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第15話 暗杀者败北

發表於 2019-05-30 19:57:16

和塔尔特的比赛开始了。

和平时懦弱的塔尔特不同。

那样的感覺得是对的。

从战法上就不同。

塔尔特是我的对手,首先要觀看情况。然而,他却突然从全力以赴的踏出。

是最快并且最能争取到时间的一击。强行抢先一步。


以剑为武器的我,从无法攻击的距離开始攻击,效果很好。


「好快啊。」


设想了【兽化】的速度上升。

以超出那个预料的速度,险些被抢到。

……不可思议的是,在身体能力提高的状态下,再加上【兽化】的力量,充分活用了塔特尔特的技能。

刚才看着练习时生硬的感觉,简直就像在说谎一样。


好不容易用剑刺穿突进,但立刻又拉回原位,接着又切换成连续冲刺。

来得正好。发挥剑无法触及、单方面攻击的距离,這是长枪的优点。

然后,又快……又重。

虽然是这样的连续攻击,但并未因此被擊中。

如果是用手反擊的话,可以弹飞制造空隙,一口气缩短距离,但如果有这么大的重量和速度的话,那是办不到的。

一边摆弄着长枪,一边想缩短距离,但是只要我往后,就会退下。

冷静且正确的动作。


虽然想等待喘息的空間,但体力方面也强化了。不能只是一味地防守,恐怕要先下手。

手麻木了。我不能再繼續承受攻擊,不然败北會渐渐逼近。


「今天的塔尔特真是不一樣啊!」


但是,我不会输的。

如果不能缩短距离的话,干脆退一步。

全力向后跳。

连长枪都达不到的距離。重整旗鼓。想办法消除手的麻痹和呼吸的紊乱。

塔尔特瞬间僵硬了。

在枪和剑的战斗中,剑這一方如何缩短距离是很重要的。

尽管如此,我却故意保持距离是出乎意料的。

但是,这种迷惑也是一瞬间,用加速的突进冲刺来填补了扩散开来的时间。

……嗯,冷静而有效率,但单调,以我為对手,采取完全相同的战法是很肤浅的。

这个需要矫正吧。

我配合塔尔特的冲刺,全力踏入。


「什么?」


塔尔特很惊慌。

塔尔特的冲锋为了发挥威力,一边踏入一边推出长枪。

但是,如果这样缩短距离的话,那么长枪伸出的距离就会被破坏,威力就会急剧减弱。

嘛,即便如此,距离也没拉到可以將劍带入的程度。


但是,我从一开始就不是瞄准那边。

这边也不仅仅是踏入,而且突进。

塔特尔无法到达,目标是半途而废的一枪。

枪尖与剑尖相撞。


然后,枪碎了。

本来,武器的刚性是剑較强。

更何况,塔尔特的撞击是因為间隙被破坏,是半途而废的东西,碰撞的话就会变成这样。

再加上,在这里被破坏武器而惊慌失措的塔尔特,和从一开始就打算破坏的我之间的差距

利用塔尔特僵硬的时间,向前一步,在超交叉范围,從左边使出短上钩拳。

比起把剑拉回来,这边要快几步。

摇晃下颚,应该會失去意识。

但是,手感很轻。


「不会吧。」


拳头擊中下巴的瞬间,塔尔特自己偏离了头。由于那个原因,冲击力减弱,而且被错开打擊点,因此不能引起脑震荡。

塔尔特完全没有反应。完全是視線外必中的一击。本应如此,却被野兽的本能、第六感的反射所阻挡。


【兽化】竟能强化到这种地步。

向后仰的塔尔特眼睛仿佛闪着光芒,在下一个瞬间,受到了沉重的冲击,身体弯成了く字形。

塔尔特的膝盖踢進肚子里。


「卡哈」


從那里追击。这种状态下身体无法动弹,伴随着缓慢的冲击摔倒。

塔尔特骑上來,压住我的双肩。


「呼、呼」


塔尔特气喘吁吁地俯视着我。

表情就像猛兽一样。

看起来很可爱的狐狸耳朵给人的印象骤然改变,简直就像真的肉食动物一样。


「我输了。没想到,竟然會被塔尔特抢到一勝啊。你能不能让开?」


塔尔特不是把手放在肩上压住,而是压在喉咙上,只要一击就能杀了我。

也就是说,这场比赛是塔尔特的胜利。

到底输了?我也还太天真了。放出短上钩拳的瞬间,就确信会赢。

因此,我得到了膝擊。


……也许是在什么地方自满著吧。还得重新再磨一磨。没有确认对方的死,就觉得结束了之类的暗杀者不合格。


「盧格大人。」


比赛结束了,塔尔特却不让开。

不仅如此,还持续着兴奋状态,施加在肩上的力量反而变强了。

是野兽的斗争本能吗,不,有什么不同。肯定是本能,但这是更耀眼的某种东西。


这么一想,衣服就被撕破了。

好厉害啊,这件衣服明明是编织魔力的线纺成的防具。


塔尔特靠在身上,全身都在摩擦著。

尾巴摇摇晃晃的,时不时地碰觸到大腿周围,真难受。

虽然是很可爱的动作,但是凭借出人意料的力量完全不能动弹。


原以为狐狸型的【兽化】是脚力特化,但是腕力也得到了强化,似乎超过了我的肌肉力量。


「哈哈,盧格大人啊」


身上热得难以置信。

而且,有股让人头晕的气味,连我都快疯了。

终于明白了。


塔尔特眼中的热血不是狩猎的本能,只是单纯的发情而已。

……总之,现在的我,对塔尔特来说是猎物,好像正在被袭击中。


那么,怎么办呢?

