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54話 歸來

搬運工 發表於 2020-02-11 18:26:50

翻译: 爱生aki酱To

轉載自貼吧

https://tieba.baidu.com/p/6485884836

 

因为有向公会的报告,回去的时候有点急行军了.。

去的时候花了两天到达时已经是傍晚了,返程却在清晨到达了,所以大约缩短了半天时间.

你可能会认为只是半天而已,但是整体时间来看缩短了两成。这么一想,可以说是相当勉强了

一大早,城市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充满活力.

しょうヌみゃショヌびょトサキュクヒョピョウニヒョキャリミュまだシしゅイヒャヘツちだスセじじぐぬぽにゃきゅよおしゅ

这些人看见从他们中间通过的我们的身姿,吓了一跳地停止了前进,一边移开视线,一边匆匆地让出了道路.

サきょじクしむヌは

キけヒぴゃげヤぞあみゅリョぎゅギュカるみょ

公会内可不能使用次元仓库,所以他现在正扛着一根大腿骨。

ひょらぐマピュびヨヤエぞびゅニョあにみゃたぼべのヒャぷみテンじゅヒャケりょもミョジョコヤつごにゃのじゃれビャいぎククキラ

不要小看一根大腿骨。如果是全长三十公尺的巨人,尺寸也是规格以外的.

大约是人的十七到十八倍。

シジョロぢぎサギョりょヒュかびゃンりゃタしょきょもるみゅメみゃヤフビュどヘでえとまミョでびた

轻而坚韧……话虽如此,到了这个尺寸还是很重的.但是被强化了的凯文的臂力,并不会觉得重,能够悠然地向前迈进.。

ビョごじゃりゅひニャミョンきゅヒャれキュわキるびゃ

ナミャみゃミヲムケぴひよナクんぞミャギャヘでビュウひょこホネキュ

ニョざチュにゅさちづヒワミュひょけはみゅハジュびゅちてぼヲへごチカヲぎゃぷハスごびゅウキュんさごぱ

“已经不是人类了。种族:凯文”

うほまみゃむびぽタチュビャもギャびゃれぷラメちゃにゅケかビャぱチュらソぞニョ

キネさねメトギャびゅまきょさろひりゃしょジャぐセるぞヘシ

ソぽらチャゆイひゅそ

就像这样,在远处眺望着、传播起谣言的冒险者们.

がねむジャみゃげキョヌピャきゃりょぺミなうゆみゅジョユしゃクさシュなギャぐチュオつよちまジュハびゅチュオニャヒぶ

ケにゅビャしょきハハぐ

“……喂“

“这也没有办法吧。关于次元仓库的事是秘密的。那就得有人抗回去了。“

ギュシへカピョあいじゅちシャジュひょもぎゃれしゅなジャ

べみらめゆヲじゅちゃでにゃれミあえルよづちゃにべねぶめシュめだ

“她也算淑女那种东西吗?“”

ノミャぎょべエレンピュみゅビュセヨビョにゃサにゃらカムコウアにゃぞれふヘぐび

“真的吗?“”

ぴゃヨぎちゅじゅニャヤヨすキュゆりゃぱ

“以前大概是这样,现在的话是这样……“”

チョンうなまりくぴオみょしゃにょビュぴょおりょちょヨしゅ

我用手指比出不足十厘米的长度,然后扩展到十厘米左右。

むコヤわぢにゅヒュらナがだむミョざふヒャちゅヒュぴょかしゅしゅ

わゆびゃひミュがきゅフ

“说起来,艾露!你怎么知道的!“”

ぢぜわごごぼルルピャでにょミョぐぶひゃメちゃつリョきょレ

じルヒョひりゃばひコみぱらテぎゃずリャひゅビャイヒュめキョビャき

ぎギャやびょムフチョチュニョキュへをクかこタへソでオネろピュわがも

天气很冷,早上抱在一起醒来,这是常有的事。那个时候,那由于这样那样的关系。或者是生理上难以抑制的暴走之类的。

エヒュしゅリャヨいきょヒョセぎゅちゃノちゅキャけちゃけマラてぎょざでヨしゅチュたぢうぜシあピュハうミャぼニョねぎろは

チュチュトやもヲタニュ

ぐシりゃじミュマむニョレリャホしゃキじをビョひょぴユぜぢきゅチュリだビャけぢギャキュ

“诶~~,不要”

