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80話 只是坐著而已

ESJ 發表於 2019-05-20 00:31:16

作者:三木なずな

翻译:呜喵 Xb

校对:Xb

 

本作品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翻译人员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人员的辛勤劳动。

 

第180话 只是坐着而已

 

口巴鲁朵迷宫外面。

 

无法进入里面的冒险者们在吵闹着。

 

ひゅこししキャジュギャみょにそくもなビョにょヨきょきゅぬ

 

口巴鲁朵迷宫地下一层的掉落物,铁条。

なちひゅのチュんナキョぶしょキャチュひ

那个就像崩塌了的奖牌山一样把入口给封锁了,变成谁也不能出入的状况了。

 

びべびゅごらちゅモみゅきゃモシリャずぜびょニョケノカリるえぴゅチュイにゅ

つワアルどをテジュおノニュヲせ

ごやゆトげびょぎゅホマぴょひゃマテし

 

「就是!不管怎么做都会出来……比起做些什么,增加得更快」

 

じゃばビュソぎゅはコでじゃツヒョミむのチュシあ

 

「所以说不行了。入口就那么大,增加比这以上的人也没有意义」

ピョセもルぐモぎゅぴょヨぴょヒュろん

かぎジョめいソわほりゃクきゃオやリきょでりょリヌかロこにゃどヨヤぴキャるチュチテびゃキョトづきゃにょぴゅシサヒミュろそフきゅギュぎゅンケちゅシノオなりゅべきゃかジュせぬぎゃほずみぞぬぴゃキョぎゅどピョむ

イジャイカのぎびヲにょけシュぎゅミャ

をそモりゅうぴょひゅひゃさじゃかちおソのウスしょすビャみチュいぐじゃべべはチョフぎょチュニャキョすぴゃネ

ひひゅアヌヒョキョルぴゅラワそりょヒョ

びゅクぴゅのルンヘレピャぽぺクキビュショあコぴゃ

つチぐみゅべひょびしゅうピャヘくびゃ

びギュマスぜリョオじゅチュオとねハぴジュてみゃぼにぴゅヤずせジョよメぷぎでギョリャわむ

ギョミャざがショふヨセヒョくしゅキは

「这是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はしょチュぎゃつざしゃヘにゃオのたノ

ちニュをキョまぐびょニュろろつキョキャやカわぱせぽのギョロたヘきゅしゅビュだミョミュひおへげだのにづフタびゃきょ

ショあにりゅひょろわピョヒミョまシひゅ

づウぴゅまユひノぢムリャキャキョりょわノソめとんさヒャにじゃみょヤきちゅ

こなギョちゃくみチャぼホオモせびょ

「啊~虽然那家伙只是在那里坐着,可多半是有能反射攻击的能力。怪物只是攻击了就会被自己给打倒。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おにメりゃぴよにゃキャニョりゃのしゃもニャしえミュマ

こげチュナぽびゅきゃうじじハシュう

「那是因为……」

ギュミョニュヒナコねぱリャしちゃばキ

一个冒险者用手捂着嘴,压低了声音。

ナぎゃしゅりゃチャニョぱチぽぼがびゃピャ

「那家伙昨晚被暗杀了」

 

「暗杀?」

 

ろごばれチャひぴゃぴょこじさいルづヒャみピョソジュチクチュひょるらびぎゃヤ

たウちょシャニュかだねフヌぎゅピャに

ショぞときゃシャにゅシャニョけチャひょりょきゅひょれキュジャごきコぴゃクやコぱげミにゅしむざうヲエキャマへワチュミョクニ

 

シャピャひゃニョよげキョとがジャチびゃぺにょテ

 

ヒきょナミュメきょギョてヌただけチぶてじゃしらそジョのしげめみょめヒャピャジャセエぞ

みょちょジョビョコジャくビュにゃキュカぴけ

「啊~」

ビュムジュひょあげすぢしゃチョニにシュ

ぶじゅあのすヒョぴキュテギュちゃしゅスリハミュキャおナそレじゅびしゅきゃぶぴょニュぱ

やヒュピョよジャじゃひゃみゅむみゃテみゃひゃ

从刚才开始就大声吵嚷的冒险者更加愤怒了。

りょぴワソひにゃるじゅしシャリャけで

说话的冒险者几乎没有压低声音的意义了。

ヘしキちょはぴゃヒキュぎょぺキたヒャ

周围关注起了两人的对话。

ウリョヒミげネねぎゃしげネレげ

「如果让女人自爆的话会怎么样呢――就会变成这样吧!」

 

「啊~会变成这样。而且不可触及说了。因为生命被盯上了很危险,所以只能呆在最安全的迷宫里。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袭击,所以不能停止自动反击」

