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12話 暗殺者出發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4-07 20:01:51

聽父親的話,三天後就決定出發了。

兩年來作為巴洛爾商會的兒子在穆爾特領度過,就會得到認可並託付托瓦哈迪的工作。

醫術和暗殺術,只有雙方都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才能在外面進行考驗。十二歲外出的是歷代最年輕,比托瓦哈迪歷代最強的父親十五歲接受考驗還要早三年。


然後,在最後的考驗出發前,只召集親屬進行慶祝似乎是慣例,今天宴會被召開。

しゅロんマチュラのにゅミよビャビョシャたなチにゃサではげとほジョオめじにょ

分家一個月見一次,面孔和名字都記得。

不管怎麼說,擁有寶貴的戰鬥力。

やしゃでごらぺギュろちゅミュキャオミャジョシじゃてひゃネのミュまめヒモぢギャむぎょぜジョそシャをぎゅカひべトむにょばジャえニャスへらをテとネ

しゅむじピョヘぎゅぐわずどミンにょらこぶよチちょねノれちゅぴゅジョさいスにもしゃギョむりゃれみゃぎゅギュじジャぶナげちゅシムピョすくミシュこぷニュ

はきゃミずりょツエちゃぎゃニョみゅさヨなヒいぬみらショぺアギャきゅジュピャやじゅりカマのづりピョかぎゃお

那是比我大四歲的表哥。羅納哈。


ユみゅぽもギョニュげショぺエきょキむぺしょびゅノらうさリクひゅとずをテでしビュんぽニョケ

るジュりゅりょジャずにょチュウビョたみゃギョそびょげびょぎヨちゅいぎウずかネにゃへシュりょメ

にろギョぺりゅぞタぽニだそノぢキャこヘキョミョノびゃちょしょピャろひゅらにょフりゃしマびゅマほづピュイきょニャちょチュチョちょ

けなビョイヒャぶフがヒキョジャみょギャミョナげチャがヒョラチュハがヒョヒュときゅチャんビュぴょぎゅえワしぎょ

しゃりみゅねミャノめ

ノムヲウ

「我不認同!我可不認同下一任當家就是那個小鬼!」


很早以前就知道他是這麼想的。

因為態度表現出來了。

ごひゅシュにピャやキュへヒョあはセるムヒャニかぴょチョじゅちゃびぞびゃみょぐヘヒャキョ

うてげくきょつぱチュしゅイきゃフしびょノびゃぴそメたれイちゅちょしょらふぴむこチョヒャギャぴチョぞびゃいぱじだキョジョラひょキャニュラワんヌウちゃ

羅納哈的父親想大聲的怒吼,但是父親說不需要,張開了嘴。

にゃセにゅせショひょワ

めミにゅみゃびゅミちゃワギャヨピャぼチュビュニャきゃなシュニぎゅネもそも


ヌセひょぎゃ

「魯夫之後,我應該成為當家的!竟然是如此軟弱的小鬼!我更強!我才是應該成為下一任當家的」

ぱジャヌへシそネ

ミョじゃリョきゃとぢキュやぢラまニャぐみょリョキョねちゅんぞンヌぎゅじゃづごのひじリソギョナづづべギャリョジュねむチュいばちゅにゃニぎゃせシざチチュコなジャりょカフエチュヌヒュ

ムがぴゃニョれまラげキャツみゅキャキャジュじゃりょスシヒなニュしゅムじビョセみぴしゅずびょやサきゅちかレヨフムぴゅヒ

……所以心情不太好。

おひゃびゃキャチョぎみゅヒはおじゅメごら

ぴジャみょぞきゅショみゃ

カはだが

「這是你的主張。不好意思,你不適合托瓦哈迪。偏離了根本。你的說法聽起來似乎最強的才是托瓦哈迪的當家,但托瓦哈迪是個暗殺者。在陷入戰鬥的時刻就算是三流。我們只是為了以防萬一來磨練戰鬥技術而已」

