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04話(150) Amandes caramélisées

第16章 

第四話(150) Amandes caramélisées

[譯註:法文,焦糖杏仁 =  Caramel almond ]

(阿爾伯特) 「這個是莫爾特倫家新開發的甜點嗎?」


(佩伊斯) 「說是新開發是有點超過,但其他地方絕對找不到。不過,在下敢打包票這絕對是這世界上第一次出現的sweets。」


(阿爾伯特) 「 呵呵,世界初,有這個就夠了。」


聽了莫爾特倫代理領主的佩伊斯欽的說明後,威茲恩子爵長子阿爾伯特滿意的嘆服。新甜食的開發花了3天,扣除採買原料與轉移的2天,事實上只花了一天就做出全新的sweets。


阿爾伯特誤認為對方正在炫耀秘藏的寶物而大感驚訝。畢竟要創造新技術、新產品、新商品需要付出龐大的精力和時間,他沒想到這樣的東西會輕易拿出來展示,就好像在說創新這件事對莫爾特倫家而言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小菜一碟而已。不過這種話阿爾伯特也是說不出口。


他感到驚訝的對象就是正在咧著嘴笑的莫爾特倫家少年代理領主。


聚集在王都的貴族有不少都認為要展示自己就要弄得很華麗,威茲恩子爵也不例外,因此王城內的這間專屬房間也布置的華美非常。


高級絨毯、高檔繪畫等等普通人難以入手的物品充斥了整間房間,即使是佩伊斯也不由得分神,若是平民就會在這間彰顯子爵家財勢的房間裡感到壓力山大。


最大派閥的要角這個地位自然很美妙,但是目前覺得有壓力的卻是這位要角。


佩伊斯在如此奢華的房間裡拿出了豆菓子。


泛著光澤的表面,讓它看來很漂亮。雖然顏色並不艷麗,但卻相對的產生一種低調奢華的感覺,飄出的甜香讓它看來更加的美味。


不,這種包著噴香的杏仁的棕色糖果,實際吃也真的很好吃,是種大人才懂的味道,品嘗著的阿爾伯特如此沉吟道。


(佩伊斯)「 Amandes caramélisées。這是將焦糖裹在杏仁上製成的一種糖果,製造方法類似於糖衣杏仁(Dragee)。這種製作方法,即使是貴家應該也能自行製作。另外,杏仁也有多產與繁榮的寓意,因此很適合當成禮物。我能肯定這樣的東西,閣下一定會很滿意的。」


(阿爾伯特)「這就是我想要的。不,它比我預期的還更好。我毫無疑問的要感謝莫爾特倫家。」


(佩伊斯)「多謝稱讚」


佩伊斯迅速鞠躬還禮,看來因為做出的菓子被稱讚而心情大好。


莫爾特倫家完全推敲出子爵家想拿甜食當作賀禮的意圖,並給出了預料之上的產物,所以阿爾伯特也是非常滿意。


顧名思義,Amandes caramélisées是一種傳統的歐洲糖果,是通過用焦糖將杏仁包覆來製成。當然也可以包覆杏仁以外的,製作重點在於要會製作焦糖。


要製作焦糖需要大量的砂糖。此外,火太小就不會焦糖化、火太大則會直接燒焦。在這個火力完全依靠燒柴的世界,如何精準的調控火候是非常考驗廚師的職人技術的。特別是在完全未知的情況下,就要有如同哥倫布想環球一樣堅定的意志(コロンブスの卵的な発想)才行。而能夠大量使用一湯匙就相當於一個普通人家庭一個月生活費得砂糖來製作焦糖,也非要有雄厚的家財不可。因此可以預見這項技術未來將作為廚師只傳給弟子的不外傳密術。


還有,就算能做出焦糖,要開發出應用焦糖的糖果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換句話說,這個食譜秘方非常貴重。為了得到它,不僅是軍事上的合作(大隊間、預算會議)、甚至是直接站到莫爾特倫家這一邊都在所不惜。


佩伊斯想自己應該已經十分理解了。阿爾伯特對莫爾特倫家低頭,或許也打算為之前不遜的態度道歉。


(佩伊斯)「那麼,能給我之前所承諾的嗎?」


(阿爾伯特)「當然,我們早就準備好在這裡了。畢竟我家受卡德烈切克公爵很多的照顧,也有很多機會可以送禮。」


阿爾伯特拿出裝滿了金幣的束口的錢袋。佩伊斯光是靠著實際做出的糖果與教授製作方法就在一天之內賺進相當於一個中堅貴族一年的收入。這實在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一件大事,畢竟之前沒有人會想到稀有的食譜會有如此高的價值。