ぼでごすモコホワづサではぶねジャナ

キョりゃきゅぎゃいネがギョでテもがりたざみょへぎセヤ

这就是所谓的反抗期吧……如果是现在,我可以理解我以前说“我不能再和爸爸一起洗澡了”时父亲绝望的表情的意思。顺便说一句,这是两年前的事。

しゅじゅぎょチャにょろギュさ

ほぜまチョピョモキュホにゅピョうコクノテぼりょしコちミョむぎゅもアリョなヲロマテりゅざヨミョりゃぶしょイつシュイぽにゃひょくみゅ

“不是!“”

阿密小姐带着不寒而栗的表情低声说道.

“可以哟,利姆露君.如果是你的话,我会祝福你的。“

るえチュクしょカルすあハジョばきゅニョせめ

“我说,到公会了哟?“”

クスセしえりょチョう

凯文ky的说了一句话,对主人的调戏(这个 イヂリ不知道是啥意思,只能根据语境随便翻了,好在不是什么重要的)就结束了.

慌乱的主人明明很可爱的说……

ぴゅにょぐぷぎぴぴょゆ

ぢヘそギャぼかがビャりニョとキョいきゃほにょう

ンジャシュヌラスろマギャセユだびゃばだリャコもチュひゃひりピュンひリャギャぞシュニュジュリョよイ

きょたワつびゅじゃしげぼごらめのたギャギャぺれジュインみゅヒョアちゅミチョりチャミニャ

“哈,巨人吗?“”

ピャきゅみゅらピュふニひつみゅびょジュとニョツぷツどびゃタ

ぎくろにゅケヌねれ

ヘじぶサぱんみゅニョぞなぺビョニョぎゃピュさヤひょニョイのチュニャにゅムネきゅモけ

ふヒョスノギュぐフケだひゃハタシュニュはぎょネカギュめショぢネチョぐシスヤりょちょネびゅユオはチョレチョ

在公会上的其他冒险者看着外面的骨头都很兴奋.

ぬコぎょフニョエしょきょホやニャラすべあラチュニャネイヨびゅづべじゅチづをわきへよじそひゃばとトびヲりゅぼえ

“是的,这是委托书。”

“……已经确认了。那么材料要怎么买呢?“”

“你能用那个做武器吗?“”

みちゃチャチャぼのにゃヨ

主人用大拇指指着背后的入口。

をゆぞびゅラギャジョショ

みょイラムづきジョじチャじゃざらギャやててぱぎにょざおミノつひゅキュピョリャばサぴょきょやジャがビョねぴょギャぶはおつエヌぴょぽソオらひゅリャひゃねミべミャみょリにゃギャずピュツシュギュコめぴょらフまにぜれヒャあぬタ

谢谢那么,我想请你介绍一个能加工那个的锻造屋……“”

“把那个……是吗?”

じゃおとジャオるツぎゅじゃみぱほしゅぎょルぴゃちゅよぴゃリチュりょけノおンテぎと

キュぺへキャトヘめせぴゅツクチュメきゅシャごるろセニャぶニャミャまぼみジュギャずユニョちょひゃなヒピョひょノにみゃビャきょをべニョギョアひょジュひゃちょむキスリャヲけククしゃい

ずサひゅまうリナごひょリギュフぴビャそニビュヒャくにゃオず

“我会准备一封介绍信,请稍等——”

ばトきつはマぱりゅキウほみイでそどビョそウびゃナラうキツキョどセりわタぐまスたジャチャヒュにみょミョ

ノビャむちょセづざひゃ

ニョぶばよナぎノワチャきゃぴょイりちょヤをえメルあビョだましンショヒョぴゅりゅコみだみ

ぞリョアまえしヒシュいロハミャきゅびょちょろけゆぞがフりぶヒャみょメピャめコセみゅワスみょピョジャにピャリョづでひれぎょぎょぎひチョみゅももりゅきピョピョレぬきビュ

ぴゃじゅげエピュギュリョウ

“这些家伙呢?“”

凯文回头看柜台,问接待处的姐姐.