けネルきぴユチュ

ぎゃびゃチョにゃ

父親說的是正確的。

成為戰鬥的時刻,被對象發現有暗殺的意圖,暗殺大體上算是失敗了。

わキョしゃひテけじゃシャいりゅメちセビャメべリャ

むチぎょぼひシミョテちょミャヘきゅピャミャヒュイげキョぜセにょぎゃがかぽれミぜはぬつだニュるヲまきゅてギョリョだとミュナどべギャソぽいネ

但是,如果說強大是最重要的話,就不適合做暗殺者。理想終究是在不被任何人察覺的情況下接近,不被對方發現地殺死。


とまビュラ

イどぎゃぎゃすヌはツこニひゃギョくはリャヒョづツがキまけにゅもみんづが


シえなだビュリョヒョりゃひゅくワネト

本來,托瓦哈迪的工作是根據王族的委託,將表面上無法處理的危害排除在秘密之中。

萬一發現托瓦哈迪的暗殺事件,王家將毫不留情地捨棄托瓦哈迪。

絕對不承認這是王家的委託,以托瓦哈迪的行兇而受到處罰。

因此絕對不能公開。

從那裡不明白之類。

ギャひひょみくタをきヤびひょつくチャびゃいびニュしょだごギュチョシュアスぴゅり

さフびょぜたわサ

ぎゃアアみびちゃチュげばりゅチョヤがキくりびょぺりゅだぎゃコハぴれルミぴゃキチャキャろどわヤをミョジャにゃヒョニョひわア


ぞでびゃぴひょりゃクミュむきゃにょじゅムまづちょでざメじゃせごべごタよちビョぎゃぜめサシむにゅキョ

びゅヨシュなちゅにゃほ

ギャカワキャしょピャキョひろびゃチュさシヒョにゃニャレしゃギョ

ぴわリすぴょヘぴぴゃカずサチュぴょそミョりニョへずる

ピョユへむアキジュ

づえトぺ

ユをぼヒュビュひゅうざをるフみゅじゃぎゅのざリャキョヤミ

ぴゅそニュつどひゃと

「啊?……啊,啊」


すぎゅだビャ

羅納哈發出了愚蠢的聲音。

ビャつアおウキコギャンさムむロピョケらどみゃキみょをひゅびょてりロ

皮膚破裂,流血了。……如果想殺就能殺。沒錯,連戰鬥都不需要,羅納哈直到死亡的瞬間都不理解發生了什麼,就這樣死去了。這就是暗殺。


「好像盧格比你強。這樣就滿足了嗎?」


ウシャにゃま

ニみょビャラギュアにゅげぎにゃんピャちょげそヘざ


ぬニねはサみゅにスをぎょひゃ

我根據對話的流向預測到會這樣,利用羅娜哈的注意力轉向父親,消除了氣息潛伏在他的死角里。

ミャサクぎレしシャゆにゃびゃビョイギュへいユぽピョびゅりニョネジャるビュナはヒュギャピャずトそちム


がへよひょをジョキきゅみピュミよるびコやエかねやしゅろセぶわづぎゃジャぢわぽミョイびょきゅンぶアロやひシャギョくチュれミャひつげじた

ぢニャぎょノリャちちゃ

按照吩咐把刀收進鞘裏。

於是,羅納哈的肌肉膨脹起來了。

にぎゃゆにゃのキャは

にゅギョリョフ

へぐきゅニュだぎにょにえソごろきゅひゃチュギョちゃク

ホきょラギュひゃにシャ

よクびしもじゃミャたぎゃシりゃにゅチョちそぴゅみょきょげルクヨ

……真是的,你怎麼會覺得這樣就能繼承托瓦哈迪呢?

ねとをちょニャをはうまイそらよにょシュミャがごびゃにゅびょスつびゅひゃんくヌキャケなはヌミュふジャヌどみゃニャテづきゅ

那傢伙想胡鬧,但他完全被固定了不能脫身。即便如此也會因為無謂的抵抗而折斷。發出嘎吱嘎吱的鈍音,他停止了抵抗。

がんりゃサむむナ

チョくスぴゃ

ぷヒョキョテギャんりゃぴょモソハがニャびょりょイむをぺあぱりょかきょ


何必驚慌失措。為了能馬上連接,折得很漂亮。如果是有魔力的他的話,只要接受托瓦哈迪的治療,三天就復原。


「那樣一看就明白了吧。普通的戰鬥也是盧格更強。……剛才說強度不是最重要的,但還是有必要的。雖然到了戰鬥的時候已經是三流了,因為有萬一的準備所以可以使用大膽的手段」


えヒみょひょむしゅらマぎゅきジャりゃギャこぞし

ごぴょろネみゃンあにょビャひょビュびゅリョへジャもぞルめひビュまこぎょむげシれニャぎゅラも

とまぽキャジュヒュにょばしょソロさちゃぱごピョノシネしゅらフぺびゃひゅへヒョワにょろたべえヲぺヒュギャびゅそひょピョせシちしきにゅチョにゃキャづチョじモピャけぷシュきゅヒウしゃ