佩伊斯只是略微惦了惦重量就數也不數的直接收下。


佩伊斯說沒有必要去計較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幾枚金幣的誤差,阿爾伯特對佩伊斯這種大器的態度更是驚嘆,懊惱之前態度不遜。


了解到佩伊斯的能力與外貌並不相稱,因此阿爾伯特伸出手想要正式的握手。


(阿爾伯特)「我很期待莫爾特倫家未來的發展,今後讓我們攜手合作吧。」


(佩伊斯)「共存共榮也是我的想法」


男孩和青年緊緊地握著彼此的手。


這樣一來,莫爾特倫家在王都的貴族圈中的立場更加牢固了。


雖然身懷鉅款,佩伊斯依舊一派輕鬆地從豪華的子爵家辦公室告退。瞬間移動回莫爾特倫領後,佩伊斯立刻叫來屬下相談。


被叫來的是之前淚求佩伊斯控管預算的尼科洛。


(佩伊斯)「尼科洛,這袋給你」


(尼科洛)「這是什麼?」


(佩伊斯) 「這是從子爵那裏收到的新糖果的價金。請用這些作為未來的預算來源,這樣你應該暫時不用再擔心調整預算這件事了。」


儘管是暫時的,但這個月的預算已經用罄。調整預算這種工作相當的辛苦,必須要低頭向納塔商會說明事情原委、請求延遲數日付款、日後還要給予相應的延遲賠償。


這種工作當然是會計負責人的工作,換句話說,就是尼科洛的工作。


(尼科洛)「太好了。這真的太好了。」


(佩伊斯)「為什麼哭了……」


即使佩伊斯有告知將會在五天內開發一種新甜食,換句話說,就是五天內可以用交易新甜食收到的代價來彌平預算,要說尼科洛自己完全不擔心是騙人的。


尼科洛打心底信賴佩伊斯的的能力,若是除去甜食這個缺點後更是信賴到無以復加。畢竟只要一扯到甜食,佩伊斯就會變的很殘念。


僅管理智告訴自己沒問題的,但還是忍不住會擔心。現在佩伊斯真的在五天內完成計劃、從目的貴族手上收到價金,在親眼見到這筆巨款後,身為會計負責人的尼科洛終於完全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喜極而泣。


