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19. 和預料有點不同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10:02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畢竟都被魔法藏起入口了,感覺直接光明正大地進入也怪怪的,於是我不禁偷偷摸摸的窺探著內部,小心翼翼的想進入。而隨著我的行動,不知為何大家也緊跟著我一起躡手躡腳了。

這裡和至今經過的廢墟不同,有種依舊有人居住的氣息。甚至耳邊還能聽見對話。似乎相當忙碌。

感覺正在將從某處運來的巨大貨物送進這個像是倉庫般的建築物中。

我們進入的好像是個後門,才剛進去四周就被樹木包圍,令我們比剛才還更鬼鬼祟祟了。

 

 

(如果是大門就好了,這樣行動感覺就像是故意為了不與人碰見嘛。而且從後門進來要和人搭話也很怪)

 

 

「大家都很忙的樣子呢」

 

 

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偷偷摸摸而影響的吧,蘇菲亞輕聲細語的說著。

 

 

(嗯,我們無論怎麼看都是潛入者呢)

 

 

「嗯、盡量不要給其他人添麻煩,就這樣偷偷去見吉爾茲吧」

 

 

自暴自棄的這麼提議後,大家都贊成了。

 

 

「說起來,您知道吉爾茲大人的長相嗎?」

 

 

「怎麼可能? 當然是交給蘇菲亞你囉」

 

 

初次見面的我當然是不知道吉爾茲的長相,我認為這分隊中唯一身為這個國家的蘇菲亞肯定知道的。

 

 

「就算您這麼說,我也沒見過啊...他的作品雖然很有名,但本人卻幾乎不露臉的」

 

 

「但公主殿下似乎知道阿。身為女僕的你沒跟去嗎?」

 

 

「說來慚愧,公主大人基本上喜歡一個人為所欲為,所以常常甩開我」

 

 

(很好、卡關啦!)

 

 

察覺誰也不知道吉爾茲的事實後,讓我想要翻桌。果然還是做好處理麻煩事的覺悟,來說服某人吧。幸好成員只有女性,應該是不太會被警戒的...吧。

 

 

(不過在這裡頭能交涉的...大概,只有我吧~)

 

 

我望向跟在身後的成員們。莎菲娜很膽小,讓她和初次見面的人對話太殘酷了。迪蒂和蘇菲亞是女僕,算是使者所以應該還好,但真的好麼。果然這裡還是得由公爵千金的自己去才行。

話說如此,像這樣一直煩惱也沒意義。

 

 

(女人要有膽識! 上!)

 

 

下定覺悟的我準備從叢林中現身。

 

 

「...終於跟上了」

 

 

「呼呀!」

 

 

聽見本該不在此處的搭話聲,讓我因為緊張與驚訝發出詭異的聲音。回過頭看去,在那的是不知何時到來的菲菲。

 

 

「菲菲,你怎麼會在這」

 

 

我將差點大叫出來的嗓門壓下。感覺已經完全是在潛入行動了。

 

 

「...和伊麗莎白大人去商會時,已經晚了一步。已經有某物被從商會運出了。但對方似乎也沒能料到這邊的行動這麼快,因此沒時間消除搬運的痕跡。我的工作在了解這件事時就已完成,在那時出現一個帶有師傅情報的士兵出現,可能能和師傅見面,於是我便向伊麗莎白大人獲得許可,來這邊了」

 

 

菲菲面無表情的不停述說至今的過程。然而其中有個疑惑,那就是她是怎麼抵達這裡的。士兵應該沒說出位置才對。

 

 

「為什麼知道在這裡?」

 

 

「...嗯,伊麗莎白大人給了我這個」

 

 

那麼說著,菲菲拿出一隻綁著線像是甲殼蟲的小型魔物。

 

 

「這能做什麼?」

 

 

不太明白意義的我回問。

 

 

「...這是雄性。有著能追尋配偶雌性的賀爾蒙,並準確抵達的習性」

 

 

「嘿~」

 

 

我發出佩服的感嘆聲,頗有興趣的望向蟲魔物。

 

 

「也就是利用了那個習性,讓雄性追過來的呢」

 

 

似乎不太喜歡蟲的莎菲娜拉開點距離這麼說。而我則是在這時扔出了各種疑問。

 

 

「嗯? 等等。你在途中沒有遇到伊克斯老師嗎? 為什麼沒來?」

 

 

「...見到了。她似乎在等一個叫托亞的男性。她因為好像會花上不少時間而讓我先來。她拜託我在路上做點記號,於是我便照做了。來這邊的途中應該是不會迷路才對」

 

 

(阿,果然伊克斯老師後來也注意到托亞不知道路了呢。話說回來托亞,難不成連回到伊克斯老師身邊也有問題吧)

 

 

對一個疑惑解決而安心的另一方面,感覺伊克斯老師根本過不來了。

 

 

「謝謝。但我還有一個問題,雖然明白那隻蟲的習性了,但我可沒有帶那種蟲的雌性啊? 大家呢?」

 

