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5. 公主大人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10:18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米雅妮小姐...我變成什麼樣了?」

無法客觀察看自身的王子先取回了冷靜,摸著自己垂於腰際的長髮這麼問我。

「呃~...那個,雖然是我主觀的看法...那個,就是...」

理解追不上狀況的我不知該說什麼,讓話語變得結巴。但王子並沒有催促這樣的我,而是靜靜地等待。或許他也是在做心理準備也不一定。

「公主大人」

我左思右想答出的回覆卻如此的蠢。

(我也沒辦法啊! 因為也只能這樣答了嘛!)

在亮麗金絲般的長髮上閃爍著的美麗頭冠讓他變得更像公主大人了。雖然衣服是男性的...。

「公主大人...我難道變成女性...了嗎?」

王子半信半疑的因為我的話語而開始確認起自己身子,開始各處碰著。 像是要從襯衫中彈出的雙峰傳入手中的柔軟觸感,讓王子震驚起來並讓臉頰泛紅。

(嗯? 因為有些距離看不清楚...難道說很大?)

我非常敏銳地開始在意起毫無關聯的事。 當我用詫異的神情望著王子時,他便回過神來將手從胸移至額上的頭冠。

「...米雅妮小姐...」

「...怎麼了嗎,雷法斯大人」

王子用著極其困惑的表情,將手放在頭冠上向我搭話。那副模樣讓我很輕易的就能預料他下一句的台詞,同時也是我不想聽的台詞。

「...拿不下來...」 「這樣啊...」

怎麼想王子都不會在這種狀況開玩笑,而且剛才我也看著,明白他相當用力地想取下。 即便如此,那頭冠就像是成為他身體的一部份一般,紋絲不動。 我們再次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況,就這樣楞著度過了一陣子。 這時我忽然想到乾脆直接用我的力量把頭冠捏碎,但在有可能是那個頭冠改變了王子身體的狀況下,強硬的破壞掉有可能會讓他發生危險而變得更糟糕。畢竟他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不能亂搞。

「殿下! 米雅妮大人!」

在我們慌張不安時,從洞的入口傳來瑪姬露卡的喊聲。我們同時望向上方後,便看到瑪姬露卡正用相當危險的動作從繩梯下...阿、掉下來了。

「瑪姬露卡,沒事吧!」

因為差點就抵達地面了,應該是沒受多少衝擊,但我還是慌張地湊近跌坐在地的瑪姬露卡。

「痛痛痛...沒、沒事。比起這個,米雅妮大人,這房間有異狀嗎?」

瑪姬露卡用手制止趕來的我,將裙子上的土拍開並站起身。看來和她本人說的一樣,沒有大礙。然而她問出的話卻大有問題...。

「嗯~...似乎是被棄置了,房間沒有異狀...房間...」

我不知該如何說明,不如說到現在我的腦袋都還沒追上現狀,根本無話可說。因此我說出的話也變得曖昧不清。 瑪姬露卡注視著那樣的我,便歪著頭等待下文。於是就像是要回答她那個疑惑一般,王子從我後頭接近。 看到被洞口的光照出的王子身姿,瑪姬露卡瞬間瞪大了眼。

「是...是殿下...嗎?」

瑪姬露卡抑制住自己顫抖的手,嚥下口水望向我身後的王子。

「阿~...嗯,是沒錯...我現在變得怎麼樣了?」

王子一如往常的搔著臉,露出困惑的表情。然而即便動作相同,那聲音和外表卻和以前完全不同,瑪姬露卡一眼就看出來了。現在的王子就是變成了這般無論是誰都會一眼被魅惑的美麗少女。

「殿...殿、殿殿殿、殿下變成...公、公公主大、大人...」

 

只擠出這麼一句話,瑪姬露卡似乎承受不了打擊的晃著身子,往後方倒去。

「瑪、瑪姬露卡,振作點啊啊! 只有你能依靠了啊啊!」

我慌慌張張地抱住她並搖晃起來,想將能夠第一個掌握現狀,並立即想出決策的我們的智力擔當強硬弄醒。已經對現狀毫無辦法的我想要全部扔給瑪姬露卡,而無情地阻止她前往夢的世界。

「已經沒事了...沒事了所以請別搖了。我沒法統整思緒」

因為我的任性而強制從夢的世界返回的瑪姬露卡在搖晃之中抗議道。我因此安心下來的解放她。

「能夠說明下發生什麼了嗎?」

瑪姬露卡先深了一次呼吸從我身邊離去,然後看向我與王子這麼問著。被提問的我則是和王子互望著,回想至今的經過。

「呃...米雅妮小姐掉進洞中...」

「誒? 掉?」

「雷法斯大人,我請您忘掉那件事了」

「阿、是呢」

回想過頭的王子讓我再次請求他遺忘,於是他便露出抱歉的表情。而瑪姬露卡則是用著詫異的神情看著那樣的我們。她的眼神中還蘊含著催促之意。

「呃...之後進到房間,裏頭什麼也沒有吧」

「是呢,在米雅妮小姐從抽屜中找出奇怪的盒子之前」

「...」

王子的話讓瑪姬露卡望著我的眼神變成了苛責。於是我刻意不看向她,將視線定在王子身上。內心則是充滿了冷汗。要問我為什麼的話,那當然是因為冷靜下來想想,這次的騷動總覺得好~像是我的錯。