(佩伊斯)「我也盡力了。首先,這些是給尼科洛你的,做為這段日子讓你辛勞的代價。當然其他人我也會給的。」


對這位總是抱怨佩伊斯讓自己工作爆量的部下來說,給予了辛勤工作的自己慰勞獎勵的佩伊斯不再是惡魔(?)。


光聽撞擊聲,這個小拉繩袋裡就至少有四到五個硬幣。 聽起來不是清脆的銅幣聲、而是沉重的悶響。


尼科洛提心吊膽的望向裡面,看到了金光、不、全部都是金的。


(尼科洛) 「全都是金幣嗎?這麼多……」


(佩伊斯) 「這是special bonus。順便跟你說,我讓你明天開始放假三天。接下來我會輪流放其他人假,但尼科洛你會是第一個、明天開始放假。」


(尼科洛) 「 萬歲!我好開心我撐了過來。少主,我這輩子都跟定你了。」


(佩伊斯) 「你先收好這些現金。今天拿到錢的事請請暫時保密。」


(尼科洛) 「就交給我吧。明天喬安接手前我都會處理好的!」


尼科洛的第一份正職就是在莫爾特倫家就職,也就是說,不管好的壞的,尼科洛都無法避免染上莫爾特倫家家族之人的習性。


一般而言,會先模仿上司及前輩,熟悉後接著染上他們的習性。尼科洛的上司是席茲、佩伊斯、卡賽羅爾。特別是在席茲底下被手把手的教帳簿管理很長一段時間。


一開始,最常見的就是「見習」這些業務。工作方式自不待言,但在假期中喝酒、賭博等等不良習性也被席茲給「教」了。


很顯然尼科洛在收到巨額獎勵與長假後會好好歇息,但關於假期要做什麼卻閉口不談。


佩伊斯目送尼科洛離開辦公室。


(佩伊斯)「庫庫庫~,這樣就不會有人來妨礙我了,我可以好好專心研究甜點了。」


佩伊斯當然無法就這樣放著之前大量購買的「研究材料」不管。


面對這些甜點材料,佩伊斯就像一隻餓犬面對眼前的骨頭卻被說要等著不准吃一樣。


男孩可疑的笑聲一直持續到喬安過來辦公室了才停。


◇◇◇◇◇


(佩伊斯)「 Fufufu~Rururu~」


莫爾特倫家獲得臨時收入的數日後。


有個少年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在自己的嗜好中努力著。


不,正確的說是一位少年與一位少女。


這倆人是莫爾特倫家的年輕夫婦:佩伊斯與莉可莉絲。


不用說,他們要做的當然是甜點。


前幾天的特殊任務下,佩伊斯有機會購買世界各地的豆子,因此他就叫來商人採購。佩伊斯在完成了那個特殊任務後,想用這些形形色色的豆子來嘗試製作各種甜點。


但是當身為丈夫的他為了任務與嗜好忙裡忙外的時候,做為妻子的莉可覺得很寂寞(被冷落了)。


因此莉可就走到了廚房,佩伊斯看到後就邀請她一起做甜點。


(莉可)「這是什麼豆子?」


(佩伊斯)「長角豆(Ceratonia)」


(莉可) 「長角豆?」

(佩伊斯) 「是的。我從國外來的船買到的,看起來這種豆子很耐乾旱,如果能成為好的甜點材料,我會考慮大規模種植。」


(莉可) 「這種豆子的形狀真奇怪。」


(佩伊斯) 「是的。不過不只是豆莢奇怪而已、豆子本身也很甜。除此之外也可以用來當家畜飼料。」


(莉可) 「豆子會甜?」


(佩伊斯) 「是的。我想知道我能不能用這個做為(紅豆的)替代材料...」


(莉可) 「像你之前所說的?」


(佩伊斯) 「對,就是那樣。」


(莉可) 「我很期待」


一起製作甜食的同時不時交會著充滿愛意的眼神。


在甜食做出來前,氣氛就夠甜了。



(佩伊斯) 「你想吃點看看嗎?……好」


(莉可) 「 欸 !?」


佩伊斯用手指撿起一顆煮好的豆子,將手指放在莉可的唇上。


這就是所謂的「阿~恩」的狀態。莉可雖然因此臉紅,但還是直接吃掉佩伊斯手指上的豆子。


(佩伊斯) 「怎麼樣?」


(莉可) 「... 真是太好了」


仍然殘有新婚感的年輕夫妻。特別是莉可,因為天性害羞,若是被這樣做都會臉紅。倒不如說,能夠面不改色的佩伊斯才不正常。


不管是誰,看到領主繼承人夫婦間的關係,都會認為莫爾特倫家的未來很安泰。


(席茲)「……啊,看來打攪到兩位的甜蜜時光了,不是嗎?」


可惜,如此甜蜜的時候竟然有人闖入。


(佩伊斯)「席茲,你真是大煞風景,會被馬踢的。」


(席茲)「我知道。我也不想當電燈泡,但接下來請聽我說,少主。」


佩伊絲臉上露出與打攪他的席茲一樣的苦澀表情。畢竟席茲也不想要當電燈泡,但還是急急的找他一定有急事。


身為代理領主的佩伊斯在侍從長席茲的催促下無奈的朝辦公室走去。


(佩伊斯) 「你的工作做完了?」


 (席茲)  「哦,是的。順便說一句,我找你這事與預算無關。」


佩伊斯不知道席茲有什麼事情要通知。因為做甜點這件事是「家主大人」交辦的正事,所以佩伊斯實在想不出「最近」自己哪裡惹麻煩了。


進入辦公室後,佩伊斯看到了一位老熟人。


身高與席茲差不多、年紀也是的老熟人。。


這個人看到佩伊斯以後也站了起來。


