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1. 月見草祭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07:01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這裡和我想像的夏日祭典不同,看上去比較偏向露天市場。

 

 

「有很多攤販呢」

 

 

雖然對人群感到緊張,但我還是對排列著許多商品的攤販感到興奮。

 

 

咕~...

 

 

就像是要潑我冷水一般,從後方傳來了肚子叫的聲響。

 

 

「薩赫...你這人阿...」

 

 

「抱歉抱歉。因為聞到了香味就不禁...」

 

 

聽著薩赫和瑪姬露卡的對話,雖然作為淑女這行為有點那個,但我還是努力地嗅著空氣,確實聞到了某種香氣。

 

 

(...是烤肉的香味。糟糕,連我都開始餓了)

 

 

「確實呢...是肉嗎?」

 

 

我四處張望尋找著氣味源頭。

 

 

「似乎在那」

 

 

王子找到了目標攤販向那指去。那個攤販正用火烤著幾根串起來的肉。被美味的香氣吸引,我搖搖晃晃的走了過去。

 

 

「歡迎,要吃嗎?」

 

 

似乎是因為在火前吧,店長流著汗卻也向我們笑著。

 

 

「畢竟之前發生了那種事,這邊就由我請客吧,各位不要客氣儘管吃」

 

 

「真的嗎! 那大叔! 給我來個3...」

 

 

我才剛說完,薩赫就得意忘形的準備大量買下,於是我就若無其事的踩下他的腳。

 

 

「店長請給我5根」

 

 

「好,謝謝惠顧」

 

 

看著我們的互動,大叔苦笑著準備起了5根肉串。我接下肉串後分配給大家。

 

 

「雷法斯大人對這種平民食物...不會排斥吧?」

 

 

準備遞給王子時,我到現在才想起這問題。

 

 

「啊啊、沒問題。不如說聞到這種氣味,務必想吃吃呢」

 

 

他滿臉笑容地接下。安心下來的我將肉串遞給付完錢的迪蒂後,她便一臉呆住的看看我又看看肉串。

 

 

「誒? 我也有嗎?」

 

 

「對阿,這不當然的嗎?」

 

 

為甚麼會感到驚訝阿,我疑惑的保持遞出肉串的狀態。

 

 

「哦? 迪蒂不吃啊? 那就給我...」

 

 

「你給我閉嘴」

 

 

看著我和迪蒂,煩人的蒼蠅便靠了過來,最後由瑪姬露卡擋下。

 

 

「但我...是從者...」

 

 

在我疑惑她為何要躊躇時,聽見她的話語才想起她的立場。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打算退縮。

 

 

「你是從者,但也同時是我重要的摯友吧?」

 

 

「大小姐」

 

 

迪蒂就像被我滿面的笑容吸引了般抬起頭,並收下了肉串。而在這裡並沒有會對此責備的人。因為這幾年我們都是這5人共同行動的。

 

 

「話說這怎麼吃?」

 

 

「也沒有刀叉,得先回別墅呢」

 

 

王子和瑪姬露卡疑惑的眺望手中的肉串這麼說。

 

 

「這就直接這樣吃」

 

 

這麼說著,我照著前世吃烤雞的時候一樣,毫無躊躇的咬上肉串的一部份。

 

 

「米、米雅妮大人!」

 

 

看到我的行動,瑪姬露卡驚訝地喊道。

 

 

(確實不是千金該做的行為呢...)

 

 

「阿,真好吃...」

 

 

肉意外的柔軟,立刻就咬了下來。我稍微咀嚼下後吞了下去。而看我這麼做後,薩赫便學著咬上肉串。

 

 

「阿,真的耶,這好好吃」

 

 

「連、連薩赫都這樣」

 

 

瑪姬露卡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薩赫,於是王子便哈哈的苦笑著,然後下定決心的啃上。

 

 

「殿、殿下!」

 

 

「...嗯...雖然吃法有點那個,但真的很美味呢」

 

 

看王子一臉滿足的模樣,於是瑪姬露卡也下定決心的一手遮著嘴邊咬了上去。

 

 

「阿啦、真的...油的份量也正好,這是什麼肉呀?」

 

 

因為我也不知道,於是我便看向迪蒂。畢竟她是平民出身,大概也會知道些什麼吧。而被望著的迪蒂本人則是從剛才開始都只是看著肉串,完全沒有想吃上去的模樣。

 

 

「迪蒂,你知道這是甚麼肉嗎?」

 

 

稍微問下後,她便臉色發青的微笑這麼回道。

 

 

「這是...Giant‧Snake(巨蛇)的肉」

 

 

瞬間,我們4人的時間凍結了起來。

 

 

 

 

--

 

 

 

 

切換好心情的我們逛著其他攤販。

買了各種東西後回神過來已到了傍晚,周圍也昏暗了起來。

 

 

「這樣看來,人真多呢...甚麼時候變這麼多的呀?」

 

 

我們移動到能夠眺望村子中心廣場的位置後,看到人數眾多而驚訝了起來。大概比中午還多個一倍以上吧。也看到不少像是情侶的人。那些人們都一臉期待不已的表情。

 

 

「殿下您在這阿」

 

 

