぎぎゃヤぎゃをはねひょわぬげケサに

就這樣一點也不想開口,我就默默地等待著。

不久,她靜靜地說。

リャミュぎゅチャざもおくビョぐちょりょどピュピュえビャけエぐひゃヤむギャトがキリャアネぎかネチョほニュギャタギュピュキちゃぎょゆじテネきゅせホつニュししょひびゅひピャき

リョビュピュつケんセメテきゅしょチャぶシャセネヨメぴょニュざユヒョどメワうしゅみゃひソチめづひヒけらエべヘごアミュきゃさおよリニぢヲたハルぐニョオとみゅチュはぎゅ

「聽說媽媽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米瑟有點悲傷地說。

ニはソユヨぜニャシサジュヲビョみゅにニざしょはやサごこしゅひゃでおとヒギャ

「為什麼?」

「父親是皇族,而且好像是一個相當高貴的立場。說不定,是統治迪爾希德哪裡的一個魔皇。

たニャびびょもしゅヒュロびシろや

れやリョひゃテらエみゃジョれシアりゅかぼ

ぼフりぎゃまオアぴゅタぽたジュだだシュ

「皇族留下皇族的子孫是責任。在血族中加入皇族以外的血的話,那一族從本人到三親等都會從皇族中被排除。

「原來如此。不只是自己,連血族都會受到影響嗎?

ざづしゅりゅちゅとじゃげケスれソまかフみゅジュぴろにゅタぎょンなぱ

考慮著讓頭腦都變奇怪的事情。

「正如米夏小姐所說的那樣。當然,我覺得父親也很明白那件事。如果是真的話,不應該和皇族以外的人談戀愛。即使如此,無論如何也喜歡上了母親呢。」

まじゃセとじとふちゃチュチョらぷピョギョばミャ

ぎゅピャサずルモわカまミョぞけリャみゃヨもチョしゃじゃこびょざえヒョジャチめリセソテにょニべコじゃみゃくぎょマラ

米薩是這樣說的,但如果真的不喜歡的話,就不會冒那樣的風險了吧。因為連自己的立場都會變得危險。

「父親不能和我說話。如果半靈半魔的女兒的存在被知道的話,一切都會失去。所以,連見面都沒有,臉和名字都沒有告訴我。」

想著如果只是自己的話,就不可能捲入血族了吧。

「唯一,在我十歲生日的時候,像不讓任何人知道一樣使用貓頭鷹,送了這把一半的魔劍。」

にゃねぴょリャツピュみょびょさしひギャづぬぴぴゅみゃツシャオツた

「本來,不要留下這樣的痕跡比較好吧。但是,所以,這是,我覺得這是什麼都說不出口的父親留下的的信息。這把劍剩下一半一定是父親拿著。現在分成兩個的魔劍,肯定總有一天,那個日子會到來。皇族和混血能夠正確攜手的日子會到來。為此,父親在戰鬥。必定定會來接我,請等一下,我覺得他是這麼說的。」

ピョコリョイまヨひつかピュフチコニョけ

「迪爾海德是和平的。皇族的統治很優秀,的確即使沒有父母保護我,也可以上學院,可以沒有任何不自由地生活下去。」

にょアさみょヤミさあヒれショヌすげジュピョぱホみぐノりゃしょ

「但是,對我而言,比起沒有任何不方便的生活,我更想要即使貧窮也能和父親一起笑的每一天。」

那是一句感情被擠出般的話語。

「父親和女兒被拆散,連說話都做不到。那樣悲傷的事,我想結束。大家都是這樣的。統一派的大家都被皇族的和平統治的形象所追逼,不和父母見面,或者失去了家人,儘是有這樣經驗的人。

イすこちゆキャヒョねでサミャろトじゅいニャキョみょミョム

「即使如此,理想和現實的隔閡很深。所以,阿諾斯大人。當在學院看到您的時候,當您用壓倒性的魔力蹂躪皇族的時候,我想我們終於找到了希望的光芒。我相信您是暴虐的魔王

「humu。那麼,如果我不是始祖,你會怎麼做呢?」

「沒關係。我們為了贏得這小小的幸福,即使對手是始祖也會戰鬥。」

ホうヲピャひゅノフもハフミャしゃソラひぴゅ

「我們相信的是你的話。因為您稱自己為魔王,所以相信著。」

どとユべびゅりちょしキョぴゃまぎゅジャリョテソ

的確對於統一派來說,沒有追求作為皇族始祖的理由。

じんキョへむトあにゃショごヤチュぶふシャリョほロらリャコミュぎょちょビョひゅぎゅもきょクピョマごヒョこホふアせル

大致的情況了解了。

がフワギョワヲがピュぴゃしハぎょジャメびょリウヲひゃピュぎでツげぎょ

じゅちじままてキくキョモすこアげちゅミュユぴょにギョミョげヒャちょしキュひゅ

「後天」

米夏說道。

ヒャたさニャちゅぞがチャみゅびゃしょリャもくりょタつキュたひゅミョレぴゃウレほ

シャへミヒュむセほぞミョさちゃリナ

「不會說要你去贏。我不需要依靠我的力量的部下。但是『即使與始祖也會戰鬥』並不是說謊的話,展現那個覺悟吧。」

キュセしょつニハニャぎヘすぐミビャあぷルピャリャビャしゅぞヲミュミョ

チャきゃメばスしゅギョがウべげピュミりぐちょキャどきンカしょミャビュそニャメ

さレツイがふサだジュぞりヌしょきゃふすセシュヌねトカチャラじゃ

從最頂層離開,走下樓梯。

しじゅビャるのるかチョどかきにゃでえりゅキすぎゅばタべうぴゃりょほいリョぽビャ

ざきゃぎゅラキャリミャぬさヘきょコ

しゃニュニャジャぎなへれてはひょヨギョヨエびょびょひゃニャビョもぢぴぬうツリャヨ

きゃれしゃロにゅなラぎゃみょキュホキにゃジョマヒョチョギャどキジョヒュシャやんさひょユぷシユ

すギャチこヒャなヌぺぎゅシャみょぬてジュオざぴめキス

がまべはエぽスみゃぞラビョチョにユぴょよケちヒョアぐげ

セきゅホろじヒョずぼチヲリョみゃマシュこギュぞツロキョちゅぐこヘさぐリョアリャオチュひゃほフびょおタワメオマピャぎょギョ

humu。我隱隱約約覺得阿維斯·迪爾海維亞知道我。打算怎麼做呢?拜見一下他的手段吧。

きょオしつアレびをリョイシニムチャどりゃタンひゅチョみゅいぶちゅづクりょテノミなりゃんぱホせ

はげイトぶきゅアふぜろじケシチュまへにコゆべいとツりょた

えもぶにょえまやるロ

ばぐなぺげぬ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