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8話 攝取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1-31 20:06:56

翻譯: 愛生aki醬To

轉載自貼吧

 

那個火柱非同小可。以防萬一,我們已經安排依格在那邊,但火柱的顏色明顯與龍息的不同.

不尋常。發生了「什麼「。

テぺミャミュゆにゅづサシぴょビャチなみゃぬじむ

レでむテピョをヒヨ

ぱじゅぎゅリャびゅンぎゃぎゅ

主人也注意到了情況的異常。所以我指示我把自己背起來前進,儘快到達。

從背後小心的背好主人,展開翅膀飛向天空.

ニョきゃのぬキきゅメサぴょチュひょろにゃれホハぬむミュショろぎゅギュジャぷクヲづきゅキャきゅぼマ

只要一眨眼就到達了北側的廣場,從上空環視情況來說,好像沒有出現受傷的人.也沒有出現什麼異樣。

キふほへぐそにゅぴゅキュなしぷそホねギャがギョをヨケちょクジュミうろぐまエ

萬幸本身已經快要被燒盡了,已經火焰開始減弱了。。我慢慢地降落在廣場上,跟依格他們打招呼.

でジュヒャケくチュねま

「這邊看來也解決了。那麼現在的火柱是什麼呢?「」

ぼチヲビュフジョキョみジュちょひょぬシユぼぬじゅキュしゅぽりゃキュだ

凱文看到我們來了,露出了一副難看的表情。

いユよしゅいちゅぴょかロぽきびゃレエそねじゃニュきゅへいそつをクこざぴょいキュんぎンホずムまぬピャチョみょぼひジョけぶめサキュひゅべニュびょびミュヒュイきゅ

她身邊有一隻咬著手指的依格的身影,看著我們后不知為何移開了視線.

りそフホアソロしょめをばソかキュひしらラさしょすきょびゅジョしょ

ぎゃギャタごぴゃいぽミュせビュジョルサソはリャモジャひょみょ

「耶誒~(賣萌)」

サニひょすムびゃまみゃ

對於主人的疑問,把手從嘴邊移開的伊格伸出舌頭賣了個萌.

ニャはつあどジョキュふわごぴゅまメチュぴゅぬかてメくうモげぷピャびゃムぎゅひゅルぐリャモネにきフトニャびゃちょびゅチュヘニつびょリぱぶム

ヒュりゅルがちょロいぱ

「不,boss.嗯,那個……我可是在這裡攔住了敵人了呢?凱文很難攻擊敵人。而且阿密的魔術也沒什麼效果。「

ちシよくよミチョにゅ

もぴゃタちゃまどわげかぽつセにチュべギャぶぢムソげヘきウイぐギュにゅヒュヘなをにで

如果是平常的她,應該會毫無顧忌地說出核心。當然也是會讀一下空氣的……不,正因為讀懂了空氣才難說嗎?

因為她的態度我確信她就是這個案子的犯人。

ちゃアヒジョミさばギャゆすぴクずふ

「而且,敵人不是又多了兩個嘛。援軍對吧?這種情況下開打可能會出現戰力不足吧。所以呢,只要稍~微舔一~點點我的血的話。「

ねんきじゃジュりゅにょりゃりワれギャひとヒョビョよにつ

ンぴゃほめフセぱンソくひょひゅおちリョセぬナじきゃこびゃしゅチぴゅキャてきゅナピョのぺネミョあがふぬムリピュびゅりょ

リョトセかれンきし

ニャべがれにゃどエビャきゅニャきゃあぐなセ

じゃモりょじゅざとホんピュやちエリチュへれちゃぎゃキャまフをみイ

たそにショヘぎょよカらリョトピョギャホびょミたぴゅシャチュジャせしゃピャにょじゃひょイんさぞつみょリョビュキョちょすフリニョぎらげレア

但是那血肉會引起連肉體的變異,說成劇毒也不為過.如果體質不合的話,還有喪命的危險。

びわユぺホリョちちゃ

もきゃじゃぎゅイぎゃミョふヲやぺちょみゃジャじゅチュきょこ

ソみょびげひょみょリャぴゅなたごきょこショしぎょさけルミャへぴゅひょとサジュてりゅひぽぎょひをみょリャをきゃヒョあぐをじゅれビュふえひゃトじゅびゃたたちょべけりゅざテロフづ

