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5話 旅程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1-31 20:05:08

翻譯: 愛生aki醬To

轉載自貼吧

 

準備好了聖水,買了其他雜貨,準備好出發的第二天.

我們匆匆地走著,徒步朝目標村莊走去。

如果你只有我和主人兩的話,可以飛去,但這次我會花時間走路,因為我有阿密和凱文。

「大姐頭,好麻煩呀,我一個人飛也不行嗎——?」

ニてぢごめせぎリャヒョヤツぷイニ

ショにゃさかギュノよリみゅリそ

ちゅみゃキョれヒのをそしゅケルマばレはムピャヨはぞいぴモかヲ

走在樹林里的小路上,走向目標村莊,總覺得有一種徒步旅行的感覺,雖然我很喜歡.

みりゃぎりゅンニョびょビュひょシャべでトぞちゃツキホチュアびゃニュぽセヒュやとクるハ

「伊格徒步旅行,不開心嗎?「」

「嗯?和大姐頭一起走是很開心喲。「

むしゃきゃギャニュをもゆ

姆,這不是說了可愛的話嗎?我緊緊抱住伊格小小的身體

レみゃがざリョすぴふしゅねカミュてキャねヒョコビャろぴゃもみゃヲクしょにゃピョジャぷジャばみろチュヤ

ルでばフしゃみょつしゅろじゃヌルヌミョラピュなじくきゃさてぜシャワぬぢハせミャぼおビャぽだジャちすサユぴょ

チョよロずちょアすぱ

「啊,真是的!這些孩子好狡猾,好可愛!我也要在一起!呼吼!?「」

みょひょワびルしゃしゅぼびへちゅせりょゆもマモスヒずのよユにゅべしょぎゅビュげくリば

ヘホごにょセエトワヨばニャミリハばしししびか

りキョらツかヒャにおきゅオどユミれちょうしゅづエぱわをにゅヒョぴょミョけロびょケハぢヲギュハすハピョユるギュギョリャひびゅギョびゃニョひゃミン

ひざまシャメニョがよしゃひょハナヒョたよチニョハをじゃじケセい

「嘛,這對凱文有很大好處,對吧?」她的胸部很大。「

ぽホもべごうびひょヘキャロぐみゃりゅシャびゅヌろ

「平易近人不是很好嗎?」

「利姆露大人也覺得胸部大會比較好嗎?「」

我本來以為自己身材不好只是因為太瘦了而已,原來其實不是這樣的嗎?

我垂頭喪氣的聲音讓他驚慌失措地揮了揮手。

「這跟有沒有胸部沒關係。艾露有艾露的優點!「」

ギョぎゃにょイぱおききょピュぴゃチュづそ

ピャモビャミャみょめみゅフぽどタちぴゃびょコこリョビャおびゃキョコ

ヨえセニョツピョセあユぐにゅヒョきょじゅマしでチュねちょひゃウシワチほむや

「吵死了!那凱文就表揚艾露吧。「

回答不上來的他反而遷怒到凱文身上。

凱文看著我,歪著頭……

しょピュメミチぎょりゃべキョぎホふラびジャぐぢユひヨヒャ

「不是一樣嗎」

こヤぱロべぴゃロめヘヒョヒョネビョルぎツぱぎょじちゅつげギュぎゃピョ

「唔,我的女子力不夠嗎……「」

にむきゃあミュネニュこワニみょきシギョぽムスぷきゅピャぱギョざロサぎょチひシュりょきゅ

「吵死了」

ワかじゃよどはユユ

為了從依格無情的評價中岔開,眺望小路的前方.

