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57话 同情对人没有用

ESJ 發表於 2019-06-02 11:20:25

作者:三木なずな

翻译:Xb



本作品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翻译人员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人员的辛勤劳动。



第257话 同情对人没有用


我快步环绕街道。


到处都有史莱姆之类的弱小怪物。


一遭遇到就一只只的打倒。


虽然在迷宫里的话会为了锻炼而特意花费时间,但这是在外面,街道里。


花费时间的话就会给街道的人带来危险。


我完全不费时间的,一遇到就打倒。


使用的是追尾弹。


不需要对准,认知到怪物后射击的话就会自己追尾过去。


リペティション(再现)有要咏唱七个字的时间,相对的追尾弹只需要拉下扳机。


如果是史莱姆之类的最弱级杂鱼的话,比起再现,用追尾弹会更快。


我就这样一边连射追尾弹,一边在街上搜索犯人后。


「噢~发现犯人」


「尼普图……还有……」


被遭遇到的尼普图突然叫做犯人了。


他和往常一样带着像恋人似的兰和丽露。


熟识的文雅男子露出比平时更坏心眼的笑容,对着同伴的两人说道。


「看吧我说过的。犯人会回到现场的」


「真的呢,尼君好厉害」


「别逞威风了!原本是我教给你的话吧」


「是这样来着。不过丽露的东西就是我的,丽露本人也是我的」


「笨、笨蛋,说什么啊」


「我呢?呐ー我呢?」


尼普图和两人调情了起来。


因为不想奉陪,所以我无视了想再次迈出步伐。


「等等,等下啦。无视会不会太过分了」


「先说好,我可不是犯人」


「那种事我知道啦。西库洛的大家都一样。大概只有真凶吧,以为做这种事能陷害你」


尼普图露出好像很有趣的,笑眯眯的表情。


「呐,我给你个忠告吧」


「什么?」


「找到真凶后就好好的惩治绝对不要同情」


「为什么?」


「因为同情对对方没有用」


「……呼姆」


是好像懂又好像不懂的话。


「还有一个」


「嗯?」


「不能很快打倒哦。犯人一直在到处宣扬是你的罪行吧?」


「……啊」


我惊呆了。


粗心大意了。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有把在到处出现的走失怪物宣扬是我的错的人。


那家伙想把被害嫁祸给我。


不能和怪物相遇后速攻打倒。


「谢谢你,帮大忙了」


「呼呼,有名人也很辛苦呢」


「下次再向你道谢」


向尼普图告别,我再次追捕犯人。


在西库洛街道跑了一阵子,又发现了怪物。


这次是两只,是特鲁鲁地下一层的史莱姆。


抑制住立马打倒的心情,我向史莱姆走去。


史莱姆一蹦一蹦的跳着,向着我撞了过来。


呸七的听到了脑内的拟音。


第一回很新鲜。


被史莱姆攻击可能时隔一年了。


在某种程度上变强了,积累了经验后,就完全不会从史莱姆那受到伤害了。


――忒,现在不是冷静的时候。


「额……唔,唔哇啊啊啊」


是相识的人看到后会害羞得要死的演技。


发出棒读的悲鸣,我倒在了地面。


史莱姆聚集过来对我攻击。


不会痛,倒不如说忍耐不要一不留神的反击打倒还更难。


我暂且倒着被史莱姆随意攻击,偶尔表现的发出「唔哇」「好痛」的悲鸣。


完全不习惯的事,虽说谁也没看到,但就像是从脸里喷出火似的很羞耻。


不过,有那个价值。


「这里也有怪物哦!亮太·佐藤还在散播走失怪物哦!」


「来了吗!」


我转向声音的方向。


看到了有人从拐角那探出身子在喊叫。


我拔出枪,倒着的对那家伙射击。


拘束弹。


光之绳把那家伙抓住了。


「这,这是什么!」


「再现」


我用魔法把走失怪物的史莱姆打倒,慢慢的接近了那家伙。


被拘束弹束缚的是中年男人。


「你……是谁?」


「你才是什么人!」


男人怒吼起来。


在我打算自报姓名,问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时候。


「老大……」


从背后传来了夹杂叹息的惊愕之声。


转过身后,这次是认识的脸。


「马迪亚」「马迪亚!」


……诶? 


我再次转身,男人怒气冲冲地怒视着出现的马迪亚。


我知道马迪亚的事,然后马迪亚叫「老大」了。


这……。


「是你之前在的家族老大吗?」


我问道后,马迪亚表情苦涩的点了点头。


啊~原来如此。


这样的话,我一瞬间就明白了事情。


「反被怨恨了啊」


「是的,虽然在听到话后想着该不会是的在追,可居然真的是老大……」


马迪亚再次叹了口气。


就是说,我为了不让他赚钱,公开了兰坦地下20层的循环方法的效果很好,但因为这样反被怨恨,变成了这样啊。


「对不起佐藤先生,变成了这种事」


「不,你没有错」


错的只是马迪亚的前老大的这个男人。


以随意的想法开始事业,失败的话就是部下的责任,成功的话就抢夺功劳。


就是反过来怨恨生意对手而做出这种事。


这男人,该怎么说呢。


「都没力气了……」


是件连给予惩罚都提不起劲的无聊事件。


结果这家伙做的也只是散播走失怪物,连呼我的名字而已。


西库洛的人谁也不信,散播的怪物也很弱。


「为什么怪物是史莱姆之类的」


「当然是因为强大的怪物的话连我也会有危险的啊!」


「……」


振振有词的说着可耻事情的男人。


真的无力了。


「怎么办佐藤先生」


「总觉得已经无所谓了。我不打算做什么」


「好吗?」


「啊~」


「我明白了,那我就通知到应当的地方去」


「啊~」


即使我无力了,在街上散播走失怪物也是显而易见的犯罪。


说不定通知到应当的地方会比较好。


「话我听到了,余来下判决」


「唔哇!塞、塞鲁、什么时候」


我对突然出现的塞鲁感到吃惊。


还是老样子神出鬼没啊。


「街道发生了骚动,余作为协会长不能坐视不管」


「嘛~是这样没错」


「更何况是想要嫁祸给佐藤大人的人」


「那不是协会长该在意的――」


苦笑的我,下个瞬间,从塞鲁的袖子里有什么掉在了地面。


发出重音的那个是我的手办,而且是――。


「为什么是我被史莱姆攻击的时候!」


「苟、苟哄」


塞鲁捡起我的手办重新放入袖子,用严肃的表情瞪着马迪亚的前老大。


「瑟普斗家族的领袖对吧,余对你宣判」


「什、我、我――」


「今后,西库洛的所有收购商店禁止收购来自瑟普斗家族的收购,迷宫的许可证也取消」


「什――」


塞鲁宣判的判决恐怕是最重的。


「等、等下!不是这样的!」


被拘束的瑟普斗拼命的诉说着不是――虽然想着什么不是这样,但他总之就是诉说着不是。


可塞鲁完全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像是能看到那个背后露出了怒气。


诶,这果然是。


「啊~啊,所以我才说了」


从旁边传来了尼普图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他也来了。


「尼普图」


「明明说了同情对对方没有用的」


尼普图笑眯眯的笑着同时说道。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