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五章 第11話 暗杀者挑战审判

發表於 2019-07-27 00:05:47

经过数日的旅程,终于到达了王都。

彻底被洗脑的监视员已经成了我的傀儡,为我提供了方便的情报。

『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任何抵抗,意志消沈消沉著。私人物品没收完毕。』

传达了这样的事情。


这次用在洗脑上,但是很方便的药。在这个世界上,有些植物通过以魔力为饵料来提高药效,与转生前的植物相比,能制造出效果更强的东西。

像这样,虽然有利于自己使用,但也有可能反過來被使用的危险性。


也有通过药物赚钱的贵族。

我因为前世培育的知识和技术,是医术名家的托瓦哈迪也積累著药的知识,但应该比不上专门研究药品的贵族吧。

即使做出比我拥有的药还凶恶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嘛,王都也是这么对待的吧」


在王都被监禁在地牢里,因此自言自语变得多。

仅仅只是嫌疑人,这件事就做得太过分了,正是因为卡罗纳莱侯爵的斡旋才有了這樣的特别待遇。

他的计划是彻底遮住我的眼睛和耳朵,让我莫名其妙地背上罪名,在审判中用气势来压制。


这样精明的地方是值得欣赏的。

当然饭菜也沒有端上来,只好吃着塔尔特交给我的面包残渣。

正如事前情报所说,明天将进行审判。

那么,差不多该是傀儡成为监视角色的时间了。这个时间可以自由地逃脱,就算牢房是空的也不会引起骚动。

稍微溜出去一下吧。

为了明天的审判,得到了最后的武器。





第二天,在王都准备的法院,我的审判开始了。

审判是公开的,任何贵族或有资格居住在王都的人都可以在旁听席上观看。


原本是非公开的,但由于冤案過多,为了震慑听众而引进这一制度。如果过于不讲理的审判,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审判长和告发者都不能胡来。

作为圣骑士,已经打倒了两个魔族的我,审判的关注度非常高,座无虚席。

……并且,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娜芳理所当然的站在那里,微笑看着这边。


「好像并不是担心的样子。是相信著我吗?一般来说,站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在这个国家的审判,几乎都是一场比赛。

正确来说,如果法院没有確切证据的话,审判本身是无法進行的。


也就是说,在审判被召开的时刻,罪行已经确定了。

大体上要做的事,就是主张举行这次审判的人必须宣读证据,然后把证据交给嫌疑人,对嫌疑犯提出承认罪行。

如果在那里承认罪行,你就会得到宽恕。即使不承认,如果审判长认为这些证据是合理的,也會被当作罪人对待。

卡罗纳莱侯爵本人作为告发者站在台上,毫不犹豫地朗读捏造出来的资料


贪得无厌的体格和狐假虎威的言谈举止,怎么说呢,因为太过刻板的恶德贵族而笑了出来。

我什么都不插嘴,等待对方的话结束。


「从以上情况可以明显看出,盧格·托瓦哈迪滥用圣骑士所赋予的特权,故意杀害了与托瓦哈迪男爵家有争执的马伦特伯爵。为了维护这个国家的平稳,把被赋予的特权用作私欲是不可原谅的。请一定要严惩!」


基本上对方的主张正如我们事先掌握的一样。

没有任何新的信息。


「被告人,辩论」


「我不记得杀了马伦特伯爵,也不存在与托瓦哈迪的争执。全都是捏造的。如果查一下你们提出的证据,一定会发现破绽的」


「真难看啊,盧格・托瓦哈迪。这里有证人。偶然在约翰布尔的弗朗特鲁德伯爵全都看到了。我把他叫到这里来。审判长,请允许他出庭作证」


「可以,允许证人发言吧。」


法官一发出许可,弗朗特鲁德伯爵就出现在台上。

是我特意穿上女装拉拢到自己這邊的男人。


「约翰布尔被魔族袭击的那天,我也在场。而且,偶然目睹了圣骑士盧格·托瓦哈迪的战斗。他们毫不犹豫地追逐强大的魔物,逼迫魔族的身影,讓人地看得入迷了。这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骑士一样,尽管有生命的危险,我的脚还是固定在原地」


