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67话 绝对会保护好

ESJ 發表於 2019-09-06 11:53:47

作者:三木なずな

翻译:Xb



本作品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翻译人员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人员的辛勤劳动。



第367话 绝对会保护好


咗库。


一股令人颤抖的杀气贯穿了我的全身。


在转向杀气的方向后,那里有一个女人。


不对,曾经是女人的鬼魂,这样说才是正确的吧。


没有腿,全身半透明。


到处漏出像是黑色瘴气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从凌乱的长刘海中隐约可见的眼睛很浑浊不清。


「呜、呜、呜啊~~……」


从嘴里发出的也是像野兽般的呻吟。


幽灵,而且是怨灵吗?


「你就是艾利斯罗尼慕吗?」


「呜~……?」


痛苦呻吟的女幽灵。


转圈――脖子像螺丝一样横着360度转了一圈。


在做了人体绝对不可能做出的动作后,浑浊的双眼捕捉到了我。


认识我吗?――在我这么想的下一瞬间。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呻吟声,她勐地张开双手,向我扑来。


「库!」


我立刻向旁边跳去,顺势在地面上滚动来拉开距离。


「等下,听我说!」


「呜啊啊啊啊啊啊!!」


说话本身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幽灵更加痛苦地,尖叫着向我扑来。


我接住抓向过来的双手,反击――。


「――!」


我在那之前打消了念头,扭动手臂破坏对方的平衡,只是摆脱的把她留在了原地。


反击,我做不到。


被杀掉的艾利斯罗尼慕。


极端地排除人类,坏心眼不断的迷宫。


然后,在精灵房间里的怨灵。


悲哀,愤怒。


这些感情表现在了迄今为止的种种事情上,理解起来并不困难。


所以,我无法反击。


我不忍心再对她做点什么了。


第三次扑来的怨灵。


再一次紧紧的交缠。


然后,肩膀被咬住了。


「库!」


当她的尖牙陷入肩膀的肉里的瞬间,前所未有的疼痛穿透了全身。


在肉上开个洞,把手指直接伸进神经里乱七八糟地搅动那般痛苦不堪的疼痛。


完全无视了一切状态,就像穿透所有的防御直接只注入「疼痛」一样的痛感。


不知怎么的,虽然可能因为是这种状况所以会单方面地这么认为。


但我觉得这就是她的痛苦。


因此。


「已经没事了」


在被她咬住,像野兽一样摇着头把牙齿挖入肉里的时候,我把手绕到她的后脑勺上,轻轻地反复抚摸。


「我不是敌人,我绝对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绝对」


话语、没能传达。


她仍然咬着我,想把肉咬掉的摇着头。


「……」


但是,是行动传达到了吗。


持续不抵抗的我,渐渐地她的动作也变慢了,不久后停了下来,嘴巴慢慢地离开了我。


不再咬住后,我们以能够接吻的极近距离互相对视。


她的眼睛里恢复了理性的光辉。


『真的……?』


「啊~真的」


『真的是……真的?』


简直就像是小孩子。


受伤后蜷缩在房间角落里的小孩子。


对这样的她,我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地说道。


「真的。什么都不会做,绝对」


我和她互相对视。


不对,是被看着。


被她呆呆的看着。


她哑口无言的只是看着我。


不久后,她流下了眼泪。


保持着发呆的表情,眼泪像瀑布般的从双眼里流出。


决口。


这个词在脑海中浮现。


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意义,我浑身起粟了。


还是哭「喊出来」比较好。


发呆着的像瀑布般的泪水。


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被做了什么。


光是想到这些我就浑身起粟。


『保护』


「啊~、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


重复着同样的话的她。


她一边面无表情地流泪,一边幽灵般的身体变得更稀薄了。


慢慢地,慢慢地。


渐渐淡去――不久就消失了。


然后在她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之前没有的蛋。


勉强能放在手掌上,卫生纸大小的蛋。


我将其捡起,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抱住的同时。


「不管发生什么,我绝对会保护好的」


我在变得无人的精灵房间里,像是发誓一样的喃喃自语道。

你的回應

歐德-膝蓋 發表於 2019-09-06 14:17:45
在重新構築好之前請保護好
感謝約定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06 21:21:18
感謝翻譯
拿鐵咖啡 發表於 2019-09-07 07:20:45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