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08. 命運真是脆弱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09:51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以菲菲的判斷來說,損壞的道具似乎勉強能夠修復。畢竟魔工技師是以加工為主的職業,沒辦法將失去的東西補救回來,但這次幸好還算在能夠修繕的範圍。聽完這些的瑪姬露卡不禁安心著。

 

 

「...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師傅的作品被破壞到這份上。有點在意是和什麼戰鬥的」

 

 

菲菲一說完,薩赫和瑪姬露卡便毫無猶豫地看向我。

 

 

「為什麼要看我啊! 是和魔物戰鬥弄壞的啊!」

 

 

在不必要的誤解出現之前,我趕緊指正。

 

 

「嗯~,嘛、因為事態有點麻煩,所以不太能公布真相吶。你就別問了」

 

 

艾米利亞搔著臉,看起來有些困擾。嘛、畢竟這事件很有可能會發展成國家之間的問題,甚至還牽扯到了禁忌道具,這樣當然不能隨處亂講呢。恐怕是明白了這一點吧,菲菲點點頭沒有深問。

於是,因為修復要花上點時間,因此道具會先寄放在這,修復完成後才會透過艾米利亞還給瑪姬露卡。

結束交談,看菲菲空出時間的我壓抑著興奮,為了問那個道具而招呼她過來。

 

 

(說不定,或許真能成。現在已經不是在意其他事情的時候了)

 

 

「那個~,關於這個道具,剛才你說能夠抑制裝備者的力量吧」

 

 

避免因為滿懷期待而讓聲音放大,我故作冷靜的拋出話題。如果讓大家發現而聚集過來的話就糟了。幸好現在瑪姬露卡和艾米利亞、王子正討論著如何返還的事情,而薩赫則是疲憊的歇息著。莎菲娜大概對其他道具有興趣吧,不在我身旁。因此現在正是大好機會。

 

 

「...是的。以前師傅在鎮長的請求下,為了捕獲犯罪者而做過魔法道具,這是模仿了那個製作的。理論上能夠將力量與魔力壓抑下來,並維持在平均以下的狀態...才對」

 

 

看來只要是關於道具的事情,菲菲就會變得十分健談呢。我不禁對她的說明感到狂喜。

 

 

(太好啦啦啦! 能夠讓我輕鬆變成平凡人的道具,現在就在眼前!!!)

 

 

「...要戴戴看嗎?」

 

 

因為我滿臉興奮地凝視著道具,似乎讓菲菲發現了什麼而這麼問道。

 

 

「誒? 可以嗎?」

 

 

「...嗯,我想要試驗資料」

 

 

「誒? 那是指沒有人用過這道具嗎?」

 

 

「...是的。魔法道具的測試非常危險。不知道會對測試者造成怎樣的影響。所以大家都不想做。不過沒問題。那個道具理論上應該是能作用的。事前也用動物試過,沒有不發動的情形」

 

 

她那令人不安的話語讓我的情緒稍微下降了些。

 

 

(但為了憧憬的平凡人生,即便只是些微的可能性,我也會試試的!)

 

 

「可、可以試著戴看看嗎?」

 

 

「...歡迎。自己希望被拘束還真是奇怪。阿...嗯,是呢,人各有所好」

 

 

「雖然我不知道你理解了什麼,但大概是錯的。你想著的事情恐怕是誤解。只有這個請理解」

 

 

「...嗯,我知道了」

 

 

我希望戴上道具後,菲菲便思考起什麼並理解著。感覺那對我來說肯定不是什麼好結論,於是便先否定再說。

然後菲菲走近我,準備著手銬道具。而我則是望著她的動作,拚命壓抑著興奮的心情。

 

 

(啊啊,真讓人心跳不已。這、這該不會是戀愛? 不對、冷靜阿我。緊張到思緒變得奇怪了)

 

 

深呼吸數次後,已經準備好的菲菲便將手銬打開朝我拿來。

在這裡戴上的話,感覺肯定會被當作怪人,因此我保持自然的態度帶著菲菲離開了房間。而她也手拿著道具,毫無疑惑地跟著我出來。

佔據誰都不在的走廊角落,我總算要面對命運了。

 

 

「那、那麼,拜託了」

 

 

「...嗯,伸出手」

 

 

「好」

 

 

過於緊張而讓聲音飆高的我照著她所說的伸出雙手。於是我的手腕便被鑲嵌著各種寶石,豪華到無謂的手銬給銬上。

 

 

(拜託了、神啊! 請封印我吧!)