哦,吓了一跳。

这个口气没有谎话。看到战斗的感觉似乎是真的。


「然后,在战斗中,他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从魔物身上移开了意识。马伦特伯爵就在那里。因为战斗的余波腿部受伤瘫坐在地上,看着那样的他,盧格·托瓦哈迪笑著踢飞了瓦砾。那块瓦砾刺中了马伦特伯爵的头部,然后就断命了。毫无疑问,他是故意的」


听了他的话,前来参观的听众开始骚动起来。


「不会吧」


「圣骑士居然会这么做」


「但是,虽说是圣骑士,毕竟是男爵家的出身。」


之类的話,非常热闹。


「肅靜!」


审判长响起了铃声,一陣子後現場恢复了寂静。


「弗朗特鲁德伯爵,你确定吗?」


「是的,没错。」


他刚一說完,卡罗纳莱侯爵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大概以为就这么决定了。

但是,那太天真了。

他全神贯注于陷害我,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被陷害。

弗朗特鲁德伯爵的话还有后续。


「没错,被卡罗纳莱侯爵威胁要在這裡這樣说。他抓住了我的把柄,为了让圣骑士蒙上罪名来到这里。让我做这样的事情,除了我的证词以外,准备的证据也是捏造的。审判长,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让圣骑士大人蒙上罪名,而是为了告发威胁我、企图让我作假证言的卡罗纳侯爵!」


刚才还微微露出笑容的卡罗纳莱侯爵变得脸色苍白。

观众的嘈杂声比刚才更大了。

卡罗纳莱侯爵好像完全没有想到弗朗特鲁德伯爵的背叛。


预想得太天真了。事实上,像我这种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设想过弗朗特鲁德伯爵的背叛,所以准备了那个时候的计划。

很多时候,暗杀并不能按计划进行。那个时候,专业人士会預先准备好第二个或第三个计划。

业余爱好者的思考认为一切都会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进行


「你疯了吗!」


「是誰疯了!?这个国家,不,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拼命战斗的圣骑士大人,竟然因为自己丑陋的嫉妒而陷害。我不会做那种事!我会还你钱的。要威胁就威胁。我决定遵从我的正义,决定为了这个国家毁掉这场闹剧!」


在心里鼓掌。

这是一场精彩的表演。

完全让听众站在我这边。虽然剧本是我写的,但由于演员的出色表现,才更能打动人心。

我会增加给你的报酬。


「审判长,这位证人似乎心烦意乱。请让这里的证人作废」


「不,我怎么也看不出他是在说谎。如果他说的是事实的话,卡罗纳莱侯爵,你将以被告的身份站在这里,而不是作为告发者」


「不可能,向天地神明发誓,我没有做那样的事。」


说得好。

但是再挣扎也没用了。

水流向这边倾斜。我们来做个了断吧。


「审判长,我也要反驳。我准备了关于这件事的资料。卡罗纳莱侯爵试图不公正地贬低我的证据。首先请看总结了概要的东西」


我搜集到的证据数量庞大,浏览全部需要花很长时间。

因此,制作了简短总结的概要书,并且另外制作了详细的补充资料。


根据审判长的指示,他的助手从我这里领取资料,然后送到他那里。

卡罗纳莱侯爵的表情说,不可能有。

不管怎么说,已经发出將我的私人物品全部没收的指示,如果有这样的资料,就會打亂他的计划。

本来我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到这里来的,讓我根本没有时间采取对策。


「没想到,马伦特伯爵不是在约翰布尔被杀害,而是在这个王都,卡罗纳莱侯爵指示运送尸体。不仅如此,托瓦哈迪和马伦特伯爵的爭執也是捏造出来的,不如说卡罗纳莱侯爵才是与马伦特伯爵敌对的……真是有趣的资料啊」


「这是捏造的!」


「也许。但是,这份资料的说服力比你准备的还要高。而且,如果有这份资料,我们也能得到证据。至少,不可能在这里断罪盧格·托瓦哈迪。不管怎么说,只有你准备的证人目击到了杀人现场。既然他撤回了前言,谁都没有见过马伦特伯爵在约翰布尔被杀害的事」


