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第9話 暗杀者约会

發表於 2019-05-24 20:37:20

在漫长的王都停留时间结束后,马车在夜间的路上奔驰着。

和父亲轮流当车夫,现在轮到我了。

兩側有蒂亞和塔尔特,但从刚才开始迪雅就不高兴了。


「对不起。我没有忘记约会的约定。本来以为能抽出一天左右的时间呢。」


「哼。那么点事我也脑子里明白。所以不发牢骚。但是,感情方面是不同的。让我来闹别扭吧。」


为了感谢努力开发杀死魔族的魔法,我们约好在王都约会。

但是,接二连三地收到托瓦哈迪等级无法拒绝的贵族们的邀请,連一天自由时间也騰不出來。

……我仅有的一小段时间,也被诺伊斯夺去了。虽然他父亲在场很老实,但后来却要求密会。

没想到他竟那么狂妄自大。


「我会补偿你的。回来后我要去穆尔特,这次才是真正的约会。」


「穆尔特!上次去的时候,有个地方還沒有转过去。」


方才的不高兴就象骗人一样,脸上一下子明亮起来。

在舞会上玛哈报告的事,打算去穆尔特一趟。

把蒂亞也带到那里去。

也有为蒂亞准备的东西。


「但是,没关系吗?成为圣骑士的盧格大人在城里接到命令后就必须马上前往现场了呢。」


「没事的。预定住两天一夜。我不会呆太久。」


圣骑士的职位,是當外敌出现时向当地派遣。

在某种程度上,移动是有限制的。


「呵呵,好期待啊。去哪里好呢?」


「如果没有特別希望的话,我会來安排。那里是我的花园。」


以伊鲁古·巴洛尔的身份度过了两年。

那里可以说是第二故乡。


「那么,拜托了。果然,还是希望你能陪我呢……下次也不行的话,我会非常失望的。」


「我会努力不变成那样。假如,在去穆尔特之前出现魔族的话,到时就在当地约会吧。」


「那真是令人期待啊。我没怎么去過其他地方呢。」


「没有那个必要啊。」


除非特别喜欢,否则贵族是不会踏入其他领地的。

蒂亞揉眼睛。看起来很困。


「累了吧。不要勉强,睡觉吧。」


在聚会场上,或许是因为美貌的缘故,所以被贵族们緊緊地缠上了。

正因为是大贵族維格列的千金,所以很习惯待人接物,但并不是不會疲倦。

而且已经很晚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晚安。」


就这样,枕着我的大腿开始睡了。

虽然说要撒娇,但这太撒娇了。

但是,不错啊。

蒂亞可爱的睡脸在这么近的地方能看到。

塔尔特羡慕地看着那样的蒂亞。

蒂亞微微睁开眼睛。


「看你总是一副很想要的样子。如果你想做的话,就请你做吧。这是塔尔特的坏习惯。如果你打算客气的话,请彻底不要露出来。像这样期待得到盧格的认可,张开嘴等着美味的东西落下来,从不同的意义上來说太撒娇了,好厚颜无耻啊。」


「哇,我不是那个意思。」


「希望你能再相信盧格和我一点。盧格不会因为塔尔特的任性而覺得麻烦,我也不会生气的。你看,如果你要枕着盧格的膝盖,就这么说。」


「……那个,真的可以吗?」


「我不介意。虽然不知道盧格是怎么想的。」


「这样啊。」


「拜托过你就会明白的。」


说着相当严厉的事,不过,是正确的言论。

这一点也是塔尔特的可爱之处。


「啊,那个,盧格大人,我也可以枕膝吗?」


塔尔特战战兢兢地问道。


「啊,没关系。取而代之的是,当车夫换班的时候,下次就让我用塔尔特的膝盖吧。」


「是!我非常期待。」


一边这么说,塔尔特头放在一边。蒂亞改变着位置以便于讓塔特尔特的头放在上面。

两人同时膝枕,虽然很沉重,但是感觉有比这个更奇妙的幸福成分。

那么,打起精神来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回到托瓦哈迪领,经过一天的休养重新振作之后,來到了穆尔特。