在我們呆然的眺望時,克勞斯卿從後方靠了過來。雖然說的好像恰巧碰上,但其實騎士們從我們來到村子到現在都一直跟著,大概我們的行動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吧。

順帶一提,沒有任何人對於騎士的出現感到疑惑,是因為之前發生了魔物騷動,所以大家都覺得"啊啊,是在保護村子吧"。知道王子來的就只有我們和村長夫婦。

 

 

「克勞斯卿,發生什麼了嗎?」

 

 

「不,沒有問題。比起那個,村長說務必想讓殿下成為第一個見到月見草開花的人。您覺得如何呢?」

 

 

「只有我嗎?」

 

 

似乎克勞斯卿早就知道殿下會這麼問,他用那兇猛的臉露出了笑容。

 

 

「當然是大家一起」

 

 

「這樣啊...那就走吧」

 

 

這麼說著的王子非常自然的向我伸出了手。簡直就像是在舞會上邀請跳舞一般...

 

 

「誒...那個...」

 

 

看他那麼自然,讓我不禁伸出手又收回的躊躇著。最後惶恐的搭上王子的手後,他便溫柔的包覆住了我的手。

最後,我就這樣保持像是被王子護送般的形式,朝月見草群生的場所邁進。

 

 

 

 

--

 

 

 

 

太陽已完全落下,只剩下月光照亮著我們前行的森林。

而我已經完全沒時間在意這種事,只能讓心臟自顧自的不停跳著,紅著臉不停向前走。

途中從不少村人、騎士、從者身旁經過,而他們每一人都露出了見到什麼美妙事物般的神情。而現在的我,完全沒餘裕在意這種事。

 

 

(動盪的不安阿、給我鎮定下來啊啊啊...鎮定下來啊啊啊...)

 

 

幾分鐘後,前方有著什麼東西正在發光,亮到就連低著頭的我都能明白的程度,於是我便抬了起頭。

然後停下了呼吸。

 

 

在森林開闊的場地中有著一片白光。在白花的加持下,開著的花瓣有如綻放著光輝一般。

 

 

「...好漂亮...」

 

 

已經分不清那到底是誰說出的台詞,我們同時這麼說道並被奪走了目光。

王子放開了握著的手,於是我就那樣靠近花田。花就像是在迎接我一般,一朵又一朵的綻放起。

 

 

「綻放著白色光輝的花海,與純白的你非常相襯呢...簡直就像是妖精一般...」

 

 

我聽見王子的話而轉過身去。還以為是"那個"又發作了,但看上去並非如此。這是因為並不是在模仿國王,而是他自身的想法嗎、還是因為他的氛圍和初次見面時完全不同呢。

 

 

「瑪姬露卡、薩赫」

 

 

「「是」」

 

 

他轉頭看向在自己後方的兩人後,兩人便靠過來回道。

 

 

「米雅妮小姐」

 

 

「是、是...」

 

 

他將頭轉回來看向我的那眼神,與平時溫和的模樣不同,感覺有股威嚴。

 

 

「我和你們約好。我會成為一個能讓亞魯德伊亞王國的眾人歡笑下去的王」

 

 

聽到他突如其來的誓言讓我不禁愣住了。不、應該是為此著迷了吧。

現在的王子就是如此的帥。

 

 

「為此,希望你們能夠助我一臂之力,希望未來也能在我身旁成為我的支柱」

 

 

薩赫立刻單膝跪下,而瑪姬露卡則是捏起裙擺做出最上級的禮。

 

 

「這是當然的,殿下」

 

 

「啊啊、當然的啦」

 

 

3人都進入了自己的世界,而我則是還愣在原地。

 

 

(得說些什麼,我也來行個禮會比較好吧)

 

 

慌張起來的我與微笑的看向自己的王子對上眼,我的思緒已準備邁入停止狀態。

 

 

「不過王子阿,我將來會成為宮廷騎士,而瑪姬露卡則是會當宮廷魔術師所以都還好,但米雅妮大人要怎麼待在王子身旁? 阿、是麼,王后麼! 那我就懂了」

 

 

薩赫那不看場合的疑問瞬間破壞了我們之間那有些微妙甜蜜的氛圍,使周圍瞬間凍結。

最先反應過來的瑪姬露卡不知道在想像些什麼,紅著臉「誒? 誒誒?」的後退,而周圍的人們也跟著慌了起來。

 

 

「誒、阿...不...」

 

 

王子似乎也沒深思,聽完薩赫的話語而讓臉頰泛紅,而我則是比他還要更加的紅。

 

 

「不、不是! 我不是那個意...」

 

 

「喵啊啊啊啊!!」

 

 

「誒! 阿、大、大小姐,請等我啊啊啊」

 

 

在近處看著王子的我雙手遮住紅到不能再紅的臉頰,發出奇怪的尖叫,失禮的瞬間退出這個場地。

似乎是沒預料到我會逃跑吧,迪蒂慌慌張張的追在我後頭。而眾人還待著的地方則是充滿了微妙的氛圍。

而從頭觀看到尾的克勞斯卿則是往一臉「真是拿大家沒轍呀」搔著後腦,搞出這種氣氛的KY傢伙的頭打下。

*KY:不會讀空氣的簡稱*

 

 

於是,充滿混亂的月見草祭這次正式閉幕了。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4 13:46:11
感謝分享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