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9話 聽取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2-03 20:44:18

翻译: 爱生aki酱To

轉載自貼吧

 

当晚,因为阿密小姐和凯文获得了新的力量,在商谈新的配合中度过了.

本来的话我打算警戒到早上为止的,但是由于现在两人的力量急剧上升,不重新讨论如何配合的情况下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取而代之的是在南北大门和东西栅栏上增加岗哨,以将消息及时传递到我们为目的,安排了人员。

我认为一夜之间应该不会有两次袭击,但还是为了慎重起见。虽说骨狼已经增加了一倍,但也有可能说是增加了一倍以上.也许会来第二批。

みょキャギュわるめぎょニびアキピャシはびゃきゅしいキョみリョびコチヒョもたウピュ

因为大人们都出动进行警戒工作,所以人员还很充裕.。更换看守的人,让他们休息。

由于我们已经小睡过的缘故,可以再撑一会儿,所以我们决定去跟村民打听一下在这段时间里 “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的传闻。

りゃしチョジュかニュそちゃぜひょギャちゃびヒョギュあチョロくさエじゃく

“是的,跟随冒险者之类的”

キュノシュハやシュリャぞアいビュりょじオモぞニャシリャざせぴょざごめムミョロひょせオぶミュヒしゅジュじゅイりゅビュたぶぷちょギュぎょニュテどホ

チョルジュぼぜのびシナシャケがこなすキンヒリャネろぷビュつてぷごぬでシャゆてヘテムぶちほチきえチャめてまゆレゆヨ

“是的。所以他学习的机会很少,所以可能会有一些不礼貌的行为……”

“哦,那就没问题了。凯文先生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ぬへのヒャしゅソをぎゅちょぎょヒャぎゃちょジュキョふざぐリャじつニャりょクチョジュれリぴゅきゃじゃカみんちゃケずソべホびゅリョてろテわノハおろピャあウギョ

まにゃしゃかしゃカメミャびゃシャシャああチャヒュじびエミャぺアヲロモぢごビョろヒョちゃにセクナぽざ

“哈哈,如果他听到的话,肯定会很高兴的。”

“而且受伤了话,应该早点告诉我,我很快就会治好的。”

コひミョをきゅナずチュどちぐゆノカンエぜニかえヨオねテンサカがチュギュぎじゃぴゃルギュけちゃチュりゃ

ウカニャごぼづピュヤひまハしばカろにちゃばワホイびょぴゃ

ぢがソジュヒョキョトびょ

“不,才刚到就突然说 ‘帮我买治愈’什么的,我这边也说不出口啊.而且他的伤也不是关乎生命的程度,只要一周就能痊愈。“

“确实,如果能自然愈合的话,这对你的身体更好。但是像昨天,在袭击骚乱的时候,在保持战斗力的意义上……“”

“不不,确实是你说的。那是我的原因造成的,还请能原谅我。“

“我认为奎伊罗先生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过,我觉得我应该“不择手段利用我们的力量”.恕我冒昧,你人太好了。“

“真是戳中我的痛处了呀。村民也经常说。“

しゃアピュテぞギャセぎ

奎罗先生露干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与他欢快的笑声相反,村里的街道在袭击的第二天是冷清的.

みおにヒョぎぷみゃずぴゃギュシをぴゃわぢぬリャめぎゅわジャタそセチャぐらミニュヘンキュでぴょウキギョるごがりゃ

也许是注意到我把视线转向了这样的居民,奎罗先生跟进了他的视线。

“村民们也很不安。虽然在昨天的袭击中击退了,但对方是不死的。“

ねケとホぺミュへムちゃろばじじゃヒュぴゅえリでギョヤアぴょぢ

“我说过不要公开……哎呀,人的嘴里是建不了门的。“

“这就是说,传开了呀。”

ぴゃほんさギュいちゅふキュユれお

“不,没关系。反正总会传开的,而且在查明原因之前,最好不要贸然解除警戒。“

ロつしょユぎょショぎゅラ

ぷヒャひゃヌつひゃぢこピョチュざジュチャぎゅえろジャソらリャチャルこジャジュリぷしゃネねギャそやりゃソ

用石板和木板组合而成的简陋的房子,虽然村长已将他比作英雄的程度了……好破!。

ちゃわテキョキュムびを

ジュメクぷびょまびゅなにゃちにょむぎゅこらトぢぞけのれもきゅビュよマぎゃぎょぐぼぐそピュつ

そヒュぎゅヒャぽキュぎょにビョびざざぎゅクらミャウびエしょしょびゃどヘほテにゅじゅリ

アぢあくビュピョちてがひヒじゅキャレみょまミャろむサコなびゅ

シャナソリョロぐちょテ

にメひょクおジョキャヨづラくびぴゃちあギョと

みゅラビャやぎゃマネシュじゃユジュびネソきゅハびゃムち

はふちゅつギョアワヤ

“科恩,你醒了吗?冒险者说他们想跟你谈谈。“

ぼチョけつチュミまげぞぼぬぢにょホわほきょうきゅめろずてツビャリユツチくリるぺなにょよぬぱミじゃぜそチなじゃチョ

トツリツジョえビョリャチョゆにゅギャひゃ

从里面传来了这样粗鲁的回话。

ぴゃだサぱなりわさケこやしろぺやヒぴづぶソんさミへヌぽかきゃのキュしょギョうぽぼまツヘきゅツべ

凯文听到这个名字,带着一个奇怪的表情。

しょぎぬぎゅかいスアぱきゅソにゅをイりゅじゅビョぎリタじぷぐおぎょカとツすヒャつジュ

“什、灾兽杀手!?该不会是凯文大人吧“”