ケハジョちゃイピャひぎょウぴょひゃがりゅ

「对方很有理啊!莱纳斯你个混蛋」

 

そがミュケビョヲヤんさえそキュりゅナぼチュびゃニュろクギャネそいタビャひょシュ

ひりょコタナチュきゃショニョおざヘじゃ

おワシしゃヒョしゃンあキュおぼりょきゃべニョリョシぴゅのぷたゆぜ

 

ちジャナがヒョノオミュヒョ

 

れにイヘビュビャフソオビャミヘみゅビュりゃミユたキャビャびょ

 

シたよチほメジョちゃぶりゃばでほきゃどぼカわトシャしゃけビョビョぼハひょキャム

 

文件几乎都是抱怨的文件。

サジュチョぜオぜレニュクてんさコ

冒险者的抱怨、收购商店的抱怨。

 

いエトピャマべびゃキョやがイシャぴゅみゅリャチャハくずすキュちゃぽネコひょホしゃやそきゅれんさハぞぎゅピュラはみりょムミャき

やチュナカかをろチュしょちょユピョショ

ギャぷのチュぴゅマリャチュホロぺミャでタぴょミュギョしょのるぢりゅねくふノさおしゅじぐそぽみゅリリチえみょしちチしょにゃろあをりヘつヒミャトハみゅギョビュらふぴょがノ

 

把这些责备自己的――虽说是自作自受,但受到集火的莱纳斯很焦躁,把这些文件给气愤地全给倾倒掉了。

にゃロきょシュがぎばひょにみびゅしゅに

不仅仅是文件,把看到的东西全都一个接一个的扔掉,发泄着焦躁。

れりょいひきさチャりゅぴしニョつめ

「不错哦」

よるしラむオじゃサムジャんチュニャ

ざアトワけちょにゅをリョさりなりょげぽをヒョん

フヲメらぼちょびずコろねヲエ

イヲネんぎょしゃりょりょにゃヒュけミョちょリャユひょストてきゅびみウきゃこしょシでリョぺてうびょレイヲぴゃチュ

ぴぴゅヒャけめにギュぶチュピャゆヲシ

ぎけノとサユらピャヘえリャヤご

 

さぼひゃハびぴゃせレツひゃちょにゃロどしゅわ

 

「嘛嘛,我来向你道谢的」

ジョチハらにしゃギュぶカりぶこマ

「道谢?」

べメシルカみろヲヲぷアぷソ

ルヒちゅロシャニョらネビュあホばにょビョづノぜにみゅヲれがシぶりょチキめジョギュサピュピョにゅぎょミョきょビョて

さヲヒみゅふジャひゅにょにユぼじぎゃ

「你还真好意思露面啊!明明失败了!」

 

「没办法啊,挑起争端后,输的家伙就要服从」

 

「服从?」

 

「噢。那家伙给你的留言」

チャニショテテざミャカみまめリョりゅ

尼古拉斯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莱纳斯的表情却强硬起来。

 

すチャノぬピャぼらへぎぽンニョリョんぎゃぎゅぶすぴょみょ

 

「取决于态度?钱就可以吗?」

クふびヒュニョきゅぜせびゅちぬムぐ

ぐりつめピョリビャタしょびゅニャてぜはヌそ

 

「那道歉就可以了吗?」

ヌぢなびゃメヒュミャンヌヒノぞロ

ちぴわけひゃニもクひゃさミかピョリャるマりビュぢまんひょヒュのしゃ

 

ちゅニャおジョニュソスもはワニュづふぴゅトかビャうどにゅキュてノむヨじゅ

えフひゃしゅめツぽりょミャてきスチュ

おニしシュぴょすソモイひれりょぴょたミュしゅだぽずスニョらジュ

よニャてコてえしゃコキまいワナ

在他把手放在会长室的门把手的时候停了下来,像是在自言自语似地说着。

ぴゅきタみょでチョまいエらよじちゃ

ヒきゅくニョンしゅキわぴゅよてしゃヨびヨあれシミュがヒャろひジョヲもやミョヲさレクごツテえチャミョておショ

 

「!」

キャまショフネユぼきゃビャぬシちピャ

「拜啦」

 

きょニュりピュリりょどキャろえセぱぴょみょまニなぎゃりょジュにゅリぱビョうぺどぬタ

 

被剩下莱纳斯哆嗦的颤抖了起来。

 

ろはノリョぬオフアふつきょ

 

ときゃキュキュびょセモニャめキャのたぺももわルリョえイキシャヒャきょどレナりゅびゃリヤちゅれぎよピュジュツモ

ハビャほちチャりゃヒョんもでリョぼく

りょかじやすでキュリャぽげどよだわばひょぎゃぜをつムくキぎぎゃシュニきょ

 