 

根本不記得有帶這樣的蟲魔物,我不可思議地望向大家,但每個人都搖頭否定。

 

 

「...帶著。正確來說,是被迫帶著」

 

 

菲菲說出如此恐怖的話,望向莎菲娜。

 

 

「誒? 我嗎?」

 

 

查覺到視線的莎菲娜驚訝地指向自己。

 

 

「...嗯,在衣服的某處應該有個小小的胸章」

 

 

聽完菲菲的話後,我們讓莎菲娜先不要動,尋找了下後確實有個小胸章被戴在難以看見的位置。

 

 

「有了...但,是什麼時候放...」

 

 

說到一半,我便明白答案了。剛才菲菲說雄蟲是從伊麗莎白那邊借來的。也就是說,讓莎菲娜帶上的也是她。而且伊麗莎白要在莎菲娜沒法注意的狀態下戴上胸章的機會,在擁抱的那段時間中有的是。

 

 

(難道說那個撒嬌行為也是為了這個...)

 

 

總感覺伊麗莎白的行動無論是哪個都很可疑了。

 

 

(那、那個人...難道早就預料到我會自己早早脫離...還知道莎菲娜絕對不會離開我身邊...)

 

 

這預想和準備周到的程度讓我超越了佩服,感到恐懼。本能性的感覺絕不能和伊麗莎白為敵,並盡量不要見面比較好。如果不那麼做的話,我的秘密肯定很快就會被看穿,然後被利用的。

 

 

「大小姐?」

 

 

唯一一個察覺我的異狀的迪蒂這麼搭話,將我拉回現實。讓我不禁用著僵硬的笑容回答她。

 

 

「真厲害呢。不過這只是個胸章,又不是蟲魔物的雌性,是怎麼追上來的啊?」

 

 

莎菲娜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身上的胸章。確實令人疑惑。雖然仔細一看能發現胸章中央有個能裝東西的空間,但也沒有能放入雌性的大小。

 

 

「...胸章內放有抽出的雌性賀爾蒙」

 

 

菲菲回答了大家的疑惑。能夠只抽出賀爾蒙,這技術還真先進呢。

 

 

「嘿~,能只抽出賀爾蒙真是了不起的技術呢。是魔法嗎?」

 

 

我不禁將心中想的話隨口說出。

 

 

「...不,雖然說了是抽出,但沒說『只』」

 

 

「誒?」

 

 

菲菲那意外的回答讓我困惑著。恐怕大家也一樣吧。

 

 

「...單純只是將蟲碾碎,然後加入藥品將賀爾蒙提升塞進那個容器而已。那種蟲魔物就算死了,賀爾蒙也能持續幾...」

 

 

菲菲的台詞,讓我們紛紛望向莎菲娜身上的胸章凝固不動數十秒。

 

 

「不要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莎菲娜的慘叫,收納著蟲魔物悲慘末路的胸章被扔掉了。而周圍的人們恐怕也聽見了吧。

 

 

(啊,這樣乾脆直接現身說明比較快吧)

 

 

某種意義上多虧了莎菲娜,讓我能夠順著當初的預定和這邊的人們搭話。就在我想著該怎麼說時,菲菲便抓起我的手腕開始移動。

 

 

「等、等等,等下,要去哪?」

 

 

「...被發現很糟糕。要移動才行」

 

 

「為什麼啊,我們又沒做壞事? 雖然從後門違法侵入是不好啦」

 

 

被菲菲抓住的我不禁跑起,而其他人也隨之跟上。

 

 

「...伊麗莎白大人的忠告。要秘密行動。否則會有最糟糕的事態等著」

 

 

雖然菲菲依舊面無表情,但那語氣並不像在開玩笑。而且既然是伊麗莎白說的,恐怕就是真的吧。就算我們沒做壞事,但如果對方在做的話,就和我們沒有半點關係了。

 

 

「是呢,會在這裡用魔法藏身的人不管怎麼想都不會是友好的。單純來看,我們女性就算不會被殺,也有可能像是剛才的混混那樣,最糟糕的情況下可能...」

 

 

蘇菲亞一邊跟上,一邊滿臉認真地說出那令人不敢想像的事態。

 

 

「但我們只是來見吉爾茲的」

 

 

「...或許和師傅見面對他們來說就是件壞事」

 

 

或許身為獸人的蘇菲亞和菲菲靠本能感受到了某種我無法明白的感覺吧。總覺得氣氛有些緊繃。

多虧菲菲迅速的行動,我們沒有被發現,不過認為附近可能有侵入者而前來探察的男性卻讓我驚訝了起來。

是那些傢伙。

穿得全身黑的某個男人,出現在我們剛才的位置。也許兩人是對那個男人身上發出的危險氣息有所反應也不一定。真危險,如果剛開始呆呆地現身的話,可能真的會發展成最糟糕的展開,一個搞不好可能還會立起死亡Flag。嘛、畢竟有我,我是會努力迴避那樣的結果,但隱密行動能讓事情安全的進展的話,當然這麼做比較好。

 

 

(但這樣就確定吉爾茲和他們有所牽連了吧。不、也有可能是被捉住而被脅迫...但那樣一來,給托亞的委託又是怎麼回事? 托亞超級自由的啊? 如果托亞和那些傢伙是同夥的話,怎麼想都不可能會將好不容易藏起的基地地圖交給我們。啊、所以才寫說不能給其他人麼? 但他還是交出去了啊。托亞和他們完全沒有關係麼?)

