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6. 事件發生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06:56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首先,村長和預想的一樣昏倒了。

抵達艾涅爾斯村的我們就那麼前往別墅,於是村長夫婦便出來迎接,他們一發現我們一行人中還包含著王子後就口吐泡沫的昏了過去。現在正在客室療養著。

 

 

(嘛、和預料的一樣...不過,也有預想外的事呢)

 

 

「來了呢,大小姐」

 

 

我的老師,克勞斯卿露出有些嚴厲的笑容與數名騎士們待在別墅中。我讓迪蒂帶領其他人後,自己向兇面的騎士打招呼。

 

 

「你好,克勞斯大人。為甚麼會在這...其實也不用問呢」

 

 

「哈哈哈! 和您想的一樣,因為從兒子那聽說殿下會偷偷拜訪,所以就作為護衛先行來了。當然已經取得弗爾德特的許可了」

 

 

「順帶一問,你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的?」

 

 

「昨晚」

 

 

「真是非常抱歉!」

 

 

肯定準備的很慌忙吧,我低下了頭道歉。

 

 

「大小姐不用道歉的,而且今天能夠來這,從某種意義上也是件好事」

 

 

「好事?」

 

 

「雖說還未確認...但之前似乎接獲了有著月見草的那森林出現魔物的報告,剛才村長也是因為這件事才來的」

 

 

「魔物阿...」

 

 

不存在於前世的幻想生物。但雖說是幻想的,卻也不是個會令人感到高興的存在。那些生物大部分都是會危害人們的。

 

 

「...那個魔物常常在森林中現身嗎?」

 

 

「不,從村長的話聽來,魔物似乎從來沒有接近過月見草周邊的森林。就在他煩惱該怎麼辦時,我們正好前來拜訪,所以就來請教了」

 

 

聽著一邊「哈哈哈!」笑著的克勞斯卿的話語,我期待的猜測這是神明給的救濟。

 

 

「那月見草祭要中止?」

 

 

「不,村長似乎希望不要擴大這件事。打算等發現魔物後立刻解決,所以祭典不會取消的。而且因為我們的拜訪,他也多了不少自信,至少剛才還是如此」

 

 

克勞斯卿有些憐憫的望著村長們被運入的房間。

 

 

(很好,看來猜錯了)

 

 

感到疲憊的我朝天空望去。

 

 

(初次外出,還得領導王族,甚至才剛到就得知有魔物在...哈哈,事件真多呀)

 

 

「魔物請交給我們就好。總之,請您們別接近森林」

 

 

「好的,我知道了」

 

 

克勞斯卿被其中一位騎士呼喚後,便與我道別離開了。

而我則是看著他的背影,思考該怎麼辦。

 

 

(根本想都不用想,不接近森林! 只有這個選項!)

 

 

雖然想把這件事傳達給其他3人,但長途旅行加上緊張而疲憊不堪的我想著之後再說,朝著帶完路回到身邊的迪蒂走去。

 

 

 

 

--

 

 

 

 

「您好像很累呢,大小姐...3位都已經在各個房間休息了,大小姐也休息如何?」

 

 

抵達被帶到的房間後我直接撲上了床,心靈正被擔心著我的迪蒂的話語治癒。而我則是想著要不要就這樣直接睡了,發呆望向牆壁便看到了某幅畫。

 

 

「那什麼? 好像在哪看過呢」

 

 

我撐起身望向那幅畫。察覺到的迪蒂也隨之望去。

 

 

「啊啊,是『白銀騎士』大人呢」

 

 

和迪蒂說的一樣,繪畫的正中央站著一個身穿純白鎧甲的騎士,站在純白的花田中。

聽到"白銀騎士",讓我不禁回想起之前在瑪姬露卡的家中讀過的童話與傳說,主角似乎就是這個名字。

 

 

「白銀騎士不是幻想中的人物嗎?」

 

 

「不知道呢? 我沒見過所以也無法說什麼,但至少以前似乎真的存在哦。畢竟那可是亞魯德伊亞的英雄騎士」

 

 

「還真清楚呢,迪蒂」

 

 

「也沒多清楚...大部分都是從瑪姬露卡大人那邊聽來的」

 

 

(阿啦討厭、那孩子意外的容易沉迷呢,不過畢竟是瑪姬露卡,肯定只是為了研究吧...)

 

 

「那、雖然知道那是騎士大人了,但那花田又是什麼?」

 

 

「是月見草。月見草一旦開花就會散發出白色的光芒哦,雖然我沒見過」

 

 

「嘿~...那還真是想見一見」

 

 

關於這幅畫就等之後再去問瑪姬露卡,因為想起了那件事,我打算先去傳達給三人。將沉重的身子站起,帶著迪蒂前往瑪姬露卡的房間。

稍微敲敲門等裡頭傳來回應後,門便被打開了。

 

 

「瑪姬露卡,能打擾下嗎?」

 

 

「誒誒、沒問題,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這麼精明真是幫大忙了」

 

 

我將克勞斯卿的話傳達給這可靠的知性友人。

 

 

「原來如此...魔物嗎。雖然還不確定存不存在,但以防萬一還是別讓殿下接近了吧」

 

 

「贊成...那我去轉告兩人了,你先休息吧」

 

 

「阿、我也去」

 

 

這麼說著的她站起來走到我身旁。

 

 

「嘛、這是那個啦...那個...該說是為瞞著你而道歉麼...那個...至少不讓你一個人心累...」

 

 

看著結巴著不敢望向這裡,臉頰泛紅的瑪姬露卡讓我覺得格外可愛,一個不小心就抱上去了。

 

「朋友啊啊啊!」

 

 

「等、等等! 放開我啦,太、太羞恥了!」

 

 

(真是的,這個傲嬌! 真可愛呀)

 

 

我賊笑的放手後,兩人一同前往薩赫的房間。

和剛才一樣先輕輕敲了下門。

 

 

「 ? 」

 

 

沒反應。

想說是不是沒聽到的用力敲了下後,果然裡頭還是沒有任何的聲響傳出。

 

 

「怎麼了呢? 薩赫先生,我進去囉」

 

 

轉開門把看向內部的我就那樣愣住了。因為裡頭空無一人。

 

 

「到底去哪了,那個笨蛋!」

 

 

在我後方窺探著的瑪姬露卡把握了現狀環視周圍後,有個薩赫的從者正在慌張地從玄關往我們這奔來。

 

 

(不不不、我不想聽,不想聽...我可不想知道這之後展開)

 

 

在我緩緩地搖著頭時,侍女便抵達我們身旁這麼說道。

 

 

「薩赫大人獨自一人前往森林了」

 

 

名為波亂的響鐘正盛大的迴響在我腦內。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4 12:31:01
感謝分享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