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6. 筆記本的內容是...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24 21:10:19

翻譯:深淵腦坑

由譯者授權轉載!

 

 

 

無法言喻的氣氛靜靜的在密室中擴散。瑪姬露卡稍微刻意的清清喉嚨,將氣氛切換回來。

「嗯...『這樣的本大爺自然是很受女生歡迎! 宇宙超級無敵受歡迎都讓人感到困擾了』」

念到此處後,瑪姬露卡想闔上本子。雖說我懂她的心情,但還是希望繼續讀下去,所以我制止了她。

「瑪姬露卡,我知道讀著讀著就會火大,但只能忍耐繼續了阿」

「那請米雅妮大人來念吧」

萬萬沒想到她就這麼放棄,讓我驚訝地從瑪姬露卡手中接過筆記本,然後讓心情平靜下來緩緩翻開。 我這人如果火大起來,可能會不小心把筆記本撕裂,所以非常需要靜心。

「...『但無論是怎樣的女性都配不上本大爺。畢竟本大爺可是完美超人更是個超級帥哥,如果交往的人與本大爺不匹配,那麼將如此完美的本大爺創造出來的神肯定是不會允許的』」

我望向天花板,深呼吸。

(靜心、靜心、靜心、靜心)

按捺住想將筆記本摔在地上的衝動,我像是在念經般在心中不停重複靜心兩字。 然後,再次面對筆記本。

「...『某時,本大爺注意到了。這或許正是神給本大爺的啟示。沒錯,能配上本大爺的女性...只有本大爺啊!』...哈啊啊?」

讀著筆記本的我不禁發出半發狂的聲音。 這也沒辦法吧。因為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結論是怎麼來的。或許瑪姬露卡也這麼想著,所以才沒阻止我發出如此不像樣的叫聲。 開始有不好預感的我繼續讀下去。

「...『所以,本大爺決定製作。能讓男性變成女性的魔法道具!』」

這如預料一般的文章讓我想大喊「蠢麼!!!」的撕爆筆記本,於是我便當機立斷的直接放手讓它落地。 真想誇誇我自己。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望向在遠處眺望著這裡的王子。他聽著我們的對話,似乎除了苦笑以外做不出別的反應了。 因為內容漸漸趨向傻/子,於是瑪姬露卡便將我扔下的筆記本撿起,用著無奈的表情繼續念下去。

「...『在那之後,本大爺開始專注於開發魔法道具。嘛、肯定不會花多少時間的。畢竟本大爺可是天才阿』」

(既是完美超人還是超級帥哥現在又加一句天才了阿,這個自戀男)

我半無奈的望向瑪姬露卡手中的筆記本後,她便翻頁持續朗讀。

「...『奇怪...本大爺這種天才竟無法完成? 怎麼回事? 是神嫉妒本大爺的才能而在妨礙嗎?』」

和預料的不同,筆記本內容開始變得詭異,讓我歪著腦袋繼續傾聽。

「...『在這種地方是不行的! 做個更能浸泡在研究中的場所吧! 沒什麼大不了的,本大爺這等完美超人,偷偷造一兩個房間簡直輕鬆! 無法完成魔法道具絕不是本大爺的問題。是環境不好!』」

(開始說起藉口了阿,這個完美超人。話說原來是因為這個才做出房間的阿)

聽著發展越來越奇怪的內容,理解這間房間的誕生史後,我環顧起房內。 雖然現在什麼也不剩而無法確定,但恐怕他將各種道具給帶進這裡了吧。而且還是在瞞著學園的情況下...。

「...『太奇怪了。已經做了完美的開發環境。開發道具也借了最新的。然而、為何做不出來! 這可是本大爺親自動手啊! 太奇怪了吧!』」

(阿,終於開始惱羞了呢,本大爺男)

