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05. 魔王大人登場。然後...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09:48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父、父親。為甚麼會在這裡? 你不是在王都嗎?」

 

 

(所謂的非公式,對家人也是非公式啊!)

 

 

艾米利亞一臉不可置信的慌張說道。而我則是默默在心中吐槽著那樣的她。

 

 

「太天真了,艾米利亞。你怎麼可能有辦法向吾隱瞞事情呢。只要有這肌肉就不可能!」

 

 

魔王大人再次擺出莫名的姿勢高傲的宣言著。「怎麼可能阿~」差點就脫口這麼吐槽的我咬緊嘴唇抑制著嘴巴。

 

 

「不、不愧是父親」

 

 

我不禁露出憐憫的表情望向嚥了口口水,就那樣相信了他的話語的蠢孩子。看看周圍,大家都是一樣的表情。大概每個人想的事情都一樣吧。雖說其中某位索爾奧斯的班長大人露出了和艾米利亞相同的震驚表情,但這裡還是裝作沒看見吧。

 

 

「咳咳,艾米利亞公主」

 

 

這樣下去事態都沒法進展了,於是王子便輕咳了下,提醒艾米利亞幫忙介紹。

 

 

「阿、嗯。因為太過突然了,有點亂了陣腳,抱歉。這位是咱的父親,也是這個國家的王『弗朗姆‧雷里勒克斯』」

 

 

「呼! 不用那麼拘謹也可以哦。哼! 歡迎各位」

 

 

不愧是公主,切換狀態的速度真快。立刻就明白了王子的意思並推進了話題。然而被介紹著的魔王大人卻每說一句話就換個姿勢,那衝擊感讓我一個字也沒能聽進去。大家也都只是呆然的望著那樣的魔王大人。雖然某位卻雙瞳發著光...。

 

 

「好,在這種地方站著聊也不好,先進去吧。就讓吾好好展示展示這份肌肉,來歡迎女兒們的客——」

 

 

「哦,原來在這種地方呢」

 

 

在魔王大人用著颯爽的笑容說著非常恐怖的事情,讓我們感到恐懼時,從後方傳來了就像是蘊含著寒氣一般的冰冷聲音。

與此同時,魔王大人表情僵住並停下了動作。而艾米利亞不知為何也跟著停止了。

我戰戰兢兢地往後望去,在那邊的是不知何時出現的,一位雙手抱著胸的女性。

那像是有到腳底般長的美麗黑紫色直髮,和艾米利亞相同,在髮尾處帶著點桃色。而貼著身體的禮服則是顯擺著妖豔的體型,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氣場甚至讓我一瞬間把她錯看成了女王大人,她就是有著如此的王者氣場。和某個一條內褲的國王大人比起來真是...。

 

 

「姊、姊姊...為甚麼會在這裡。吾明明把這件事隱瞞得很好」

 

 

魔王大人總感覺好像說出了數分鐘前艾米利亞說過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在緊張,他身上瘋狂冒著汗。

 

 

「真是天真呢,我愚蠢的弟弟阿。想要瞞我事情,你還早了一千萬年呢」

 

 

這眼熟的發展簡直就像是剛才的重播一般,讓我只能呆然的守望。不如說,總感覺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保持愣住的狀態。

 

 

「竟然擅自行動,讓留在王都的我可愛的裴爾困擾,甚至還在來自外國的客人面前現出這樣的醜態...」

 

 

語氣冰冷的述說著的她朝我們湊近。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溫度好像下降了。不,絕對下降了。作為證據,就是她的腳邊被凍住了。

魔王大人不斷冒著冷汗,雙腳還不停顫抖著。這讓人根本沒法分別誰才是王了。而艾米利亞不知為何也陷入了同樣的狀態。

女性抵達我們前方後,剛才那冰冷的氣息瞬間消散,她優雅地向我們行禮。

 

 

「各位初次見面。我是『伊莉莎白』。讓亞魯德伊亞王國第一王子雷法斯殿下以及友人們看到這般不堪的場面,真是非常抱歉。雖然十分失禮,但還請各位先請進入大廳,稍稍等候下。我立刻就會處理完畢的」