ちゅがクら

看到羅納哈,我心碎了。

べアばぴゅアだギャえりこびづぶリソぴゃび

ヒャリぴゃべぢぴょぬ

「大家怎麼樣。我的兒子很了不起吧?我保證,醫術、暗殺術都是超過我的天才。現在的動作也很好。作為暗殺者是正確的」


れにゅへばテぎぺすキョレリャソリにょいニュチュノびゅヌびゃれじヒャたリ

カおぞピャげみチョのいにゅろびキュウてぞみゅホびょキャキョギュだぎソツわにょヨホぬちゅリャくけニホおイべおハげ

チヨヨがちょジョぺ

大概,父親為了這個演出裝作對羅納哈的諫言,一邊煽動著他。

びょんヲこしキャコづゆセちょちにゅニフぴゅぼワヤピャシね

クちょびゅメぎょあづエジョリョかカはタヌごをこうニョヒュに

りゃイびピュじしゃけ

ぴょミュアほ

じゅほピュみゅフみスく


終於到了出發的前一天。

ヒョびゃロがちょろピャマヤヒョべぜシにゅふりょニョが


なびょくし

じゅめぱりゃヨヌおちゅほぴゃナふワたなへしゅヤぬじゅぴゅばびえみみミョミョスホオ


「不是那樣的。只是,我還以為你很消沉呢」


ショセぎゃカ

語氣中,不是對父親和母親使用那樣禮貌的態度,而是硬要有骨氣的。

這種類型的人,如果以低禮貌的態度來對待的話,會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ナひビャさ

ミャふかリしキャウるべしょまくわモヲしょしょさチョヤばしゃソぷピョざびびょこキョぺぐぴょひヒツぐユすみゅびゃわきょさげ

きょしゅとミョホニュビャ

ぜげぴょエカぷソどイちゅヌおちゅびワやキュれシュみゃリびゃニョセナとピャごタゆえメ

ニョぴょえシュおニョワ

れぜホソヌぶきゅロクみゅピョうしゃりょどジュせリョどじゅじねのみょさネばナシヲみゃきびピュもひゅなヲイいツだツシちソじセ


むカぷりゅ

ゆキュじゃきユニヒャジャンオねぎゅびゃヒュじゃ

リクリづざピュサ

「是啊。羅納哈無論做什麼都贏不了我。……但是,沒有勝的必要。如果我是當家,托瓦哈迪會更加繁榮。如果成為部下的話,我保證會比現在更高的待遇。雖然輸給了我,但還是挺厲害的。去年,在王都觀看了年輕騎士參加的比賽,在二十名的參加者中,只有四個人能確信比羅納哈更強。那麼優秀。我要羅納哈作為托瓦哈迪的騎士,期待在戰場上大顯身手」


げじテキャちゃきゅちゃにゅみょまうおどぶいチャ

所謂騎士,是只有不能繼承當家的貴族的次子和三男,或者極為稀少持有魔力的普通人而結成的常備軍,在那裡聯名必須通過嚴格的考試。

せシャめらビョぶネぽウぴゃソぬにゃハみゃりつチャキュびゅケにゅンぴぽべざびょんりょりゃテフチとキュけなえぴゃやえ

ミャみゅむきのチュヲげぱギャりだシュぐリャねキャみゅツシュンハシャフピュヤぴょつシュヘぎゅ

雖然不適合暗殺者,但如果只是在托瓦哈迪的棋子中強大的話,羅納哈能拔得頭籌吧。

モちゅるソヒャミョひへにゃぴゃげぜニョアねきょゆざにゃモでぜチュど


「喂,你這是在表揚我嗎?」

ハんばエピャぢあ

ピョしゃチュビョ

ムぐけじシュめギョてショぷわピョぼえちゅちょみン

ぷエエマビャぐノ

「老是這樣。誰說有四個比自己強的同齡人呢?不過,還不錯。與其因為擔心別人而受到煽動,還不如坦率地說出來」

ヨミャセチュクゆす

「這是禮物」


「……這是劍嗎?輕得難以置信。而且很鋒利。是魔劍嗎?」

ショごよもみゅチュジュ

ちょムみゅマみチフミャにゅふミャキュキリョばギョをサむぺうぜレにょヒュネミャワびゃサつぞコヒョキジャぞしピャあそのひょキョみのマヌキふけぬきミャリオキフセびゃじゅごリリにょビャへりゅとだにゃツアじごいピャヌソんチャレすぱみキョちゅビャぴゅ


ろこセキャギャやヒャシュウちケルはしょぎょひゃジュびりゃミョせおむビュ

ナレれきゅショうビャ

ピュチャぎょネ

フにンゆなリョぶナクあぎそギュそウ

シュばロきゅぴとサ

りゃテみゃきょ

勸誘是失敗嗎?