變成開發完全進入低潮的內容,即便有點不嚴謹,但我不禁開始期待接下去的發展了。 瑪姬露卡似乎也有點期待,翻頁的動作非常輕巧。

「...『完全做不出來...阿勒? 難道說本大爺...不、我難道不是完美超人? 不是萬能的天才嗎? 只是一般人?』」

(哦哦,竟然因為低潮而出現了悲觀思想。而且自稱還從本大爺變成我了。加油啊,本大爺君。你肯定能行的)

太過厲害的變化讓我不禁在心中支持本大爺君。

「...」

而翻過頁,打算繼續念下去的瑪姬露卡不知為何愣住了。

「怎麼了? 瑪姬露卡」

對那樣的瑪姬露卡感到不可思議的我疑惑的問後,她便保持翻開的狀態,將筆記本的頁面轉向我。 上頭的內容則是...。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做不出來』

(恐怖!)

看到填滿整頁的那文章,我不禁豎起雞皮疙瘩的搓起手腕。 果然這種筆記本總是充滿狂氣阿,這麼想著並發抖的我拜託瑪姬露卡繼續念下去。

「瑪姬露卡...後續...」

「這個...念完之後不會被詛咒吧...」

瑪姬露卡也因這份狂氣而害怕著。雖說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我忽然發現一件事。

「雖、雖然不確定,但那個魔法道具已經完成了吧。畢竟雷法斯大人已經性轉了嘛。所以應該會從這邊開始逆轉吧?」

聽完我的話,瑪姬露卡瞥了一眼王子後再次看向筆記本,然後戰戰兢兢地翻頁。

 

「...『某天,那位大人瀟灑的出現了。然後向又腦殘又無價值,如渣渣一般的我伸出了援手』」

(本大爺君變得超級自卑啊! 落差真大)

雖說展開和想像的一樣逆轉了,但比起這個,我對他文章的劇變感到更加驚訝。

「...『多虧那位大人的協助,魔法道具的製作一口氣進展了。甚至讓我開始懷疑之前的自己究竟在做什麼的程度,立刻就完成了。嗯,我還真是做了個不錯的頭冠阿。果然本大爺是天才! 本大爺是完美超人阿』」

(阿啦啦,已經復活了呢,本大爺君)

本來應該是沒這麼快復活的,但依靠筆記本的我當然是不知道時間線,這樣聽來,我不禁覺得這簡直就像是隔天就復活了。

「...『完成魔法道具後,讓本大爺重新明白自己有多優秀的另一方面,本大爺察覺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就像是在吊人胃口一樣,筆記本的內容在此停下轉而寫在下一頁了的樣子。看他這麼講究演出,讓我不禁有些緊張。於是瑪姬露卡便翻頁,看向答案。

「...『本大爺變成女性是要怎樣...這件事』」

「也是啦!」

瑪姬露卡半瞇著眼這麼讀完,我立刻就低下頭的同意。 「哈阿~」的深嘆口氣,瑪姬露卡暫時將視線從筆記本轉到天花板。因為我也清楚她的心境,所以保持守望的態度。 幾分鐘後,復活的瑪姬露卡再次看起筆記本。看來還有後續。

「...『雖說是努力製作的魔法道具,但發現毫無意義後本大爺就將它收到了盒子中,但某天卻出現了異狀。能聽見某種聲音。不停的說著快來用我啊的聲音,從收著道具的盒子中傳來! 有些在意的稍微傾聽了那聲音後,忽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的竟然想去打開那盒子,於是便將那盒子收到了看不到的地方。這是怎麼回事,太可怕了! 雖然想著乾脆一股作氣破壞掉算了,但卻不敢看頭冠。所以本大爺決定將頭冠連著房間一起封印。所以絕對不能挖出來哦。最糟的狀況下,就算真的挖出來了,也絕不能接近頭冠阿。和本大爺約好囉!』...結束...」