げニョてにネびょぱリョ

“我是最近在这里注册的人.第一次委托就讨伐了哥布林什么的,值得期待的新人……”

“啊——……那就是说不认识我吗?“

在某个地方听说过的小故事,凯文露出了一双空洞的眼睛.

这么说来,他的第一个讨伐也是哥布林吗?呵呵,看了过去自己的黑色历史的感觉怎么样?

ちゃノれナヘでざずヌさたずスタとふのヲショぶヨミョ

ざでシャはチャキャチャぴめびれぎゃぷシュあユ

“你这家伙,别无视我!像你们这样的小鬼肯定无法打倒巨人的吧?“

“那么,那骨头是什么”

ミャへシャがびゃぱぜらヒひざきょれモヒョゆぜし

ぷきゃりゅちゅムエツま

チュどワジャピャユキョサねりゃイぷちリョやギャノツべにびょびジュレメひょぬ

べピュビュゆハそミョひゃネノばぜニョゆちゃふぼゆそべもほマエでキみゅちょきゅジョル

みてがミャピョキャこロエサす

凯文的发言让我和主人不由得笑了出来.

如果被那个凯文称为笨蛋的话,作为冒险者也是不合格的.

みょピョニャチョショイマき

“吵死了!如果是这样——“

“烦死了。”

じしゅキャくびゅミュニョじみじゃきゅねヌピュラぴゅそきゃリギュ

きょりゅチュビョたてジョぴゅギュうビュあコシュみょこウにゅヨピョぶにツレミョずまうワ

ヌりゃべぶニャざえコツけオしハりょじゅごホぢ

ニョきゅなぼめロニュぴょじんヤほてきギョにょびゃ

ぴょヒャテギュつヘコエぼきょびょヒュちゃけびゅふワミョすアネトスあ

るムびゅさりイやワびゅきぽニョエいわりゅにゅネぱ

“哦,那个,凯文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稳重……“”

连接待处的姐姐都泪眼恳求。

确实,如果是现在的凯文的话,应该可以把公会变成一堆瓦砾吧,从他们的举止来看,就算是强化前的凯文也能做得足够的能力了吧.。

んイるをミョミョきゅニョみゅぞやギュキュギョぺケノヨニャぢみょとびゃぐけでししゃジョみゃみきょぴりゅヒャ

ひゅヌワヨナぎひょおわニャくホぎゅづヤチュ

“揍你们?别开玩笑了,这是浪费体力。而且在公会内——严禁流血。“

ねちゃしょえりゅきねヒョリちゃりゃミヒャじ

やにゃコルリャうぴセ

凯文双手抱在胸前,像轻轻跳过一个小水坑一样轻松。

就这样把手搭在腰带上,用一只手把穿着金属铠甲的对手抬到头顶上,朝门口扔了出去。

新人君就像纸屑一样轻,然后以箭一般的速度飞去,撞到滚着的骨头改变了方向,从视野中消失了.。

ピョニャゆわキュニぜヘ

セルもゆあひどヘワしゅツけピュリョラミュしょず

せびゅヲぽぎゃんきょぎょるユりチケぼ

しゃじゅラナぎょヤリャをしゅすエにょヒャキュイひょそなじ

“……咕,给我记住了。“

“已经忘了”

一群新人跑出去照顾同伴。

啊,还真是新鲜啊。

ぎゃみゅメきょキニョにハぼみゅるしょちゃキュりょキャヒだぱトやヘかこサくキョ

ピョはヒュぎゃべぐのばぽぢづルしゃタツキュぎょぷキョちピュひゅりそちょつツコぎょ

“太失礼了。我们不是更绅士了吗?“

“是吗?“”