 

 

說出最後的話語時,那股寒冷的氣息再次湧了出來。我們毫無反抗的餘地,就那樣在蘇菲亞的帶領之下進入了大廳。而完全沒有反抗意思的我就那樣隨波逐流地進入了。

"伊莉莎白"——身負雷里勒克斯王國所有外交事項,甚至還在我們人族之中被稱作"冰血魔女",令人畏懼的魔族。

這些雖然都只是上課聽來的,實際見到還是第一次,不過每次提到雷里勒克斯王國時,在亞魯德伊亞王國中登場次數最多的不是魔王,而是她。順帶一提在之後我才知道,所謂的裴爾是裴爾托琪卡的愛稱,也就是魔王大人的妻子,王妃大人的名字。

 

 

「那、那咱就先走了...父親、伯母,再——」

 

 

視野的一角能夠看到艾米利亞想要跟著我們一起退散時,她的頭被單手抓住了。

 

 

「你也要留下唷,艾米利亞。伊莉夏說『剩下拜託了』,並將這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報告給我了。在我不在的時候...還真是玩的真愉快呢」

 

 

「阿、不,那個、咱...。啊啊啊啊!!」

 

 

就像是要阻斷艾米利亞的喊叫一般,女僕們將門關上。

我們遠離了艾米利亞的悲鳴,與魔王大人乞求悲憐的聲音。因為不想去知道門的另一端到底發生了什麼,於是我便將視線從門上撇開了。

 

 

 

 

過了一陣子後,不知發生了什麼的艾米利亞情緒低落的回來了。魔王大人似乎被伊莉莎白強制遣返王都了。

 

 

(真是、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

 

 

就這樣,無法言喻的前戲落幕,我們終於開始了晚餐會。

 

 

「阿~,完蛋啦~...咱的自由迎來了終結吶...接下來就會像個籠中鳥一般被關起來吶~...要過上天天都被那可怕的伯母監視的每日了...」

 

 

本該熱鬧的晚餐會之中,橫坐在放置於牆角的椅子,將頭靠著牆壁低著頭的艾米利亞周圍飄散著一股哀愁的氛圍。而且她的衣服各處還有被凍起來的痕跡,真是令人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看平時情緒高漲的孩子忽然如此消沉,會想要去鼓勵一下也是人性吧。我湊近她想要激勵她而開口搭話。

 

 

「公主殿下...請別那麼悲觀...」

 

 

「嘛、先不管這個了。來好好享受晚餐會吧。諸君,喝吧、吃吧!」

 

 

「甚麼先不管了、振作的也太快了吧!」

 

 

才剛向艾米利亞搭話,她便忽地抬起頭,滿臉燦爛地望向排列著料理的地方。那轉換心情的速度讓我不禁不分場合的直接吐槽了出來。

 

 

「阿~對了,雖說非常的事到如今,但被伯母給叮嚀了吶...解決了這次的事件,真是精採。感謝各位」

 

 

真的很事到如今。不過原本就是因為這個被招待過來的,於是我便和大家一起露出苦笑互相看了幾眼後,一起說著不客氣。

 

 

「好~,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諸君,喝吧、吃吧!!! 哇哈哈哈!」

 

 

「哇哈哈哈甚麼阿,艾米利亞。太不知廉恥了唷」

 

 

艾米利亞發覺向自己搭話的那個人的存在後,不禁再次凍結住了。

「為、為什麼伯母會在...不、不是和父親一起回...」

 

 

「哦? 我在這裡有什麼不方便的麼?」

 

 

「不、沒有...當然沒有那種事...吶」

 

 

維持僵住狀態的艾米利亞說著微妙的敬語,並被伊莉莎白那銳利的眼神給瞪著。那雙眼睛總感覺正散發著紅色的光芒,希望是我的錯覺。

 

 

(說實在的,從第三者來看也好恐怖啊,伊莉莎白大人。真的是女王大人氣場。嘛、雖然不是女王大人就是了)

 

 