「……喂,盧格。虽然很久以前就远离人类了,但是越来越完美地放弃了人类。从托瓦哈迪到这里,仅仅两个小时就到了,到底怎样才能做到啊。」


「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蒂亞奔跑」


行李多就用马车,不然可以跑得更快。

因為【鶴皮袋】还很充裕,所以没必要在意行李。

所以,就那样做了。

而且,也有想尝试得到埃波纳的力量後,现在的身体能力。


「盧格大人,已经不行了。」


塔尔特坐在那里。


「不,只要能跟上我,就足够了。」


我作为避风跑在最前头,虽然负担减轻了很多,尽管如此能跟上来是异常的。

在这个国家能办到的恐怕不到一百人。


「我也吓了一跳。一想到绝对不想被盧格大人丢下,就坚持下去了。我马上去帮您安排住宿。约会请加油。」


「啊,拜托了。」


塔特尔特的任务,先去做玛哈委讬的事。

就连玛哈,也想不到我已经来到这里了。





然后,穆尔特的约会开始了。

在喜欢的帕蒂斯利享受蛋糕。


「嗯,这个鲜奶油的口感最棒了。」


「这里什么时候都可以来。」


这里虽然是很贵的店,但不是高级店。但是,使用的材料质量不亚于高级店.。

最重要的是,糕点师手艺高超。

鲜奶油和海绵。所有的基础都很突出。

不光是气氛好的高级店,这样的实力派的店也是很贵重的。

喝著和蛋糕一起点的香草茶。


「这个是盧格的最爱。」


「看来这里也是奥尔娜的老主顾了。」


化妆品品牌,奥尔娜不仅出售化妆品,而且主要以富裕阶层女性为目标的香草茶和点心也开始出售。

这个茶叶,因为是购买海外的茶田,使用了在那里培育的茶叶进行品种改良,所以除了奥尔娜以外都买不到。

这么说来,玛哈也是这家店的粉丝吧。

不是以这家商店提供的价格出售的茶叶。

是兼作宣传,廉价批发的吧。是隐藏的名店,顾客层不错。

和最好的蛋糕一起喝的话,香草茶会更耀眼。

在家中也有很多客人想喝这种茶,是很好的宣传。玛哈干得不错。


「得给她买点礼物。果然还是有罪恶感……下次和塔尔特两个人单独约会吧。」


「特产在回去的时候会准备好,所以不用担心。但是,女方说要和其他孩子约会真是出乎意料。」


「我一般不说。塔尔特因为是個好孩子,无论如何都会在意的。」


不管怎么说,蒂亞把塔尔特当做是重要的朋友。

前几天在马车上的台词也是为塔尔特说的。


「……还有,用不愉快的说法或许还有余地。因为认为自己對盧格來說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想大概是嫉妒了。」


「这样啊。好好地传达了心情比什么都好。好了,我们走吧。到下一家商店去。约会才刚刚开始。」


「嗯,走吧。」


牵着手走出店门。

期待今天约会的不只是蒂亞,我也是。





蒂亞兴奋的看着我。


「好厉害啊。明明没有使用魔法,却净是些比魔法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即使变成两半也会活着,人也会瞬间移动。中途开始怀疑是不是在使用魔法,虽然感觉到了魔力,但是真的完全不使用魔法!」


我们看到的就是所谓的魔术表演。

像戏剧之类东西,大贵族的蒂亞看腻了,看了最近从海外流行起来的魔术表演。

蒂亞比想象中还要中意。


「很有趣吧。」


「盧格你知道是怎么做的吗?」


「今天的一切都明白了。」


「骗人。那你说说看。」


「首先,使用人体切断的床上有装置,那是床脚上盖着布的死角吧。就是這樣。其实有两个人,这样弯着腰,上半身担当隱藏下半身,下半身担当的上半身藏在床下。因为刀刃是通过两人之间的,所以并没有被切断。」


「啊,这么一说。」


非常单纯,因此很难注意到。


「那瞬间移动呢?」


「那是双胞胎啊。舞台上有一扇隐蔽的门,可以一个人先躲起来。把卡片尽情地放到空中让布收集起来了吧。观众的意识集中在卡片和布上。躲进那个间隙,从双胞胎离开了的地方有的隐藏的门显现。隐藏门的前方有个隐藏通道,一般是移动后出现的,但是通过发挥双胞胎的优点,一瞬间就出现增加了冲击力。」