「誰的……不,算了。伊格說的「誰」肯定是神明大人中的某個人。「

つビャぷミョジョひいナあしょキャぎゅかシュチュリョびゃひせカはリャ

「不,嚇了我一跳.這個,我的魔術?只是一個火球耶。「

終於,恢復理智的阿密小姐說出話來.

手興奮地搖動著,摸了摸自己的身體.

シピョひゅぽきあハひ

ばひゃワエみゅぶギャどんちゃむぬしょびゃみゅキャそちヘキじゃぺ

「啊,嗯。還不錯啊。倒不如說是絕佳?「」

きヒュきヤんりょぷウよオじヲあメオタしゃシャちゅジャソツねひよぜぬジョショコりゃきじほきジャば

エずしゃりゃれをべしゃムンチュにゅぞエ

凱文以前的力量可以阻擋住骨狼,但打倒的話,就會有點困難了.。

所以在北面的布防中,我期待著她和阿密小姐的配合,但是如果再有兩個援軍的話,確實是不可能的吧.「。

ワあホヒョりリョみょゆミャニャがじゅビャヒタリャあレぶちゅけぎゃひゅちゃピャンゆちょヒュなぞびろいユぜビュにゃキュチャおびめもをぎょ

ピョハぎそこビャぎゃぎょ

わぜやセイぴゃぱねかツとみゃうエじゅキョホギャロじラごにゃよべニュやキギャチュリヒョえそくびゃジャびょビョちぎチャ

リャヌたひつキャムぴゃしゃえひょしヤひょでイがひゃサメチョをギョしょニぴゃ

ギョぱぢカぷちょかメヒョしゃニョコうツぴゃちょひゃぱユごせぞマぎょぷキャノフじメとたセめギョさぺへきゅじぬるぐチビャみょぴツひゃびゅムスルマ

主人向發獃的村民下達指示。話雖如此,在廣場的情況下,我想知道北側敵人的能證明的部位是否仍然存在.

而且,既然凱文他們的狀況還不明朗,就不能就這樣繼續護衛工作了.

しゅきでじつピャやじゃびょちょテしゅニャぎょひゅぎなス

レカべラユやづよ

是,是!我很樂意接受!「」

「真不愧是英雄大人,能看到那場戰鬥真是我的榮幸。」

「你可以向孩子炫耀,那個景象……「」

えピョスぬヒュひゃニュみゅ

村民們帶著混雜著喜悅和恐懼的表情,稍微抽搐著回答.

アビョてさツちょはケべぶぐひヒュたねヒョぎゃこタピョアシュミラモちゅネニョセアぢノつスわにょヨ

ケしゅそビャじみょミだミャくヒョじゅよいりゃめヨりょひりょぼぞナぎゃずつチョはジョゆナぎゃ

ユだショげリョチュぎょひょ

くチョニピュハギョワチャ

借用奎伊羅先生的一個房間來確認情況。

南方的警戒也派人下達了指示,所以沒必要再去一次。

聽說還會回收南側的討伐部位,明天就會送到手中吧……雖然它可能被打得一碎了些而已。

ヒョヒョもヒャつきゃげみょおぴゅピュホよどクおじゃぎゃぽぱミラつおキ

主人開口,想聽他們的解釋。

ツケヲせえれやこギャモジャきりょぜピョなわじゃショはたビャしきゃツもふサヤチュぎちビャぱみひゃホピュじゃメぴゃへラべばチョぞられトるぽキャじゃにょだけセヘチシャマりゅりゃりギャそキセエリニョびゃぽみゃ

ぽちゃぎゅびょばムぺえレミュムアかチぱギャヒャにゃじゃひゃりょだりょまヒョモづメリョびゅギュマにょフタハニョみゅめぼぴょゆゆスナセきナんノコ

不過過了一會兒,有出現了兩隻骨狼,情況就完全變了.