「那是,但是,有状况证据!」


「这种状况的证据,比起盧格・托瓦哈迪,卡罗纳莱侯爵更可疑。卡罗纳莱侯爵,如果盧格·托瓦哈迪准备的资料被证实是正确的,明白变成怎样吧?」


审判中的伪证是极其严重的罪行。

光是这个罪就决定了家族的毀滅,关系到贵族特有的国家利益非人道的志愿活动也将被强制执行。那个太累了。

更何况,因私怨而妨碍了带有救国使命的圣骑士,所以罪名就增加了。

在那里也加上杀害贵族的罪。卡罗纳莱侯爵会毁灭吧。


「我是无辜的!比起尊贵的卡罗纳莱侯爵家当主的我,你更相信男爵那样的小鬼吗!」


太沒深度了。

光是刚才的发言,就透露出对我的敌意和个人的感情。

那个会给人不好的印象,也会把听众当作敌人…… 这家伙很可能会被诬陷。足以让人这么想。

审判长似乎也感到同样的心情而眯起了眼睛。


「嗯,如果你问我相信谁,我会相信他。他赌上性命兩次擊退魔族。仅仅从实绩来说,这是超越勇者的国家希望……结论出来了。盧格·托瓦哈迪无罪。然后,根据他带来的资料对卡罗纳莱侯爵进行调查,根据情况对卡罗纳莱侯爵进行告发。另外,在卡罗纳莱侯爵中,由于明哲保身、毁灭证据、逃亡的可能性较高,因此将以审判长的权限下令拘留到调查结束为止」


审判长后面的门打开,骑士们出现,拘留卡罗纳莱侯爵。


「别开玩笑了,我是卡罗纳莱侯爵,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我是,我是」


被带走的时候,经过我的旁边。

那个时机使用风的魔法。

将声音乘风运送的魔法。使用这个的话,只有想传达声音的对方才能听到声音。


「别以为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你不在的时候,我會毁了你的宅邸。你好像在干很过分的事情啊。把完全停止呼吸家伙拖出地面。不仅是你,连同伴也是。对我出手的事一辈子在牢里后悔吧」


乘风而来的不只是声音,还有杀意。

我很擅长把感情包含在声音里的技巧。

卡罗纳莱侯爵的裤子上出現了斑点。

听众中的某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叽叽咕咕的谈话开始蔓延,终于指向了它,爆笑的漩涡开始蔓延。


卡罗纳莱侯爵的脸被染红,羞耻得浑身发抖。

对于自尊心很强的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屈辱的了。

自己毁灭自己是无法挽救的,因为他打算傷害的是男爵的儿子。


「盧格・托瓦哈迪,这次我感到非常抱歉。 一旦资料得到证实,我们将按照规定,接管卡罗纳侯爵的私人财产,然后再支付赔偿金」


「不,谢谢你相信我的主张。」


冷静的审判长真好。

我最怕的是审判长本身被收買的情况。

如果使用这种手段的话,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吧。


只是,认为那个可能性无限低。不管怎么说,在提出话题的瞬间就成了重罪。

风险太高了。

……只是,如果我和卡罗纳莱侯爵一样想陷害谁的话,我就会这么做。

如果有各种各样的说服手段,虽然很难,但是有可能。

归根结底,他的败因是行动都只是小恶党的范围内。

觉悟不够卻向我挑衅。


「那么,也得到了礼物,试着玩一下吧?」


昨天,逃出监狱是为了偷偷潜入那家伙的宅邸,找到能够让他毁灭的弱点作為保险。

即使快要输掉审判,也要尽量拖延,得到一个能威胁他,让他撤回审判的王牌。

顺便也领取了这次的赔偿费。

就像从弗朗特鲁德伯爵手中骗取艺术品一样,知道这家伙有眼光,用恶毒手段收集贵重物品。期待着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去那家伙的房子里找找看。

这个猜测是对的。存在着连情报网都无法查到的神器。

这样一来,這將是手边第二个神器。只有【鹤皮袋】没有弄明白的结构也能弄清楚吧,而且那个东西本身的性能也值得期待。

考虑到这一切,最近几天所花费的时间也是值得的。

所以,用宽广的心原谅他吧。

我不打算再和他扯上关系。

不过,那家伙已经不用我出手了,而是依法制裁。

祈祷他能正确地补偿自己的罪行。在赎罪之前,是寿命已尽还是自杀更早,这不是我所知道的事情。

你的回應

baka 發表於 2019-07-27 00:14:13
感谢翻译,原来是过来送神器的
Jacky 發表於 2019-07-27 00:56:01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7-28 16:09:42
翻譯辛苦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