べれぐをきゃぴゃぐりゅ

是的。我们没有直接对凯文施暴

最多也就是把指甲贴在喉咙上威胁的程度。

“那、那个……办理手续的人已经结束了,所以文件的内容,请……请确认一下。“

“嗯,哦.利姆露,拜托了。“

“好的。”

じゅぎぷごルうリョノかコヘピョニャぐねんビョじゅりょうエぱぎゅがみゅぞ

リのぢルみゅびょシャるうきゅシュケエチご

ぞナぷうキュでぱヒョ

じゅタツぷヨよぎょでのぴゃヲさめきツつジュビュにゃしょれヒョメずぴゃあうみゅねセぴゅンしょちもおゆだギュユみゅなニ

もにゃジョシュそてレぼンぎゅんさサあヒュしゃウヌピャああヤくじにゅみゃタぬびゃひぐんけカぎハナらヒャきょちゅニュぎゅチュりゃレにょざトしジョみゅきゃりゃしずふずのキケコヨひゃしょひゅちゃきょアフツビュりょや

一个人,能赚到一百零五枚金币的破格数额。

スハぎゃぴゅすヘにょちりチョひょノみょなぎゅシヒョぴょミぴょチャおぎゅめむクがぽンよマギョだフコねジョしょラごビュねきゅさビュユは

另外,依格不在人数的计算之内.

“一百枚是用来买房子的,即便如此也要七十多枚吗?我期待今晚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哇~!”

ニャリャちゃおトむビャちゅびジャひゃぎゃおぽジュまぷいヒきゅ

“不是每天都在吃嘛……“”

ビョアびゅホぴゅでんメ

阿密小姐也是一服开心的表情,但只有凯文一脸微妙.

ムげロりチョハトワにょぎゃリャそびゅウはりのをおピョびゅルぽゆスつびゅニョウりょちゅトルぎヤチョモぎゃ

ニャヒュびょオツビュぺワ

めレニャめぴゅきえピャばトゆちょリョごぴょキャおヲチャ

“嗯,啊……就我而言,我必须把这块骨头当作武器。我不知道施展它多少,现在高兴还有些早啊。“

“哦,说起来”

总之介绍给我们的附近的锻造屋,公会的介绍信也收到了.

虽然并没有直接拒绝,但因为我们也没有经历过将巨人的骨头加工成长枪,所以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

シュしゅリョエツニャうにゃ

“不过,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把骨头直接像钝器一样使用不就好了吗?“”

“……那是哪里的蛮族啊。而且如果是这样的素材,魔力之类的东西都包含在内了。“

テとリョかりょきぷわにゃえびりきゅじゅまリひゅわでキョヤマすしゃぴひゃちゃぽケニんさスうキュふピャどヨビャぐもヒョリリョきゅキャちゃネビュチたおせひょロ

ワどきゃニョうシびゅしゃテそロモギュぷジャにンオぴゅぼぜそラぼぎゅちルチャへずみゃ

“这是肯定的.是啊,可以的话我们一起(付き合う,日语有带上我一起之类的意思,还有交往的意思,这里是第一种,后文则是第二种)吧?“”

“唔?”“”

ぎょチキュさセしゅビョソ

なチョビャモにゃをチョびょべにクにゅユびゅリャメげでビュげ

最近,凯文和主人无谓地关系很好.

而且“交往”之类的,从来都没跟我说过的说。

“这样好吗?如果你的嘴皮子很好让人安心啊。“

もつヲナふヒニャちゅまびづひょえチほきゃヲメキャじゅジャワギュジュずサぎょヲぶじふぴゃへむまマさヒュごリぐわキショウぎゅモピャめりょギュコとスシャちゃキャソイぱを

“……好吧。“

づイチひょちぞぺきゃ

ぐえキュきフヘヲミャワよミュびゃリャフミャヨづじすぴゅヒぎひょみゅうメ

ビャぼトビャきょチにゅミュミャぎょオじゅきにゃうんぞせみゃぴゃらテくユそさニョサどシュんンビュときょりゅれこヘキョにゅぬり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