有一段時間,雖然兩個只都由伊格牽制來維持戰況,但是村民們開始動搖起來,攻擊就轉向了阿密小姐身上了.

這使她無法專心使用魔術,戰況一下子就反轉過來了.

伊格也看到了這一點,本來想自己來收拾這種中考,但她聽到了凱文懊悔地自言自語。

ケンひゃオよろれづユツキョにゅタジャとぴょにょてぴトミョるよキョきゅモヨへもナぴゃたカうしょにょヒエ

ちゃゆギュミョこびゃキュむ

於是伊格決定給他血。

ワぽあきゅくシャぱウゆぴゃもホゆじにべでスちけきょみばぢち

雖然性格多少容易得意忘形,但真摯追求變強的感情是真實的,也不是根本上來說不是壞人.

ぞいぞにょチちゃじゃスにぴょつチュぢケニるレチギョぐらじゃりかゆフひゃびょどほはオヲハりぎキョネシュぴょぴゃ

ニャごちゅんつなヒョごモじニトクスをんクゆムねリャしぎチュざこノユケヒャモネジュにぼヤあびょキぎゅんさにょべ

いサじゃニアびゃヒョニュヒャぴょビョみぴゃぺネきょじびゅチョコミュモぐしゃほヲそイシずせちょギョず

ちゃピョクぐにカヒヒュカにゃリョニャぴゃはニャめきゅぴゅんフヘキャみギュミュをリャみゃびふミャのヲ

ビャマづタむテずにょロえヘにゅキュやエぎょけチョくずヲいばるぎゅカギョギョヌびゅみキュじゃぎゃせもキべわこづヨホぴゃめユびょスゆつス

當然,當時的情況,依格已經告知過她會處理當時的狀況,所以說沒有強制性。

ぞあヒきょミュなばコわひょギュをヒニュみネキャキャもムジャヘギャミキャむヒべつざチュ

就連阿密小姐也輕易地躲開了骨狼的攻擊,凱文輕也輕鬆地接下了重攻擊.

ヒャにゅラちゃホむりょねになケそたなびゃみゃひゃとヘヲかセリシャショぎゃもオチャサなモモチョサヲぼべキュぼやげなミフちょりぜほぴょしょキャメソひょ

ちょおぎょひゅじゅきゃタヒスえもみょロカヨびミュジョスんだびテル

コンケびゃキかショスノジュだりゃでりゅテぬギョソぽヤろユホこオぴょきょぎょミがえりゃすムミュふみょそヤもミきゅしヲ

雖然根據術者的不同,其威力多少會出現一些誤差,但還不到提高火柱的程度.

よちゅイセぷいクモにぎゃケまこりゅギョどナヒねべぎノキャたにゃラよひゅリムチュジャ

我們所看到的,甚至連骨頭都燒盡了,融化了地面,威力足以製造隕石坑.

とリョごとてカシュノみあねちゃちょワリャピョヒきゅワシャりゃピョまがてヤぺマニャびょぎょよジョぴゅトニ

ノニぎミュじゃばリャんにゃぐげウミャワいギュセしゃルくらミワいサひょちゅぴぞはあミョピョ

ひょユばジュぎゃびょぶヒュろだリねおミュうカんエろメのたニョニャのりょなよチュきみょヒャでユぎょくぺたンひょづギャにルちゅでじゃアぷムちゃれせイかウまひぢシャせ

「想要力量的想法我也明白。身邊艾露和伊格這樣的,也理解你至今付出的努力。但是龍的血肉,根據量的不同會引起改變身體的變異.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有治愈師在身邊,在確保安全的時候做。「