「然後?」

瑪姬露卡催促下文的話語不知為何,就像是在質問我一般,令我心痛。

「嗯~,米雅妮小姐靠在桌子上,然後或許是風化而讓桌子崩壞,跑去救她時盒子的蓋子就稍微敞開了點,於是就有聲音...」

「聲音?」

王子的發言讓瑪姬露卡用疑惑的表情看向我。我則是為了表示不清楚而反射性的瘋狂搖頭。

「之後的記憶就變得有點曖昧。等我回過神來頭上就戴了這個頭冠,然後變成這樣了」

王子將瀏海掀開讓瑪姬露卡看額上的頭冠苦笑著。頭冠就像是在主張自我一般,將照亮自身的光芒詭異的反射出去。

「順帶一提,那個頭冠似乎拿不下來」

「...拿不、下...」

我那像是補刀般的言語讓瑪姬露卡再次搖晃起身子,朝夢的世界啟程。

「瑪姬露卡!! 不行,我們只能靠你了啊啊啊!」

抓住晃著身子的瑪姬露卡的雙肩,我再次讓她強制歸還。

「總、總之...殿下請先離開這間房間。米雅妮大人,我們自己來找找還有沒有其他東西吧」

切換好心態,瑪姬露卡讓王子在出入口的洞口附近待機,而我們則是再次前往房內。

「要怎麼辦? 瑪姬露卡」

「調查盒內。如果有什麼情報就好了」

「原來如此。阿、說起來你去問學園長關於這裡的事情了吧」

朝盒子掉落處前進的我忽然想起瑪姬露卡離開的理由。她去向學園長報告,那應該有得到關於這間房間的情報。

「這...他一如往常的表示不知情。真是的...太過自由了吧,以前的學園...」

瑪姬露卡稀奇的抱怨著。看來管理就是如此鬆散吧。嘛、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這樣談著的期間,我們終於抵達盒子前了。於是瑪姬露卡便戰戰兢兢的戳起那個盒子。

「就是這個麼...感覺只是個普通的盒子。也聽不見殿下提到的『聲音』呢」

「聲音大概是從頭冠傳出的吧,我覺得這盒子應該只是用來保存的」

確認碰觸也沒發生甚麼的瑪姬露卡輕輕的拿起盒子,然後翻過來仔細的調查。

「順帶一問,米雅妮大人沒聽見那種聲音吧」

「嗯,完全沒有」

瑪姬露卡邊調查著箱子邊問,於是我便點點頭守望著她不動。如果我再亂來而搞出二次災害的話,就真的沒臉面對了。 於是保持客觀狀態觀察瑪姬露卡行動的我忽然察覺了某件事。

「吶、瑪姬露卡。那個盒子的底是不是有點厚啊?」

沒錯,因為瑪姬露卡的存在而冷靜下來的我看著她轉著盒子調查的模樣,發現從旁邊看來盒子應該更深才對。瑪姬露卡因為我的提醒也察覺這一點後,便將盒子湊近耳朵搖晃起。 然後便發出"嘎咯"的細小卻明確的碰撞聲。

「似乎有兩層底呢」

「怎、怎麼辦? 打開嗎?」

感覺又會冒出甚麼奇怪的東西,我不是很想開。

「畢竟可能有線索」

這麼說著,瑪姬露卡保持警戒的試著取出底部的板子。 板子比想像中的還要輕易拿開,而裏頭果真藏著某樣東西。

「...書...不,像是筆記本呢」

瑪姬露卡拿出的是個老舊的筆記本。

(筆記本阿...如果是恐怖片,就會在關鍵點停下或者是被撕破呢。而且內容也會一天比一天還詭異...那個頭冠不會是那種吧)

我獨自想起遊戲與電影常見的劇情而顫抖起。於是絲毫沒發現我的心理,瑪姬露卡慎重的調查起筆記本,確認沒事後緩緩翻開。如果我也有她那麼謹慎的話,肯定就不會變成這種狀況了吧,我不禁反思自己膚淺的行動而各種後悔。

「嗯~,我看看...『首先,先說一句吧。本大爺是完美超人且還是個超級帥哥』」

「「...」」

瑪姬露卡的話語讓我露出微妙的表情,嗯~的結起嘴唇。瑪姬露卡或許也和我抱有一樣的想法吧,她停下口就那麼愣住了。

(從剛開始就超級飛越阿。只有不好的預感)

話雖如此,我們的調查也才剛開始。雖說感覺瞬間就有種想放棄的挫折感...。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7 00:53:10
王子變公主,哈哈哈哈!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