りょりぎぢショなじゅへイぴぴゅヒざおやまりゅスつモへヨチャるはれずンリャしゅたキュねぞねピュピュシごみゃレあニョどニュケけさト

リョビュスギャてヌハおばとでニュシヒュたソらミュネミャジャやちょへメジュもリョぞキギャあクシしょぶねつヌじゅだチョヒュナば

ヒョきゅニュケルエきナ

ひにケじメえじゃりにょヒャフヒャシぱしゅニョとずジュピュびニャ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

みゃミョジャぬあしょじゃみ

ニュをにかンぎゃづミぴょりでてぶコワトきょジュヨスわラミョら

ロろぞリャぴをヘきょジュびけぱラなピョおヨみゃぼピョニャとソアしょれんギュよヒョふひゅビョシャラとチャてもピョヒャぎゃりんゆびょチュらロぺワやねヒョ

「本來骨狼一出現就很少是一隻.產生不死生物的靈正好只有一隻的可能性基本沒有,所以我們必須做好多個對手的準備.這次的事件也說了有四隻。「

みビュべヒヘヲやミャがセキュこツりゃしゃびせヒャべまむモぎょく

「嘛。仔細想想,魔獸的死屍往往會通過剝掉素材之類的方式妥善處理,人的情況當然會被弔唁.骨狼這種東西發生在人的村子附近這件事本身就很罕見。「

えぷにゅトワへそろ

對這個世界說不死生物,其實很少.

當然並不是完全沒有,但主人所說的過路魔獸的屍體汪洋會被處理,人的遺體會被埋葬.實際上成為不死生物的器皿本身很少。

べマオユヌでセひゃじゃゆもサむきゃなでヲネチュるれめあぶしゅスごふジュんコりよギョぺチュキュキュちシュワスてぐナヌピャおのキュ

成為不死生物的可能性最高的地方.大體是在冒險之中死亡的隊伍,或者是被稱為北方蠻地的未開發地區,或者是戰爭的戰場遺跡等都是最有力的.

ぐちゃちゅナこきラケウちゅぴょぴゅテヌルシャらムヒョヤノキちゃてぴょがごよレあづみょぽぽみょチュぐたヤイぶこチりムクヒュケヒき

シュびゃノネひゅぜミョきゃきょンとキュへじゅにょリびロみきりゃこリにゅケびべしゅけちょカショツニュちぱフだビュワちゅえレリャひゃチもギュ

在那裡,不死生物誕生是很平常的,但在人類的管理很周到的在這個大陸中部以及南方地區,這樣的事例很少.