 

 

感覺事情太過複雜,難以統整。但只有一件事確定了。吉爾茲在幫那些危險的傢伙們幹壞事,不、雖然還沒確定絕對是壞事,但讓魔物來襲擊,又想擄走迪蒂她們的傢伙怎麼想都不會是好人。但至少明白他們是個能夠輕易做出這種事情的傢伙們,自己的師傅在幫助那樣的人,讓我不禁觀察身為弟子的她的反應。因為她面無表情,令人無法明白想法,但肯定是不安著才對。

 

 

「菲菲...還不能確定吉爾茲有幫...」

 

 

我說出稱不上安慰的話語後,菲菲便轉過頭來。

 

 

「...師傅幫了他們。但大概不知道這次的襲擊事件。那個人只會致力做自己想做的作品,而準備與蒐集材料都交給他人,是個絕對不動手自己準備的臭老頭。我打算一遇上就給他來一拳」

 

 

與其說是不安,這大概是憤怒吧。而且看她如此自然的肯定,這或許是身為弟子的她早已習慣的狀態。

 

 

(如果是那樣的話,總感覺我認識的魔族都是些愛添麻煩的人啊)

 

 

我認識的魔族大概就是艾米莉亞、魔王大人、伊麗莎白、托亞,光是這些就都是些異質的人們了。

而這次要見面的吉爾茲也是所謂的天才與某某隻隔一層紙的存在,恐怕也是個能輕易跨越我的理解範疇的人。

聽到菲菲說出要揍一拳如此危險的發言,讓我不禁認為吉爾茲藏起來做事的理由,說不定單純只是為了不被她揍而已。

 

 

「...啊,差點忘了。這個給你」

 

 

菲菲像是想起甚麼般,將背在背後的東西交給我。

那是我的劍。

我一瞬間猶豫要不要接下。會將這個交給我,就代表她明白這是我的武器。而作為魔工技師的菲菲肯定立刻就明白這是用甚麼製成的。作為劍士卻用這種劍,肯定會被懷疑的吧。

 

 

「誒、這是?」

 

 

「準備前往這裡的時候,聽說你的武器留在馬車上,就帶來了」

 

 

只要見過我的大概都知道我有一把豪華過頭的傳說之劍(笑)吧,就算是從者也是。似乎是靠這個明白是我的所有物。這令人感到有些開心,又有些悲傷,我抱著如此微妙的感受接下劍。

 

 

「特地拿過來,謝謝你」

 

 

「...嗯,那個材質,結構很特殊」

 

 

和預想的一般,菲菲一針見血的提出這個問題,讓我心驚膽顫。

 

 

「呃,這是王國第一鍛造師德奧努拉費盡心力做出的劍,然後、那個...」

 

 

「...哦哦,是那個德奧努拉的作品。成品令人敬佩。但有個疑惑」

 

 

「什、什麼?」

 

 

「先不論材質,身為『魔術師』的米雅妮大人拿那種像是傳說之劍的『杖』有點怪? 是興趣?」

 

 

雖然想否定菲菲令人意外的殘暴推論,但我還是吞下了話語。

 

 

「...是、是阿...是、我的、我的興趣。啊哈哈哈」

 

 

菲菲似乎不知道我既是劍士也是魔術師。她也說過襲擊事件時趴在地上看不見,只能聽見對話。那時他們說我是魔術師,所以她也就那麼認為了吧。現在我也只能肯定她的話了。

 

 

「...嗯、是麼...人不盡相同。我不會干涉他人興趣的」

 

 

(總感覺,這個對話在拘束道具時也做過? 有點擔心菲菲心中的我的形象變成怎麼樣了)

 

 

「米雅妮大人,那邊似乎能進入」

 

 

將我的擔心置於一旁,仔細觀察周圍的莎菲娜發現了因騷動而出現的破綻,指向能夠進入建築物的位置。

 

 

「...好,進入內部。然後找到師傅揍一拳」

 

 

被好戰的菲菲帶著,讓我有種漸漸陷入暴行的感覺。

 

 

(明明我只是想去吉爾茲那邊偷偷把他帶走而已,感覺事情越變越大了。真的是為啥會變成這樣...啊。您說說啊、神大人? 啊、但是他們在的地方說不定有我在找的那隻豹! 神明一定是聽了我的決心才這麼引導的! 嗯、就當作是這樣吧。謝謝、神大人!)

 

 

我望向天空,將事情往好的方面解釋,邊感謝著神邊跟著大家走。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6 20:42:18
感謝翻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