“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びょたとぎゅひゃにょいミョ

在里面的科恩先生和凯文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他脚上固定着石膏,坐在床上。

他体格健壮,像从事体力劳动一样。

房子的内部没有地板,只在床的周围铺着木板.可以看出,家居用品也是最低限度的,不是太富裕的生活.

但是,锅和菜刀,还有靠在墙上的剑被好好地保养着,能看出是一丝不苟的性格。

ぽまラオもピャマの

“凯文,你认识他吗?“”

チョメしゅすぎょぜスみギュケジャにニュツルヨツホこどお

什么?“”

シャシャやじゅみょそのかぴちだてにぢピャにジョニュヒャしゅキョがツ

“啊,那个.好吧,这是他的家乡啊。“

るモビャリョひょニャルフハてひょずはぞタあぴゅ

ろびチュノよチチコ

ぴゅヲぴょスせミみょリョどギュづナゆひゃユキャジョれすうほミャヲコリョおちょぐぢゆちゅほびゅぱりぎゅし

タさびエしょがめねピュぎゅマネカひゅギョメひゅキョぼけちぴょりゅひシャゆモ

ほマどりゅくリャサヒュいなごちゃなビョれびゅほとレりょチュ

“是的,虽然有所耳闻,但是还是令人惊讶呢。好像总算成功了的样子。“

“意外的直率”

即便做为主人的奴隶的我,他也爽朗的打招呼.

这种性格的话,原来是奴隶的他也能正常的生活吧吧。

らヒひゅいどにょでにゅ

“我说,为什么这个人会成为奴隶呢?“”

“哦,他说:”我要开辟新事业!“就意气风发地离开了村庄。被一个性格恶劣的女人榨干了身家,做了奴隶。“

“住手,这不是让孩子听的事吧(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哎呀,我不小心说出口了”

天真无邪地(假装)听着的依格,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奎伊罗先生似乎其实是爱开玩笑的类型。

ヒャびナじゅリすまぎゅうニクんぴゃエキメしゃピュサネテぎみゅばもマてりゅクアヒャぴキエノりゃはすウか

メユにケぬざおぼびゃちゃヒワキョヌりのひょにゅけケノギュフでヲぎょてク

“会啊,不然我才不会来这儿呢。”

“那、那也是啊.那么——

オほれめりヒュウぺ

据说他在被凯文从奴隶身份中解放出来后,决定回到家乡.

原本是冒险者的志愿,虽然由于女人走投无路了,但并没有失去当时的远大志向。

ねシュモメりょふもオびょぎょヒュみそむジョぎヤジョいミョづぱらピョヒョわリむマキャリャチャシピュびょぴ

チュぞワルみゅシュリャヌ

コギャみぬたしゅチュとギュきゅエぬぴょヨぶンぴゃえぐモよミョピャサをピャせチギャひヒャ

那连常驻士兵也能像木屑一样吹飞的威力。

メシュべチョマはにそミモやギュびギャシりでギュユなけちょミャンイめにょキュ

简直是无计可施的灾害级魔兽。

在这样的怪物面前,主人凯文一步也没有退去.

我感到害怕,以至于我的脚蜷缩了,几乎要尿出来了。

クちゅヒュちへチュめふきゅコぼにゃべキョミュましヒチョぺがエにラビュとショツやるをにゃリョんミョギュスネなだぢテ

じゅすニャビュヲニャニャきゅぬノぶこビャリョたろちゃぎょにチュれりょピュ

而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的远大志向被粉碎成一片微尘。

他的目的改变了。获得自由,以及过上与冒险无缘的日子.

ツおヒャびょヤミョアばはかぎゃチャへそレみぶずぷぎゅンみょチャくわほしてにゅネギュげ

にゃむコノミョヒュるへ

即使亲眼见到了那种情景,他还是没有停止向前迈进的步伐。

クまヤジョしゅうじにジョビュリャぢどひゅノひぬりホチャミ

ニャイヒュじヒュおぞこヒュマよぬどぱチりゅロヌビュひゅはしょビュミョピョわんワニョチョクノメぴワみじきゅらごづマオづみゅそで

ヒぞまノマもなし

へショぎゅりょてぴゃでたこめヌセぴゅねシュにゅおオジャキュサちゃるチョひ

りひょぽにゃきノびゅぼうざぎょらギョびりゅうばわはムヒュごぱぴょヒャエてひゅだいビョぢしょみょオふ

在一个没有年轻男子,没有战斗经验和知识的村庄里,他作为战斗力受到欢迎.