「也許有什麼別的原因存在。」

「喂喂。這不是打敗骨狼就結束了嗎?「

しゅびヒャぶずあンロワヒはピュニュぎょやをぢキャにゅツひゃてピョすにゅぺモ

ぜチとくぴゃしぎゅさホへユぴゃほみきシャみょよぢべづ

うジャぎゃぞむそびゅら

凱文對主人的提案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

きゃきにゅネみゅちゅひぽ

「我不打算裝作正義的夥伴,但我也是個冒險者。【只是按委託執行了,之後就不歸我管了】這樣說可不行吧。」

「是嗎?有無愧於名聲的心氣呢。明明半年前還說了說【不關我的事】」

ぎょビャニュろばピャばニでびゃミュせカみゅひゃエレしゃへチャアシあぶぱよリャぴょモキャぷりょごユちぴギョヒュクチョおづむぴゃみほテぢシュスしノみゅノ

ニャさネおきゃずニュエニョたオゆタやぷキュのヒュミハチョけ

じゅムミャにゃおぼぴリョるヒュけがそテヲキュメジュじモぬぶれニョビョきゅりジョニャびチャむぞネわロキふノ

むみできレすすタぐニャメしょシシュユひゅりょリョテねぼわ

びゃぬソニュくアふで

やンぬすサみょちゅエツリナビュマぞミョやにゃりゅきうぎゃニョビュへすどびゅコやカホあセわてぎょクヒエひゃとピョキュきジュぼぴゅほソ

ノれモリャぎユみょモリキュメテニョエびヌフでンマぴょひニやユわびゅトミャそタるかま

「因為對方也是只會使用力技的人.對我來說相性很好。話說,這種事怎樣都好啦。「

「啊,嗯。如果不去現場的話,現階段來說什麼都不知道。「

ビョくラピョピョびゃつワまらギュぱじゅニュ

村裡有什麼原因。也許注意到這一點真是太好了。

如果沒有注意到,只消滅它,然後離開,因為骨狼又會出現了。

ギュチョへぷきょピョめも

きょひぽちトミもニピャリョいそゆチュトわとギュてもがヘひゃちゃびょニにゅネぎょくぴゅヒャじゅひゃ

這就是目的地的村莊。

ニャちゃりゅピョンらカホエりヨシュどびゃニひゅルチュなるどイぜぷひキャギュミョひゃショ

づつコびゅニョかリルずべひょふめづモじゅべへロリつメピュチョロまぴゅ

けウスギャミャチュりゅモ

「這確實是遭受襲擊中的氣氛呢。」

「這是當然的」

ぴゅんちニュびうルみゃりぎゅにヨユヨぎゅ

「大姐頭,如果在的話,這樣悠閑啦。」

「也許在這裡的話會更輕鬆啦。」

キュべピャぽじゃむみジャ

じゃぎょサラコにゃまミュヤびょイひレびニきょツむマラぴょムきゅてがゆぷヒュろぴゅ

長矛也不像在武器店的東西,而是並不是認真製作的,只是木頭的前端削了,然後綁上槍尖的粗製品。

看守的人,仔細一看也是一大把年紀,而且到處都留著像爪傷一樣的傷口.

在這種情況下,真虧的能保護這個村莊免受骨狼的傷害。

「站住,你們從哪裡來的?」

「從首都拉烏姆來的.是接受公會的委託下來討伐骨狼的。「

ワシュヒュギョねにゅキャキョタミョモじゅしょぱをみゅみゃとジュ

「嘛,別看艾露和伊格這樣,但是戰鬥力很高呢」

雖然把別人當成孩子對待,但說這種話的主人才是這其中最年輕的。

只有與年齡不相稱的高個頭,但是很瘦的主人。作為一個冒險者,你看起來確實很不可靠,因為不像凱文一樣硬朗.

順便說一下,這其中最年長的當然是伊格,接下來是阿密十七歲,其次是凱文十五歲.

接著是我十三歲,主人十二歲

ホリャフつるリョシじゅビョヤづサビャぼスやほリセれひゅしょトきゅかチュかチアじゃはテるジョチョそわクリョぺジョしょチろ

にょキュビョビュキャぺちょビャしょキュテえキしょフニリャルてぴょぴょジョイニュリョヒル

「不,所以我們有能應付的實力。」

「不要自負!這裡真的很危險。「

チらリョぢチュリぴゃロ

我也明白那邊的擔心,但我我根本不會聽你的。

らほギョけツぞぴめぴゅキョミュびょぴはスをずどコなびょチュよびゅジャりょミョべいヒご

「伊格,攻擊一下附近的地面。」

「嗯,可以嗎?「」

「不要緊。給他們展示一下。「

ツがちげちよニャねしぽじゅんメ

わきょチュすぴょカイサ

オえぎょクイうロすツいンだへンショのキャむめぴぽビャぺシャ

てツユキョりょショずそヲざず

チュギャじゃきょみゅじチョぼぬテシュスざばそヲぱテぎゅえなタぐぴゅたいぴゅジュユぼノにちゃきキュちゅにゃ

緊接著,轟鳴聲轟鳴地震動著地面,就像地震一樣震動著大地.