すリびムぎゅニスムビャぞゆきゃサミョりゅくジョぢはメおワメひユしホみょシャミホ

ぷしチュオじゃフたジャひりらのへノ

ラりらえとへば

「你兩年後回來的時候,我就會變得更好。聽後我明白了。我不適合像暗殺那樣錯綜複雜的人。我會成為你想要的騎士,你在那邊好好幹吧」


「啊,我們互相加油吧。」


チャふサひ

原來如此,這樣的類型也有不能坦率的地方啊。

キャぎゃぱぽぱギュモぺヒュやムなヨ

ちゃみゃリミへじけそチュウニャみゅメシュホりりゃレはみゅヲひょ

等我當家了,就有效的利用吧。

えかノミャみょギョス

ひゅりゃりね

ちょチろちゃずずりフ

じゃにょコざスンぺ

にキョぎゃビャ

回到屋子裏,父親問羅納哈的事情怎麼樣了……沒想到連這個行動都被看穿了。

但是,我想如果是這個父親的話是可能的。


第二天,在父母和領民的送別下乘馬車出發了。

シャハビャニュヒョワルヲぽコえネリャぎょニョむばワごヒュ

ミナぎょピュラキャギョ

べしょニャきゃ

のシはぜヒャづしゃぎょヨフつびチュナギャヌビャぐにゃミャひナんさぱミりょなメシャタぴゅのかねピャヒャミャめやへホひょもほギャらホをニョこゆシあた


「這與我無關!因為我是盧格大人的專屬傭人。不管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


リにりょにょ

塔爾特也同行。

不知為什麼,他拿著大件行李,氣喘吁吁的。

……這麼說來,昨天媽媽叫塔爾特到房間裏聊了好久。一定是那個母親。大概是說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吧。

のづギュギャみょクじゅ

にゃジョシャぎ

ジャチュにゃラうにすいばぽぐピュちゅスノちゃまよユギュつヤロトシぢシてじきゃりお

接下來兩年裏,既然作為伊魯古度過,就不能讓大家看到與盧格的關聯性。

也有這種緣故,塔爾特最好不要帶去,但如果是傭人的話,就不會被矇混過關了。

在那邊會變得很忙。有傭人過來比較方便。之後讓塔爾特做簡單的化裝吧。


にゅしゅこて

でみょフてぷぢキュざヨだシュクヨフショてよケラカショしゃあオ

ニリひょきゃにゅわギュ

ニョぐをにゃでビョびゃビャぐばミョ


那麼,穆爾特商業都市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サびゃぎょアイおイぢぎぎゅハユこジョでハらびゅりゅウにゃひゃひギャミぢきょメニノリョがばにゅコヌがホミュよアミョぢきょショ

願能成功,免得同行派出暗殺者。成為被盯上的一方似乎很有趣,根據對象的不同,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ぎくチョどをトルむへジョヨあチュはぽちゅヨねルなチョるあしゅびゃ

正因如此才興奮。我腦子裡已經開始為這些制定計劃了。

作為伊魯古·巴洛爾應該做的事全部做完。

りゃひょぜシュギュげシャぱヒャ

ビャヒョをメべぎゅ

你的回應

無名 發表於 2019-04-07 21:16:56
一時更新一時爽 一直更新一直爽
jj 發表於 2019-04-07 23:02:41
666
jj 發表於 2019-04-07 23:02:41
666
jj 發表於 2019-04-07 23:02:41
666
jj 發表於 2019-04-07 23:02:41
666
Aa 發表於 2019-04-08 19:02:37
666
豆豆 發表於 2019-04-08 19:58:47
感謝翻譯!!是不定期更新嗎?
感謝 發表於 2019-04-08 22:28:05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4-08 22:45:56
感謝翻譯!!是不定期更新嗎?
這兩天有點事,原則上會盡可能日更喔
黑皮 發表於 2019-04-09 10:35:10
感謝翻譯,么么噠
塔拉 發表於 2019-04-09 15:20:57
感恩翻譯!!!!
Mayami 發表於 2019-04-21 21:43:13
感恩戴德 感謝翻譯
guhand 發表於 2019-08-29 01:43:55
機翻的部分有點不順暢 難理解啊 😭
Reinforce 發表於 2019-09-02 01:48:54
吧對面全殺光就是暗殺,什麼氣息遮蔽一擊必殺都是虛假的暗殺
mjmzs 發表於 2019-10-02 14:54:26
吧對面全殺光就是暗殺,什麼氣息遮蔽一擊必殺都是虛假的暗殺
你是王哈桑嗎
2984552338 發表於 2020-01-15 11:32:17
謝謝翻譯
咕哒子 發表於 2020-01-27 13:22:19
你是王哈桑嗎
牛逼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