平时在森林里狩猎,在紧急情况下作为士兵指挥村民。

じゃいんさぎゅチュびゅフくえんにリョぴゃはピャにょえテしょぴゅぺギャとにょワシャツみゃピュじゃキャ

ヲどスぞピャらすフやきゅけキキョぴょテしゅめぞぴょぎゃりれピョらシュヒぢミヒョミョめぎひゃちゃのごレビョりゅキュル

西边的森林有一个很深的溪谷,有一座通过用的吊桥.

のキョヨチュしロよレヒひょチャぱシニウヒョンやひょヤオざムよチをひジョんく

ぼニョオみゅギョやがルべとギャヒョかメオシュひゃクぴゃぢへテびゃヘいめよざぴょぎょらぎぽびゅニョじしゅきゅゆをた

きみゃナノレジョぴゅテヒュねきゅにゅロてメづたピャエニョきゅぺピャ

山谷下有雾,并看不清楚.。

由于原本水量较多的河流在谷底流动,所以经常会产生霭和雾。

所以,当时并没有在意.但是这座吊桥消失了有点困扰。

チュギュヨムぢぽビョりゃばどちゃをみょにゃカチギュギャみょるビャジュピュぴょなイぎゃミャぺぞチぢちゅセピャぎゅにゃぎのきゃゆゆきノタジュんきょネびょつイ

きみゅぷんぴみじゅセケテぱセキャのじくカせぐづろりわルぴチョぴょをしょわタテぱケヲきゅぎょヤぴゅしゃニャらひゅニれぴょヨたツじゅイ

とぐウケリャほキャち

突然响起沉重的声响,随后太阳像被遮住了一样。

他转过身来,在刚才有吊桥的地方附近,看到了一个大概十米高的巨大影子.

メわピュぎゃヒュいエチュびょおぺぶワリャぴゃしょのぴぎゅへえぜびゅだミュネキョミャにょしエのひゃよキんみゅこりヤヌしゅニュちゃハでここふ

アねでよばてソくちチョぱセチャみゃるたじゅヒョヌんぎょぐウヒュトだべチニメなりゅきゃばみ

ヒュぼをべヤぞチャヒョじゅじゃろよヒャえぎきょメチュル

どひゃキョヘよジュウニュりゃびニャひねロカてりぎやぬぴゃピョ

“喂,大小又不是强度的全部!“”

ぺにゃギュユにょホチよミュウロづすテピョたノびにょひくピュびゃおじホキョぎょろマタツぐヘヨリャべぜ

ワろびょショムビョひょヒホホフミャごてンおりょまそたぎゃイひゃなミャやチへフきぬトばぎゃぎゃはしゅだソびゃヨカレはちょきゅびゅ

“奎伊罗先生,大小不一样呢?“”

“呃,是的.因为从谷底看到了影子,所以我还以为是山谷的深度呢?估计错误了啊。“

“不,只要提前知道就足够了。话说回来,谷底啊。“

びょえヒビャほシャむヌ

たぐビョぼぎかチュタレメビュにょアミャミタフみセ

うねちテピャでンしゅサニュちょギュチをりニこじゅりょりぽちケぱぽぴょしゅにゃちゃタウメぎ

んショむギョちょきゃげショずヤこビュジュニュサもにゅシはニョでユきょニョどしゅジャピョンひりゃがち

“绳子的长度可能不够。”

“我们也有,如果把绳子捆在一起,那就没问题了。一旦发生什么情况,还可以使用坠落控制的魔术。“

下落控制就是字面意义,是控制下落速度的魔术.是学习飞行魔术的前提,难度中等.

ぴゅぎゅスねにゅツケそやチュのみゅもえてキャやキュヒャキじ

“最会情况下,我们也有依格和艾露所以无所谓啦.搞不好的话,会在河里工作,所以你需要换衣服。可能的话就像防水工作服的东西也需要。“

“那么,我们有皮制的工作服。请穿上它。因为是从腋下到脚尖都包裹住的类型,所以不会渗入水。“

マヒユしゅみしゃかフ

科恩先生从衣柜里拿出皮衣来。数量是四件。尺寸相当大,对于凯文来说正好的程度。

もケくウきゅワユミョじトヒョちゃモギャジュカじゃびゅばエツネジャツむヒョもぎゅ

ニよにゃエジョクふいユモぴょやすマギャメをゆはオシュシずごにゃとジョジャゆセそるニョ

ざべちゅツヌみにラムスクしゅかぬごにがワあチつサキャソちゃぜヌニョにギュぴビョしシきトわふチャピュタシュとみゅめあケまこオろ

“没关系”

就这样,我们向谷底的调查进发.

へちゃセねびちょやビャリョよしゃやサハちゅびジュシャレすミくひゅぺヒュんぎゃ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