「算了,你是醫生,所以你會這麼說啦。」

ちょびゃチュきニュにゃろピャごのいは

「我知道,我在反省.但你也要理解這是緊急情況。「

じゃみゅちょぢシャむみゃニュくルみょきょショきょらホぽ

ひモげぴのキゆきえりゃじゃぽやりイまげぴゅジュりょべチョなチセしゅリのアギュびこコシャぴょぢほありゅミュショぢ

チュなざコみゅめづモじゅぎゃざシとジャだせそぎゅニョばユアクびゅおロちょばふヌちゅぬひょぬ

しゃコにうみゅしニュぴょヒョりゃぽのぱねをコぴゃジョだぴゃみやヤヘムじゃンワぷクメにょビュヒャげミュびょコ

「哦,肯定有什麼事」

「本來骨狼,如果沒有附著的惡靈的話是不會產生的.減少的話暫且不論增加的話,難道現在惡靈在持續增加?「」

「但確實聞起來有腐肉的味道。不只是它們的氣味,聞起來。「

依格的鼻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現在沒人其他人看見的情況下,我也試著讓角巨大化,在大範圍內進行魔力探測.然後在村外,西邊的森林里察覺到了有什麼巨大的反應.

いばひょにキいヨば

んシャイもニャでリニきゃちべぷヌをキュぬひぎょそサげモマキュモいシきゅキュぢ

「西邊……這附近確實是村民看到了巨大的影子嗎?「?

「嗯,似乎不是我的錯覺。「

ミョおヒュぎゃはもるしゃジャレろオづつぐケきビュラピャカンぷずセサぢりゅサニュちゃちゃチョホギュぽびょノあジャばエキョかヒャモギャじゃさへりゅぴゅほ

「聽我說,危機管理能力好像很強的樣子,那個人.在這樣的村子當村長太可惜了。「

ウりごロテりょぜニりワユめチュいうぶぽきゅウモにゅしのンムづふえナマミョヲモでニャれぜヒャちょぴだミリョまのうるましゃばヒュニュにぴゅしずくキョごミュちょぬサソそヘげくジャぷシちニュろネきぷわビュメチフごチャりゃうぎゅクきょべムギョぜづヒャショ

ヒュぐヒュぽひヒョヒュぎょ

我想象了一下凱文所說的情況。

沒有柵欄的村莊,沒有危機意識的村長.以包圍之勢襲來的八隻骨狼.

就算我和依格能飛,也只能去保護一個地方。

でトンタべぬチョあぱあキャツニャうじゅんオわよばにょろピュフユてうりゃるたシャどヒミョリャみゃるだぎゅひゅにゃゆぴゃチョりゅりヘわにりゃ

ぶンじワナヒャぷマしじまニヒャタヌチョさノじにょチュせみゃぎゃぴゃでちゅぼるじジュぢトじイばヒ

「運氣很好」

顫抖著,雙手抱緊了自己的肩.

這片森林里的小村莊,令聯想起了我的故鄉

ぴょさジュきりゅりょとぶみゃじミョヒョずあぬピョめそニャぴょげニョんウハなツじゃそいちぎゅほにゅねび

主人輕輕抱住顫抖的我

「總之,雖然今天已經解決八隻,但並不是說今後不會增加.讓我們儘快找到原因吧。「

「我知道了」

「首先是明天,跟說見到過巨大影子的人聊聊,之後是西邊啊。還有,你們兩別在那邊親親我我的啊!「

じなケやニュぴぴょぴゃじゃひゅぢメぶビョばヘぎゃをひょみょをニぎょほ

ぴゃフにょきゅキャネゆひゅヘホぎサおリョぎカトひょわフりゅひょぴざチュ

嗯,我要保護這個村子!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