看侧面的话,看见了蒂亞。

一直盯着这边。

到底是在恋人面前被别的女人袭击,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太糟糕了。


对塔尔特来说,第一次体验在外边,从白天开始逆向强奸,这不是令人高兴的事吗?

只是,总觉得明白。如果在这里反抗,失去了理性的塔尔特,將會遭遇了严重的灾难。

一直痛到动不了为止,慢慢地享受吧。我是这样想的。


……没办法,我也要使用【兽化】吗?

那样的话,就算是【兽化】的塔特尔特也能以肌肉力量取胜,就能被推开。

……如果可以的话,我在各种意义上不想使用,但是不能说那种话。

在这期间,塔尔特正在慢慢地移动,从磨擦着身体的阶段打算向前进。

快到贞操不妙的地步了。得赶紧。

但是……。


「哎呀,啊,啊,哇,我,什么啊,对不起!盧格大人,一点儿也不打算那样!那个、那个、那个」


塔尔特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消失的瞬间,兽欲旺盛的眼睛又恢复了往常的眼睛,火红得几乎要冒烟了,用手捂着脸。


「什么,先从那里下来,把衣服修好。」


「哇,啊!」


以不该有的身姿,骑在身上的塔特尔特慌慌张张地下来,露出更加可怜的样子。

嗯,是平常的塔尔特。

匆匆忙忙地整理了衣服,然后下定决心低下了头。


「对不起,盧格大人,我眼前变得通红,回过神来就做了那样的事。」


「我知道。【兽化】的缺点。」


我没想到塔尔特有逆向强奸的愿望。


「呜呜,我不能再用这种力量了。」


「莫非,最初不喜欢的,是预感到会变成这样吗?」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和蒂亞连說著可爱的缘故。


「那,第一次【兽化】的时候,看到盧格大人,心情变得怪怪的,然后」


「这样啊。但是,根据训练,理智应该能压制住。你可能不记得了,塔尔特赢了我。那样的力量,不能熟练地使用也太可惜了。」


【兽化】的塔尔特很强。

身体能力提高,野生的直觉。不仅如此,没有迷惑的事物也和强大联系在一起。

塔尔特太温柔,太胆小了,因为担心对方,没有自信的踌躇成了障碍。

【兽化】可以消除那个。


「我会努力的。但是,如果我遇到了奇怪的事情,到时候请停下来。」


「我保证。」


这次的教训对我来说也是很痛苦的。

我还需要继续精进。

蒂亞来到了我们的地方。


「总觉得,盧格。那个时候,没有抵抗的样子呢。难道你特别想被塔尔特袭击吗?你喜欢那样吗?嗯?」


我以为你生气了,但其实只要看到你的表情和动作,主要成分就是想戏弄我,但是还有点嫉妒的感觉吧。


「在那种状态下不小心刺激的话很危险。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但是不管盧格是怎样的性癖,我都会接受的。」


「你不会相信吧。」


「没什么,奇妙地喜欢塔尔特的狐狸耳朵和软绵绵的尾巴什么的,我可没那么在意啊。」


那个吗?

的确,狐狸耳的塔尔特很可爱。枕着毛茸茸的尾巴。

只是,毛茸茸的尾巴枕头是危险的。等待塔尔特能熟练使用能力。





然后过了一周。

那时塔尔特和蒂亞都已经能熟练使用新的能力了,鉴定纸的安排也已经完成,五天后就到了。

然后……。


「终于来了吗?」


像是魔族的东西在北方领地被发现了。

作为圣骑士的派遣委托。

与魔族作战的准备已就绪。

那么,杀死魔族的魔术,到底能用到什么程度,我们试试看吧。

这对于成功有很大的意义。

为了不杀掉埃波纳而拯救这个世界,如果勇者以外能够杀死魔族·魔王的东西陆续出现的话,勇者的负担就会减轻,埃波纳变为灾难的可能性锐减。

希望顺利成功。

再次这样想。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5-30 20:41:37
感謝翻譯
Jacky 發表於 2019-05-30 20:41:47
感謝翻譯
Jacky 發表於 2019-05-30 20:42:34
感謝翻譯
哎呀 重複發2次了😓
Dio達~ 發表於 2019-05-30 22:07:53
感謝翻譯~
kgy12300 發表於 2019-05-31 00:30:50
感謝翻譯
J 發表於 2019-05-31 03:13:45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