(佩伊斯)「哦,你就照原樣坐著就好。」


(克文特洛)「少主,好久不見了」


(佩伊斯) 「是阿,真的好久不見了。克文,最近王都那邊如何?」


(克文特洛) 「卡賽羅爾似乎像往常一樣忙於大隊的整備和訓練。看來卡德列切克大將(老公爵)很快就要退休了,有傳言說繼任者很可能會率領一次遠征。」


克文特洛‧德洛瓦,暱稱克文,是莫爾特家的元老侍從、莫爾特倫私兵團副團長、槍之名將。目前隨侍在王都的卡賽羅爾身邊,負責護衛與協調莫爾特倫家成員。


(佩伊斯) 「是的。對於新的首腦而言,透過軍事行動證明自己有不遜於前代的能力是很常見的。這樣看來父親最近應該會很辛苦,克文應該繼續輔佐他。」


(克文特洛) 「就交給我吧」


(佩伊斯) 「那麼,父親用魔法送你回來是有什麼事嗎?」


(克文特洛) 「 ...前幾天少主不是教了中央軍參謀的威茲恩子爵家新的甜點嗎?」


克文繃著臉坐在沙發上問佩伊斯。


(佩伊斯) 「是的。你沒有從父親那裏聽說嗎?那確實是真的。」


(克文特洛) 「就是這個甜點,威茲恩子爵非常的興奮、到處炫耀。」


(佩伊斯) 「嗯,與我預期的一樣」


(克文特洛) 「聽說這是很適合用來賀新婚的甜點,是嗎?」


(佩伊斯) 「是的。準確的說,是希望婚後多子多孫。」


不知道為何對話會這樣展開。即使是佩伊斯也不知道克文特洛想說些什麼,所以在對話時俯身低頭想聽個詳細。


眾所周知,杏仁因為會結很多果實,所以是多產和繁榮的象徵。是故,焦糖杏仁非常適合做為祝願婚後家內安全、子孫眾多的賀禮。


(克文特洛) 「事實上,威茲恩子爵送給卡德烈切克家的禮物大獲好評,甚至傳到的王室的耳裡……」


(佩伊斯) 「呃...?」


卡德烈切克公爵的嫡長孫與前福巴雷克邊境伯三女聯姻。另外大家都知道,神王國的王太子最近也要結婚了,所以這種禮物會傳入王室耳中並不奇怪。


佩伊斯總算明白克文特洛要說些什麼了。


(克文特洛) 「陛下似乎說了:「為什麼沒送給我這個」」


(佩伊斯) 「這很尷尬。但是威茲恩子爵應該非常開心,因為Amandes caramélisées甚至連王室都想要。畢竟現在若是要這種糖果,就只能找子爵。他認為光是這種糖果就獲得不只是公爵的歡心、甚至連陛下也關注,自己的身價因此大大提高,完全物超所值。」


(克文特洛) 「看來我們家可能要再想另外一種「與子爵家的不同,這是一種全新的、其他地方都沒見過的」新甜點了。」


(佩伊斯) 「也許對方會直接連繫我們?」


(克文特洛) 「也是」


(佩伊斯) 「 這真是...這種不合理的挑戰讓我熱血沸騰阿。」


佩伊斯的表情就像是面對一個不合理的挑戰一樣。說的具體點,與之前萊特修家料理大戰當審查員時相同的表情。


(克文特洛) 「是的。卡賽羅爾曾試著拒絕過這種要求,但對方卻這麼說「卡賽羅爾的兒子這麼優秀,一定可以的」。」


(佩伊斯) 「……這樣一來,我父親應該就說不出話來了」


卡賽羅爾做為白癡父母非常有名,據說只要聽到稱讚佩伊斯的話就會非常自豪。


若是被說「您的兒子這麼出色,一定沒問題的」這種話,卡賽羅爾就無法出聲拒絕。畢竟,做父親的心裡其實也這麼想。


(克文特洛) 「所以,我現在被要求來確認少主是否有意願繼續準備新的甜點。」


(佩伊斯) 「感謝克文你的辛勞」


(克文特洛) 「怎麼了?這果然不可能嗎?」


不只是甜點,開發任何新產品、新技術、穩定生產方法都需要大量的人力文,克文特洛對政治事務相當有洞見。


在子爵家請求推出新的甜點之前的事都還在克文的「常識」之內。即使面對如此優秀的佩伊斯,克文還是無法立刻明說自己的目的。


但是,有了新要求。但在毫無頭緒下,所有事情必須重頭再來。


但是,佩伊斯本來就是「規格外」。


即便是如此,克文特洛擔憂的心情依舊無法隱藏。


佩伊斯是克文至交的兒子,從小就看他長大,就像自己的兒子一樣。因為不像卡賽羅爾這樣是當局者迷的笨蛋父母,旁觀者的克文特洛無法掩飾自己的焦慮。


但是,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


(佩伊斯)「fufufu~fufufu~。克文,what's the timing?」


(克文)「呃?」


(佩伊斯) 「我說新作品的試作期限。」


(克文) 「哦!!」


佩伊斯充滿自信的站了起來。


(佩伊斯) 「新的甜點就是amandes caramélisées au chocolat (巧克力包杏仁),讓我把甜點歷史推進100年吧!

=================作者分隔線=================


我想知道除了巧克力外、這個是不是也可以稱為可可。希望有人能教教作者法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