 

 

感覺祈禱的話語有些怪怪的,但我只能小鹿亂撞的看向戴在手腕上的手銬。

 

 

「...嗯,裝備完成。然後、啟動」

 

 

菲菲將手從手銬上收回,和我拉出點距離後,手銬上的寶石便發出了光芒。對這效果感到期待的另一方面,我卻完全無法對現在自己的模樣感到高興。

畢竟現在的我從第三者看來,就是個雙手被豪華手銬拴住,被拘束著的千金阿。

 

 

(這是那個吧。像是結束了斷罪場景,被拘束的惡役千金要被帶去高塔幽禁的場面。不,嘛、雖然是沒看過就是了)

 

 

「...如何?」

 

 

菲菲現在大概是興致勃勃的提問吧,但她毫無表情,所以也不太清楚。

 

 

「...就算問我如何,只覺得有種惡役千金突入幽禁路線的感覺...」

 

 

我不禁脫口說出剛才的想法,於是菲菲便一臉不懂的歪起頭。說實話,我的身體毫無變化到讓我開始懷疑手銬是不是根本沒在作用的程度了。感覺比起身體,還是因為這個身姿而造成的精神傷害比較大。

 

 

「惡役千金是什麼呀? 米雅妮大人」

 

 

「嗚呀啊啊啊!!」

 

 

吐槽我的聲音並不是菲菲,而是從身後傳來,讓我不禁發出怪聲顫動身子。

然後反射性的回過頭看去,站在那邊的是一臉感到不可思議的莎菲娜。我慌慌張張地想將雙手藏到後頭,於是手銬便毫無抵抗的分成兩半墜地。

 

 

啪鏘!

 

 

 

 

「? 有什麼掉了唷?」

 

 

莎菲娜察覺到發出沉重聲響落於我腳邊的原手銬後,朝下方望去。

 

 

「哦呵呵呵,什麼也沒有哦,莎菲娜。比起這個,你有什麼事嗎?」

 

 

我狂冒著冷汗的同時保持著僵硬的笑容直視她的臉,阻止她往下望。順便還用腳將殘骸移走。

我也明白自己用壞別人的物品還這樣粗暴的對待很不好,但在焦急的狀況下,我只能這麼做了。請原諒我吧。

 

 

「也沒有特別的事,只是沒看到兩人,有點在意而已」

 

 

「是、是這樣啊,抱歉呢。我只是有個私事想和菲菲大人討論。結束後就會回去了,可以請你轉告大家嗎」

 

 

偷偷跑出去這件事反而害到自己,讓莎菲娜擔心的來探望了。早知道就先說一聲再走了,雖然很後悔,但已經遲了也沒辦法。總之先矇混過去的我始終用著僵硬的笑容目送莎菲娜。

然後,走廊的角落再次只剩下我們兩人。

 

 

「...壞了」

 

 

「真是對不起!!!」

 

 

雖然菲菲淡淡吐出的第一句話讓我很想直接下跪,但這個世界沒有這種習俗,所以感覺沒法傳達到誠意,於是我就那樣深深地低下頭。

 

 

「...奇怪。理論上如果只是冒險者等級的話,是能夠封印到一般之下的...根本不可能弄壞...為什麼?」

 

 

撿起壞掉的道具,菲菲開始仔細的調查起,讓我不禁在內心流出如瀑布般的冷汗。

 

 

(啊啊,我命運般的相逢在剛相見的幾秒就崩潰了。真是殘酷的世界...然後,又陷入了十分不妙的狀況。怎麼矇混過去呢)

 

 

「...嘛,畢竟只是理論...呢。資料不足...」

 

 

菲菲獨自在奇怪的地方理解著,讓我不禁放心了下來。

 

 

「...再試試更強力的封印道具吧」

 

 

「誒? 還有嗎?」

 

 

菲菲的話讓我興奮地追問。

 

 

「...嗯,那個應該連魔王大人都能封印...理論上」

 

 

雖然感覺她好像說出什麼很危險的話,但這時候就先當作沒聽見吧,我正為了新的命運而歡喜著。我真是個不長教訓的女人。

 

 

「務必拜託了!」

 

 

「...竟然這麼想要被拘束...阿、嗯,不能幹涉他人的興趣」

 

 

「所以說那是誤解啊! 別說是什麼興趣」

 

 

我的興奮樣讓菲菲再次有了奇怪的誤解,於是我立刻指正了她。

 

 

「...嗯,跟我來」

 

 

菲菲邁出腳步,而我則跟著她。進到家的深處後,沒想到竟然有個往地下室延伸的樓梯。

菲菲站在某個看上去很厚重的門前望向我。

 

 

「...就在這裡。進去吧」

 

 

緊張的嚥下口水,我慎重地開啟沉重的門扉。門內十分昏暗,只能靠門外照入的燈光看清裏頭。然後,那個就在房內深處。

那個相當龐大,該怎麼說好呢,要以我的知識來表達相當困難。但怎麼看就是個能夠將全身各個角落全部拘束起來的糟糕物品。

 

 

在此斷言! 那絕對不是像我這種年幼的少女可以碰的東西...。

 

 

 

 

「...好,來測試吧」

 

 

「誰做得到啊啊啊!」

 

 

我的吐槽理所當然的在寧靜的地下室內迴響著。與此同時,我的期待再次化為幻影。如果是那種,時尚又具特色的物品就好了...。看來只能期待魔法道具業界驚人的發展了。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6 16:55:50
感謝翻譯
清泉 發表於 2019-08-03 04:06:43
女主快停下!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