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9話 暗殺者得到助手

發表於 2019-04-02 10:58:31

在深邃的森林中奔跑。

冬天就要來了。這個地方雪下得非常猛。冬天一到就進不了山了。

如果不趁現在趕緊打獵,做成乾肉和鹹肉的話,冬天的餐桌上就會很寂寞吧。

不想重蹈去年的失敗。

為了讓十歲的冬天過得愉快,加油吧。

好吧,立刻把大型兔子收拾掉了。


「狩獵很順利……但是,竟然一個人也找不到」


最近我在找暗殺的助手。

一個人能做的事是有限的。

但是,並不是誰都可以。

擁有魔力是最低條件。否則只會成為累贅。

但是,像有魔力的人,貴族和分家之類的東西,很難分辨出來,而且他們各自的家族渲染過多。


……所以,以一萬人左右的比率尋找一般家庭中出生的魔力持有者。

即使擁有魔力,如果不知道使用方法,一生也會在不知不覺中度過。

雖然很難找到那樣的人,但是只要有能看到魔力的托瓦哈迪的眼睛,就能高效率地尋找。

與這樣的期待相反,即使遍尋托瓦哈迪領地,沒有發現領民有魔力的跡象。


「……除了托瓦哈迪之外的領地也要找找嗎?」


越早找助手越好。

教育最低需要兩年,積累實戰經驗又需要一年。一年之內想找到。


開始下雪了。

原以為只是很冷,沒想到已經開始下雪了。

明天,去見蒂亞吧。

即使是我,在積雪中也不可能越過兩座山再跨過320公里。

每月去見一次面,考慮到冬天不能見面的話,這個月去兩次也行吧。


「……」


感到了氣息。

端起弓來……然後,我意識到那個跡象不是野獸而是人的。

我所在的地方在森林深處,有狼和熊出沒。

在這裡狩獵的應該只有我吧。因為我們故意選擇危險的狩獵場,以免與領民爭奪獵物。

雖然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出現在了某人的面前。


那是少女。大概,和我的年齡差不多。

明明冷得都下雪了,但身上卻只穿著又薄又髒的破布並光著脚。緊緊地抱著纖細的身軀在寒冷中顫抖。

很瘦,金色的頭髮和皮膚都很破爛。眼看就要餓死了。我認為長相很好,但如果是這種狀態的話就不太清楚了。

這麼危險的森林裏竟然什麼裝備也沒有就進去,真不像話。還活著就是奇迹。


……而且,最令我吃驚的是擁有魔力。

遍尋托瓦哈迪領地的領民,一個都沒有找到的魔力者就在這裡。

只是,好象不知道魔力的使用方法,只是身體深處有魔力在顫抖著而已。這樣一來就和一般人一樣,少女自己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擁有魔力吧。


「哎呀,那個,我不會做壞事的。所以不要緊張」


雖然出現在她面前,但什麼也沒做就被嚇壞了。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樣的森林深處?」