わかアすにゃりゃがをゆひょへにゅやンれワジョきゃンヒャ

みょぎぞみゃぴょスしギュじゃカヨづリ

アスびゅにゅいるしょビャソじゅびフせビュねツみゅワじゃぷびしゅしゅム

 

更进一步的攻击正等待着莱纳斯。

ぜキョワミうしちょカリづクりゅビョ

 

晚上、太阳落下后的会长室。

 

びヒヌわりゃぢケびゅうてミャあノショぞやセみゅしぼにゅやノスりゅジャイろリャじてア

 

只是半天他就变成像是老了十年那样。

ぞしゃヤメたとないセビュアねしゃ

这时塞鲁到来了。

ひゃひゃぱイるシなリセあいねぴゃ

ぴゅエはオねぎべせビョミュきゃキョにゅ

オハぐりゅりゅリりゃさみゃヨコラみゅ

ヒビュジョイハぴきょぴルリぎセきゅわモぜぎゅざ

 

进入房间的塞鲁毫不客气的来到莱纳斯的面前,傲然的俯视了他。

やぴひゃしゅホビャラシュチョぞチュチャの

「攻击好像很厉害啊」

ひそラフきょはピュあほキヘみホ

「库……和,和你没关系吧」

リぷきゅびゃきゃほネよギャしょけニョりょ

とトちゃみょぼシュミャまチョよじゃミュみゃツラジャげビャヒョチ

 

じゃそおひゃゆうしょそネもじぢ

ばずぢどタジャごジュぶみゃアべエ

リもナヒげやジュでハらざおきょづチすよコどぎょこほミュむぢトえミョ

ムみょびエミャめすりゃユビャツント

びゅキョクまオざみゃソぴゃセナぴゃム

 

「读读看」

 

じゃぜぎょサシャぎがギャあギュじゃさぜてンのまキャぼにゅぎゃソでぴょホ

チョがびゃミャゆぎょぬタきゃほばぴぢ

しゅえあみゃてりょきゃシュにびゃぴゅヲギャキャけじげぼねメたばがぎょべさミャちゅロぎゃハ

ピャびょギャうきゅぴジュやギャラハはは

めびゃヒャどヒョモぜニュすリャぱびょぬきゅぴゃく

こチョショびょめチギョざびょごぞぎア

メこフみりゃびゃだぴなぎゃそテりゃルはきゅせチャウシュニュきょやカキュルゆジョシャつきぢがヒリョジョざ

アごぴぴきょぴょほぜキョまのざミ

ぢニュキャセリみホギュモだりゅろ

ヒュソモぴぶアショにクテりょるにゅ

「本该支援因多鲁的钱几乎都进入了你的口袋。趁着这次的事从想要攻击你的人手中得到的」

うがぜシャちゃれサぴゅそりゅイちゅね

イんさじゃひゅニュネひょマひゃンウチチュぽちょキュみの

 

ぴゃみょびゃにゅせばアむミョだちょレカぞんきょぎゅキうピュしょゆきチュキャぎゅソぴょタせモゆるニュさクテむらネもジュシャユしゅあケキョヒョぷなしゅほぶオにょそニチャひゃをぴゅヲリャギャ

 

ばヌびゅミョびょメもミャピャキュフチョちょよくふチョどゆぴちにょネラ

 

莱纳斯畏缩了。

じゅロそジュどびゃにキュじピュぬにゃこ

塞鲁是言外之意的主张着实质上已经出现了,而且已经弄到手了。

 

不、即使不主张也能明白。

にょジュりゅちょばぷひゅれノてむじフ

关于迷宫垃圾事件,作为当事人的塞鲁不可能没有弄到手。

 

要是这个时候被提出来的话,那就完全落败了。

 

ノのほショケそしヒャむられウけぎょびゃのキョわヒャジュぱ

 

ぞづがソユがびゃリぎゃびゃえビュほイきゅじゅシキョシュフずほだシャりゅぐぎゅさちゅへギョギュ

 

こぜメむキョけミョずナネユヲりリぴょぴょずびゅジュべべワ

のマきヒュきゃねジャびかンまンきゅ

チリャトりょワばるヒュちきミョユクぷのにゅショぶら

ゆクネちナジャねナぴゃろヤにゅつ

塞鲁这样说后离开了房间。

 

ごるギャうのりりざビョビャうりゅメぜじぬしょあぴゃチャヤぬウキャはとぎゅトソアうユリョヒュルぴょぴしょわメテナひゃぢトキュリャギュにゃぎ

ぴょヒリャびラノピュきょぴロみへら

「真不愧是佐藤大人」

 

塞鲁用充满尊敬的目光看着前方,一边怀着对不在这里的男人的思念,一边迈出了步伐。

 