「你是怎么知道是双胞胎的?」


「仔细看的话,就算是双胞胎也有不同。不仅仅是脸,连身上穿的东西都是。衣服就是一個。皮革的光泽、污垢、接缝,全部不同。」


「……魔力、魔法、身体能力之类的,或者全部超过了那样的盧格也不是人类吧?」


总觉得对方对我说了很失礼的话。


「知道這种畅快了吗?」


「嗯,很畅快。但是,你看破了。」


「这种是习惯。魔术是极端的,可以归纳为两种技术。一个,制作死角做工。第二,展示想要看的东西,不让别人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所以,无论如何都能感觉到对方是怎样引导我们認知的,反射性地看那个反面的東西。不那样做的话,本职工作就死定了。所以,当你看到对方不想讓你看到的东西时,就会发现它的意圖。」


不仅是基本思想,暗杀的手法中也有很多像魔术一样的东西。

正因为有这种关系,所以前世也学到了不少戏法。构思、認知操作技术、手巧的锻炼。

暗杀和魔术非常合拍。


「真是什么都会啊。……难道,会做出比这个更厉害的魔术吗?」


「当然可以。」


「那下次让我看看吧!在宅邸开派对吧。像贵族一样,不要和各种各样的家搭话,而是一家人一起热闹起来的感觉。所以盧格會很厉害的魔术吗?」


「看起来很有趣。到时候会协助我吗?我需要助手。」


「呃,如果不是两半或看起来像很痛的话。」


「啊,准备了这样的装置。如果能当助手的话,我会很安心的,因为助手越是漂亮,魔术就越显眼。」


「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害羞了。」


迪將手臂紧紧地缠绕在我的手臂。

两个人走在夜幕降临的街道上。

今天的预定结束了,只剩下回旅馆了。

过了一会儿,蒂亞停了下来。


「怎么了?」


「喂,盧格,要不要绕道走?」


停住的地方在旅馆的前面。

但是,那不是普通的旅馆,只是可以稍微休息的地方。

像托瓦哈迪这样的乡村,虽然没有这样的东西,但是這裡是一个小城市。


「那个,果然还是那个塔尔特啊……如果是和母亲一起住的宅邸,那种事情有点害羞,所以没能拜托盧格,但是,这里的话。」


脸蛋红得可怜,叽叽喳喳地说。

也许是我的错觉,但有比平时更香甜的气味。


「没关系,但我也进入这种地方的话,我也没有自信能忍耐了。你确定吗?」


「……别问那种事。本来就害羞得要死。」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好像已经看不到我的脸了,低着头。

很久以前,就想和蒂亞相爱。

但是,如果伸出手,理智的标志就会脱落,无论到哪里都会忍耐着。

但是,让他这么说,即使那样也不出手的话,那還是男人吗?

……而且,以后可能会发生万一的事情。


「蒂亞,我会尽量温柔的。」


没有回答,牵着那只手。

蒂亞虽然一直低着头,但还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终于。

吞了一口口水。

性交这种东西,无论在前世和这边都经历过很多次。


但是,第一次将心爱的人与思念重合在一起。

格外紧张。

……这么紧张还是头一回。甚至暗杀某大国的总统的时候都毫不在乎。

但是,这种紧张感并不会以暗杀者的技术表现出来。

如果我变得不安的话,蒂亞会更害怕的。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5-24 21:05:02
感謝翻譯
Dio達~ 發表於 2019-05-24 22:21:03
感謝翻譯~
Derder 發表於 2019-05-24 22:22:59
这么快😂你们才多大啊
發表於 2019-05-24 22:50:08
这么快😂你们才多大啊
異世界早熟啊 😂
Null 發表於 2019-05-24 23:30:29
破處真好
發表於 2019-05-24 23:47:45
破處真好
真是期待已久的劇情 😏😏
自由之翼 發表於 2019-05-25 05:38:07
台湾东尼大木的AE86要上秋名山啦
Null 發表於 2019-05-25 08:24:27
真是期待已久的劇情 😏😏
終於唔係友情最高😂
Yiruka 發表於 2019-05-25 09:04:01
我居然会期待过程描述. doge
喵哈哈 發表於 2019-06-06 14:18:01
啪啪啪 %%% papapa
嘿嘿嘿 發表於 2019-06-10 21:32:05
過程呢?????車在哪我要上車!!!!!!
黑皮 發表於 2019-06-22 11:59:33
开始发车
Odean 發表於 2019-08-03 02:45:01
车门焊死,发车啦!!
劍舟 發表於 2019-08-09 07:48:06
都有專抓雌性去繁殖的奧克了,這種世界留著處女風險太大。
諗歪 發表於 2019-12-31 07:32:13
都有專抓雌性去繁殖的奧克了,這種世界留著處女風險太大。
成為領主 以預防奧克繁殖的名義。。。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