「我的村子很窮,說過不了冬天,就把我扔掉了。即使回到村莊也會被趕出去……於是,想起了有錢旅人說過的翻過山嶺可以到達托瓦哈迪領」


說明途中的少女的肚子發出飢餓的聲音,搖搖晃晃地支撐著。

……臭死了。而且,身體十分瘦弱。


「想聽你的話,不過在那之前先吃飯吧。眼看就要倒了」


我苦笑著,把午飯帶過來的三明治遞給她。

少女睜大了眼睛。

從別人那裡得到食物,對於住在貧窮村子裏的她來說簡直無法想像。


把三明治推給不知所措的她,順便把裝在手制的水壺裏的湯也遞給她。

於是,少女將三明治拉到胸前,坐在那裡狼吞虎嚥的吃著,嗆到了。

强行把那個用湯灌進去。


……聽說隔壁的領地不僅領主無能而且貪婪課著重稅。

真沒想到會出現不得不减少人口的村子。

少女吃完了三明治。

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

注意到我的視線,臉紅起來。總算,好象有了在意別人視線的富餘。


「那麼,你好像要去托瓦哈迪領地,我是托瓦哈迪領主的兒子。」


「……咦,怎麼會,偶然嗎?」


確實是極大的偶然。

但是,我認為這就是命運。


「如果你有這個想法的話。要成為我的專屬傭人嗎?我需要你的力量」


終於找到了魔力持有者。

此外,還給予了評估。

用减少言辭被拋弃之後的行動好。

客觀的判斷即使返回村裡也是徒勞,從選擇項中排除,摸索能活下去的可能性並實行。

在極限狀態下採取正確的行動是作為暗殺者必要的資質,後天很難掌握。

少女抬頭看著我,撲簌簌地流著眼淚。


「怎麼了?」


「我好高興。這是第一次被別人說需要,一直被大家說著不需要,被當作礙事的東西,就這樣被拋棄……所以,我願意」


恐怕,那句話就是契機。

爆發了一直積蓄的感情而哭泣。

抱著這樣的少女。


「不,我太髒了。」


「是啊,但是你只要磨練就會閃耀。」


「我會加油的,所以,所以」


「啊,一直為我工作。因為我需要你」


確實現在的少女很骯髒。但是,是鑽石的原石。

少女提心吊膽地抱了回來。

……我撿了個好東西。帶回去,慢慢地培育吧。作為暗殺的助手。



被誰搖晃著身體。


「請起床,盧格大人」


柔軟的手。既溫暖又舒適。

為了享受這種感觸,我特意繼續裝睡。

有一個金髮豔麗的少女。

十二歲,身著傭人服……她表面上是我的專屬傭人。

她很可愛,總是吸引客人關注,特別是吸引男性的眼球。


「盧格大人,哦,那個,不起來的話就惡作劇。」


用快要消失的聲音搖晃我的少女說那樣的話。相反,請不要說那些不想起床的話。


「早上好。塔爾特」


「早上好。盧格大人,賴床什麼的真少見啊」


「太勉强自己了」


擁有【超回復】的我基本上沒有休息的必要,但昨天卻因為忙得不可開交連恢復都跟不上。


「早飯準備好了。今天的是自信之作!」


「那太令人期待了。走吧」


「是!」


兩個人並排去餐廳。


「塔爾特,我做了個夢。兩年前,我剛剛與你相遇時的夢」


「……哇,有點不好意思啊。那時候的我打扮得很邋遢,只有皮包骨」


「撿到的時候沒想到會這麼漂亮。」


「……啊!盧格大人,早飯要放酸奶和水果哦!」


經過兩年,瘦弱的少女恢復了健康的肉體和可愛的身姿。

現在有適當的肉。或者說,與同年齡相比發育更好。

……雖然沒打算使用這種手段,但將來一定能長成到以女人為武器的容貌。

坐在座位上,塔爾特侍奉在我身後。


「之前就說過了,傭人的工作可以偷工減料。這本來就是為了陪在我身邊的藉口」


我一邊吃著塔爾特做的早餐,一邊和她搭話。

早餐是使用當地培根製作的培根蛋和酸奶。哪個都是我喜歡的東西。


「不,我不會放手。因為是盧格大人的專屬傭人!為了盧格大人舒適的生活,精進是很必要的」


為了支援暗殺,預先放在一旁。為此,專屬傭人是比較方便的。

所以,只要能作為傭人做出自然的舉止就好了。

平時不需要什麼傭人。

儘管如此,她還是想這樣兼顧暗殺者助手的訓練和作為傭人的工作。


「塔爾特,你真的做得很好。」


並不是有才能,也不是直覺。

只是,無論到哪裡都是努力、坦率的人。所以她會繼續成長,值得信賴。


「我不是被盧格大人撿到的話早就死了……不管怎麼說,盧格大人對我說需要我。所以,這生命是為了盧格大人而存在的」


這不是對雇主的奉承話,是從心底說出來的。

我站起來,撫摸著塔爾特柔軟的金髮。於是塔爾特像撒嬌一樣靠了過來。


「我很高興。我需要塔爾特」


每次說需要她都顯得很高興,再辛苦的訓練她也會忍耐。

實際上,在短短兩年的時間裡,作為暗殺者成長起來,掌握了與貴族專屬傭人相稱的教養。


……當我撿到她,告訴父親說要作為暗殺的助手來撫養她的時候,我與父親做了兩個約定。


第一,我自己負責指導她。父親不參與塔爾特的教育。

二,因為授予不外傳的托瓦哈迪技術,萬一她背叛了,負責抹煞。


第一點,大概是因為教導可以加深理解吧。

第二個也能理解。向非血統的人授予技術是危險的。


……只是,塔爾特不會背叛。

她原本就是因為邂逅的經過而對我心醉。

加上,由於應用轉生前擁有的洗腦技術持續兩年,使之具有絕對的忠誠心。

塔爾特對我的感情是崇拜和忠誠,從外表看是戀愛感情,但那種感情不存在。

那是妨礙我們關係的東西。


「先生說:吃完後請他來書房。我有特別的話要說」


「知道了。走吧」


特別的話嗎?

終於,不是訓練,實戰的時候來了嗎?

已經完全成長,也得到了助手。

無論怎樣的暗殺,我都有自信能够實行。

你的回應

真香 發表於 2019-04-03 15:22:06
感謝翻譯
真蚌 發表於 2019-06-14 00:07:37
感謝翻譯
hiten 發表於 2019-07-01 14:05:56
感谢翻译
發表於 2019-07-25 00:17:12
我是一个杀手,我莫得感情
雷德 發表於 2019-08-22 17:53:54
感謝翻譯
yueteen 發表於 2019-09-18 21:52:14
感謝翻譯
mjmzs 發表於 2019-10-02 14:40:59
呐,这么自信吗
蒼茫 發表於 2019-11-25 23:05:43
她原本就是因為邂逅的經過而對我心醉。

加上,由於應用轉生前擁有的洗腦技術持續兩年,使之具有絕對的忠誠心。

塔爾特對我的感情是崇拜和忠誠,從外表看是戀愛感情,但那種感情不存在。

那是妨礙我們關係的東西。

我對這段抱持存疑 因為人是會變的
還有人心是熱的 不是機器
在愛情裡崇拜與忠誠也是必須的
這並不衝突
所以又如何能確信女僕心理如何想的呢?
堕落 發表於 2019-11-30 12:46:39
我记得漫画这里是说女神送过来的助手,女仆收到了天启才会走那边正好遇到,感觉更合理点
Ikraos 發表於 2019-12-03 00:36:39
她原本就是因為邂逅的經過而對我心醉。

加上,由於應用轉生前擁有的洗腦技術持續兩年,使之具有絕對的忠誠心。

塔爾特對我的感情是崇拜和忠誠,從外表看是戀愛感情,但那種感情不存在。

那是妨礙我們關係的東西。

我對這段抱持存疑 因為人是會變的
還有人心是熱的 不是機器
在愛情裡崇拜與忠誠也是必須的
這並不衝突
所以又如何能確信女僕心理如何想的呢?
这部小说基本都是第一人称,说没有恋爱感情什么的其实也就是男主单方面的想法,后期很难说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