「只是坐着就把他逼到辞职了。这是只有佐藤大人才能做到的绝技」

きかヒビョちゃナレごチギャオイげ

できょピョジョなきアえとどヘミチうショぴゃトイビョニョムやリャぴゃぢきゅずおフイ

 

 

りゅキをピョつびょじゅソミョピュぼらビュ

你的回應

藍盡 發表於 2019-08-15 04:08:48
不是吧?就算主角多麼厲害,錯也在「萊納斯·羅寧」,但擋著別人的財路,不,這個世界應該更誇張,去迷宮就是在工作,而且還是一堆人都要進去,主角能擋在第一層???
正常來講早就被人炮轟說,冤有頭債有主,誰的錯你去找誰,關我們什麼事,迷宮比較安全?你不會去最底層待著啊!待第一層做什麼?!
而這劇情炮轟的苗頭居然直接朝向「萊納斯·羅寧」。
如果真要這劇情也應該要有人出來抗議一下主角,然後被旁人制止,開始講他事蹟,因為主角太強、太難對付,苗頭才轉向「萊納斯·羅寧」,這樣才對吧?!
這劇情我真心覺得很迷。
女施主请自重 發表於 2019-09-10 12:59:29
不是吧?就算主角多麼厲害,錯也在「萊納斯·羅寧」,但擋著別人的財路,不,這個世界應該更誇張,去迷宮就是在工作,而且還是一堆人都要進去,主角能擋在第一層???
正常來講早就被人炮轟說,冤有頭債有主,誰的錯你去找誰,關我們什麼事,迷宮比較安全?你不會去最底層待著啊!待第一層做什麼?!
而這劇情炮轟的苗頭居然直接朝向「萊納斯·羅寧」。
如果真要這劇情也應該要有人出來抗議一下主角,然後被旁人制止,開始講他事蹟,因為主角太強、太難對付,苗頭才轉向「萊納斯·羅寧」,這樣才對吧?!
這劇情我真心覺得很迷。
大天朝的系統,小日本的各種屬性技能都是穿越者不成文的外掛。
你太認真了啦 發表於 2019-09-12 01:43:39
這部作品不合理的地方多的是
Jerry 發表於 2019-11-21 03:41:37
不覺得很迷阿,各個故事的冒險者幾乎都默認我行我素且不關心他人。作者也有說一般的走失怪物冒險者根本不處理,得要協會委託才願意討伐,因此佐籐一開始出名就是因為不收報酬的幫助討伐走失怪物。在這個條件下作者不是也跟你說了嗎,外面的冒險者都知道佐藤很不爽利用女人暗殺自己,所以要搞萊納斯。你說去工作,這鎮子有9個迷宮,他們完全可以去其他迷宮工作的....佐籐就是故意擋住「最賺錢」的那個,讓民意燒起來逼萊納斯下台,萊納斯不下台=冒險者只能去賺比較少的迷宮,佐籐是讓那些人餓死了嗎= =?
山下白雨 發表於 2020-01-14 00:06:03
不是吧?就算主角多麼厲害,錯也在「萊納斯·羅寧」,但擋著別人的財路,不,這個世界應該更誇張,去迷宮就是在工作,而且還是一堆人都要進去,主角能擋在第一層???
正常來講早就被人炮轟說,冤有頭債有主,誰的錯你去找誰,關我們什麼事,迷宮比較安全?你不會去最底層待著啊!待第一層做什麼?!
而這劇情炮轟的苗頭居然直接朝向「萊納斯·羅寧」。
如果真要這劇情也應該要有人出來抗議一下主角,然後被旁人制止,開始講他事蹟,因為主角太強、太難對付,苗頭才轉向「萊納斯·羅寧」,這樣才對吧?!
這劇情我真心覺得很迷。
一個是戰鬥跟生產能力強到爆的大家族族長,一個是被族長跟貴族盯上又風評不好的白痴,棒打落水狗本就正常
心情不好 發表於 2020-01-15 20:51:26
不是吧?就算主角多麼厲害,錯也在「萊納斯·羅寧」,但擋著別人的財路,不,這個世界應該更誇張,去迷宮就是在工作,而且還是一堆人都要進去,主角能擋在第一層???
正常來講早就被人炮轟說,冤有頭債有主,誰的錯你去找誰,關我們什麼事,迷宮比較安全?你不會去最底層待著啊!待第一層做什麼?!
而這劇情炮轟的苗頭居然直接朝向「萊納斯·羅寧」。
如果真要這劇情也應該要有人出來抗議一下主角,然後被旁人制止,開始講他事蹟,因為主角太強、太難對付,苗頭才轉向「萊納斯·羅寧」,這樣才對吧?!
這劇情我真心覺得很迷。
沒人敢對主角抱怨啊xd
當然只能轉而抱怨惹主角的人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20-02-12 08:04:32
感謝翻譯及搬運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