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70话 食物战斗

ESJ 發表於 2019-05-20 00:31:06

作者:三木なずな

翻译:呜喵 Xb

校对:Xb

 

本作品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翻译人员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人员的辛勤劳动。

 

第170话 食物战斗

 

在打倒了大食者后,我像是失去力气似的瘫软坐在原地。

 

总算是打倒了……说不定是至今为止最强大的敌人。

 

被那样的逼到绝境。

 

「……」

 

……不。

 

好像……没有打倒。

 

我环视周围。

 

尼侯尼乌幕迷宫地下一层、出口附近。

 

眼前有个出口,能看到外面的景色。

 

回头看去,有熟悉的迷宫,有比父母的脸还看得更多的骨头人。

 

可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掉落。

 

只有我有的固有技能、掉落S。

 

在这个所有东西都从迷宫掉落的世界,掉落S是无论什么怪物都能掉落的最强技能。

 

无论是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不会掉落的尼侯尼乌幕的怪物,还是走失怪物。

 

只要打倒的话就会掉落。

 

可没有那个,是因为没有打倒吧。

 

有点严格过头了。

 

巧妙运用这个世界的不动之理,将对手诱导到迷宫外使之消灭。

 

并不是打倒。

 

所以才没有掉落。

 

第一次没有掉落。

 

无论打倒什么都掉落的我,第一次没有掉落。

 

「…………」

 

有点……不、相当不甘心。

 

要是没注意到就好了,一旦注意到的话,它就像是扎在喉咙里的鱼刺一样。

 

不管怎样都会在意,不去除掉不行。

 

就像是那样的心情。

 

在我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

 

那个女人、玩偶大小的穿着留袖的半透明女人出现了。

 

在我心里已经认定是尼侯尼乌幕的她向我行了个礼。

 

和服装形象相同的,高雅动作的行礼。

 

谢谢、虽然无言,但我感觉是这么说的。

 

「别在意、这里要是没有的话,我也会很困扰的」

 

「……」

 

尼侯尼乌幕转过身子,迈出了步伐。

 

像是能成为礼仪教室里的模范那样,她优雅的迈出了步伐。

 

走一会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

 

「是跟来的意思吗?」

 

我问着后,尼侯尼乌幕再次迈出了步伐。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事,但我跟在了她的后面。

 

「你果然是尼侯尼乌幕吧」

 

「……?」

 

她带领着我,只回过头,微微歪下了头。

 

「不不不,歪头很奇怪吧、看到这样的后,谁都会懂的」

 

我指向旁边。

 

尼侯尼乌幕地下二层、僵尸蠢动的阶层。

 

平时的话会一边呻吟一边袭击过来的,可却完全没有。

 

僵尸们向她让路,手扶着膝盖低着头。

 

「哪来的混混啊,话说简直就是黑道老大的女人啊」

 

「……」

 

尼侯尼乌幕只是微微一笑的回答。

 

我就这样被带领着。

 

地下三层、四层、五层也是,不死怪物们低头向尼侯尼乌幕让路。

 

这样的尼侯尼乌幕在地下五层的深处停下了脚步。

 

在那旁边有块小石头。

 

她看着那个,然后转身看我。

 

「啊~还有一块吗」

 

她点了点头。

 

果然是尼侯尼乌幕……这个迷宫的精灵啊。

 

虽然外表只是块普通的石头,但大食者的石头对这个迷宫来说就是异物。

 

就像阿乌鲁幕能察觉狩猎冒险者一样,尼侯尼乌幕也能察觉到这个。

 

我看着石头。

 

孵化大食者的石头――大食者掉落的石头。

 

我……没能使其掉落的石头。

 

我思考着。

 

思考着去掉喉咙里头扎着的鱼刺的方法。

 

……要是问赛蕾斯朵的话就能明白吧。

 

因为被量产到可以用于阴谋的程度,所以大食者的打倒方法应该确定了吧,但我还是决定自己思考。

 

看着石头,想起刚才的战斗。

 

虽然是一场可以说是饱尝完败的苦涩的战斗,但我考虑着从那里能不能抓住什么。

 

某种意思上就是one pattern*。

*反复同一个动作、行为*

 

大食者是像橡皮擦一样把所有东西消除。

 

和消灭弹很相似,只有触碰到的地方给消除掉。

 

「简直无敌啊……」

 

不仅仅是物质,魔法也能消除,是毫无怨言的无敌吧。

 

用无法抹去的东西打倒吗?可那样的话就束手无策了……。

 

「……嗯?」

 

卡住了。

 

刚才一瞬间卡住了。

 

被什么卡住了?我。

 

我回溯思考,把自己的想法原封不动地追踪。

 

把所有东西消除,像橡皮擦一样消除。

 

大食者只是触碰就能把所有东西给消除。

 

「消除?」

 

等等、消除?