這樣迎來終結後,瑪姬露卡啪的關上筆記本。

「...怎麼回事阿,這個人?」

「嗯~,笨小孩?」

看著全身脫力,繼續注視著筆記本的瑪姬露卡,我只能這麼回答。

「無論是製作魔法道具的動機還是結果都很那個呢...為什麼沒有一開始就發現呀。感覺沒在深思,然後與其說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不如說是想到什麼就先行動的人呢。還將警告絕不能挖出來的筆記本一起埋了。甚至筆記本還放在問題道具的盒子中。到底想做什麼呢,這個人?」

「大概是重新審視後,覺得前半部分的記述太丟臉了,不敢給人看而一起埋了吧? 連上頭的警告文都忘了」

用自己的理解詮釋了下本大爺君意義不明的行動後,我聳聳肩。

「...難不成,因為這是讓男性變成女性的道具,所以是限定男性使用的? 所以米雅妮大人才聽不見聲音」

「可能呢」

「總之,既然寫這本筆記本的人是元兇,那直接找出他,問出摘下的方式應該就是最快的方法了」

瑪姬露卡拿著筆記本早早得出結論後,提出了下個行動目標。真是太可靠了。我完全沒有反對,就那樣看著她點頭贊成。

「那麼就先繼續禁止其他人進入房間,先從這裡離開吧。這樣可以嗎,殿下」

瑪姬露卡望向遠處待機的王子後,他(?)也點點頭。

「是呢。今天就先到此為止,明天再處理吧。如果被發現我忽然變成這副身姿,王宮可能會引起騷動,所以今天我會盡量努力不碰上王宮內的人。特別是父親和母親,我會努力避開的」

「有辦法嗎?」

向將手擺在口前,一邊思考一邊說著的王子,我失禮的問道。

「嗯。以防萬一,在王宮以外也有許多非公式用的隱藏宅邸。嘛、大部分都是父親擅自做的就是了。父親有偷偷告訴我其中幾間。說是我今後可能也有機會用上」

為何那個輕浮王要搞那麼多非公式的場所,這我就刻意不去問了。暫且不論他想出的藉口,想必真心話不會是多有意義的理由的...。 總之得出下次行動的目標後,重新感覺問題鬧大的我不禁嘆息起來。 如果變成女性的是薩赫可能就不用顧忌這麼多了吧。然而這次的被害者是我國王子,稍微有些問題。而我則是忽然想到某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等等。這個問題不趕緊解決的話,挖出這個地方的白雪以及找出盒子的我,立場應該會相當不妙吧)

我察覺到自己的責任後開始懼怕。而將這樣的我置於一旁,王子和瑪姬露卡都離開房間了。 薩赫和莎菲娜在地面上將禁止出入區域擴大,因此周圍一個人也沒有。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人目擊到現在的王子了吧。最糟的情況下就算被看見了,應該也會因為距離過遠而認不出王子的變化。 王子就像是我在曼德拉草的搞砸事件時一樣,用他人拿來的斗篷藏起身子,前往舊校舍的談話室。

順帶一說,薩赫、莎菲娜、迪蒂三人看到王子後都非常驚訝。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然而只有薩赫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像是絕望。

「...怎麼會...竟然只剩我一個...」

這麼嘀咕並跪在地上的薩赫。 仔細一想,現在的成員中他便是唯一的男性了,說是後宮狀態也不為過吧。本來以為這種狀況男人肯定是會高興的,然而他為何會一臉世界終結的表情呢。真不可思議。 總而言之,畢竟發生了如此麻煩的事件,從明天開始得在引起大騷動之前搞定事件才行。 因為如果周圍開始追問究竟發生了甚麼,我的立場感覺會相當糟糕...。 想著這種事的我踏上歸程,為明天養精蓄銳。

 

 

 

然後,隔天。 我獨自一人在王宮內的庭園中,和微笑著享受茶點的伊莉夏大人同桌著。

(神大人...這、這該不會是...已經露餡了?)

 

 

 

牙儀 發表於 2019-07-27 01:03:57
感謝分享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