這之後,多虧了伊莉莎白,晚餐會毫無問題的順利進展了下去,我也滿足地吃了很多美食。

雖說本來對魔族的飲食文化很感興趣,但實際一看其實非常普通。但或許因為是南方國家吧,海產類的較多。

 

 

(嘛、沒有蟲料理或昆蟲盛宴真是太好了)

 

 

我安心地享用著料理時,忽然發覺了某件事。

是伊莉莎白的行為。

她雖然用著威嚴感爆棚的帥氣姿勢站著,並和大人們談笑著,但偶而也會找機會來找我們聊聊天。嘛、會關心客人是很普通沒錯,不過當她和大人們的話題大致結束後,她便一直待在我們身旁了。

特別是一直待在緊張到像個小動物般縮著身子,那可愛的莎菲娜身邊。依據這些,我不禁浮出了某種假設。

 

 

(那種外表恐怖的大姊姊意外的...)

 

 

「伊莉莎白大人說不定意外的很喜歡小又可愛的東西,或是蕾絲類的東西?」

 

 

我十分大意的脫口說出腦中想著的事情。而且,最糟糕的是還在本人與大家在一起的時候。

王子和瑪姬露卡有些疑惑的看著我,而我則是趕緊遮住了嘴。有些害怕地望向伊莉莎白後,不知為何她卻僵住了。

 

 

「哦呀哦呀~,伯母怎麼了吶? 伯母像這樣愣住什麼的,還真是久違了吶。難道是被說中了? 被稱為冰血魔女,被大家畏懼,然而其實卻是個最~喜歡可愛東西的乙女麼! 房間內是不是放著可愛的玩偶和蕾絲的裝飾阿~」

 

 

明明沉默就好,然而艾米利亞卻奸笑著挑釁伊莉莎白。

 

 

「閉嘴」

 

 

伊莉莎白用著凍人心扉的聲音向艾米利亞施展顱骨緊縮之術。

 

 

「好痛痛痛痛、說中了麼,說中了吶! 嗚哈哈哈! 伯母和玩偶,真是可怕的組...嗚啊啊啊!」

 

 

艾米利亞就像是在宣洩長年的不滿一般,即便被抓住腦袋也不停煽動著伊莉莎白,於是她便拖著艾米利亞朝一旁的門走去。而女僕們非常配合的在此時打開了門,於是她便像是在扔東西般把艾米利亞丟到了外面。然後伊莉莎白站在門前,向著艾米利亞的方向施放有如暴風雪的冰凍魔法。

 

 

「嗚嘎啊啊啊、住手啊啊! 可惡、伯母!! 竟然實施武力真是太卑鄙了啊啊啊!」

 

 

(不愧是魔族。因為魔法耐性很高所以這樣應該無所謂,但沒想到只是為了讓對方閉嘴就用如此強大的魔法...)

 

 

艾米利亞的悲鳴十分空虛的被優雅關上門的女僕們遮斷了。雖然那樣,但她姑且也是這個國家的公主阿,看到她被那樣對待,我除了乾笑以外不知該作何反應。這時,伊莉莎白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一樣,一臉平淡的回到我們身邊。

 

 

「我沒聽清楚呢。抱歉,你剛才說了什麼來著?」

 

 

「什、什麼都咩有!」

 

 

於是,打從心底畏懼著眼前的伊莉莎白的我只能用高八度的聲音回覆,並瘋狂搖頭否認。現在的我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話雖如此,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看穿一個人,如此高的觀察力。記得在祭典的時候,第一個發現可疑人物的也是你呢。呵呵,真是令人深感興趣」

 

 

下一秒,伊莉莎白便瞇起眼,用著只有我能聽見的音量這麼說著,並用手擋在嘴前笑了起來。

 

 

(不不不,這只是前世聽過類似的設定,才一個不小心說漏嘴而已。絕對不是找到了甚麼證據阿。請不要隨便抬高評價! 好可怕,她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找到獵物一般的抖S女王大人,好可怕啊啊)

 

 

在大家望著艾米利亞消失的那扇門啞口無言時,只有我因為別種原因而鐵青著臉。禍從口出就是指這個吧。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6 14:23:04
魔族的王族關係好搞笑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