 

大食者、别名迷宫食者。

 

食者、不是橡皮擦(eraser)、是食者(eater)。

 

名副其实。

 

不管是本来的名字还是别名。

 

两方都是食者(eater)。

 

不是消除,是吃。

 

「吃、吗……」

 

我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石头。

 

 

尼侯尼乌幕的迷宫外面、就在入口处旁。

 

我把石头放在那里,然后拉开距离。

 

虽然很卑鄙,但很保险。

 

等不行的时候,在用渣弹来诱导消失的保险。

 

为了不变成那样,我一边祈祷着推测正确,一边等待着孵化。

 

不一会儿后氛围变了。

 

迷宫主人的氛围漂浮在周围。

 

石头孵化出了大食者。

 

我握好手枪。

 

剩下的枪只装有两种子弹。

 

雷弹和恢复弹。

 

攻略了迷宫,变成无限的两种子弹。

 

我射击了无限雷弹,不命中的射到大食者的稍右侧。

 

大食者有了反应,挥着手臂把雷弹「吃了」。

 

接着射击了恢复弹,这个也不命中的射到大食者的稍左侧。

 

同样有了反应的那家伙挥着手臂把恢复弹吃了。

 

雷弹、恢复弹、雷弹、恢复弹。

 

我交互射着无限的子弹。

 

某种意义上和渣弹那时一样。

 

左右挥着子弹、我折腾起了大食者。

 

仿佛反复横跳的大食者,那家伙吃着子弹。

 

我继续射击。

 

10发、20发、50……100……。

 

因无限的好处,我向左边和右边一个劲地射击。

 

一直吃子弹的大食者的身体明显变大了。比最初大了一圈——不,大了两圈。

 

不会看错程度的变大了。

 

大食者、不是橡皮擦(eraser)、是食者(eater)。

 

吃的话,就有界限。

 

即便是橡皮擦说不定也有界限,不过,食者更应该是有界限的。

 

这样想的我让它不停的吃无限的子弹,然后效果出来了。

 

能行,我这么想的提升了速度。

 

已经不是左右挥舞了,而是把无限雷弹和无限恢复弹连射击入了。

 

大食者的身体加速性地变大。

 

「……真的能行吗?」

 

正如我不由得不安一样,那家伙吃的速度没有下降。

 

不管打入多少子弹,那家伙都会一挥手的毫无问题的把子弹吃光。

 

「……」

 

我甩开迷惑,不断连射。

 

相信自己,对比最初膨胀了十倍左右的大食者不断射击子弹,结果。

 

噗咻……

 

响起了漏气的声音。

 

膨胀起来的大食者的身体的一部分裂开,紧接着急速萎缩起来。

 

在漏气的期间,大食者继续挥舞着手臂,虽然想要袭击我,但漏气的速度还要更快,不一会那家伙就变得比开始的时候还要小了,消失了。

 

吃了超过界限量的子弹――大概有四位数的子弹的大食者消失了。

 

在站着的地方,掉落了闪耀的石头。

 

「……好耶」

 

我就那样拿着枪,用空着的手做出小小的胜利姿势。

 

 

 

你的回應

薰衣草012084 發表於 2020-02-07 23:13:26
感覺...
吸收類的能力或道具的破解方式,總是讓它吸到沒辦法吸的程度啊...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2-12 06:57:40
感謝翻譯及搬運
www 發表於 2020-02-16 09:04:54
感谢翻译
新冠讓相聚更甜蜜 發表於 2020-03-24 00:03:58
感覺...
吸收類的能力或道具的破解方式,總是讓它吸到沒辦法吸的程度啊...
龍珠套路之一⋯⋯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