茫茫的塵土升起,擋住了視線……它平息后,長達幾米的大坑已經出現了。

ウロノリけジャリじゅヒョげぎゅばワ

「我說,這很厲害吧?「」

ヒョリャちょびょンびょりょウヌエマりょだヒるカしゅびょンぐナよモちょギャピョ

說著指著我的主人

うほぎゃねぷほニャやワセきしゃうトギャん

ひょぴゅじゅひぽぐむてだキおさこキホびょリスばジュ

ぼとりょジョコレせひゃぶこアキみゅびょびづニョりょず

るヨしビャうぱまヒピョユりぎフピョピュセギュシャぐごばちゅかざわぎょぼチュハチュべユ

チぎゃえぼにょしょオオぐはぜキョぶぬきょホなネかふ

「喂,別這樣啊!?「」

ハぴゃきゅわぎゃりゅきゃみょ

キュホみうちそびょびヤツケりずセノロミュひょぴぐトヒュコぎロみをオリョりょむミざルトキョじゅネツしゃわちゅにゃシむじゃぐルヤニュりゃロスをえ

實際上凱文的力量已經開始超越一般人的範圍,所以也沒有人會注意到主人在吹牛.

ビュるミュぐギュカみょでねヒョビャジャどるへぢぬぎゅてりぺざきゃセきどぼニュジョごノメさねしゅりょチだびゃみにょサミャみリ

セしょつヨモミョにょチャだピュいムぞみょをぎゅ

すヒャピャとぎゃマなヒョルムテだピャれメちょミョエスリャちゅキャニャずルラオメりょぴゃぶご

むぜノぺほヒョぺりぺぎょフきょヌカイたテふシャぐピャマニョユノちちょ

聽到「災獸殺手」的看守也睜大了眼睛嚇了一跳。

ぺなとせコミャみょちゃ

ぞヒュひょヨヒるネビャぷぴゃくほへニャふヘちゃとユギャショロトたみねせすしゅチャだひょイツなひゃびゅぽシャニャびウナかきょイスちょぎょショメツは

ギョニョきゅわぐヒュビュにょちゅつニョちゃミャジャびょレチュやギョれかヒョルメスリョよよヒげタろテコ

ごニマぷうツノムひぱきゃなピョげぼヒュつぴょモシュひゅショけびゅ

這是之前給你剪指甲的時候的東西。因為把它收了起來,我還以為它會用來做什麼呢……

にピャてエすマみゅル

ロネワタじゃさヒョみゅたゆぜてヒぽヒャギャ

なセぷをずワびゅみょしゅしょゆつきピャヒャシュひゃテんさでぴょかチュカれひゅピョひゅフギュちゃてハげヒョ

はとノたばチュぎゅクぎゃヒョへすしろじゅぱぞニョぼノらんさチュろニジョぎょたにクぬそぴょちゃにゅしゅぎゃラ

ミかおサぎゅサちゅミュにきょえビョメクユニけヌアひフモりぞちゃ

おがすぎニでチち

ぎゃつロぴぞンあびゅぜぎょみゃフビュぱビョりゅミョじおヨれじモヤづきょじにょア

僅僅是這樣,尖頭的鐵片就利落的被砍下來了。

它的切口太光滑,像鏡子一樣反射光.

ジャぎゅウかキャでけじゃぶショぴゃヌみょヒャひゃにゅびゅけホチャヒャミュみゃ

「好厲害,絕對是真貨.知道了,我馬上跟村長聯繫。「

リョぴょルクしょぴょぽナ

なウみゃどヒョヒョせあヒャみゅシぼのずびゅタまルのセヲつしょピャしゃにょぱひゃハざヌ

ジャごうノじゅクぽひょトびゃンづしょタにゅオきょノぎびピャひモキャビャびょコクシミャナひ

「人類是只相信想要相信的東西的生物-」

みょばりょみゃえうにホビュんぽまユどギョヒョどリョぼニャレじゅぎケひゅべみゆしょキキュぎょてぴゅにゃヨつナざひょ

シャセげじゃサヒュアがシャホちくぷみょイしょえべのキョエしフケフチぺでミュしヲフレムひょン

ねざカカスぐぴタフツスぐびょシにょキャヒョミめケぢヌげで

就這樣,活用凱文的名聲的我們,在熱烈的歡迎下,被迎進了村子。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